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借刀杀人
    钱进带着身负重伤的季恒武离开梅子岭之后,马不停蹄的赶回了洪门分舵的秘密基地,这个基地只有洪门分舵的几个高层人员知道,所以相对安全。

    进入洪门分舵基地,季恒武又连续呕吐几口鲜血,精神极为萎靡,这一次跟林涛一战让他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差一点就阴沟翻船死在了林涛手里。

    好在他修为比林涛高出许多,才能够在林涛的杀招下存活下来,不过内伤之重却无法想象。

    “三长老,您没事吧?”

    钱进将季恒武搀扶着送进了基地卧房,见季恒武不停呕血,便装作关切的问道。

    季恒武心中憋屈,火气难泄,便冲钱进发火,无力的推了钱进一把后,一脸狰狞的喝道:“滚出去,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我一定宰了你!”

    钱进吓的浑身一哆嗦,忙道:“是是是,三长老您先休息,有任何吩咐随时叫我。”

    说完,他不敢多待,转身就朝着屋外疾步走了出去,顺便将房门给关上。

    钱进刚出屋,季恒武再次吐出一口老血,脸色苍白的进入了入定状态。

    这次他伤的太重,浑身的修为也暂时无法再用,恐怕至少需要半年的事情来疗伤。

    钱进给人的感觉属于那种长相胖墩墩,看上去人畜无害,谁都可以呵斥几句的类型,所以一直以来,季恒武都没把钱进当人看,总是呼之则来,动不动就把钱进辱骂一顿。

    钱进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骨子里是一个阴险狡诈之人,被季恒武辱骂一次两次他也就忍了,但是他忍受不了季恒武将他当奴才看待,一开始钱进只是在心里记恨季恒武,毕竟季恒武的修为足以秒杀他无数次,他不敢造次。

    不过就在刚才,季恒武受了很重的伤又将钱进辱骂一顿赶出屋后,钱进杀意便起。

    出了季恒武的房间,钱进脸色阴沉的难看,他想到如今季恒武深受重伤,对付林涛的任务又失败了,一旦上面追责起来,季恒武肯定会拿他做替罪羔羊,于是,他脑海中猛的闪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这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过就停不下来了,他在脑海中设想了无数种可能,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必须杀了季恒武。

    不过他又有些犹豫,不知道季恒武到底伤的有多少,此时杀进去唯恐不是季恒武的对手,没杀了季恒武反被季恒武给杀了就太悲剧了。

    “下毒!对,可以下毒!”

    钱进想到了下毒的注意,于是立马行动起来。

    半个小时后,钱进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药敲响了季恒武的房间。

    季恒武正在闭关疗伤,听到外面的动静后不耐烦的喝道:“滚!”

    钱进眼中闪过一丝阴毒,脸上却露出笑,说:“三长老,我替您熬了疗伤的药,您先喝了药再闭关吧?”

    “什么药?”

    季恒武在屋内问道。

    钱进见有戏,忙说:“治疗你内伤的汤药!”

    季恒武又问,“你会医术?”

    钱进猜到季恒武会这么问,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应答的话,便说道:“我不会中医,不过这要是您徒弟王虎留下来的,说是疗伤圣药呢。”

    季恒武对钱进并没有多少防备之心,更万万不会想到钱进有胆量谋杀他,于是对着房门口说道:“进来吧!”

    钱进忙推开门走了进去,不露声色的走到季恒武身边,将汤药端到季恒武面前,说:“三长老,这药您趁热喝了。”

    季恒武缓缓睁开眼睛,瞥了钱进一眼后,没有急着端药,对钱进说道:“之前我那样对你,你还对我这么好?”

    钱进赔笑的说:“三长老您是我的老前辈,无论您如何对我,我都应该尊敬您,我也愿意永远追随在您身边,服侍您!”

    “很好!”

    季恒武点点头,端起钱进手里的汤药碗,表情缓和了些,说:“放心好了,你的忠诚我都看在眼里,等我这次伤好剿灭‘飞狐门’之后,回总部去门主那里给你请功!”

    钱进故意装作一脸惊喜,千恩万谢的说:“三长老,谢谢您的提携,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以后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对言听计从!”

    “知道了,你出去吧。”

    季恒武点头后摆摆手。

    钱进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季恒武手里的碗,故作关切的提醒说:“三长老,这药得趁热喝,您把药喝了我好把碗带出去,然后您再专心疗伤不迟。”

    “恩!”

    季恒武恩了一声,将碗口放在了嘴边,正要喝时,突然说道:“我伤的很重,这药有用吗?”

    钱进原本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见季恒武汤药到了嘴边又停顿下来,心里急的要命,脸上却露出微笑的表情,说:“虽然不知道用处有多大,但是肯定是有用的。”

    季恒武也闻到了这汤药里的中药味,于是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仰头一口将半碗汤药全都喝了下去,随后,将碗递给钱进,摆手道:“出去吧。”

    钱进拿着碗,表情怪异的看着季恒武,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季恒武见钱进盯着自己看, 顿时不悦的皱起眉头,道:“你看什么,我让你出去,没听见?”

    “听见了!”

    “听见了还不出去?”季恒武瞪向钱进。

    钱进却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斥着嘲讽。

    季恒武彻底怒了,一脸阴森的紧盯着钱进,“你想死?”

    钱进戏虐的看着季恒武,说:“我当然不想死,不过想死,而且要死的人怕是你吧!”

    季恒武先是一脸的惊诧,随后反应过来,恼怒道:“钱进,你失心疯了,信不信老夫一掌劈死你!”

    “哈哈哈……”钱进突然一脸狰狞的仰头爆笑起来,笑了好一会,他才止住,随后一脸凶残的盯着季恒武,咬牙切齿的说:“来啊,有本事你一掌劈死我呀,啊哈哈哈!”

    “找死!”

    季恒武脸色一沉,手掌催动真气就朝钱进脑门派去,可惜他刚伸出手掌,就感觉气血攻心,一大口鲜血从嘴里狂喷而出。

    “你……”

    噗!

    季恒武刚开口,又是一口鲜血流了出来。

    钱进得意洋洋的盯着季恒武,眯着眼睛说道:“三长老,你倒是来劈死我啊,我就站在这里!”

    “你……你个畜生竟……竟敢对我下毒!”

    钱进一脸疯狂,瞪大眼睛说道:“这是你逼我的,你该死!”

    “替我解毒,咱们有事好商量!”

    “三长老,你当我是傻子吗?”

    季恒武脸色瞬间变黑,因为受了很重的内伤,又被钱进用了剧毒,这会儿毒气攻心,面色如死灰般。

    “如果你杀了我,你觉得你能活吗?你胆敢杀洪门三长老,你觉得你能躲过洪门的追杀?”

    钱进又是一脸得意,说:“谁说是我杀了你?明明就是林涛杀的你!”

    季恒武突然明白了钱进的意思,一脸绝望道:“好,很好,我真是没想到在你人畜无害的外表下竟然包藏着如此阴险歹毒的心肠,算我看走了眼,阴沟里翻船。”

    “三长老,您放心的去吧,你的尸体我会好好保管的,不用担心我会对你的尸体做些什么不人道的事情,毕竟我还要拿你的尸体邀功。”

    见季恒武看着自己,钱进继续笑着说:“是不是不知道我怎么邀功?是这样的,我到时候会对总部那边说,林涛杀死了三长老,我费尽千辛万苦从林涛手里夺回三长老的尸体。三长老,您说到时候总部还会怪罪与我吗?”

    “狠,你够狠!”季恒武脸上充斥着不甘心和愤怒。

    “彼此彼此!”

    “钱进……”季恒武突然咆哮起来,“钱进,我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噗噗噗!

    一连几口鲜血狂喷而出,原本盘膝坐在床上的季恒武,整个身子直挺挺的朝着地上栽了下去。

    “做鬼?!”

    钱进狠狠的朝季恒武的尸体上踹了一脚,表情凶残的说:“老东西,我让你连鬼都做不成,我特么踹死你,让你在骂我,让你在看不起我……”

    ……

    季恒武死后,钱进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到了海外洪门分舵的上司雷天烈那里。

    雷天烈是季恒武的徒弟,当钱进说季恒武被林涛所杀时,雷天烈先是沉默了三秒,随后语气沉重的说:“钱进,你想死是吧?竟敢诅咒我师父!”

    钱进忙装作悲切的语气说:“雷舵主我说的都是实话,就在不久前,三长老他……他老人家内伤过重,仙逝了,我还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老人家的遗体从林涛手中抢回来。”

    “这……这怎么可能!”

    雷天烈一下子就傻了,自言自语道:“林涛,一个小小的林涛怎么可能是我师父的对手,我师父可是‘炼虚合道’的超级高手,林涛他算什么东西,能杀了我师父?!”

    “雷舵主,林涛那小子邪乎的很,不知道使用了什么邪术,修为大增,三长老一时轻敌,所以……”

    “不……这不可能,他老人家可是‘炼虚合道’的高手,钱进,你休想糊弄本舵主!如果你再敢说假话,我一定杀了你!”

    钱进悲叹一声,道:“雷舵主,三长老真的仙逝了,如果您不信,那咱们连接网络,视频通话,您亲自看吧!”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