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强敌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夜里的羊城灯火辉煌,出租车缓缓的停在了常氏集团的大厦前面, 坐在后排座椅的老者推开车门,一只脚迈了出去,没有急着走出去,似笑非笑的对出租车司机说:“我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你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出租车司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老者,说:“老人家,我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车费给我付一下呗?”

    “你还是不相信我?”

    出租车司机有些不耐烦了,道:“我相不相信重要吗?废话什么,赶紧掏钱!”

    老者脸色一寒,一字一句道:“老夫生平最痛恨不信任老夫的人,所有不信任老夫的人都已经死了!”

    “老家伙,你特么再废话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出租车司机彻底怒了,推开车门,气势汹汹的就要找老者算账,他刚没走两步,猛的止住了脚步,见老者竟然瞬间站到了自己跟前,顿时浑身一个寒颤,惊诧道:“你……”

    哧!

    老者突然伸出如形容枯槁的右手,直接朝着出租车司机的胸口刺去,一只干瘪的手如同尖刀般,直接洞穿了出租车司机的胸膛,他惊恐的看了老者一眼,随后缓缓低下头,朝着胸口望去,就见老者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慢慢的将整只手从他胸口给抽了出来。

    胸口瞬间多出一个拳头般大的血窟窿,鲜血潺潺的往外留着,老者的右手全被鲜血染红,看上去极为恐怖。

    出租车司机没有能够再多说出一句话,不可置信的看着老者,瞳孔渐渐的变成死灰色,身子直挺挺的朝着地上摔去。

    老者望着死透了的出租车司机,面无表情的说:“我说过,不相信我的人都得死!”

    “林涛,老夫来了,你杀老夫徒弟,老夫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

    次日一大早,林涛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林涛打着哈欠摸起手机,见是常佳丽打来的,便苦笑的揉了揉眼睛,接通后,说:“常姐,这么早你不睡觉给我打电话做啥啊!”

    “林涛,出事了!”

    常佳丽在电话那头,突然很严肃的说道。

    林涛听了常佳丽的话,微微一愣,睡意全无,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忙问道:“怎么了?”

    “昨天晚上在我们大厦门口死了个出租车司机!”

    “被人谋杀的?”林涛问道。

    “恩,死的非常惨!”

    林涛好奇地道:“虽然这个出租车司机死在你们常氏集团门口,但是这事应该跟你们常氏集团无关吧?你这么紧张做啥?”

    “跟常氏集团无关,可是……跟你有关!”常佳丽重重的吁了口气,说道。

    “跟我有关?”林涛疑惑说:“我人都不在羊城,对方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常佳丽解释说:“凶杀在杀了出租车司机之后,在我们常氏集团的墙上写了找你报仇的字样,很显然,对方是你的仇家!”

    “我的仇家?”林涛紧紧的蹙起了眉头,仔细想了一阵子,也没想到能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仇家。

    “你仔细想想,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常佳丽紧张的询问道。

    林涛叹气说:“这个我真想不到,我最近……”

    林涛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话音戛然而止。

    常佳丽忙说:“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林涛脸色变的凝重起来,道:“我可能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什么?”

    林涛道:“这事你就别知道了,江湖恩怨。”

    常佳丽担忧的说:“那可怎么办,地方明显心狠手辣,你不知道那个出租车司机死的有多惨,直接被他给开膛了……”

    说到这里,常佳丽胃里一阵翻滚,忍不住干呕了几下。

    “手段这么残忍?!”林涛听了也忍不住惊诧,与此同时他又有一个地方弄不明白,就向常佳丽问道:“常姐,你说对方如果是我的仇人,又为什么要在你的集团楼下杀人,写上我的名字?”

    常佳丽柳眉紧锁,担忧的说:“可能对方知道我们的关系,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林涛别的倒是不怕,就怕对方报复到常佳丽身上,于是嘱咐说:“常姐,你今天一定要要被小心,不要单独外出。”顿了顿,林涛问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常佳丽说:“我刚去警局做了笔录,正准备离开的。”

    “你别走,我派人去接你!”林涛赶紧说道。

    常佳丽悻悻的说:“在警局门口,不至于吧?”

    “对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还不清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如果真想对你不利,那些警察根本保护不了你。我会马上派一个高手去保护你,我也尽快赶回羊城。”

    “好……好吧,那你也小心些!”

    ……

    挂断常佳丽的电话之后,林涛立刻把电话打到了影子那里。

    很快,影子接通了电话,语气恭敬的问道:“林少,有什么事情吗?”

    林涛语气严肃的说:“影子,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我与那个洪门的王虎比试的事情吗?”

    “时间过去的不常,当然记得。”

    林涛说:“就在昨天晚上,常氏集团门口发生了一起命案,对方是一个出租车司机,被人谋杀了,死的非常惨,蹊跷就蹊跷在,凶手杀人后在常氏集团的墙壁上留下了我的名字,说要找我报仇,你觉得……可不可能是洪门的人干的?”

    影子笃定的说:“很显然,肯定是洪门的人所谓。”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影子说:“洪门如此兴师动众的拍了一个高手回来,就是对羊城势在必得,但是他们不知道羊城有你这么一个厉害的角色,阴沟里翻了船,他们目的没达到,还死了个高手,按照洪门的做派,他们肯定会派更厉害的人物来羊城。”

    “这么说来,这个人肯定是比王虎还有厉害的。”

    影子有些担忧的说:“恐怕至少也是‘炼神化虚’中后期的实力了,林少你……”

    林涛苦笑道:“我暂时还是‘炼神化虚’前期巅峰状态,一直无法突破。”

    影子分析说:“如果对方是‘炼神化虚’中期的实力,说不定你还有一拼之力,如果对方是‘炼神化虚’后期的实力,那么恐怕……”

    “不用担心我!”林涛打断了影子的话,说:“即便他是‘炼神化虚’后期的实力我也不惧,只是我有些担心常氏集团董事长常佳丽的安危,影子,我希望你现在能够放下手头上的所以事情,全天候的去保护她,我估计中午的时候就能赶回羊城。”

    影子道:“林少放心好了,我会去保护常小姐的。”

    林涛恩了一声,将常佳丽的地址报给了影子,又嘱咐影子一番,这才挂断了电话。

    ……

    羊城,洪门分舵的秘密基地内。

    一名老者稳坐在会议室的首位,目光朝着周围的人扫视过去,目光所到之处,皆害怕的低下了脑袋。

    老者语气冷漠的问道:“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其中有一个中年男人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不敢看老者,语气颤抖的说:“三……三长老,我是暂时的负责人,叫钱进。”

    “钱进?”老者冷笑一声,随即皱眉问道:“原来的负责人钱洪磊跟你是什么关系?”

    钱进忙赔笑道:“我是他三叔!”

    “三叔啊,那么这就证明你是他亲戚咯?”

    钱进本以为提出钱洪磊的名字可以不受牵连,谁知道他刚露出笑,却突然三长老季武恒阴冷的盯着他,眼神仿佛尖刀一般。

    钱进吓的浑身一颤,笑的比哭还难看,强行解释说:“三长老,我跟钱洪磊只是很远的远房亲戚,基本上都已经不算是亲戚了。”

    三长老季武恒摆手道:“我不管你跟那小子是不是远房亲戚,我二徒弟王虎死在了羊城,他要付主要责任,在米国的时候,我走的急,忘了收拾那小子,所以只能算你倒霉,替你远房的侄儿坏债咯。”

    “别……三长老,我……我真跟钱洪磊没有什么亲戚关系,求您饶了我吧!”

    钱进已经看了今天的新闻,知道出租车司机惨死的模样,更知道了三长老季武恒的手段有多毒辣残忍,所以他打心眼里忌惮季武恒。

    季武恒冷漠的看着钱进,说:“你不想死也可以,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谢谢,谢谢三长老,您请讲,即便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不需要你上刀山,更不需要你下火海,你只需要找出杀害王虎的那个凶手,并告诉我,他的具体位置,你就可以免于一死!”

    “是是是……”钱进连连点头,心里刚松了口气,季武恒再次开口,让他的心也再次跟着悬了起来。

    “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如果一天之内你找不出那个叫林涛的小子来,我会让你死的比那个出租车司机更惨,你信么?”

    “信信信!”钱进吓的连连点头。

    季武恒狰狞的笑了笑,道:“很好,信我就好!”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