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有口难辩。
    小平头男子被林涛这么一喝还真就被吓住了,身子一顿,停了下来。

    林涛看了感觉好笑,心道,“这小子胆子也太小了,就这胆量还出来玩偷拍?!”

    不过也好在这小子胆子不大,如果刚才他敢再多走一步,说不定林涛真会打断他的腿。

    小平头男子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心虚的对林涛说道:“大哥,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林涛伸出手,再次说道:“把手机拿来!”

    “这……这是我的手机。”

    “难道我不知道是你的手机?”顿了顿,林涛沉着脸继续说:“我说了拿来我看看,不要你的手机!”

    小平头犹豫了一下,见林涛表情越来越冷,怕被揍,只好讪讪的将手机朝林涛递了过去,表情充满了心虚。

    林涛接过手机后,直接翻看了手机的相册,发现相册里面有上百张偷拍女人裙底的照片,顿时脸色寒了下来,指着手机说:“你是让我砸了你手机,还是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平头男子顿时就慌了,忙说:“大哥,求求你别报警,我……我还是个学生,如果让学校知道……我就死定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把手机给砸掉?”

    平头男子哭着脸道:“我家里穷,这个手机挺贵的,大哥你行行好,就让过我吧,大不了你把手机里的照片全都删掉。”

    “为什么干这个?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嗜好?”林涛冷声质问道。

    平头男子哭丧着脸说:“因为我家里穷,没有女学生愿意做我女朋友,整天看到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学生衣着性感的去跟别的男同学约会,时间长了我就……就产生了幻想,想……想看漂亮女人的裙……裙里风光,大哥,对……对不起,就放过我这一次吧。”

    “你在哪个大学读书?”

    “大哥,真的……求你别告诉我们学校的领导……”平头男子急了,眼眶一红,都快哭了。

    林涛见这小子就是被色字冲昏了头,人倒还算老实,便没打算用重刑,不过也不能轻易就这么放过他,犹豫了一下,林涛说:“这手机我先没收,你一个月内去做五件公益事情,我就把手机还给你,如果做不到,这手机你就永远别想要了!”

    平头男子听林涛这么说,悻悻的问道:“怎么什么公益事情?”

    林涛冷声道:“这个你自己想,不过我告诉你,别想敷衍了事,如果有一件公益事情敷衍了事,这手机你照样别想要!”

    “做完了你真把手机还给我?”平头男子装着胆子问道。

    林涛点头说:“你做了一次缺德事,就得用五件善事来弥补,办完了我自然会把手机给你,你这破手机在我这里分文不值。”

    “那我做完之后该怎么找你?”

    “不用你找我,我会去找你,你把你宿舍的地址告诉我,这个月月末我会去找你,还有,如果你再敢干这种事情,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大哥,经过这次教训我再也不敢了,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可以走了吗?”

    林涛摆手道:“滚蛋吧!”

    平头男子如获大赦,忙拔腿就跑。

    林涛也朝回走去找曹岚,刚走几步身体突然一僵,嘴里忍不住骂咧起来,“靠,没问那小子在哪个学校读书!”

    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机,林涛颇为无奈,看来这手机那小子是要不回去了。

    重新回到卖羊肉泡馍的摊位,曹岚已经吃完了羊肉泡馍,坐在桌边玩着手机等林涛。

    见林涛回来,曹岚将手机放了回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好奇的问道:“这么半天你去哪了呀?”

    林涛笑着撒谎道:“本来是想去给你买油泼面的,谁知道迷路了,这不就空手而归了吗。”

    曹岚抿嘴笑了笑,“你还是个路痴呢?”

    说着,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面铺,说:“那边不就是油泼面吗,不过我实在是吃不下了,咱们还是走吧。”

    “不吃了?”

    “吃不动了!”曹岚很是无奈。

    林涛笑了笑,“那就走吧,这边太嘈杂了。”

    曹岚点点头,说:“先去给我找个酒店吧,我把行李箱放酒店里面。”

    林涛没好气的说:“来了西安,还用住酒店?!”

    曹岚似笑非笑的说:“那我住哪?”

    “住我哪啊!”

    曹岚俏脸一红,尴尬的说:“这……不太方便吧?”

    林涛坏笑道:“咱们都一起滚过被窝的人了,有什么不方便的,走吧先住我那边,等到明天早上我再带你去看小军。”

    “好吧。”

    曹岚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

    与此同时,此时在一条黑暗潮湿的偏僻巷子内。

    古悦眉步伐极快的朝着黑暗的巷子深处走去,走到一处破烂的院子门口时,古悦眉停住了脚步,朝着旁边的围墙看了一眼,随即一个弹跳,直接跳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的一棵老槐树下,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正双手抱胸,双眼紧闭,仿佛睡着了一般。

    古悦眉看到此人,神情拘谨的轻声说:“师父,你找我?”

    “让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黑衣男子依然没有睁眼,语气平淡的问道。

    古悦眉神情古怪的偷偷看了他师父一眼,说:“已经接近林涛了,就等一个下蛊毒的机会!”

    “很好!”

    黑衣男子突然睁开眼,转过身对着古悦眉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随即,阴阳怪气的说:“我改变主意了。”

    “什么意思?”古悦眉不解的看着他师父。

    黑衣男子道:“我现在不想要林涛的命了。”

    “那您?”

    黑衣男子突然拿出一个白色瓷罐,伸手递到古悦眉跟前,说:“把这个拿着,下这个蛊毒。”

    “这是什么?”

    古悦眉没有去接,皱眉问道。

    黑衣男子道:“是一种可以控制人心性的蛊毒,一旦林涛服下了这种蛊毒,到时候他就成了我的傀儡,哈哈哈……哦对了,林涛的身手非常厉害吧?”

    古悦眉脸色有些难看,没有回答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有些不悦,沉声道:“我在你说话!”

    古悦眉恩了一声,说:“很厉害!”

    黑衣男子这才又笑了起来,“很好,把这个蛊毒下到林涛身上,如果事情办妥了,我就替你解除你身上的蛊毒,保证还你自由!”

    “林涛警惕性很高,我没有十足的把握。”

    黑衣男子道:“既然已经接近了,那么下毒的机会多的是,一定要抽一个最佳时机给他下蛊毒,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顿了顿,黑衣男子露出一丝暧昧的笑意,说:“我可以教你一种方法,比如陪他喝酒,把他灌醉,再比如……色诱……无论哪种方式,你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古悦眉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接过她师父手里装蛊毒的瓶子后,问道:“我可以走了吗?”

    “你是不是对我不满?”

    黑衣男子突然问道。

    古悦眉表情冷漠的说:“您是我师父,我哪敢!”

    黑衣男子冷笑道:“少给我来这套,如果我不是给你下了蛊毒,你会心甘情愿的替我办事?好了,废话也不多说,这件事情办成之后,我还你自由,不管你是出家做尼姑也好,还是嫁人也好,我都不再干涉你。”

    古悦眉看了她师父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迈步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古悦眉是开着别墅的保姆车出来的,等到开车回到别墅的时候,正巧碰到了林涛的车子也开进了别墅内。

    两人各自停好车,古悦眉刚从保姆车下去,就见林涛领着个漂亮的女人从车中下来。

    林涛这个时候也看到了古悦眉,便打招呼说:“出去了?”

    古悦眉看了曹岚一眼,柳叶眉皱了皱,没有回答林涛的话。

    林涛闹了个尴尬,挠挠头,就领着曹岚往别墅里面走。

    曹岚满含深意的看了林涛一眼,问道:“那个漂亮的女人是谁啊?竟然瞒着我们金屋藏娇!”

    林涛苦笑道:“我藏个屁,这个女人说来还真是话长,我都不想提,不知道从何说起。”

    曹岚一副很感兴趣的表情,说:“就从头说起呗。”

    “算了,待会儿再被她听见就不好了。”

    “心虚吧?!”

    林涛很无奈,“我真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不知道何时,古悦眉已经走到离两人不远的身后,听到林涛的解释,古悦眉冷笑道:“刚吃完就想不认账了?!”

    林涛一愣,扭过头不可思议的说:“你说啥?”

    古悦眉迎着林涛的目光,玩味的说:“想让我说的再直白点?你穿上裤子就像不认人了?”

    “靠,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脱过裤子?!”

    林涛见曹岚表情怪异的看向自己,顿时有一种黄泥巴糊在裤裆上,不是屎也变成屎了。

    “真要我继续说下去?”古悦眉冷笑道:“不久前,你在你卧室里,光着身子……”

    “打住打住……”

    林涛老脸一红,想起他回西安的时候,在卧室里洗澡,洗完澡古悦眉去找他的时候,他还故意扯掉了身上的浴巾,将自己的身子展现在古悦眉面前。

    这刚耍完流氓不久,立马就现世报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