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蛊毒门的报复
    “一有林涛的消息,我会立马通知你,如果你夫人还能坚持,就赶紧先送去医院吧,至少别让她的病情加重。”

    常佳丽一番思量后,对电话那头的吴启达说道。

    吴启达恩了一声,轻叹道:“烦请早些通知林涛,我夫人的疑难杂症随时会要了他的性命,耽误不得。”

    “好的,一定!”

    吴启达挂断常佳丽的电话之后,重新回到主卧,见易向天还在为自己夫人把脉,便开口说道:“易老,我夫人还能熬多久?”

    易向天将手收了回去,摇头皱眉说:“你夫人的蛊毒很是奇怪,时重时轻,第一次给她把脉的时候都快病入膏肓了,可以刚才又给她把了一次脉,蛊毒减轻了许多,仿佛是人为控制的一般,这症状我一辈子都没见过,真是匪夷所思。”

    顿了顿,他看向吴启达问道:“林涛的电话打通了没?”

    提及此事,吴启达叹气道:“打通了,不过接电话的不是他,别人帮忙接的。”

    “哦,怎么回事?”

    “对方说,林涛外出了,暂时找不到他。”

    易向天有些诧异,“外出了也应该带着手机吧?”

    吴启达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胡永梅,轻轻吁了口气,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只希望林涛能够快点回我电话,永梅一直怎么备受煎熬的躺在床上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易向天道:“好在以前我在林涛那小子手里学了一手,可以通过银针占时封住你夫人的经脉,不让蛊毒朝她全身蔓延,这样可以减轻她痛苦的同时保住她的性命。”

    吴启达听了易向天的话,脸上露出喜色,忙说:“易老,那就麻烦您老人家了!”

    “客气!”

    易向天在胡永梅身上施诊之后,轻轻抹去额头上的细小汗珠,嘱咐吴启达道:“最近几天千万不要让你夫人遇凉,将卧室给密封起来,半天开一次房门换气,其他时间不要让别人随便进出。”

    “好的。”

    易向天看了一眼门口,压低声音继续说道:“还有,你要提防着一点你夫人的表妹,我总觉得她身上有一股子邪气,我从一进门就感觉到了!”

    吴启达目光复杂的看了易向天一眼,张了张口,最终没把真实状况给说出来。

    将易向天送走之后,吴启达折返回家中,原本打算再跟古悦眉好好谈谈,进了屋之后才恍惚间醒悟过来,古悦眉人不知去向了。

    他将别墅找了个遍,不管是古悦眉的卧房还是洗手间、厨房都没找到古悦眉,顿时眉头紧促了起来,觉得古悦眉是畏罪潜逃了。

    他本想公事公办的打电话给省厅,让省厅的人去缉拿古悦眉,不过转念又一想,古悦眉毕竟是自己夫人的亲生女儿,这样做一定不是胡永梅愿意看到的,于是他拿起的电话只能又放了下去。

    胡永梅在没认识吴启达之前就怀了古悦眉,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绝对属于十恶不赦的事情,那时候的胡永梅还年轻,没经历过什么事情,偷偷将古悦眉生下来后丢在了孤儿院,将胡家的传家玉佩戴在了古悦眉身上,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有机会重逢。

    一个月前,两人无意间相遇并且被胡永梅看到了古悦眉脖子上戴的玉佩,就有了之后胡永梅认出古悦眉是自己女儿的事情来。

    吴启达一开始知道此事后很是恼火,不过后来设身处地的站在胡永梅的立场上想了想,慢慢的也就淡然了,他已经位处常务副省长级别,如果因为这些事情跟胡永梅闹矛盾,甚至离婚,会影响到他仕途的发展,这是他万万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他们夫妇两人都以为古悦眉之所以如此冷漠,甚至对他们报着仇视心理,是因为胡永梅曾经抛弃过古悦眉,他们却并不知道,古悦眉也只是受人摆布罢了。

    ……

    西安,某偏僻的小巷小院。

    古悦眉一身素衣,如同夜行侠般走到小院围墙旁,一个纵身,直接弹跳入墙内。

    阴风阵阵,让古悦眉有些凉意的打了个寒颤,随后目光朝着陈旧的老屋大门口望去。

    “回来了!”

    屋内,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随后木质房门在没有人拉动的情况下缓缓打开了。

    古悦眉忌惮的看了一眼,随后硬着头皮说道:“师父,胡永梅的蛊毒是您下的么?”

    “桀桀……怎么着,心疼你母亲了?”

    屋内传来一阵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怪笑。

    古悦眉不适应的皱了一下眉头,随即说:“不是心疼,只是这个任务原本是我来完成,您为何要亲自去办?”

    呼!

    又是一阵寒冷的阴风吹过,一个黑影一闪,一下子闪到了古悦眉神情,一个身材中等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衣,戴着黑色面具的出现在了古悦眉跟前,扬起头说:“我给过你半个月的期限,可是你不为所动,所以只能我自己亲自动手了,怎么着,看你这架势,有点兴师问罪的架势啊,呵呵。”..

    “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

    古悦眉悻悻的看了面具男子一眼,说:“只是我已经暴露了,恐怕没法再回省委大院了。”

    “你本来也不需要再回去了。”面具男子很随意的说道:“我让你接近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给胡永梅下蛊毒,从而利用胡永梅来控制吴启达,既然现在胡永梅被我下了蛊毒,便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你自然没有再回去的必要了。”

    “知道了!”

    古悦眉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随后说:“师父,还有别的事情交给我吗?”

    “当然有!”面具男子戏虐的说:“一个叫林涛的年轻男人你应该见过吧?”

    “在吴启达那里见过,医术很高明,第一次我给胡永梅下蛊毒,就是他帮胡永梅解的毒。”

    “就是他!”面具男子声音沉了下去,阴测测的说:“替我杀了他!”

    “恩?”古悦眉惊讶道:“师父,你为什么要杀他?”

    “这个你不用知道,只需要想方设法的解决他就行了。”

    “可是……他似乎很厉害,也很精明,我很难杀的了他。”

    面具男子再次露出戏虐的声音,说道:“放心好了,他对你有好感,你只需要用女人的那一套去接近他,然后取得他的信任,绝对能够找到下手的机会,先让他中蛊毒,再亲手结果了他!”

    “……”

    见古悦眉站在那里无动于衷,面具男子皱了一下眉,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古悦眉抬起头,目光顽强的看向她师父,咬牙说:“师父,我累了,不想再去杀人了。”

    “累了?从你拜入我门下开始,杀人这事就由不得你想不想去干,你是知道的,你体内还有我下的蛊毒没有清理干净,一旦惹怒了我,你因为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师父,我一直对您忠心耿耿,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古悦眉眼眶有些泛红

    “别再废话了!”面具男子语气有些不耐烦的说:“杀了林涛,以后你不用再杀任何人,我也会帮你彻底清除你体内的毒素!”

    “当真?”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古悦眉犹豫片刻,点头道:“知道了,只是……想要杀了林涛还需要一段时间。”

    “没事,只要最后能杀了他,再长我也能等!桀桀……”

    古悦眉看了面具男子一眼,随后点点头,转身一个纵身调出了围墙。

    等到古悦眉离开之后,面具男子低声自语道:“林涛,我蛊毒门原本就人丁稀少,你胆敢杀我师弟,这次你必死无疑!”

    面具男子的师弟名叫黄彦福,是上一任长安食品集团董事长黄兆武的亲二叔,为了霸占整个长安食品集团,黄彦福派出了他的徒弟胡媚儿去亲近黄兆武,以胡媚儿的美色,没有几个男人能够经得起她的诱惑,于是不久后,胡媚儿成功的接近了黄兆武,并名正言顺的以黄兆武正牌女友的身份搬进了黄兆武的别墅。

    之后胡媚儿利用黄兆武对她的信任,在他饮食中下了蛊虫,导致黄兆武中了蛊毒,身体每况日下的虚弱。

    原本事情一切都在黄彦福的掌控之中,只要用蛊毒将黄兆武毒死,他便可以顺理成章的接管整个长安食品集团,谁曾想,半路杀出个林涛来。那时候林涛正巧带着沈曼丽回她的西安老家,在火车上碰到了一个神秘算卦老者。

    老者指引着林涛去了黄兆武家,后来便有了林涛为黄兆武治病,以及戳穿黄彦福阴谋的事情。

    最终,黄彦福铤而走险,丧心病狂的杀害了他的亲侄儿黄兆武,而黄彦福也被林涛给灭杀在了黄兆武的别墅之中。

    而胡媚儿,因为良心发现,一直懊悔于不该迫害黄兆武,便去了尼姑庵代发修行,直到后来神秘失踪。

    古悦眉的出现让林涛认定她就是胡媚儿,否则根本无法解释两人为何相似到几乎辨不出真伪来。

    至于古悦眉到底是不是胡媚儿,恐怕只能等林涛慢慢去探究了。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