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主动迎战
    林涛迈步走到鸭舌帽男子身边,俯视着倒在地上的鸭舌帽男子,皱眉沉声质问道:“为什么跟踪我?!”

    鸭舌帽男子充满恐惧的看着林涛,刚伸手去捂脸,一下子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浑身疼的直哆嗦,很快额头和鼻尖已经疼的冒冷汗了,他见林涛眼神犀利,带着颤音的说:“没……我没有跟踪你。”

    “没有跟踪我?”

    林涛缓缓的蹲了下去,冷笑道:“你觉得我像个傻子么?那么好被糊弄过去?”

    “我真没有跟踪您!”

    鸭舌帽男子喉咙哽咽了一下,一脸痛苦的说道。

    “你从小区门口开始尾随,一直尾随到了这荒郊野外,你敢说你没跟踪?”林涛眼神突然阴沉下去,从地上站了起来,捡起刚才被他踢落的手枪,在手里把玩了几下,随即冷笑的对准鸭舌帽男子,说道:“你应该听说过我吧?你觉得我敢不敢一枪毙了你?”

    “林……”

    鸭舌帽男子被林涛给用枪指着,吓的浑身一哆嗦,慌乱间下意识的就喊出了林涛的名字,不过刚一开口便马上意识到了自己口误了,于是忙闭嘴,脸色变的极为难看。

    “呵呵,连我的姓都知道,还是没跟踪我?”

    林涛又重新蹲了下去,将枪口抵在了鸭舌帽男子的眉心,似笑非笑的说:“你说,子弹打入你的眉心,你是瞬间死亡呢,还是先感觉到疼,然后才死亡呢?”

    咕隆!

    鸭舌帽男子浑身哆嗦的吞了口唾液。

    林涛继续说道:“我的耐心有限,如果你再不老实交代,你将永远没法开口了。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鸭舌帽男子虽然是钱进手下的得力干将,但毕竟怕死,面对死亡,忠诚什么的便一文不值了,被林涛吓唬一番,鸭舌帽男子心理防线撑不住,直接崩溃了。

    “我……我说,求你别开枪!”

    “老实交代,说不定我可以饶你不死!”

    鸭舌帽男子哽咽的点头,说:“是钱进派我来跟踪您的。”

    “钱进是什么人?”林涛皱眉问道。

    鸭舌帽男子悻悻的看了林涛一眼,道:“钱进是羊城洪门分舵暂时的负责人,自从王虎被您给杀了之后,分舵负责人钱洪磊逃回了海外,羊城分舵没有了主心骨,所以临时让钱进当分舵的负责人。”

    “果然是洪门!”

    林涛眯着眼睛说:“他让你跟踪我,目的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鸭舌帽男子犹豫了一下,之后选择了沉默。

    林涛懒得再跟鸭舌帽男子多说废话,手中如同变魔术般,变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朝着鸭舌帽男子的大腿刺了下去。

    噗!

    匕首的刀身一半刺入了鸭舌帽男子的肉里,痛的鸭舌帽男子发出凄惨的嚎叫,林涛又猛的一下子将匕首给抽了出来,瞬间,鸭舌帽男子的大腿喷出一道血柱。

    “啊!!!”

    鸭舌帽男子万分惊恐的用手紧紧的捂住了大腿的血窟窿。

    “说不说?”

    林涛面无表情的问道。

    鸭舌帽男子眼泪和鼻涕横流,惊恐又哽咽的忙道:“说说,我全都说,求您别再折磨我了!”

    “钱进派你来跟踪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林涛不担心自己的安慰,就怕洪门使歪招,对付他的那些红颜知己,所以他必须问出洪门的目的。

    “钱哥,哦不,钱进让……让我跟踪您,是为了知道您的落脚处,然后……”说到这里,他喉咙哽咽了一下,见林涛目光一寒,他吓的一哆嗦,立马又说,“知道你的落脚处,然后他好通知洪门的三长老。”

    “洪门的三长老?”

    林涛微微一愣,“什么三长老?”

    鸭舌帽男子忙解释:“就是海外总部的三长老。”

    “果然……”

    林涛皱眉嘀咕一句,随即继续问道:“你们这个三长老从海外过来,专门就是为了对付我吧?”

    “是的,毕竟您杀了他的爱徒,他……他不论是出于颜面问题,还是出于爱徒心切,都会找您报仇的!”

    “原来王虎是他的徒弟。”

    林涛在心里默默的推算,王虎的实力在‘炼神化虚’前期,那么这个三长老的修为至少也在‘炼神化虚’的后期,或者是第四层修为,‘炼虚合道’的前期境界。

    林涛虽然是‘炼神化虚’的前期顶峰境界,但是其功法和体质的特殊性,即便对付上‘炼神化虚’后期巅峰的高手,全力一拼,也不一定就会输,但是如果遇到更高一层的‘炼虚合道’的超级高手,那么林涛恐怕只有挨打的份了。

    “你们三长老修为如何?”

    林涛皱眉问道。

    “这个……”鸭舌帽男子一脸苦涩的说:“林先生,这个我真不知道。”

    林涛心里也清楚,鸭舌帽男子只不过是洪门分舵的小喽啰,不知道三长老的修为太正常不过了,想了想,林涛打算化被动为主动,朝鸭舌帽男子说道:“现在马上给钱进打电话,我要跟他通话!”

    鸭舌帽男子心里重重叹息一声,心中暗衬,如果林涛能够放自己一马,恐怕自己也是回不了分舵了,回了分舵,一定会被三长老给杀了,三长老手段有多残忍,分舵的人基本都知道。

    鸭舌帽男子在林涛锐利的目光下拨通了钱进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电话那头的钱进拨通。

    “喂,查到林涛的落脚处了没?”

    钱进极为焦急的问道。

    鸭舌帽男子讪讪的说:“钱哥,抱歉,林先生要跟你说话。”

    电话那头的钱进微微一愣,随即脸色变的极为难看,目光阴沉下来,试探的道:“林涛?”

    林涛接过鸭舌帽男子手里的点头,说:“是我!”

    “你果然好手段。”

    林涛冷笑道:“小意思。”

    “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我派去的尾巴,为什么又要打电话过来,难道你现在不应该赶紧跑路?”

    林涛对于钱进的话嗤之以鼻,“我为什么要跑路?”

    钱进道:“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小子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抖露出来了吧?”

    林涛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鸭舌帽男子,对电话那头的钱进说:“你猜的没错,你们那个什么三长老现在在你身边么?”

    “不在!”钱进面色阴沉的道。

    林涛笑道:“那就转告他一声,不用再去辛苦的找我了,他不是想杀了我为他徒弟报仇吗,可以,我奉陪到底,三天后,羊城梅子岭,傍晚五点,我等他!”

    林涛的主动出击倒是让钱进心中松了口气,虽然他没有按照三长老季武恒的要求,在一天内找到林涛的落脚处,但至少林涛主动迎战,达到了季武恒的目的,这样一来,季武恒就不会抓着自己不放了。

    钱进不知道林涛这么做是不是用的缓兵之计,于是试探的说:“空口无凭,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拖延时间!”

    林涛冷笑道:“用你那猪脑袋好好想想,如果我想跑路,早就跑了,还会让你的手下给你打电话么!”

    钱进脸色沉了下去,咬牙道:“小子,你不要太嚣张,三天后就是你的死期。”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

    钱进急于向季武恒禀报此时,懒得再跟林涛多费口舌,冷哼一声后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见电话被钱进挂断,林涛扔掉了手里的电话,瞥了地上的鸭舌帽男子一眼,说:“你的小命我给你留下了,至于你能不能逃过洪门的追杀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林涛掂了掂手里的枪,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手枪纳入了自己的腰间,然后迈步朝着丁瑶瑶躲藏的地方走去。

    到了草堆旁边,林涛笑道:“安全了,出来吧!”

    丁瑶瑶一下子从草堆里钻了出来,郁闷的拍了拍身上的杂草,抱怨道:“你再不来我都要被蚊子给咬死了,刚才听到有人惨叫,你该不会是把人给杀了吧?”

    “没有,只不过是给了他一点教训,咱们赶紧回去吧,免得常大姐她们担心。”

    丁瑶瑶答应一声,紧跟在了林涛身后。

    两人出了树林,商务车中的司机见林涛跟丁瑶瑶走了出来,吓的启动车子就要跑路,林涛出声说道:“你的同伴受了伤,如果你不进去救他,他只能死在里面了。”

    说完,不理会商务车司机,带着丁瑶瑶坐进了路虎车中,启动车子后扬长而去。

    商务车司机等到林涛的路虎车彻底消失在了视线,这才敢从车中走出去,快速朝着树林里冲去。

    ……

    路上,丁瑶瑶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涛,见林涛眉头紧锁,便担忧的问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你啊?”

    “说了你也不认识,一些旧怨。”

    “是不是很难对付?”

    林涛苦笑的看了丁瑶瑶一眼,犹豫了一下,点头说:“估计是我这小半辈子,遇到的最强大的敌人。”

    “啊?!”

    丁瑶瑶小脸变的煞白,焦急的忙问道:“那怎么办啊?你是不是打不过他,要不……咱们赶紧跑吧?”

    “跑什么跑,既然对方已经找来了,你觉得逃跑有意义吗?再说了,我带着你们能跑多远?”

    顿了顿,林涛意味深长的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