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宿命
    季恒武刚怒声喝完,林涛的‘仙人借力’所聚集的龙卷风真气便已经完成,气势澎湃,带着毁天灭地的架势朝着季恒武横扫而去,与此同时,林涛全身真气耗尽,榨的一丝不剩,直接晕死过去,身子直挺挺的从半空中坠落。

    擂台下的辛无敌见状,脚尖踱地,飞身而起,直接将林涛给接住。

    两人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同一时间,关心林涛的众人全都围了上去。

    而半空中,深受重伤的季恒武没想到林涛会耗尽真气跟自己同归于尽,一股霸道的龙卷风真气直接朝他席卷而去,如果命中,季恒武恐怕会直接被这龙卷风真气给撕碎。

    见躲无可躲,季恒武将心一横,使出了他的独门绝学,‘归元真气’。

    与林涛‘太极十八式’中的‘仙人借力’同出一辙,‘归元真气’也是通过自身释放大量的真气,来给敌人造成致命一击,不过比起‘仙人借力’,‘归元真气’的效果就要差了些,一次顶多能够抽取自身内力的百分之二十来汇聚成‘归元真气’这一招。

    不过即便是季恒武百分之二十的真气也足以媲美林涛用一半真气汇聚成的龙卷风真气。

    很快,季恒武双手结印,一个如圆球般的真气波越变越大,最后差不多有季恒武那么大的时候,他暴喝一声,双手往前一推,随即,真气波直接朝着林涛的龙卷风真气砸去。

    嘭!

    轰隆隆!

    噗嗤!

    伴随着两声巨响,整个梅子岭半山腰仿佛发生了地震一般,震的整座山直晃动,围观的人被这一股真气余波被震的人仰马翻,季恒武也遭到了内力的反噬,一口鲜血从口中狂喷而出,身子被余波撞的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十几米开外。

    噗!

    季恒武身子落地后,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开始便受了内伤,又经过这内力的反噬,季恒武此时已经奄奄一息了,没有能力再去击杀林涛,好在他只是受了严重的内伤,只需要疗养一段日子就可以复原,比起不知生死的林涛要好多了。

    不远处的钱进见季恒武受了重伤,忙领着下属匆匆朝季恒武走去。

    原本想借洪门势头重返羊城的张家家主张世坤见林涛和季恒武两败俱伤,于是起了退意,带着手下正想瞧瞧溜走时,一直暗中盯着他的李家家主李江北带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冷笑道:“张世坤,咱们的恩怨还没了结,想偷偷溜走?”

    “李江北,你什么意思?当了林涛的走狗之后还想对我们张家赶尽杀绝?”

    “走狗?”李江北怒极反笑,盯着张世杰说:“怕是你想做洪门的走狗,却连做走狗的资格都没有吧,吃屎都赶不上热的,张世坤,你们张家在你手里完了!”

    “你……”

    张世坤怒急指着李江北的手直哆嗦。

    这时候,王家的王锦添也跳了出来,附和李江北说:“李兄,这个张世坤真不是个东西,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除掉你们李家,我以前就劝过他,说咱们李张王三家是华北三大家族,应该和睦相处,可是他一直不肯听劝,处处想要置你们李家于死地,我也是糊涂,当时受了他的教唆,差点犯下大错,这次重返羊城一时请求你原谅,二是希望林涛先生能再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的。”

    顿了顿,王锦添看向脸色阴晴不定的张世坤,继续说:“就在林涛先生跟季恒武大战前夕,张世坤还想劝说我投靠洪门,来对付你们,被我义正言辞的给拒绝了!”

    “你……”张世坤气的都快吐血了,咬牙切齿的瞪着王锦添,怒声道:“好你个老狗,你竟然敢对我落井下石!我先宰了你!”

    说着,张世坤直接朝王锦添扑了上去。

    两人都是武林世家子弟,功夫也算了得,很快就打成了一团。

    李江北见状,看了一眼身边的侍卫李乾,示意道:“去制住张世坤!”

    李乾点点头,一小子跳入了战圈,原本张世坤已经占了优势,却因为李乾的加入,一下子就又处于劣势,被两人围攻的措手不及。

    反观洪门这边,季恒武和钱进见再继续待下去也占不到便宜,于是打算撤退。

    钱进刚组织人手撤退,便被影子发现,带着‘飞狐门’的高手对洪门进行围剿。

    钱进见状惊喜不已,忙指挥手下拦住‘飞狐门’的人,他则搀扶着季恒武,迅速朝着梅子岭小路开溜。

    一场大战,两败俱伤。

    林涛真气耗尽,不知死活。

    季恒武深受重伤,奄奄一息。

    此战林涛虽然并未占到便宜,甚至比季恒武伤的要重,但是却让整个华北省彻底知道了林涛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以一己之力,竟然将洪门三长老打的差点阴沟翻船,这足以让整个华北省,甚至整个华夏震惊了。

    很快,现场的局面被稳住。

    张世坤被李乾和王锦添两人给拿下。

    羊城洪门的临时分舵主钱进和洪门的三长老季恒武虽然偷偷溜走了,但是洪门带来的那些下属全部被林涛的‘飞狐门’给围剿,自此刻起,羊城洪门分舵基本上名存实亡,再无立锥之地。

    梅子岭的局势被‘飞狐门’给稳住后,那些华北大佬们纷纷向‘飞狐门’表忠心后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一老一少两人凑到了众女中去,看了一眼目光紧闭的林涛,老者朝常佳丽说道:“这位女士,等林涛醒了麻烦你把这个手机交给他,让他联系我!”

    说着,老者将一个看上去极为老旧的黑屏手机递给了常佳丽。

    常佳丽好奇的接过,问道:“你是?”

    老者道:“我是谁你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只需要把我的话转达就行了,请一定要转达,我等他电话。”

    常佳丽心中虽然有疑问,但此时林涛情况复杂,也没多少时间去纠结,于是点点头,将手机给收了起来。

    一老一少迈步下山。

    年轻姑娘看了老者一眼,说:“爷爷,你觉得林涛会有事吗?”

    老者含笑道:“这小子是个硬骨头,没那么容易死!”

    年轻姑娘朝身后放向瞥了一眼,点点头后,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

    柳元宗的别苑内。

    林涛躺在木板床上,目光紧闭面无血色。

    秦汗青坐在一旁替林涛把脉,旁边站着的众女全都露出担忧之色。

    辛无敌和辛雨彤也跟着他们来了别苑,辛雨彤心中有了自己的打算,如果秦汗青救不了林涛,那么也就只能……

    把脉结束,秦汗青一脸悲切的摇头叹气说:“林涛全身的真气被强行榨干,一丝都没有了!”

    “这意味着什么?”

    常佳丽脸色极为难看的问道。

    秦汗青还没来得及开口,辛无敌便在一旁说道:“就像是一个正常人突然之间被强行抽干了血!”

    “啊?”秦晓婷惊呼一声,捂着嘴巴眼泪哗哗的就流了出来,浑身颤抖,带着颤音的问道:“那……那小涛他……会死吗?”

    秦汗青颇为无奈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叹气道:“生还的机会很小,如果……”

    说到这里,秦汗青不说话了。

    曹岚忙追问道:“秦大叔,有什么你就直说啊!”

    秦汗青说:“如果林涛的爷爷这个时候能够出现,说不定能够救林涛一命,除此之外,林涛恐怕……”

    “林涛的爷爷?”常佳丽忙道:“他爷爷在什么地方,我马上派人去请!”

    秦汗青叹气道:“只听林涛提过一嘴,隐匿在深山老林之中,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不太清楚!”

    “难道林涛真的没救了?”丁瑶瑶抹着眼泪,一脸的伤心欲绝。

    丁瑶瑶的话问完,房间一下子安静下去,气氛变的极为压抑起来,只听见众女断断续续的低泣声。

    “并非没救!”

    安静的房间,一直不言语的辛雨彤突然开口说道。

    众人惊讶的同时纷纷把目光看向了辛雨彤。

    “女儿,你……”

    辛雨彤阻止了他父亲辛无敌继续说下去,目光坚定的说:“我想清楚了!”

    辛无敌激动的直点头,虽然那样做女儿会失去最珍贵的东西,但至少可以保住她的命和林涛的命。

    秦汗青听了他们父女的对话,猛的想起当初林涛说过,他是至阳之体,而辛雨彤是至阴之体,如果两人结合,那么……

    秦汗青一双浑浊的老眼迸发出了无限光芒,惊喜的大声说道:“辛小姐,如果您肯救林涛,林涛一定可以活过来。”

    众女全都露出不解的神情,暗衬,这个辛雨彤什么时候成女神医了?

    辛雨彤表情淡然的对秦汗青说:“我会尽力救他的,麻烦你们都出去吧!”

    说完,辛雨彤又看向辛无敌,说:“爸,你也出去,等事情结束了我们马上离开!”

    辛无敌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重重叹了口气后,摇头的走了出去。

    秦汗青也将不明所以的众女给劝说了出去。

    顷刻间,房间里只剩下林涛和辛雨彤。

    辛雨彤脚步轻缓的走到床边,半蹲着身子望着林涛,伸手轻轻抚摸了林涛的脸颊之后,低声呢喃道:“最终还是躲不过这宿命……”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