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副省长的求助
    吃过晚饭之后,在常佳丽的催促下,林涛去了二楼的卧室闭关修炼。

    楼下的五女凑到一起,除了常佳丽知道真实情况以外,其他四女皆不知情。

    秦晓婷见常佳丽火急火燎的催促林涛去了二楼卧室修炼,顿时心中起疑,出声询问道:“常姐,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总觉得你跟小涛都怪怪的,刚才又催着他去修炼,他是不是遇到什么强敌了?”

    常佳丽看了秦晓婷一眼,随后又看了看其他三女,见她们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顿时叹了口气,说:“这事原本不打算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跟着担心,既然你们已经有所察觉了,那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当下她将林涛即将跟洪门三长老决斗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说了出来。

    众女听完后全都沉默下来,别墅大厅一时间变的安静起来,仔细听,可以听到她们呼吸急促的声音。过了片刻,茱莉娅突然表情严肃的说:“常姐,要不然让我带着林去我意大利的老家躲躲吧?”

    常佳丽摇头说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林涛真想躲起来,谁找的到?他之所以不愿意躲避,就是担心我们受到牵连,洪门的势力遍布全球,想要报复到我们身上实在是太容易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躺着玫瑰花波浪卷发型的曹岚在一旁唉声叹气的问道。

    常佳丽目光看向二楼林涛的卧室,幽幽的说:“除了一战,别无他法!”

    ……

    卧房内。

    林涛盘膝坐在床上,没有着急入定,拿出了那颗从坟墓里捡到的神秘夜明珠,拿在手里把玩一阵子后,再次将一丝内力注入其中,想要查探一下夜明珠内那坨白色液体是什么东西,可是内力灌注进去就跟石沉大海了一般,与林涛失去了联系。

    “和上次一样的情况!”

    林涛微微皱眉,低声嘀咕一句。

    搞不清楚夜明珠内的物质是什么,林涛只能暂时放弃探索,将夜明珠放在身边,随后紧闭双眼,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

    夜色如墨。

    此时,在西安省委大院,常务副省长吴启达家中。

    吴启达目光如炬的看着古悦眉,沉声质问道:“说,你为什么要害你母亲?”

    古悦眉低垂着脑袋,语气平淡的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吴启达怒视古悦眉,呵斥道:“你实在是太可恶了,上一次你母亲中了蛊毒,不用说就是你干的,她阻止我不跟你提及此事,就是觉得你会改邪归正,却没想到你竟然变本加厉的迫害她,即便她有千般不对,她也是你母亲,你怎么能够害她!”

    古悦眉抬起头,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了,胡永梅成现在这个样子跟我无关!”

    “你休想狡辩!”

    吴启达沉声道:“上一次的蛊毒你敢说不是你下的?”

    “上一次是我,我承认!”

    “这一次她的症状跟上一次相同,你怎么解释!”

    古悦眉皱了皱眉,说:“这一次就算她中了蛊毒也跟我无关,一人做事一人当,上一次是我做的我承认,这一次我敢保证不是我做的,如果是我做的,我没必要隐瞒!”

    吴启达沉着脸说:“既然你能下蛊毒,那么应该能解吧?”

    古悦眉摇头说:“我刚才去看了她的症状,是很高级的蛊毒,我解不了。”

    “那你一定知道是谁下的蛊毒吧?”吴启达追问道。

    古悦眉犹豫片刻,随后摇头说:“不知道!”

    吴启达怒火中烧的眯着眼睛说:“这是不会就这么完了,下毒之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跑到省委大院里来下毒,简直是胆大妄为之极!”

    顿了顿,吴启达语气平和了一些,想从别的地方找到突破口,于是试探的问古悦眉,“那你能不能说一下,第一次你为什么要向你母亲下蛊毒?”

    古悦眉面无表情的说:“她不是我母亲!”

    “好,那你说说你第一次为什么要向永梅下蛊毒?”

    古悦眉戏虐的看了吴启达一眼,说:“因为我看她不顺眼!”

    “这不是你下蛊毒的理由!”

    “就是这个理由!”

    咚咚咚……

    两人正争锋相对的时候,别墅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吴启达瞪了古悦眉一眼后,快步走过去开门。

    将房门打开,吴启达见门口站着的是中医院院长易向天,于是忙恭敬的邀请易向天进屋,说:“易老,这么晚看还麻烦你跑一趟,实在是感到歉意啊!”

    易向天笑道:“客气话就别说了,吴夫人在什么地方,先让我诊断一下她的状况。”

    “在卧室呢,您这边请!”

    吴启达恭敬的邀请易向天进屋。

    易向天走到古悦眉身边时顿住了脚步,诧异的看了一眼古悦眉,朝吴启达问道:“这位小姑娘是?”

    吴启达瞥了古悦眉一眼,说:“是永梅的远房表妹。”

    易向天神情古怪的打量古悦眉两眼后,点点头,朝着别墅二楼的楼梯口走去。

    吴启达走到古悦眉旁边时,压低声音说道:“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你必须留在家里,哪都不许去!”

    说完,不再理会古悦眉,朝着易向天追了过去。

    主卧内。

    易向天看了胡永梅的脸色后,神情大变,惊诧道:“和上次住院比起来,这次更加严重了!”

    他忙去查看胡永梅的脉搏,双指摸到胡永梅的肌肤时,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胡永梅肌肤的冰凉。

    “这……”

    易向天脸色沉的更加厉害了。

    吴启达在一旁焦急的问道:“易老,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次难得真的又是蛊毒?”

    易向天表情沉着的点头,说:“跟上次的症状差不多,但是跟上次比起来更加严重了。”

    说到这里,易向天看了门口一眼,低声说:“你夫人的那个表妹有些古怪啊!”

    吴启达嘴角抽搐了一下,假装不知情,问道:“怎么古怪了?”

    易向天皱眉摇头说:“具体哪里古怪我说不上来,就是感觉与常人不同。”

    吴启达哦了一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把话题转移,说道:“易老,我夫人的病您可能治?”易向天叹气道:“若是其他症状倒是难不住我,唯独这蛊毒……哎!”

    吴启达猛的想起林涛来,忙对易向天说:“易老,上次的蛊毒就是小林替我夫人解除的,您说这次他能解除这蛊毒吗?”

    “如果有他在,应该没问题!”

    吴启达忙说:“我这就去给他打电话!”

    说着,吴启达冲出了卧室,进了办公室之后,迅速拿起他的私人电话,翻出林涛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嘟嘟嘟……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听。

    吴启达激动的说:“小林,你现在在哪里?能马上来我这里一趟吗?”

    电话那头,常佳丽握着林涛的手机,听着吴启达的话语,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开口说:“我不是林涛!”

    “恩?”

    吴启达也跟着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忙问道:“林涛在吗,能让他接一下电话吗?”

    “这会儿他恐怕接不了你的电话!”

    常佳丽看了一眼楼上,说道。

    常佳丽知道,林涛一旦入定了是千万不能被打扰的,因为林涛在冲破修为的关键时刻,一旦受到打扰,随时可能走火入魔。

    救人如救水火,吴启达自然不能被常佳丽就这么大发了,于是急忙又问道:“林涛干什么去了,我找他有很急的事情,能麻烦你找一下他吗?”

    常佳丽不知道如何向吴启达解释,便看了一眼林涛手机上的电话显示,见手机上面标注着‘吴省长’的字样忍不住惊讶的暗叹,对方是个省长?

    华北省的几个省长常佳丽全都接触过,并没有姓吴的省长,那么不用多想,一定就是林涛在西安解释的官员了。

    难道是陕西省的省长?

    吴启达见电话那头的常佳丽没有出声,忍不住再次开口道:“同志,还在么?”

    “啊?哦,在!”顿了顿,常佳丽说:“林涛手机放在我这里,但是……但是人不知道去哪了,我一时半会也联系不上他!”

    吴启达无比焦虑,说:“同志,无论如何请尽快找到林涛,然后让林涛赶紧回我电话,我这边有人等着他救命!”

    常佳丽一惊,诧异道:“为什么要等林涛?有病就赶紧送医院啊?”

    吴启达叹气说:“如果送医院可以解决,我就不用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林涛,我夫人得的一种怪病医院的根本就束手无策,只有林涛能够救治,所以……请务必尽快找到林涛!”

    常佳丽很是为难,一方面担心打扰林涛,导致林涛走火入魔,另一反面又纠结于生命垂危的病人,如果不及时得到林涛的救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犹豫几秒,常佳丽在心里叹息一声,最终选择不打扰林涛修炼,虽然这么做有些不人道,但是常佳丽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旦打扰到林涛,导致林涛走火入魔,那么有生命危险的人就是林涛。

    常佳丽不愿意林涛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另一个有生命危险的人。

    人都是私自的,常佳丽是个女商人,懂得利害关系,也懂得取舍,拿林涛和外人的生命对比,常佳丽自然会选择保护林涛的安危。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