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束手无策
    林涛下了高速后没有停留的一口气将车子开到省委大院门口。

    吴启达事先给站岗的武警交代过,所以林涛将车子开到大门口的时候,武警对林涛询问一番后便放了行。

    车子轻车熟路的看到了四号别墅门口,将车子停好,林涛刚下车,正准备上前去敲别墅的门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略带苍老的责问声:“林涛,你这小子也太不靠谱了吧?这段时间都跑哪去了?”

    林涛转身望去,就见头发花白,年过八十的中医院院长易向天朝自己这边走来。

    “易院长,说来话长呀!”林涛苦笑的说道。

    易向天没好气的用他那浑浊的眼珠子瞥了林涛一眼,说:“你小子别找借口,你好歹也是咱们中医院的名誉医师主任,自从上次去中医院拐跑我一些名贵药草后,这都有一个多月没露面了吧?当初还承诺给咱们院的医师们讲中医课程呢,你到底还有没有点信誉!”

    林涛见易向天满腹抱怨,顿时赔笑的转移话题,说:“易院长,您先别生气呀,咱们先办正事,把正事办完了再说这些,好吧?”

    易向天冷哼一声,道:“那就待会儿再找你小子算账。”

    顿了顿,易向天言归正传的说:“胡永梅这次的蛊毒比上一次的还有严重许多,我检查过跟上次的蛊毒有异曲同工之处,不知道会不会是同一个人下的蛊毒!”

    “到底是谁对吴省长的夫人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竟然两次对她下蛊毒?”

    易向天摇头道:“别人家的事情我哪知道啊!”

    两人正说着话,别墅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内部打开,一个中年人站在门口,见林涛和易向天同时达到,微微一愣,随后脸上挤出笑意地道:“易院长,林先生,你们来了!”

    此人便是吴启达的秘书陈方舟

    易向天点点头说:“带我们去见吴启达。”

    陈方舟有些尴尬的说:“吴省长让我守在门口,他人在书房里,你们直接去找他吧。”

    林涛对这个陈方舟并没有多少好感,当初去中医院为胡永梅治疗蛊毒的时候,陈方舟因为不相信林涛的医术,而对林涛冷嘲热讽,甚至是恶语相向,虽然事情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但林涛觉得陈方舟这人的人品不行,所以对他的看法并不好。

    没有跟陈方舟打招呼,林涛直接跟着易向天进了别墅里。

    陈方舟见林涛竟然对自己视若无睹,顿时心中气闷,想他自从跟着吴启达之后,身份可谓是水涨船高,一般市里的领导包括省里的一些领导见到他都是客客气气的,却没想到今天被林涛给轻视了,他又怎么能不气。

    不过气归气,林涛是吴启达的贵客,陈方舟也拿林涛没办法,只能干生气,心里盘算着以后找个机会让人给他下下绊子。

    吴启达的书房内烟雾缭绕。

    林涛和易向天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吴启达见到两人,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忙迎了上去。

    “易院长,林涛,你们总算来了!”

    林涛见一段时间不见吴启达,吴启达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岁,可能是因为操心胡永梅的蛊毒,而忽略的饮食和睡眠。

    “吴省长,到底是怎么回事,胡女士怎么会再次中蛊毒?”

    林涛一脸好奇的朝吴启达问道。

    吴启达听了林涛的询问,表情显得有些犹豫。

    林涛将吴启达的神情看在眼里,猜测吴启达一定知道些什么,不过纠结于要不要说出来。

    林涛道:“如果吴省长您不说实话,我很难为胡女士解毒的!”

    吴启达轻轻叹了口气,说:“好吧,反正你们也不是外人,我就把事情的原因告诉你们。”

    当下,吴启达便把昨天那个神秘人打来电话要挟他的事情说给了林涛和易向天听。

    两人听完后皆是惊讶不已,易向天问道:“你问了没,第一次是那人下的毒吗?”

    吴启达摇头说:“没问,他根本不给我多说话的机会,只是让我把开发区那边的一块地以低廉的价格卖个一家房地产公司,之后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林涛皱眉道:“很显然,他对胡女士下毒就是为了要挟你,好拿到那块地,但是有一点我搞不懂!”

    吴启达看向林涛,“哪一点?”

    林涛将心中的疑惑给说了出来,“既然对方为了拿到地,可以做出下蛊毒的恶毒事情,那么他为什么不直接向你下蛊毒,反而退而求其次的向贵夫人下蛊毒?”

    “这个……我倒是没想过。”吴启达皱了皱眉,也陷入了不解之中。

    “其实这件事情不难理解!”易向天突然说道。

    林涛和吴启达同时将目光看向易向天。

    易向天正色道:“这种蛊毒太霸道了,胡永梅正蛊毒后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试想一下,如果对方给吴省长你下蛊毒,那么你肯定也是昏迷状态的,还怎么帮他拿到低廉的地皮?”

    此话一出,两人恍然大悟。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具体原因是不是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林涛说:“**不离十就是这个原因,看来这个下毒的人是蓄谋已久啊!”

    顿了顿,林涛满含深意的问吴启达,说:“吴省长,吴夫人的那个远房表妹,叫古悦眉的姑娘跑哪去了?我刚才进别墅的时候怎么没看见她人?”

    提到古悦眉,吴启达脸色有些难看,说:“永梅中蛊毒之后她就没了踪影!”

    “哎,算了,我也不瞒你们了吧,古悦眉已经亲口对我承认了,第一次的蛊毒是她朝永梅下的!”

    “还真是她!”林涛目光如炬的看向吴启达。

    易向天惊讶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吴启达又是一声叹气摇头。

    林涛沉声道:“其实很显然,古悦眉跟这次下毒的那个人是一伙的,说不定古悦眉只是那个人的一颗棋子罢了。”

    一提及古悦眉,林涛便想起了胡媚儿,那个跟古悦眉长的几乎一模一样,也同样会蛊毒的漂亮女人来。

    易向天不解的看向林涛,问道:“既然你早就怀疑古悦眉了,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

    林涛苦笑道:“我如果当时直言不讳的跟吴省长和吴夫人说古悦眉是下毒的凶手,吴省长和吴夫人能信吗!”

    “其实你不说,我跟永梅也都能够猜到。”吴启达目光复杂的说道。

    林涛诧异道:“那您还……”

    “还放纵她?”吴启达挤出一丝笑意,“这里面牵扯到一件久远的往事,不提也罢,林涛,你现在赶紧去看看永梅的症状,看你能不能解毒。”

    在吴启达的带领下,三人去了二楼的主卧。

    主卧的窗帘拉上了,房间幽暗的没有一丝光线,吴启达轻轻将房间的灯给打开,等光线照亮整个房间的时候,昏迷状态的胡永梅身子明显的颤栗了一下。

    林涛目光锐利的捕捉到了胡永梅的这个状态,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走到床边,林涛直接将手指搭在了胡永梅的脉搏上。

    接触到胡永梅的一瞬间,林涛就感觉到了从胡永梅身上传来的凉意。

    林涛将一丝真气渡入了胡永梅的体内,真气在胡永梅的体内游走一周,让林涛感觉到惊讶的是,他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出胡永梅的体内有蛊毒的存在!

    “怎么会这样!”

    林涛眉头紧锁的嘀咕一句。

    吴启达赶忙问道:“怎么了?”

    林涛看了看易向天,对吴启达说:“我没有感觉到吴夫人体内有中蛊毒的迹象。”

    易向天也跟着诧异地道:“这不可能吧?我前几天来为胡永梅诊断的时候还感觉到了蛊毒的存在,你医术比我高明,怎么会感觉不到?”

    说话间,易向天也将手指搭在了胡永梅的手腕上,把过脉,易向天面色显得有些难看,跟林涛一样好奇的说了句,“怎么会这样!”

    “上一次来的时候,我明明诊断出了她身体内的异样,这一次怎么反而检查不出来了?”

    林涛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胡永梅出了身体冰凉以外,体内并未发现什么特殊的征兆。

    两人的话让吴启达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浑身微微颤抖起来,语气悲哀的说:“难道真的没救了?”

    林涛很想安慰吴启达,但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检查不出胡永梅身上的异常,也就没办法对症下药,对胡永梅的状况有些束手无策。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蛊毒能够厉害到如此地步?

    林涛暗叹的同时,心中不由得想,如果深山里的那位老爷子此时在这里,一定能够有办法救治胡永梅,毕竟,林涛还从未见老爷子对什么症状束手无策过。

    “虽然我暂时查不出吴夫人中了那种类型的蛊毒,但帮吴夫人护住五脏六腑还是没问题的,只要能够护住她的五脏六腑,就能够让她再多坚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会去好好的研究蛊毒的类型,争取找到线索,替吴夫人解毒。”

    “暂时也只能如此了,林涛,劳烦你了!”吴启达已经不报多少希望,心情变的极为沉着。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