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空姐被开除了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涛原本是打算将锦盒中的龙泉剑带去柳元宗的四合院,把龙泉剑和四合院里的古玩存放在一起,不过走到半道上时,他转念又一想,如今保安公司成立,雇佣兵团在‘灰色世界’也建立了,正是需要趁手武器的时候,有了这把龙泉剑,他基本上可以说是所向霹雳,除了忌惮重型武器以外,其他的一些基本武器,包括手枪都威胁不了他。

    既然龙泉剑不用放回四合院,林涛也就不打算去四合院了,将车子调了个头,直接朝着秦晓婷家中驶去。

    从西安回到羊城之后,林涛还没有和秦晓婷她们见过面呢,这会儿有些记挂红颜知己了,便打算今天晚上跟秦晓婷以及她家里的其他三位红颜一起度过**。

    林涛之所以将丁瑶瑶、曹岚以及茱莉娅安排在秦晓婷家里,其实是有他自己得小目的。

    他希望几个红颜知己在一起时间处的久了,渐渐的产生感情,彼此之间如亲人般对待,如此一来,以后他同时面对四女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

    车子快到秦晓婷小区的时候,林涛突然接到了省公安厅副厅长陈淼打来的电话。

    林涛这才想起来,这几天他一直闭关恢复内力,漏接了不少电话。

    于是忙接通,赔笑道:“陈厅长,真是抱歉,这几天有些事情要忙,手机没在身上,所以没接到你打来的电话。”

    “林涛,你没什么是吧?”陈淼一开口,便是关切的询问。

    林涛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事啊?”

    陈淼没好气的说:“你也不看看你走的是哪一条道,多危险!”

    “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不过话说回来,你给我打了几遍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陈淼这才想起正事了,于是正色的在电话那头说道:“林涛,最近几天羊城不太平啊,咱们华北省之内的各个地方的老大都在这几天齐聚羊城,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应该不知道吧?”

    “这个……我说我不知道,你信么?”

    陈淼啐道:“少跟我废话,赶紧说!”

    林涛点点头,想起来陈淼在电话那头,看不见自己的动作,便苦笑的说:“事情是这样的……”

    当下,林涛就把洪门分舵打算占领羊城地下市场,想通过羊城地下市场贩卖毒品的事情,以及华北省比武大会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都给说了出来。

    陈淼听完后,沉默几秒,“洪门我听说过,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帮会阻止,这件事情太大了,达到连我都不敢乱做主张,我得赶紧向上面汇报。对了,那个比武大会你胜了?”

    “你怎么知道的?”

    陈淼没好气的说:“如果你没胜,你还会用这么轻松的语气跟我说话?”

    “嘿嘿,厅长就是厅长,有水平,单从我的声音就可以判断出比武大会的结果,佩服,佩服啊!”

    “去去去,少拍我马屁!”陈淼在电话那头会心一笑,随后好奇的问道:“关于那个洪门的王虎,你把他打败之后,怎么处置他了?”

    林涛心脏猛的跳了两下,犹豫着要不要跟陈淼说真话。“要说真话!”陈淼语气沉着的在电话那头响起。

    林涛苦笑不已,“陈厅长,难不成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赶紧说结果,我还等着跟上级汇报工作!”

    “好吧,他已经死了!”

    陈淼轻描淡写的问道:“你杀的?”

    “不是!”

    林涛没想到陈淼如此淡定,竟然没有好好‘教育’自己一番。

    “那是谁杀的?”

    “你就别问了,虽然不是我杀的,但是跟是我杀的差不多!”

    陈淼在电话那头又沉默起来,林涛看不见陈淼的表情,所以无法判断陈淼的心情怎样。

    就在林涛心中有些忐忑的时候,就听见陈淼忽然幽幽叹了口气,提醒说:“林涛,你现在已经不是咱们官方的卧底了,所以,以后这种事情能不发生,尽量不要发生。”

    林涛道:“不管我还是不是卧底,也不管我还是不是你们官方的人,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如果我不杀他,他就会杀我!我和他之间,我当然选择让他死咯!”

    “歪理!”

    陈淼气的直接挂断了林涛的电话。

    林涛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撇撇嘴,嘀咕道:“这陈厅长脾气见涨呀!”

    车子经过秦晓婷父亲的医馆时,林涛把车子停在了医馆门口。

    医馆中有几名中年妇女正在找秦汗青看病,秦汗青有模有样的替妇女号脉,无意间看到大门口的林涛,便朝林涛笑了起来,咧嘴说:“师兄,你回来了?!”

    那看病的妇女见秦汗青一个六十岁的老头子喊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师兄,顿时忍不住吱吱笑了起来,说:“老先生,我刚才没听错吧?你喊这位小兄弟什么来着?”

    秦汗青不以为然的说:“喊师兄啊,有什么问题?中医界,辈分不是看年龄的,我这位小师兄比我医术高明的多,要不让她帮你看病?”

    “他,行吗?”中年妇女报怀疑太多。

    林涛翻了个死白眼,根本没有丝毫情绪替这个长相丑陋的中年女人治病,便对那中年妇女嘿嘿笑道:“别听这老家伙的,我前些日子刚治死了一个,这老家伙比我医术还差,小心他分分钟就把你给治死了,到时候你就得不偿失咯!”

    中年妇女头脑简单,还真就信了林涛的话,紧张的忙将手腕给缩了回去,不让秦汗青号脉了。

    “你们这是什么破医馆啊,不懂医术就不要开了害人!”

    说完,中年妇女起身就走。

    另外几个等着看病的妇女听罢,也是逃似的出了医馆。

    秦汗青见状,痛心疾首的喊道:“师兄啊,我这里好容易来几个病人,我赚点钱容易嘛我,这下可好,全被你给搅和了!”

    林涛鄙夷的道:“这就是你消遣我的下场!”

    秦汗青苦笑道:“我算是服了,还不行吗!师兄,你这次回来打算待多少天?”

    林涛道:“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就走,最近很忙!”

    “这么快啊!”

    “你有事?”

    秦汗青讪讪的说:“当初你教了我针灸术,我也会一些肤浅的内力,可是内力太差,针灸术发挥不到最大的用处,嘿嘿,要不你……”

    “知道了,今天晚上我会默写一篇内功心法,到时候你就照着上面练,保你不出半年,内力比现在强的多!”

    林涛原本也打算教其他几位红颜知己内功心法,一来是让她们身体健康,二来是为了让她们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既然秦汗青是秦晓婷的父亲,给他一篇初级内功心法也无所谓。

    不过林涛手中的初级内功心法,比许多高手练的高级内功心法还要强,所以虽说是初级心法,却也是很不错的内功心法了。

    秦汗青见自己话还没说完,林涛便满口答应下来,顿时喜出望外,一脸兴奋的看着林涛,不可置信的问道:“师兄,你没有骗我吧?”

    “再啰嗦我就不给你了!”

    秦汗青立马闭嘴了。

    林涛翻了个白眼,问道:“你女儿在家吗?”

    “大白天的,应该不在,去上班了吧!”

    想来也是,四女现在肯定在为护肤品公司的事情忙前忙后。于是,林涛打算先去秦晓婷家里休息一会儿,等她们回来。

    “我走了啊!”

    “去哪啊?”秦汗青忙问道。

    林涛这里有秦晓婷家里的钥匙,不过为了不表现出跟他女儿关系密切,故意说道:“先去到处逛逛,等你女儿回来了,跟你女儿商量些事情。”

    “那你晚上住哪啊?如果没地方去,就在医馆跟我挤一挤。”

    “想得美,谁愿意跟你挤被窝啊!”林涛似笑非笑的说:“怎么突然关心起我住哪的问题了?”

    秦汗青咧嘴笑道:“我这不是怕你没地方住,晚上没法默写内功心法吗!”

    林涛:“……”

    ……

    离开医馆之后,林涛直接进了秦晓婷所在的小区,三栋二十七层。

    这一层住了两户人家,分别是秦晓婷以及空姐韩雪。

    林涛出了电梯之后,没有急着打开秦晓婷家里的门,而抱着侥幸心理的敲响韩雪家的门,看看韩雪有没有出勤。

    一开始林涛敲了两声,里面没有反应,林涛又连敲了三下,这次里面传来了韩雪娇柔软糯夹杂着哽咽的声音,“谁呀?”

    林涛惊喜不已,没想到韩雪今天没有出勤,真是意外之喜啊,于是忙兴奋的回应道:“小雪,是我!”

    “林涛?!”

    一阵小碎步由远及近,旋即,韩雪猛的一下子打开了房门,扑入了林涛怀里,委屈的低声哭泣了起来。

    林涛心中一慌,忙问道:“小雪,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林涛,我……呜呜……我被航空公司给开除了。呜呜……”

    “啊?”林涛惊讶一声,不解的问道:“航空公司为什么要开除你啊?”

    韩雪低泣着,又气又委屈的哽咽说:“还能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没有从了公司那个领导的儿子嘛!”

    林涛听了韩雪的话,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去。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