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鹿死谁手
    众人目光齐刷刷的朝人堆里望去,就见一年轻人迈着闲散的步伐朝着擂台那边走去。

    “这就是‘飞狐门’的老大?”

    众人一下子炸开了锅,议论纷纷起来。

    大家都知道柳元宗找了一个义子,而且年龄不大,但是也万万没想到年龄不大到这种地步,看样子,估摸着也就二十出头的,这也年轻的太过分了吧!

    想柳元宗已经七十出头的年纪,即便找义子也应该是三十以上吧?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做他干孙子还差不多,义子就太与年龄不符合了。

    “昌老大,你敢相信,这么年轻的小娃子会是‘飞狐门’的老大?”

    “虽说知道年轻,但年轻到这种程度,确实出乎我的意料,毕竟柳老爷子已经是古稀之岁,他义子怎么着也应该四十有余吧……”

    另一个小帮会的老大凑了上去,压低声音说:“柳老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找了这么个毛头小子,人家要杀他,他还真愣头愣脑的往上冲,也不看看擂台上那人是什么实力,一脚连廖老大都踹了个半死啊!”

    “是啊,廖老大是出了名的能打,却抵不过人家一脚,这小子太年轻,上去不是送死是什么!”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全都不看好林涛的时候,坐在擂台右下方的李家族长李江北突然喊了林涛一声。

    “林涛!”

    这一声喊,众人又把目光看向了李江北。

    李江北顶着王虎杀人的目光,再次喊道:“林涛,你过来一下!”

    林涛愣愣的看了李江北一眼,不知道这老者何许人也,不过见影子站在李江北身边,便走了过去。

    影子见林涛走了过来,忙介绍说:“林少,这位就是李家族长,李江北!”

    “李家?”

    林涛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江北,说:“你们李家不是已经投靠了那人吗?咱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

    李江北尴尬的苦笑一声,正要开口时,影子忙从中劝解说:“林少,这里面有误会,李老爷子也是迫于无奈,被擂台上那人威胁了!”

    林涛并非不明事理之人,李江北能在这个时候喊住自己,说明并不是跟擂台上的人一心,不过具体什么原因林涛这会儿也没时间去了解,便点头道:“这事先放在一边不说,等我打完擂台了再聊!”

    “胡闹!”

    李江北身边的李乾见林涛一副不知道轻重的姿态,就觉得林涛年少轻狂了,对方可是‘炼神化虚’的境界,连他都在对方手中走不了多少招,他不相信林涛这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有打败对方的能力。

    林涛原本想去擂台的,被李乾这么一呵斥,给呵斥的有些找不着北,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李乾。

    李乾恨铁不成钢的直叹气,说:“柳老爷子怎么找了你这么个糊涂蛋当义子,都到这个节骨眼了,是逞能的时候吗?对方可是‘炼神化虚’的高手,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上去不是送死吗!”

    李江北也是跟着点头,朝擂台上的王虎看了一眼,见王虎眼神恶毒的看着他们,便是一阵心悸,脸色沉重的对林涛说:“这洪门的人表明了是要霸占整个羊城的黑道,这一次是下了杀心的,如果你就这么上去,他肯定会将你当场打杀,贤侄,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千万不要冲动的跑上去送死,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重来!”

    林涛虽然知道两个老头都是关心自己,所以才阻止自己上去,但自己看上去真的就这么无能么?

    对方虽说是‘炼神化虚’的高手,但是那又如何?

    当初林涛修为还有晋升的时候就跟‘炼神化虚’的辛无敌打了个平手,现在林涛修炼的至阳内功也到达了‘炼神化虚’的前期顶峰状态,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晋升到中期,比起擂台上耀武扬威的王虎不知道要厉害到哪里去。

    即便如今的林涛修为还是在第二层的‘炼气化神’的后期,以他至阳体质的至阳内力再加上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太极十八式’,跟‘炼神化虚’前期的王虎打个平手也是没问题的,更何况此时的林涛,修为境界并不比王虎差。

    “两位老先生,我可以……”

    “ 你可以什么啊可以……”李乾打断了林涛的话,咬咬牙,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对李江北说:“老爷,我上擂台吧!”

    “不行!”

    李江北神情一变,不同意道:“你不是他的对手,上去不是送死吗,再说前几天你跟他交手的时候受了伤!”

    李乾落寞的笑了笑,说:“我已经这么大年龄了,死也死得了,至少可以给你们多争取一些时间。”顿了顿,李乾把目光看向影子,交代说:“待会儿我上了擂台之后拖住王虎,你赶紧带着林涛和我家老爷迅速离开,逃离羊城!”

    “老爷,咱们就此别过了!”

    李乾说完,不等林涛和李江北开口,一个纵身直接跳上了擂台。

    “王虎,既然是比武就得按规矩来,只要还有人挑战你,你就不能随便点名找上一届的擂主挑战!”

    王虎一脸不屑的看着李乾,道:“老家伙,你这是急着送死啊!”

    “废话少说!”

    李乾冷哼一声,表情凝重的率先朝王虎冲了过去。

    “嘿嘿,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你吧!”

    李乾的拳头呼啸般朝王虎砸了过去,王虎每一次都闪避躲过,表情显得极为轻松。

    反观李乾,拼尽了全力,却连王虎的衣角都摸不着,这让李乾越打越心惊,看来这一次是必死无疑了!

    他一边主动攻击,一边抽神朝擂台下望去,见李江北等人无动于衷的还没有赶紧离开,于是艰难的喝道:“走啊!”

    他一分神,只见王虎脸上露出一丝诡笑,随后一个出其不意,身形猛的一闪,闪到了李乾身侧,砂锅般的拳头直接朝着李乾的肋骨砸了下去。

    “小心!”

    李江北脸色剧变,刚开口提醒,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只听见李乾惨叫一声,身子被打的重重的摔在了擂台边角,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王虎肆无忌惮的仰天大笑,一副唯我独尊的气势,随后笑意收敛,目光阴沉的看向被打成重伤的李乾,阴测测的说:“今天你就成为我手里的第一个孤魂野鬼吧!”

    “王虎,住手!”

    李江北厉声喝道。

    张家的张世坤以及王家的王锦添全都冷眼旁观,甚至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似乎已经看到了李家悲惨的命运。

    李江北的喝声并没有让王虎有一丝放弃的念头,他整个身子弹跳而起,一百六七十斤的壮汉就那么直接用双脚朝李乾的脑袋上踩去,在场的人中,胆小的已经将头给转开。

    如果用整个身体下坠的力道去才李乾的头,非得把李乾的脑袋踩的稀巴烂不可。

    李乾缓缓闭上了眼睛,已经知道了自己即将惨死,只是没能为老爷多争取些时间,这让他很是遗憾!

    砰!

    一声闷响传来,就像是西瓜摔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那些胆子小的听到这声音,身替皆是一颤,已经幻想到李乾惨死的模样了。

    只是这一闷响过后没多久,便又是一人身子坠落在地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响起,“王虎,既然你如此残忍,我今天是断然不会让你活着离开!”

    “林涛?!”

    “飞狐门老大?”

    众人听到这一声音,全都从惊诧中醒过神来,那些胆小的也将头给转了回来,就见林涛双手负背的站在李乾身边,而王虎则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他看。

    就在刚才千钧一发的时刻,林涛一个冲刺的冲上擂台,在王虎的双脚离李乾的脑袋还有几公分的时候,林涛猛的一脚踢出,而王虎为了阻挡林涛的攻势,只能用双臂去阻挡,他却万万没想到,林涛的这一脚力道如此之大,直接将他给踢的身体往后飞了出去,如果不是他用内力控制住身体,整个身子就倒飞出去了。

    不过林涛的这一脚只是让王虎感到一丝诧异,并没有多放在心上,因为他刚才小瞧了林涛,所以才用了几分的功力去抵挡林涛,却没想到林涛比他想象的要强。

    “小子,你比我想象的确实要强上几分,呵呵,只可惜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不过,比起这个老鬼要强多了,勉强能够让我提起一些兴趣!”

    王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脸上虽然在发笑,可是眼神已经阴毒的可怕,刚才林涛差点让他出洋相,他哪能不怒。

    林涛不理会王虎的冷嘲热讽,将受了重伤的李乾给扶了起来,影子眼疾手快的忙上擂台去搀扶住李乾,然后小声的对林涛说:“林少,当心!”

    林涛戏虐的笑道:“他还不足以让我小心,打死他如打死一条狗般简单!”

    林涛故意将语调提高,让王虎听见。

    果不其然,王虎听了林涛‘大言不惭’的话,顿时怒火冲天,暴喝一声找死,就直接朝林涛冲了过去。

    “来的正好!”

    林涛见王虎被自己的言语给激怒,淡然一笑,摆开了太极架势。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