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反被套路
    重新回到客厅的餐桌,林涛刚坐下,古悦眉就给林涛倒了杯红酒,推到了林涛跟前。

    林涛苦笑道:“你为什么非得让我喝酒?该不会是想把我灌醉了,对我有非分之想吧?”

    古悦眉鄙夷的看了林涛一眼,说:“这话你自己说出来了你自己信么?”

    林涛笑着端起高脚杯,轻轻跟古悦眉的杯子碰了一下,随即说道:“成吧,就陪你喝点。”

    古悦眉心里暗暗窃喜,轻轻抿了口酒,她不显山不露水的问道:“你酒量怎么样?”

    “很差,非常差!”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不想陪你喝酒?就是怕一不小心喝醉了。”

    这话林涛自然是糊弄古悦眉的,他倒想看看古悦眉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古悦眉听林涛说他酒量不行,顿时又是一阵暗喜,心说,“就是要你酒量不好,如果酒量太好我怎么灌醉你?!”

    “我酒量也不好,咱们慢慢喝吧。”

    没过多久,姚红炒了两荤一素端上了桌子,见林涛和古悦眉喝的正起劲,便轻声询问说:“林先生还需要别的吗?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去睡了。”

    林涛摆摆手,说:“没你什么事了,去睡吧。”

    姚红其实也很想加入他们,喝些红酒,不过见林涛没有邀请她的意思,只能偷偷的瞪了林涛一眼后,迈着小碎步,扭着小蛮腰回了她的房间。

    “你的这个保姆很有韵味吗!”

    古悦眉看着颇有少妇韵味的姚红走进保姆房间,这才将实现重新看向林涛,似笑非笑的说道。

    林涛不可置否的点头,说:“确实属于保姆中的‘保花’。”

    “保花?”古悦眉忍俊不禁,道:“这个词汇还是第一次听。”

    林涛撇撇嘴,“有校花、班花,自然就要保花吗。”

    两人喝了些酒,话题多了起来,古悦眉露出八卦的表情,低声问道:“你老实说,你跟你这个‘保花’有没有发生过什么?”

    林涛抿了口酒,满含深意的说:“那你是想让我说发生过,还是没有发生过?”

    古悦眉道:“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说没有,你信么?”

    古悦眉摇头,“不信,我不信你放着这么好看的保姆不动心。”

    “所以说,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我何必跟你多费口舌。”

    顿了顿,林涛举起酒杯,“废话不多说,喝酒。”

    此时两人已经喝掉了两瓶红酒,古悦眉见林涛面色如常,还频繁敬自己酒,顿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问道:“你该不会是扮猪吃老虎,故意说自己酒量不行吧?”

    林涛没好气地道:“古悦眉,你说这话就有些不厚道了啊,我说了我不喝酒,你非得死乞白赖的拉着我喝,我喝了吧,你又觉得我在骗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古悦眉悻悻地道:“你说你酒量不行,怎么喝了两瓶红酒了,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你想让我有什么反应?”

    “这个……”

    这话还真问住古悦眉了,她想了想,说:“你一点都不上头吗?”

    林涛故意打了个酒嗝,说:“怎么不上头,我属于那种喝酒不上脸的类型,看上去面色如常,其实胃里已经开始翻江倒海了,恐怕待会儿再多喝些就不行了。”

    “切,我才不信你!”

    古悦眉嘴上说不信,其实心里已经信了几分,她打算加大力道的灌林涛,便举起杯子说:“喝了这一杯,咱们再开一瓶,喝完了就睡觉,如何?”

    林涛内心冷笑,表情装作有几分醉意的样子,说:“都喝这么多红酒了,太没劲了,要不咱们来些白的?”

    古悦眉听了林涛的话心里有些犹豫了,她自己的酒量虽然可以,但是不敢喝混合酒,一喝混合酒就容易喝醉,不过她见林涛似乎比自己醉的厉害,只是犹豫片刻后就答应下来了。

    看林涛此时的状态,她觉得她有信心在醉酒之前把林涛灌倒。

    她却并不知道,林涛是真真实实的在扮猪吃老虎。

    倒上白酒,林涛看了一眼桌上的红酒瓶,心思一动,笑着对古悦眉说:“干喝酒没意思,要不咱们来玩点游戏?”

    “玩什么游戏?”古悦眉好奇的看向林涛。

    林涛指着红酒瓶,说:“咱们来玩类似于俄罗斯转盘一样的游戏,瓶口转到谁,谁就喝酒,怎么样?”

    古悦眉显得有些犹豫。

    林涛笑道:“怕了?”

    古悦眉冷哼一声,“我会怕你,玩就玩!”

    “你先来还是我先来?”林涛问道。

    古悦眉说:“我先来。”

    “好!”

    古悦眉拿起桌上的红酒瓶,将红酒瓶放倒在桌面上,右手对着酒瓶轻轻一转,瓶子立马选择起来。

    林涛见状,不动声色的运用真气,控制着瓶子,瓶子在旋转了六七下后,慢慢悠悠的指向了古悦眉。

    古悦眉表情一滞,随即也不多说什么,拿起酒杯,抿了口白酒。

    林涛摇头说:“不行,得喝一半。”

    “一半?”古悦眉瞪大眼睛说:“这一半得有一两半白酒吧?”

    “那又如何?我输了照样喝一半。”

    无奈,古悦眉只能硬着头皮将一半白酒给喝了下去。

    “该你了!”古悦眉咬咬牙,恶狠狠的说道。

    林涛笑了笑,随手转动瓶子,不出如何意外,瓶口旋转一下后依然指向了古悦眉。

    古悦眉眉头紧锁,盯着林涛看了一眼,气愤的说:“你作弊了?”

    “靠,愿赌服输,你这是想耍赖吗?瓶子有什么问题?我怎么就耍赖了?”

    “那……那为什么每次瓶口都指向我?”

    “你运气不好呗。”

    古悦眉:“……”

    原本两瓶红酒就已经让古悦眉有些醉意了,刚才半杯白酒下肚,胃里便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这会儿如果再喝半杯,恐怕……

    “赶紧喝啊,喝了继续!”

    古悦眉正酝酿情绪的时候,林涛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

    “催什么催,我吃口菜不行吗!”

    古悦眉气愤的瞪了林涛一眼,然后拿起筷子狠狠的吃了口菜,想要压住酒气,见林涛目光直勾勾的监督着自己,古悦眉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将剩下的半杯白酒给一饮而尽。

    刚喝完,一股巨大的酒气直接从胃里涌到了喉咙管,差一点就没忍住喷了出来。

    嗝!

    “继续!”

    古悦眉打了个酒嗝,拿起瓶子继续转动。

    这一次林涛没有暗自操作,随天意安排。

    谁知道古悦眉今天运气太背,在林涛没有暗中操作的情况下,酒瓶的瓶口还是指向了古悦眉。

    古悦眉见瓶口再次指向自己,连哭的心都有了。

    正要开口说话,林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已经将古悦眉杯中的白酒倒满,然后指了指杯子。

    这会儿古悦眉的劲酒彻底上来了,脑袋已经麻木,觉得喝酒就跟喝水一般,一口气又是半杯下肚,觉得自己状态还挺好的,没有刚才那么难受。

    她却不知道,她这已经到了大醉的边缘了。

    “不玩了!”

    林涛看古悦眉的状态已然已经醉了,便不想再玩下去,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喝下去,只怕是要伤了古悦眉的身子。

    古悦眉此时酒精上头,那里能够明白林涛的苦心,以为林涛赢了三把想跑路,死活拉着林涛,不让林涛离开,还有继续跟林涛拼酒。

    林涛笑道:“你喝醉了。”

    “你才醉了,你别走,咱们……咱们继续玩!”

    “在玩你就得钻桌子底了。”

    “你……你放屁!”

    林涛连连点头,“成,这是你自找的。”

    林涛重新坐了下去,转动酒瓶,酒瓶的瓶口再次指向古悦眉。

    古悦眉咬咬牙,端起酒杯,麻木的将剩下半杯一口喝掉,一连喝了半斤白酒,即便是林涛自己恐怕也有些承受不了,更何况是古悦眉。

    只见古悦眉喝完酒后脑袋已经有些不听使唤的左右晃动起来,她感觉胃里火辣辣的,刚想起身说去洗手间,屁股一离开椅子,脑袋立马天旋地转的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双手无力的撑着下巴,一副醉醺醺的模样。

    “古悦眉?”

    “恩?”

    古悦眉没有抬头,闭着眼睛应道。

    林涛试探的问道:“今天晚上为什么非要让我陪你喝酒?是不是想把我灌醉,灌醉了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什么?”古悦眉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声,随即断断续续地道:“秘密?没……没有什么秘密。”

    “不可能,否则按照你的性格,怎么可能拉我喝酒,你老实告诉我。”

    “不……不能说。”

    林涛心思一动,忙追问:“为什么不能说?”

    “因……因为,嗝,因为……我师……我师父,嗝,他不让我说。”

    “你今天见过你师父了?”

    林涛凑近了一些,再次诱导性的询问道。

    古悦眉整个上半身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嘴里含糊不清的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林涛又问了几次,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作罢。

    不过有一点基本可以确定,那就是今天,古悦眉偷偷去找过她师父。

    最近如果暗中盯着古悦眉,说不定就可以通过古悦眉的行踪找到她师父本人。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