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无耻之徒
    沈曼丽见裴鸿飞死皮赖脸的直接闯进了自己办公室,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放下手中的钢笔,柳叶眉轻轻蹙了一下,看向裴鸿飞,语气不悦的说:“裴公子,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如果你一直这么纠缠,咱们两家以后的业务往来恐怕会受到影响。我劝你不要再这么纠缠下去了,这样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

    裴鸿飞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走向沈曼丽的办公桌,将手里的玫瑰花放在了办公桌上,随即,笑眯眯的说:“沈总,话不能这么说,你有拒绝人的权力,我也有喜欢人的权力,你可以拒绝我,但没权阻止我喜欢你。再说了,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就还有机会,说不定哪天你就爱上我了呢?呵呵!”

    沈曼丽冷笑一声,说:“放心好了,永远也不会有那一天。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就请你离开,我还要办公!”

    裴鸿飞眼圈一转,笑眯眯的说:“听说你前些日子刚过了生日?”

    沈曼丽皱眉说:“你听谁说的?”

    她问完后心思一动,突然想到了韦梦玲,她过生日的时候只有林涛和韦梦玲知道,林涛自然是不可能跟裴鸿飞说这些,那么就只有可能是韦梦玲偷偷告诉的裴鸿飞。

    一想到自己信赖的闺蜜可能被别人收买了,沈曼丽心中不禁有些气愤和难过。

    沈曼丽正在想事情的时候,裴鸿飞突然说道:“我听谁说的不重要。沈总,如果你能答应我的邀请,让我请你吃顿饭,以后我可以不纠缠你,如何?”

    “没这个必要!”沈曼丽被裴鸿飞死缠烂打的彻底失去了耐性,俏脸寒了下来,指着门外说:“请你出去,否则我要叫保安了!”

    裴鸿飞作为燕京豪门的大少,什么样的女人都是招招手就能得到,这次想要拿下沈曼丽,却被沈曼丽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这让他感觉非常没面子,而且耐性也用完了,这会儿又见沈曼丽撕破了脸皮,顿时脸色也跟着冷了下来,沉声说:“沈总,真这么不给面子?”

    沈曼丽面无表情的说:“如果是做生意我欢迎,但是如果裴少你有其他什么想法那么对不起,这里不欢迎你!”

    “好,呵呵!”

    裴鸿飞冷笑着点头,气极反笑的说:“沈总真是好样的,你就不怕我不再订购你们公司的货,一旦我取消了你们公司的订单,到时候你们长安食品公司的损失可就严重了。”

    沈曼丽丝毫不惧的挑眉说:“裴少是不是太幼稚了些?你以为不跟我们公司合作,我们公司就经营不想去了?长安食品集团能够在这陕西,甚至是全国成为第一大食品集团,不是靠你们富兴集团撑起来的,你不跟我们公司合作,有的是公司想找我们合作,所以如果你想拿这个要挟我就请先搞清楚状况!”

    裴鸿飞被沈曼丽说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沈曼丽说的也确实是事实,如果他停止了跟长安食品集团的合作,长安食品集团的损失并不会很大,但是他们富兴集团同样也会面临损失,如果让他父亲知道了,他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处处压制着,裴鸿飞气的要发狂,眼睛红彤彤的盯着沈曼丽看了一眼,咬牙切齿的说:“很好,沈曼丽,那咱们就走着瞧!”

    沈曼丽道:“虽然你们富兴集团很强大,但你毕竟不能当家做主,如果你能够说动你父亲动用所有的能力来打压我们集团,那我可能还有些忌惮,但是你嘴里的话……呵呵……”

    沈曼丽脸上露出鄙夷之色。

    裴鸿飞气的浑身直哆嗦,连连点头,道:“好好好,很好,那咱们就走着瞧!”

    说完,气势汹汹的就朝着门外冲去。

    出了长安食品集团总部之后,裴鸿飞去了地下停车场,坐进车里之后,他心中的怒火持久无法消散,于是掏出手机,双手抖动的拨通了韦梦玲的电话号码。

    这会儿韦梦玲正在她的办公室里玩手机,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见是裴鸿飞打来的,于是忙接通,看了一眼门口,压低声音说:“鸿飞,有事吗?”

    裴鸿飞语气不悦的说:“你现在在哪?”

    “我在自己的办公室啊!”

    裴鸿飞气喘吁吁的说:“我现在人在你们地下车库,你赶紧下来!”

    韦梦玲有些犹豫,“现在是上班时间,沈总也在办公室,我这会儿下去不太方便啊!”

    “你少废话,马上下来,我有要事跟你商量!”

    “不能在电话里面说嘛?”

    “电话里面说不清楚,限你三分钟之内下来,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不等韦梦玲开口,裴鸿飞直接挂断了电话。

    韦梦玲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气的骂了句王八蛋,原本赌气不打算下去的,不过一想到裴鸿飞给她许诺过的好处,她又抵挡不住那些诱惑,犹豫了一下后,一咬牙,出了办公室。

    她出了自己办公室后,见旁边办公室里面的沈曼丽正低头办公,便快步经过了沈曼丽的办公室,朝着电梯口走去。

    下到地下车库,韦梦玲发现裴鸿飞的越野车停在不远处,于是左右张望几眼后迅速走了过去。

    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韦梦玲见裴鸿飞脸憋的通红,不禁诧异的问道“鸿飞,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发个毛!”裴鸿飞气道:“刚才去了沈曼丽的办公室,被那个臭娘们给气的!”

    韦梦玲惊讶道:“你去了她的办公室,去干什么呀?”

    “能干什么?”

    裴鸿飞越说越生气,道:“别特么再提这事,提起来就恼火!”

    说完,他目光朝着韦梦玲颇具规模的胸口望去。

    韦梦玲发现裴鸿飞的目光不对劲,便讪讪的说:“鸿飞,你刚才在电话里面说有要紧事,是什么事呀?”

    裴鸿飞此时心中的火气难消,想让韦梦玲替他消火,于是似笑非笑地道:“要紧事待会儿再说,这会儿你先帮我一个忙……”

    说着,裴鸿飞的魔抓便向韦梦玲伸了过去。

    “别……”

    韦梦玲忙道:“是不能耽误太多时间,得马上上去!”

    “少废话,伺候舒服了马上给你买一个香奈儿的新款包包!”

    韦梦玲原本用双臂挡着,不让裴鸿飞得逞,听说了裴鸿飞要给她买新款的香奈儿包包后,韦梦玲的两只胳膊渐渐的放了下去……

    “你快点……”

    “快个毛,这种事情当然是时间越长越好!”

    韦梦玲:“……”

    算上前戏,十分钟结束。

    裴鸿飞坐在椅子上气喘吁吁,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喊住,笑了起来,说:“麻痹的,火气消了不少。”

    韦梦玲对着他强颜欢笑一下,心里却极为不满,她刚有一点感觉,裴鸿飞就已经缴械投降了,真是太扫兴了。

    “鸿飞,答应我的包包可得算数喔!”

    裴鸿飞摆摆手,道:“小意思,我裴少说过的话向来兑现。”

    顿了顿,裴鸿飞脸上露出一丝阴笑,道:“咱们现在言归正传的说正事吧,你帮我一个忙,到时候我直接往你卡上打二十万现金!”

    韦梦玲听了心中一惊,暗衬,什么忙能值二十万?

    “鸿飞,我一个小助理能帮你什么忙呀?”

    裴鸿飞眯着眼睛说:“不是生意上的事情,我想让你帮的忙是……你附耳过来!”

    见裴鸿飞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韦梦玲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还是附耳过去,想听听裴鸿飞想干些什么。

    裴鸿飞在韦梦玲耳边嘀咕几句后,韦梦玲眼睛瞪的老大,道:“你疯啦,让我下药?!”

    “别一惊一乍的!”裴鸿飞皱起眉头说:“帮不帮?”

    “不行不行……”韦梦玲连忙摆手,说:“这是犯法的事情,我不干!”

    “犯什么法,只是让你在她杯子里放些安眠药,到时候绝对不牵扯到你,再说了,我关系多的很,这么个小事情随随便便就摆平了。”

    “那也不行!”韦梦玲沉着脸说:“以前我答应帮你追求曼丽,是建立在不伤害曼丽的基础上,如果你想让我害她,那么对不起,我做不到!”

    裴鸿飞没想到韦梦玲态度会这么坚决,于是换了个表情,笑眯眯的说:“梦玲,你想错了,我之所以那么做也不是要害曼丽,我的目的不也是想得到她吗,你想想啊,以我富兴集团的财力,他成了我的女人之后几辈子都能衣食无忧,说起来,你这算不上害她,其实间接的等于帮了她一把。而且……”

    说到这里,裴鸿飞语调提高了些,用诱导的语气说:“如果事情成功了,之前的条件不变,给你一套豪华的房子,然后再多给你五十万现金,够你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了。”

    “你真的不会害曼丽?”

    听了裴鸿飞的承诺,韦梦玲有些动摇了。

    裴鸿飞笑眯眯的说:“你傻啊,我爱她还来不及,怎么会害她呢?我这么辛苦追求她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跟她在一起吗,又怎么会去害她!”

    “那……那好吧,我试试!”

    韦梦玲叹了口气后,咬牙答应下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