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醉酒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涛,我发现你越来越不老实了!”

    张俪见林涛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她衬衣领口里面偷看,顿时妩媚的俏脸红彤彤的,瞪着眼睛有些羞赧的说道。

    林涛很是无地自容,悻悻的说:“这不能怪我啊,角度刚好,所以……”

    张俪从地上站了起来,哼声哼气的说:“少找借口,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直的人呢,没想到,哼哼,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林涛苦笑的叹气,觉得这个时候解释再多都是多余的,毕竟自己偷看人家胸部,被人家给抓了个现行。

    见林涛尴尬无比,张俪觉得也不好多说林涛,便乜了林涛一眼后,故意岔开话题说:“这里至少有上百亩地吧,你给每户每年的租地价格是多少?”

    林涛见张俪把话题转开了,心里松了口气,不过依然感觉尴尬,就没有去看张俪,目光故意看别处,嘴里说道:“按照市场的价格给他们,一亩地八百块。”

    “恩,差不多,这个价格还算合理吧。”顿了顿,张俪提醒林涛,“像你这种种植大户是可以向政府申请补助的,到时候你把地租下来之后,种上了草药,然后就到市里找我,我帮你申请。”

    林涛来了兴致,问道:“大概能申请多少补助?”

    张俪笑道:“好几万应该是有的。”

    林涛:“……”

    几万块钱对于林涛来说实在是毫无吸引力,他继承柳元宗的几十亿,每一天的利息恐怕都不止这些,还去浪费精力申请什么补助啊。

    “才几万块钱啊,还是算了吧。”

    张俪听了林涛的话又好气又好笑,翻白眼说:“知道你是大老板,但是白捡的几万块钱你都不捡?”

    林涛极为霸气的扬起脸,说:“几万块钱不值得我弯腰去捡。”

    这下轮到张俪无语了。

    两人边走边聊天,在地里转了将近一个小时,等到两人折返回去,走到村口的时候,就见到了李慧慧手里拿着一沓合同,气喘吁吁的从电缆车上走了出来。

    “林先生,张主任!”

    李慧慧抹了一下鼻尖上的喊住,含笑的跟两人打招呼。

    林涛笑着走过去,说:“李姐,辛苦你了。”

    李慧慧忙摆手,笑着说:“辛苦啥,我就怕我帮不上你什么忙呢。”

    林涛笑道:“那咱们赶紧去村长家吧,大伙估计都在等着咱们去签合同呢。”

    ……

    大概折腾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才彻底将三十多户的合同给签完,等到签完最后一户的合同时,天色已经擦黑,老村长心情极好,搓了搓双手,笑眯眯的对林涛、张俪以及李慧慧说:“你们今天辛苦了,这马上就要到饭点了,你们留下来吃饭吧,我让老太婆去杀只母鸡,给你们炖老母鸡汤喝。”

    林涛笑着婉拒道:“老村长你们就别折腾了,再说你家里总共才五只母鸡,杀了不得心疼死啊,留着下蛋吧。”“林先生,你这是看不起我老头子嘛!”老村长板着脸,故作生气的说:“我有那么小气么?你给我们村带来这么大的经济效益,我作为涌泉村的村长,杀只老母鸡招待你是理所应当的,晚上你必须留下来吃饭!”

    张俪苦笑的帮林涛说话,道:“老村长,你误解啦,林涛的意思不是说你小气,而是心疼你家的母鸡,觉得你们老两口不容易啊!”

    老村长笑嘿嘿的说:“我知道,跟他开玩笑呢,不过说真的,你们得给我个面子,留下来吃饭,以前咱们涌泉村山路难走,确实差点与世隔绝,没有什么生活质量,不过现在好了,林先生替咱们搭了电缆车,还租了咱们的地,给高工资的雇佣咱们村的人,以后咱们村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一只老母鸡当个啥哟。”

    见老村长一直坚持,林涛也不好再婉拒,便点头说:“既然老村长盛情邀请,我再去推辞就太不懂事了,那咱们就都留在老村长家里喝老母鸡汤吧。”

    “这才对嘛!”老村长乐呵呵的说:“今天是我活了大半辈子最高兴的一天,能够看到涌泉村的村民都过上好日子,我这个老家伙啊就是马上去死也瞑目了。林先生,晚上你得多陪我喝几杯啊!”

    林涛笑着说:“必须的,肯定把老村长你陪好。”

    没过多久,天彻底黑了下来,老村长的媳妇在厨房里忙活着做饭,李慧慧主动去了厨房帮忙,林涛和张俪则在堂屋里听着老村长讲关于涌泉村的过去。

    原来,清末民初,涌泉村的第一代村民因为苛捐杂税太过苛刻,实在是无法再交出粮食给朝廷,村里饿死了不少人,村子为了躲避朝廷的苛捐杂税,不让村里的人继续饿死,这才从涌泉村山脚下的村子整体迁村到了大山里面。

    一代代的生活在涌泉村,一直到如今,也算是躲过了民初的一场大灾难。

    “我们这涌泉村虽说地方偏僻,但是生活环境却很好,空气新鲜,吃的水也是山里的泉水,村里很少有村民得疾病。”

    老村长自得的笑着跟林涛和张俪说道。

    林涛若有所思的说:“涌泉村的土地这么肥沃,会不会也跟这山里的泉水有关?”

    老村长抽着旱烟,眯着眼睛说:“肯定是有一定的关系。”顿了顿,老村长突然想到什么,一拍大腿,说:“完了,咱们忽略一个重要的大问题了。”

    “什么问题?”林涛疑惑的看向老村长。

    老村长皱眉说:“你如果要种植草药的话,恐怕咱们涌泉村的山泉无法供应给你种地啊,泉水有些,经过这么多年的消耗,如果泉水的水温越来越低了,如果在拿这些泉水去种地,恐怕……”

    林涛一愣,不解的问道:“那你们种地用的什么地方的水?”

    老村长苦笑道:“虽说我们这三十多户加起来有一百多亩地,但是每一家种的地都很少,而且咱们种地用的水都是每一次下雨的时候专门储备的,种的地够各家吃喝就行了,所以对水的需求量不大,但是你这一百多亩地全部耕种上,恐怕仅靠雨水怕是肯定不够的。”

    “那可咋办啊?如果没有水源,这地恐怕还真种不成。”林涛一脸狂汗,竟然把这么重要的环节给忽略掉了。

    老村长说:“不过我们村子倒是有一个储水池,水量挺多的,但也只能解燃眉之急,没法一直向一百多亩田地里供应水啊。”

    林涛皱眉说:“这储水池里的水大概能够维修多久?”

    “按照一百亩地算,大概能够用一个月左右。”

    林涛说:“一个月足够了,种草药不需要浇灌太多水,只要你能种活,只会需要的水量很少,最近是多雨的季节,咱们边种植边给储水池里积攒水,应该能够解决水源问题。”

    “这么说到也对。”老村长认同的点头。

    这时候,厨房传来老村长媳妇的喊叫声,让他们上座吃饭,酒菜已经上齐。

    老村长家里挺贫瘠的,餐桌极为破旧,桌子上的唯一硬菜便是炖老母鸡,以及一些自家种植的蔬菜,几人围着桌子坐下,老村长咧嘴笑着拿出用塑料瓶装的白酒,说:“今天咱们都喝点酒,这酒是我用人参泡的,对身体很好的。”

    林涛笑着说:“哪来的人参啊?”

    老村长嘿嘿笑道:“后山挖到的,年份还挺不错的,用来泡酒真是可惜了,不过谁叫我好这口呢,今天不是你们来吃饭,我都舍不得拿这种酒出来喝呢。”

    老村长分别给林涛、张俪以及李慧慧倒上酒。

    一番客套之后,众人边吃边喝边聊天,几番敬酒下来,张俪和李慧慧的脸色都已经泛红了,酒虽说是老村长自酿的,不过却一点也不比外面一千多一瓶的酒差多少,酒香四溢,口感醇正,喝着喝着,一大瓶酒已经见底。

    因为这种白酒比较容易入口,随意大家喝的时候没有多少醉意。

    等到一顿饭吃结束以后,林涛才发现这酒的后劲极大,连酒量听不错的他都感觉头晕眼花,身边的两女自然不必说,喝的已经有些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吃完饭,又坐了一阵子,见时候不早了,林涛便跟老村长告辞,身边的两女喝的烂醉,林涛只能一边扶着一个,步履蹒跚的朝着电缆车走去。

    原本从老村长家到电缆车只需要步行几分钟的时间,林涛搀扶着醉酒的两女走了十几分钟才走到电缆车的位置。

    坐电缆车下了山之后,林涛才发现一件更悲剧的事情,他们从招待所来涌泉村山脚下的时候并没有开车。

    从涌泉村的山脚下到招待所有几公里的路程,如果搀扶着两女走回去,不得走到后半夜去了?

    就在林涛郁闷的快要奔溃的时候,他无意间看见了停在不远处的一辆皮卡车,顿时露出惊喜之色,估摸着应该是那两名电缆车维修工的皮卡车。

    于是搀扶着两女,朝着皮卡车走了过去。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