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尴尬
    “呵呵,你吃饭了吗?”

    林涛无地自容的转移话题的朝古悦眉问道。

    古悦眉以为林涛身边的曹岚是林涛的正牌女友,所以就故意当着曹岚的面,想要破坏两人的感情,其实古悦眉也不是故意要恶心林涛,只是突然恶兴趣使然,想让林涛吃瘪罢了。

    见林涛转移话题,古悦眉似笑非笑的看了林涛一眼,打算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便摇头道:“还没吃,这会儿我想喝酒,你让保姆姚红做几个菜,你陪我喝酒!”

    古悦眉听从了她师父的话,选择了第一种方案,打算将林涛给灌醉,然后下蛊毒。

    古悦眉在回来的路上就深思熟虑过,觉得第一套方案最合适,至于第二套方案色诱,古悦眉觉得拿自己的身子去做龌龊的勾当,实在是太下贱了,所以就将第二套方案给pass掉了。

    林涛见古悦眉没有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与此同时挤出笑说:“我让姚红给你做饭去,至于喝酒,还是算了吧!”

    林涛此时恨不得想暴揍可恶至极的古悦眉一顿,哪里还有心情陪她喝酒。

    见林涛不愿意陪自己喝酒,古悦眉自然不肯罢休,如果不灌林涛喝酒,哪里有机会对他下蛊毒!

    古悦眉拿眼睛瞥了一眼林涛旁边的曹岚,说:“这是你女朋友?”

    曹岚正要解释,林涛抢着说:“是的!”

    曹岚俏脸一红,看了林涛一眼,没有说话。

    古悦眉似笑非笑的说:“是不是你女朋友在,不敢跟我喝酒啊?原来你是个‘气管炎’啊,真是没种的男人!”

    古悦眉故意激林涛,想要林涛陪她喝酒。

    她哪里知道,林涛并不是头脑简单之人,又怎么可能中她的激将之法。

    只见林涛朝她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吧,笑着说:“你如果觉得我是‘气管炎’那我就是‘气管炎’呗,你开心就好,不过这酒我肯定是不会跟你喝的。”

    顿了顿,林涛似笑非笑的说:“你也最好别喝,你身上中了蛊毒,身体弱,喝酒对你没好处。”

    古悦眉听了林涛的话心中有些气节,就感觉自己无论如何使力,拳头都好像打在了棉花上一般,根本拿林涛没办法。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人?”

    古悦眉在心里暗暗咬牙,按理说有美女主动要求,男的一般都会欢欣雀跃的接受,却没想到林涛专门不走寻常路,让古悦眉一再吃瘪。

    “没种的男人,不用你管我!”

    古悦眉狠狠的瞪了林涛一眼,随后不理会两人,气冲冲的朝着二楼卧房跑去。

    曹岚若有所思的看了林涛一眼。

    林涛摊开手,做了个无奈的神情,随即笑着打趣说:“我有没有种你应该很清楚吧!”

    “去你的!”

    曹岚俏脸一红,偷偷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人听见林涛的话,她这才放心下来。

    “晚上你就睡我的卧室吧!”林涛笑着说道。

    曹岚好奇的问道:“那你睡哪?”

    “当然是跟你睡一个卧室啊!”林涛理所当然的说道。

    曹岚妩媚的白了林涛一眼,没好气的说:“不行,让别人看见了多尴尬啊!”

    林涛坏笑道:“刚才都已经在别人面前承认你是我女朋友了,有啥可尴尬的!”

    说到女朋友这个称呼,曹岚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了,随即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结婚一次婚,已经不配再用女朋友这个称呼,也觉得根本就配不上林涛,她一直在心里把她跟林涛的关系定位为‘知己’。只做喜欢的事情,不要什么名分。

    曹岚心中的想法林涛并不知道,即便知道也没法给曹岚什么承诺,毕竟他也没有资格承诺一生一世只爱哪一个女人。

    “你还是给我安排一个客房吧。”

    曹岚看着林涛,认真的说道。

    林涛其实也只是跟曹岚开个玩笑,如果真让曹岚跟他睡一个房间,会让别墅里的其他人误会认为曹岚这个女人太过轻浮。

    “成吧,那你就住在我隔壁的客房。”

    如此一来,正好古悦眉坐在林涛左边的客房,曹岚住在林涛右边的客房,两女将林涛夹在了中间。

    带曹岚去了别墅二楼,两人经过古悦眉房间时,见古悦眉房间紧闭,就直接走了过去,却没想到两人刚走过去,古悦眉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

    古悦眉站在房间门口,见林涛将曹岚带去了旁边的客房,这才冷哼了一声,穿着一件睡裙朝着一楼走去。

    将曹岚带到了客房,曹岚故意打了个哈欠,说:“坐了六七个小时的火车,有些累了,我就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林涛苦笑道:“别啊,还不到九点,再玩会儿。”

    “玩什么?”

    林涛朝门口看了一眼,贱兮兮的说:“先别睡,等到她们都睡下了,你来我房间!”

    曹岚啐道:“去你的,我才不去你房间,万一让别人看见了,我还不如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

    林涛道:“那我来你房间找你也行。”

    曹岚羞赧的说:“好吧,你尽量早点,时间太晚我可不伺候!”

    “嘿嘿,等她们睡下,我立马来找你!”

    曹岚白了林涛一眼,“这下可以出去了吧?”

    林涛轻轻在曹岚娇嫩的脸颊上掐了一把,随即笑眯眯的走了出去。

    林涛刚出去,曹岚直接从里面把门给反锁上了,嘴里哼哼道:“骨头都快散架了,老娘才不奉陪呢,哼!”

    林涛并不知道曹岚已经从里面把门反锁上了,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夜里如果把曹岚给征服在床上。

    下到一楼,他正准备让姚红给古悦眉做饭的时候,就见古悦眉自己坐在餐桌上,边喝红酒边吃零食腰果。

    “你该不会就吃点这个吧?”

    古悦眉瞥了林涛一眼,故意酸溜溜的说:“寄人篱下,我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的?”

    林涛一脸无语,说:“我没有不让你吃饭吧?”

    古悦眉道:“我心情不好,让你陪我喝个酒都不愿意,不就是不待见我嘛!”

    “不陪你喝酒就是不待见你?”

    “是!”

    林涛无奈道:“你干嘛今天非要喝酒?”

    “我说了,心情不好!”

    林涛苦笑着说:“那你能说说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吗?也许我能帮你!”

    “你帮我?”古悦眉仰头将高脚杯中的红酒全部喝完,随即,露出悲凉的表情,说:“我的蛊毒只剩下半个月就要发作了,你帮的了我么!”

    林涛还真被古悦眉的演技给糊弄中了,真以为古悦眉是因为蛊毒马上要发作,所以情绪才低落的,便搬了把椅子坐在她旁边,轻声安慰道:“最近这半个月我会尽力的,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能帮我找出幕后黑手,我肯定保你安然无恙。”

    “我也还是那句话,我找不到他!”

    “那就没办法了,你继续喝吧。”

    见林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古悦眉皱眉问道:“你干嘛去?”

    林涛瞥了古悦眉手里的腰果一眼,道:“让姚红给你做几个菜去,免得你又说我虐待你!”

    古悦眉听了林涛的话,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只不过这笑意一闪而过,不过还是被林涛给捕捉到了那个瞬间。

    林涛一时看呆了,古悦眉笑起来跟当初的胡媚儿一样,动人心弦。

    林涛心中更加肯定了,现在的古悦眉一定是中了蛊毒,所以才记不起以前的事情,而现在的古悦眉其实就是以前的胡媚儿。

    “看什么?”

    古悦眉见林涛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顿时愣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林涛回过神,笑了笑,轻声说:“你笑的时候很像我一个朋友!”

    “就是你以前说过的那个……胡……胡媚儿?”

    “恩!”

    “可惜,我不是她!”

    古悦眉语气很坚定的说道。

    林涛点点头,“我知道你不是她!”

    “你还没找到她吗?”古悦眉问道。

    林涛说:“找不到了,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说完,满含深意的看了古悦眉一眼。

    古悦眉当做没听见林涛满含深意的话,继续低头喝酒。

    林涛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姚红的房间走去。

    古悦眉这才抬起头,看着林涛的背影,柳叶眉蹙了起来,轻声自语道:“为什么他一直坚定的认为我就是那个什么胡媚儿呢?难道我跟她之间真有什么联系。”

    今天晚上她去找她师父的时候她忘记了询问这件事情。

    古悦眉心中暗自道:“下次见了师父一定要询问一下这个叫胡媚儿的女人和我有没有什么关系!”

    ……

    林涛到了姚红的保姆房,没有敲门,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的姚红正在脱衣服,打算换了睡衣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她房门突然被推开,吓的她尖叫一声,忙将已经脱下去的牛仔裙给提了起来,目光朝门口望去,见是林涛,她又气又羞,不敢当着林涛的面发作,只能暗自气愤,表情尴尬的说:“林先生,你有事吗?”

    林涛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巧合,他刚一推门,正好看到姚红换衣服的场景,顿时老脸就有些挂不住的红了。

    “咳咳……”

    林涛掩饰尴尬的咳嗽两声,故作正色的说:“古悦眉回来了,还没吃饭,你去给她炒两个菜吧。”

    “哦,知道了。”

    见林涛站在门口没有出去的意思,姚红又尴尬了,悻悻的说:“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啊?哦,好吧……”

    林涛满脸尴尬的忙转身走了出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