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胸大无脑
    沈曼丽的睡眠质量并不是太好,尤其是接管了长安食品集团之后,要操心的事情太多,心里想着事情很难睡的安稳,时常有些动静她都会惊醒。

    这会儿林涛刚爬上她的床头,她便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了异样,先是缓缓睁开眼睛愣怔了一下,随即猛的惊醒,尖叫一声,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惊恐的抱着被子,不敢看对方,道:“谁?!”

    林涛嘿嘿笑了起来,说:“曼丽,别怕,是我!”

    沈曼丽听到林涛的声音,七上八下的心才平静下来,扭过头来,狠狠的瞪了林涛一眼,抱怨道:“神经呀,每次都这么吓我,都快被你给吓死了,我还以为……”

    “还以为什么?”林涛坏笑道:“还以为有坏人爬到你床上了?”

    “除了你这个坏人,还有谁能爬上我的床!”

    沈曼丽妩媚的白了林涛一眼,随即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见不到七点钟,便打了个哈欠,问道:“怎么这么早就跑来了?什么时候回的西安?”

    “昨天晚上回的,去给吴启达的夫人看了病,然后又被中医院长易向天拽去他家吃饭,一晃太晚了,怕打扰到你休息,就没过来。”

    “那这会儿又怎么过来了?”

    林涛笑着凑到沈曼丽身边,用胳膊拦住了沈曼丽柳絮般的腰身,说:“这不是想你想的紧吗,再说了,我马上又得离开几天,怕一时半会没时间跟你相处了,所以趁着一大早跑过来了,嘿嘿……”

    沈曼丽轻叹一声,“刚回来又要去哪?”

    林涛自然不好跟沈曼丽说出真相,去华山寻找神秘的洞穴,便随口敷衍地道:“羊城那边的护肤品公司最近有些忙,货品马上要大量的铺到市场上去,去得过去盯着点,替她们把把关!”

    沈曼丽鄙夷的看了林涛一眼,说:“就是这商业天赋,还好意思去替那几个精明的女人把关,呵呵。”

    林涛被沈曼丽说的老脸一红,讪讪的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些了,咱们还是干点该干的事情吧!”

    沈曼丽娇媚的看向林涛,故意装作不懂的问:“干什么干该的事情?”

    “嘿嘿,就是干这样的事情……”

    说着,林涛一只邪恶的大手直接朝着沈曼丽身上摸了过去。

    “呀,别闹……流氓,手往哪摸……”

    “呵呵,竟敢说我流氓,看着,我现在就做些流氓的事情让你瞧瞧!”

    “啊,流氓……”

    ……

    可能是好些天没有做恩爱的事情,林涛仿佛有无限的精力,一直折腾到快中午的时候,把沈曼丽折腾的精疲力尽,浑身快要散架了,在沈曼丽的求饶声中,两人的战斗才结束。

    风卷残云之后。

    沈曼丽幽怨的朝林涛腰间掐了一把,啐道:“混蛋家伙,差点被你给弄死!”

    林涛一副得到满足的表情,笑眯眯的说:“曼丽姐,我真是爱死你了,你简直就是那人梦寐以求的床上……”

    “要死呀!”沈曼丽知道林涛想说什么,红着脸打断了林涛的话,随即伸出玉手,一下子扭住了林涛的耳朵,佯怒道:“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把你的耳朵给拽下来!”

    林涛疼的直龇牙咧嘴,忙告饶。

    沈曼丽这才放过林涛,松开了手。

    林涛又得寸进尺的笑着打趣说:“以前当过舞蹈老师就是好,至少形体很好,各种动作都……”

    “滚!”

    林涛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于是问道:“对了,那个从燕京来的公子哥,叫什么来着……”

    “裴鸿飞?”

    “哦对,就是这家伙,他最近没有再骚扰你吧?”

    提起裴鸿飞,沈曼丽便是一脸的郁闷,叹气道:“我说他最近没有骚扰我,你信么?”

    林涛脸色一下子垮了下去,道:“他都怎么骚扰你了?”

    “能怎么骚扰,无非不就是想让我做他女人嘛!”

    “靠,他这是明目张胆的想挖我墙脚啊!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沈曼丽听了林涛的话,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忙劝解说:“林涛,你可别胡来啊,对方是什么身份你又不是不清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了,咱们公司和他们集团还有生意往来,如果真闹僵了对咱们公司也没什么好处。”

    “对我们公司没好处,对他们公司照样没有好处,他既然都不怕,我怕啥,我就不信了,我们长安食品集团没有他们裴氏集团还活不下去了!”

    沈曼丽叹气道:“就知道你是这种脾气,早知道就不该告诉你了。”

    “你敢!”

    林涛气道:“沈曼丽,这种事情你如果敢瞒着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涛虽然在凶沈曼丽,但是沈曼丽却心里美滋滋的,她知道,林涛这是关心自己的表现。

    “哎呀,我知道了,你也别气,我这不是还没事吗!”

    “等你有事就晚了。”

    林涛越想越气,说:“不行,必须得给这小子一些教训!”

    “那你准备怎么教训他?”沈曼丽见劝不住林涛,只能叹气的顺从。

    “这你就别管了,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这几天如果裴鸿飞那小子出了点什么意外,你也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沈曼丽担忧的说:“对方毕竟是燕京豪门,别做的太过了。”

    “我自有分成,放心好了。”

    沈曼丽点点头,随即表情显得有些犹豫,看着林涛,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林涛笑道:“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咱们之间有什么好隐瞒的!”

    沈曼丽郁闷地道:“韦梦玲被裴鸿飞收买了。”

    林涛似乎并不感觉到惊讶,嗤笑着说:“我早就说过,这个女人不能太任性。”

    沈曼丽有些失望,说:“上学的时候她跟我关系最好,而且性感人品都挺好的,没想到现在却……”

    林涛道:“上学的时候,你们没有利益关系,所以看不到她另外一名,等到出了社会,见识过社会的人情冷暖,再加上生活的艰难,很多人的性格和品性都会改变,就说韦梦玲把,大学毕业之后嫁给了一个混混,结婚没多久,那混混就进了牢房,你说她惨不惨,一个人过的艰难,又见你找了个这么高富帅的我……”

    林涛说到这里的时候,沈曼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林涛继续笑着说:“她自然会拿自己跟你比,这一比,你们就有了天壤之别,所以慢慢的她心中会产生嫉妒,想要与你攀比,之后被裴鸿飞这么一利诱,不就得背叛你吗!”

    “那我该怎么办?”

    沈曼丽显得有些纠结。

    林涛努努嘴,说:“这就要看你自己了,看你还想不想和她做朋友,如果不想,已经对她失去了信心,就直接将她从公司踢出去,如果还想跟她继续做朋友,那就用一种温和的方式解决你们的事情。”

    沈曼丽轻轻靠在了林涛怀里,语气温和的说:“这么久了,我一直没什么真心的朋友,这次回到老家西安,能够跟她重逢,我挺开心的,我想再给他一次机会!”

    “那就按照你自己的内心想法去做,我支持你,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站在你身边。”林涛温和的笑着说道。

    沈曼丽含情脉脉的看着林涛,说:“林涛,说真心话,这辈子能够遇到你是我的幸运。”

    林涛朝着沈曼丽的红唇凑了过去,说道:“我也是……”

    ……

    古悦眉一直睡到中午才醒过来,简单的洗漱一番,古悦眉出了房间,下到一楼,见姚红正在一楼的客厅看着电话喝着茶,便走了过去,语气淡漠的问道:“林涛人呢?”

    姚红被突然出现的古悦眉给吓了一跳,忙站了起来,悻悻的说:“林先生出去了。”

    “去哪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我表婶说,好像要离开几天吧。”

    “恩?”古悦眉柳叶眉轻轻一蹙,显得有些不高兴。

    “他不是刚回的西安吗,怎么又要出去几天?”

    “我真不知道。”姚红尴尬的说道。

    古悦眉看了一眼茶几上放着的茶杯,若有所思的看了姚红一眼,见姚红长的还不错,便说:“你确定你是林涛家里的保姆?”

    姚红听了古悦眉的问话,顿时有些慌了,她倒不是怕古悦眉,就是怕古悦眉跟林涛告状,说自己偷喝他的茶叶,便忙解释说:“我是林先生的保姆,是我表婶介绍我来的,刚才做了半天的活有些累了,所以才……”

    古悦眉瞥了姚红一眼,说:“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事跟我没关系,我也不是爱打小报告的人。”

    顿了顿,古悦眉满含深意的看了姚红一眼,继续说:“我肚子饿了,去给我做点吃的,必须用心做!”

    “诶,好嘞,我这就去给您做饭!”

    姚红见古悦眉没有要打小报告的意思,顿时放下心来,笑眯眯的就朝着厨房跑去。

    古悦眉盯着姚红那一颤一颤的胸部看了几眼,鄙夷道:“真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不过,林涛守着这么一个诱人的少妇,难道就没有动过心思?”

    古悦眉忍不住在心里八卦起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