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好处费
    林涛跟沈曼丽去公司附近的餐厅吃午餐的时候,正好裴鸿飞去了长安食品公司找沈曼丽。

    和往常一样,裴鸿飞买了一束好看的玫瑰花,开着一辆敞篷轿跑,将玫瑰花放在后排,车子开到长安食品集团地下车库之后,他将车子停好,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韦梦玲那里。

    韦梦玲正无聊的坐在自己的小办公室发呆,电话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见是裴鸿飞打来的,于是心虚的朝门口看了一眼,这才接通,低声说:“裴少,有什么事啊?”

    裴鸿飞说:“我在地下车库,你帮我把花拿给沈曼丽,并转告她,说我想邀请她一起吃午餐。”

    韦梦玲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裴鸿飞皱眉不解的说:“你笑什么?”

    “今天大家都约好了么?全都越曼丽吃午餐。”

    裴鸿飞一挑眉,问道:“还有谁请她?”

    韦梦玲道:“能有谁呀,当然是她的男朋友,林涛咯!”

    裴鸿飞脸色有些难看,说:“那沈曼丽是跟林涛出去了么?”

    韦梦玲说:“这倒没有,今天曼丽来了公司之后又出去了,林涛也没找到她人。”

    顿了顿,韦梦玲提醒道:“裴少,林涛似乎开始怀疑有人再追曼丽,所以……你得抓紧一点。”

    裴鸿飞冷笑道:“知道又如何?他能奈我何?”

    “林涛不好惹!”韦梦玲提醒道。

    裴鸿飞笑了起来,极为不屑一顾的说:“一个做生意的小老板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韦梦玲心虚的讪讪道:“上次我给的信息有误,他可能不只是小老板那么简单。你还记得前些日子曼丽过生日吗?”

    “赶紧说!”裴鸿飞不耐烦的道。

    韦梦玲道:“曼丽过生日,林涛给她送了一辆保时捷轿跑,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差不多两百万呢,你说哪个小老板能送的起高档的住宅和奢华的轿跑。”

    裴鸿飞沉默不语。

    韦梦玲继续说:“裴少,我得提醒您一句,如果你只是送送花,可就比林涛差远了,即便你家族庞大,但是如果没有实际的东西拿出来,恐怕……”

    “这些不用你提醒我!”

    裴鸿飞知道,想要拿下沈曼丽这种女人,不花大代价肯定是搞不定的,好在他有资本,也足够有钱,虽然在燕京的时候他属于纨绔子弟,不怎么干正事,但是他手里从来不缺钱,不管是家里的老爷子,还是他亲大姐,都非常看重他,对他基本上是有求必应。

    想他这种超级富豪子弟,手里几千上亿的钱就跟零花钱似的。

    裴鸿飞咬咬牙,对韦梦玲说:“你转告沈曼丽,只要她肯跟着我,我愿意给她在这边买一套豪华别墅,车子想要什么样的就买什么样的,只要她答应跟我!”

    韦梦玲听了裴鸿飞在电话那头的承诺,心里那个嫉妒啊,同样是女人,也上的是同一所大学,为什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你听见我说话没?”

    见韦梦玲没有反应,裴鸿飞皱纹不悦的说道。

    韦梦玲回过神,哦了一声,道:“听见了,不过……一旦我把你的话转告给曼丽,那么我不就是暴露在暗中帮你么?”

    裴鸿飞低头沉思片刻,道:“你就告诉她,我来过你们公司,话是我让你转告她的,她应该不会起疑。”

    “好吧,知道了!”

    韦梦玲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裴鸿飞看了看腕表,见吃午饭的时间差不多了,不能只让马儿干活,不让马儿吃草,便朝韦梦玲说:“你中午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午饭。”

    韦梦玲脸上露出惊喜之色,“您要请我吃午饭?”

    “有问题?”

    “没没没……”

    “那我在地下车库等你,你赶紧下来。”

    韦梦玲喜出望外,忙道:“我这就下去!”

    挂断裴鸿飞的电话之后,韦梦玲赶紧从坤包里拿出粉底盒,在五官还算不错的脸上擦抹了一些粉底之后,又掏出口红,将嘴唇涂抹了一下,照镜子见气色不错,这才拿起椅子上的坤包,急急忙忙的出了办公室。

    下到地下车库,韦梦玲一眼就看到了极为高调的开着一辆白色敞篷法拉利的裴鸿飞。

    “裴少!”

    韦梦玲笑眯眯的朝裴鸿飞招手。

    裴鸿飞笑着点头,打量韦梦玲两眼,既然发现韦梦玲长的也还算不错,虽然身材不像沈曼丽那般高挑,但贵在小巧玲珑的可爱美。

    只见韦梦玲穿着一套职业套装包臀裙,踩着一双高跟鞋,走路摇曳的朝裴鸿飞走了过去。

    走到副驾驶位置,韦梦玲欣赏了一下跑车,赞叹道:“裴少,您这车真酷。”

    裴鸿飞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带上黑色墨镜,朝韦梦玲扭头说:“上车吧。”

    “哦!”

    韦梦玲兴高采烈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顿时感觉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想吃什么?”

    裴鸿飞将车子启动,扭头朝韦梦玲问道。

    韦梦玲笑眯眯的在车里四处张望,随口道:“随你吧。”

    “那就西餐吧!”

    裴鸿飞一踩油门,跑车发出一阵低吼,朝着车库外面极速驶去。

    ……

    一家五星级的酒店内。

    裴鸿飞和韦梦玲点完餐后,又要了一瓶红酒。

    裴鸿飞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卡地亚手镯推到了韦梦玲面前,道:“送给你的。”

    韦梦玲愣了一下,随后惊喜道:“这是送给我的?”

    “恩,看看吧,喜不喜欢。”

    韦梦玲打开盒子,见里面安静的躺着一只卡地亚手镯,顿时笑意更浓了,将手镯戴在手腕上顿时就爱不释手了。

    “嘻嘻,裴少太谢谢你啦!”

    “最近也帮了我不少忙,这是你应得的。”

    见韦梦玲把玩的入神,裴鸿飞咳嗽的提醒一声,随即继续说道:“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忙。”

    韦梦玲的目光从镯子上移开,喜滋滋的说:“裴少您说。”

    “帮我调查出林涛的底细来,我详细些。”

    韦梦玲显得有些为难,道:“我倒是想帮您,可是……我也不是警察,这个我怎么调查呀?”裴鸿飞一阵无语,心说这女人也太蠢了吧。他挤出笑,道:“我让你调出,自然是从沈曼丽那里套消息啊,慢慢的从沈曼丽嘴里把消息给掏出来。看看林涛到底是做什么的,有没有什么背景之类的。”

    “哦,这样啊!”韦梦玲想了想,说:“我尽量吧。”

    裴鸿飞诱惑道:“我不是尽量,是一定要完成我交代给你的任务,不要忘了,如果你帮我得到了沈曼丽,我可是会送你一套房子,和一大笔钱,够你舒服的过下半辈子了。”

    说完,裴鸿飞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韦梦玲那一对颇具规模的胸部上。

    “好,我一定办到!”韦梦玲兴奋的说:“这两天我抽个时间把曼丽灌醉,然后从她嘴里套消息。”

    两人说话的时候,西餐和红酒已经端上了桌子。

    裴鸿飞笑着点头,道:“吃饭吧。”

    一瓶红酒,裴鸿飞硬塞着韦梦玲喝了一大半,他原本想把韦梦玲给灌醉了,就地在这家酒店开个房间,把韦梦玲给那啥了,却没想到韦梦玲酒量比他还好,大半瓶红酒下肚,脸不红心不跳的。

    于是吃完饭后,裴鸿飞也不打算用灌醉的套路了,直接暗示的对韦梦玲说:“梦玲,刚吃完饭,要不咱们开个房间先休息一下,再聊一聊。”

    “可是……”韦梦玲并不蠢,听出了裴鸿飞的画外音,表情显得有些犹豫,“可是我下午还得上班啊!”

    裴鸿飞道:“你在沈曼丽手底下干活,你们关系这么好,晚点再去她应该也不会说什么吧,去吧,我还有事情跟你说呢。”

    韦梦玲看了看手里的卡地亚,又联想到不久的将来说不定裴鸿飞会看在这段露水之欢的情面说多给自己一笔钱,到时候自己下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好吧!”

    韦梦玲咬咬牙,答应下来。

    裴鸿飞心中一喜,看了一眼她不着丝袜的白大腿,心中一阵燥热,“我在这等我,我去开房!”

    ……

    下午三点多钟,沈曼丽跟林涛吃过饭后已经在办公室办公一个多小时了,见韦梦玲还没来公司,想知道她去哪了,便掏出手机打给了她。

    豪华的五星级大酒店客房内,韦梦玲被裴鸿飞折腾的死去活来。

    枕头下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做贼心虚的吓了一大跳,见来电显示上显示着沈曼丽的名字,韦梦玲心中一突,喘气的扭头对身后兢兢业业耕地的‘老牛’裴鸿飞说:“是……是曼丽。”

    “嘿嘿,快接……”

    “不……不行,会被她听见的!”

    啪!

    裴鸿飞狠狠的朝韦梦玲的臀部上拍了一记,“少废话,赶紧接,这样才刺激嘛,呵呵……”

    韦梦玲被裴鸿飞拍的娇呼一声,“哎呀,哼恩,真的不行呀。”

    “赶紧接,快点!”裴鸿飞命令道。

    “好……好吧,那你别乱动!”

    韦梦玲郁闷的答应下来,随即尽量让自己淡定下来,调整好了呼吸,这才咬牙的去将沈曼丽打来的电话接通。

    “喂,唔……曼丽呀!”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