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九死一生
    /p>李家毕竟是华北的三大家族之一,其家族底蕴还是不容小觑的,这些年,李家暗地里培养了三十名‘暗影死侍’,就跟武艺高强的敢死队差不多,家族遇到灾难时,‘暗影死侍’属于冲在最前面的一批人,是由家主李江北的贴身侍卫李乾亲自培训的,各个都是第二层‘炼气化神’的境界。

    ‘暗影死侍’已经在李家有二十年的历史了,被外人称作‘李家二宝之一’,这第一宝就是李家的绝世兵器‘龙泉剑’,第二宝则是这‘暗影死侍’了。

    李江北和李乾站在别苑的院子里,一阵秋风吹过,一片片枯黄的叶子从树上盘旋在渐渐跌落在地面,李江北望着这萧条的场景轻叹了一声,对李乾说道:“如果林涛真的败给了季武恒,咱们李家只能出动‘暗影死侍’了。”

    李乾目光复杂的说:“林涛败给季武恒之后,整个华北的黑道一定会转投洪门,到时候即便咱们出动‘暗影死侍’也是螳臂当车,根本不堪一击。”

    两人开口的方式就能看出两人对林涛和季武恒比武的不同想法,李江北用的是‘如果林涛真败了’这就说明,李江北对林涛还抱有一丝希望。而李乾用的却是‘林涛败给季武恒之后’是比较肯定的语气,说明他不认为林涛有能力打败比他高出两三个境界的季武恒。

    也确实如此,如果没有奇迹发生,以林涛‘炼神化虚’前期巅峰的境界,想要打败季武恒‘炼神化虚’后期或者‘炼虚合道’前期的境界,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你就这么肯定林涛一定会输?”

    李江北听出了李乾对林涛的不看好,不由得问道。

    李乾叹气说:“修为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两人根本就不再一个层次上。”

    李江北却不认同李乾的看法,说道:“前段时间,季武恒的徒弟王虎跟林涛决斗,当时的王虎是‘炼神化虚’中期的修为,不照样比林涛高出一个境界吗,结果怎么样,你当时在场也应该看到了,王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林涛给灭杀了,这足以说明,林涛即便对上‘炼神化虚’后期的高手也不一定会输。”

    李乾听了李江北的话后,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说:“老爷,您不要忘了,季武恒很大的可能是‘炼虚合道’的境界。您想想啊,他教出来的徒弟都已经是‘炼神化虚’中期的修为了,他自己可能只是‘炼神化虚’后期的修为么,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他现在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炼虚合道’前期的修为。”

    顿了顿,李乾看了李江北一眼,继续说:“一旦修为从‘炼神化虚’后期进入到‘炼虚合道’前期,虽然表面上看只是上升了一个级别,但是内在的实力却增加了好几倍,根本不能同日而语啊!”

    “这些我都知道!”李江北面色难看的说:“我也只是自我安慰罢了,祈祷季武恒没有突破第三层,进入第四层的‘炼虚合道’。如果他真是‘炼虚合道’的修为,那咱们只能等死了!”

    “也未必!”

    李乾突然想到什么,说:“事情说不定有转机,至少,我觉得咱们李家暂时是安全的。”

    “为什么这么说?”李江北不解的看向李乾。

    李乾解释说:“海外洪门最近几年非常活跃,很明显想重返华夏,不过因为忌惮华夏国安部门,所以一直在暗地里发展实力,如今他们还没有强大到刚直接动手灭了咱们李家,毕竟咱们李家是整个华北的三大家族之一,他们如果敢这么丧心病狂的灭咱们李家,国安部门以及华北省政府都不会袖手旁观。”

    “恩,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不过,咱们也别太乐观,还是做好大战的准备吧,林涛如果败了,整个华北省势必会再次风起云涌。”

    “好的老爷,我这就去安排‘暗影死侍’,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

    短短一下午的时间,整个华北省黑道都已经知道了林涛要跟洪门三长老季武恒决战于梅子岭的事情。

    于是乎,各个帮派的大佬们再次纷纷的向羊城聚集。

    此时,天色渐黑,在羊城某偏僻小巷的小院内,一个穿着白色素群,脸色有些苍白的绝美女子坐在太师椅上,目光怔怔的望着将黑的夜空,怔怔的发着呆。

    吱呀一声响。

    大门口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中等身材,长相粗狂的老者迈步走了进去,看了一眼院子里坐着的女子,皱眉责怪道:“雨彤,这会儿气温很低了,你怎么穿的这么单薄的坐在外面,你的体质本来就……”

    “父亲,我已经习惯寒冷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大碍。”

    对话的父女正是当初跟林涛不辞而别的辛无敌和辛雨彤。

    当初林涛用辛无敌从沙漠深处弄回来的‘火阳草’压制住了辛雨彤‘极阴之体’的寒性体质,为辛雨彤多争取了半年的时间,原本辛雨彤挺感激林涛的,却无意间发现,林涛当初之所以热情的帮助自己治病,完全是为了他义父柳元宗,想通过治自己的病,从而达到让自己父亲不找柳元宗报仇的目的。

    辛雨彤觉得这一切都是林涛跟柳元宗的阴谋,所以才一气之下,跟辛无敌离开了林涛的别墅,父女两个离开林涛在西安的别墅之后,又重新回了羊城,找到了现在的小院子暂住。

    “虽然林涛已经用‘火阳草’暂时压制住了你体内的寒气,但是你不能有丝毫大意,否则又会旧病复发,到时候恐怕就麻烦了。”

    一提到林涛,辛雨彤波澜不惊的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

    辛无敌看在眼里,试探的说:“当初离开西安之后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一起回老家,反而又来了羊城,你是不是放心不下他?”

    辛雨彤摇摇头,说:“别提他!”

    辛无敌叹气道:“何必呢,柳元宗已经死了,我都释然了,你怎么还跟自己过不去。”

    “他不该欺骗我!”辛雨彤美眸产生一丝波动。辛无敌看向自己女儿,温和的说:“其实想想,林涛并没有多大的错,他当初只是为了替你治病,所以有所隐瞒,如果他告诉你,他是柳元宗的义子,你还会愿意让他救治你么?”

    “父亲,您说错了,他救我的初衷只是为了让您感激他,想让您放弃找柳元宗复仇。”

    “这些还重要吗?至少他确实说话算数的将你体内的寒气给压制下去了。就冲这一点,你也应该原谅他吧。”

    辛雨彤目光怔怔的再次看向夜空,语气轻缓的说:“其实当初离开别墅之后,在回羊城的路上我想了很多,也释然了,并没有多怨他。”

    “那你为什么……”

    辛雨彤知道辛无敌想问什么,于是拦住辛无敌的话,说:“我只有半年的期限了,您觉得我跟他之间能有什么结果?”

    说到这半年的期限,辛无敌一下子颓废起来。他听林涛提到过,辛雨彤是‘极阴之体’而林涛是‘极阳之体’只要辛雨彤愿意跟林涛阴阳相调,就可以彻底根除体内的寒毒,可是他也知道,辛雨彤将名誉看的比生命都重要,辛雨彤是不可能跟林涛没有名分的发生那种事情。

    “雨彤,如果你喜欢林涛,我可以去找林涛谈,只要你们结婚了,然后……咳咳,到时候你体内的寒毒自然会消除。”

    “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辛雨彤的表情显得有些落寞,胸口有些堵的慌。

    “有喜欢的人又怎么了,只要还没结婚,就不算什么!”

    顿了顿,辛无敌看向辛雨彤,表情变的严肃了些,说:“雨彤,刚才一打岔差点把正事给忘记了,我刚才出去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辛雨彤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

    辛无敌沉声说:“听黑道传来的消息说,明天下午五点,林涛要跟洪门的三长老季武恒在梅子岭决一死战。”

    “恩?”

    辛雨彤目光收了回来,表情惊讶的看向辛无敌,说:“消息可靠吗?”

    “当然可靠!”

    辛雨彤漂亮的柳叶眉轻轻蹙了一下,继续问道:“那个洪门的三长老跟您比如何?”

    辛无敌苦涩的说:“比我强出太多了,不再一个层次上。”

    “难道……”辛雨彤脸色微变,“难道他已经是‘炼虚合道’的修为了?”

    “具体什么境界我不清楚,但是这个季武恒**不离十是‘炼虚合道’的超级高手!当初他远遁海外的时候就已经是‘炼神化虚’后期的修为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说不定早已经冲破瓶颈,进入了第四层‘炼虚合道’的境界。”

    “如果洪门的三长老真是‘炼虚合道’的修为,那林涛恐怕……”辛雨彤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担忧之色。

    辛无敌吁了口气,随后,表情沉着的说:“恐怕是九死一生啊!”

    ……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