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力压全场
    一辆辆的豪华轿车车水马龙般的停在了与豪车不相符的烂尾楼旁边,从车中下来的全是些老大级别的人物。

    离十点半比武大会开始还有一刻钟的时候,三大家族的族长这才姗姗来迟。

    首先是张家、王家的族长赶来,跟随张家、王家的还有几名看上去很是陌生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看上去极为桀骜不驯,竟然站在两大族长的正中间,仿佛两大族长以他为尊一般。

    众人纷纷交头接耳,猜测这名神秘中年人的身份。

    等到张家、王家进入会场后,李家的族长李江北以及贴身侍卫李乾也赶了过来,看到张家和王家如同狗腿子般供着那中年男人,顿时气结的冷哼一声,朝着他的座位走了过去。

    张家族长张世坤年龄跟李江北相差无几,都是七十出头,人却比李江北阴险狡诈许多,他见李江北不屑的朝他们这边冷哼哼,便趁机落井下石的对身边坐着的中年男人低声说:“王先生,这个李江北表面上顺从了您,实际上根本不服您,这种表里不一的人成为咱们的合作伙伴日后肯定会是个大患,咱们何不趁着这次大会将他们李家给踢出局去呢!”

    被张家和王家所恭维的中年男人自然就是从海外洪门来羊城的王虎。

    王虎听了张世坤的话,嘴里露出一丝冷笑,道:“这个老家伙我早就知道他不是真的顺从我,既然如此,我自然不会留下他,我做人的宗旨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既然他们李家不识抬举,我就让他们李家在羊城无法立足!”

    王家族长王锦添忙恭维的笑道:“我听说李家收藏了许多宝贝,到时候灭了李家之后,王先生可以趁此机会,将李家的珍藏全部占为己有。”

    一旁的张世坤听了王锦添的话,心里暗自腹诽,“这王八蛋老家伙比我还阴险,我也只是想让李家在羊城无法立足而已,这老东西直接想让王虎灭了李家,简直恶毒啊!”

    王虎听说李家珍藏了宝贝,顿时来了兴致,扭头看向王锦添,问道:“他家都有些什么宝贝?”

    王锦添赔笑的说:“别的我不知道,就知道他家里有一件春秋战国时期的绝世宝贝,名曰‘龙泉剑’,这把当世名剑可是春秋战国时期著名的铸剑大师欧冶子亲自锻造,削铁如泥,绝对的价值连城啊!”

    李虎听了王锦添的介绍,两只眼睛都快放光了,如果说是一些古玩字画,王虎还真不一定感兴趣,但是作为武痴的他来说,绝世宝剑绝对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你确定他家里有这把‘龙泉剑’?”

    “千真万确,许多年前我曾有幸目睹过,绝对的削铁如泥!”

    “哈哈,太好了,我正愁没一样好的武器,这下好了!”

    王虎把目光看向王锦添,似笑非笑的说:“如果我这能够如愿以偿的得到‘龙泉剑’,我给你记忆大功!”

    “嘿嘿,谢谢王先生!”

    王锦添得意的朝张世坤干笑一声,随后把目光转向了坐在他们正对面的李江北。

    李江北身边的贴身侍卫一直注视着对面的一举一动,见王锦添朝李江北阴险的笑了笑,便低头轻声对李江北说:“老爷,对面那几人似乎又在密谋些什么。”

    李江北微微皱眉,道:“不管他们,任他们玩什么阴谋诡计,这次之后,咱们李家就退出,不再过问江湖的事情。”

    李乾担忧的说:“就怕到时候想退出都难啊!”

    “此话怎讲?”

    李江北好奇的看向李乾。

    李乾沉声的说:“这个王虎来势汹汹,又并非善茬,怎么可能让咱们李家如此轻易的就退出,再看他们刚才密谋什么之后,王锦添对你阴笑的样子,一定是针对咱们李家。”

    李江北经过李乾这么一分析,心中一沉,说:“咱们李家又没有得罪那个王虎,他为什么要惦记着咱们李家?”

    “老爷,您忘了,龙泉剑……”

    “难道……”

    李乾点头,“习武之人,谁不想拥有这等绝世宝剑!”

    “可是,他怎么会知道!”

    “您忘了,当年张家和王家都看见过您那把‘龙泉剑’,这两家又向来与咱们李家不和,你觉得他们能放过这次落井下石的机会吗!”

    李江北脸色变的极为难看起来,他已经到了古稀之年,将生死看淡,可是他放心不下自己的大孙子,他儿子早在十年前练功做火入魔后死了,如果在失去这个孙子,他们李家就彻底绝后了。

    李江北浑身颤栗起来,咬咬牙,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地道:“你……赶紧,恩,赶紧联系家里,让……让他们送小伟出国!”

    李乾面色难看的低声说:“老爷您忘了,国外也不安全,洪门的总部就在海外……”

    “那该如何是好!”

    李江北面色难看的说:“我儿子已经去世了,我万万不能再让我这个孙子出事啊!”

    李乾面露坚毅之色的说:“老爷,您放心,我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护小少爷周全!”

    李江北连连点头,吩咐说:“等到大会结束,你马上带小伟去乡下老家避避风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李家遭遇不测,你和小伟千万不要替我们李家报仇,他安危比什么都重要!”

    “是,老爷!”李乾重重的吁了口气,脸上露出伤感之色。

    离比武大会只剩下最后五分钟就要开始,李江北扫视会场一圈,朝李乾问道:“林涛和影子他们怎么还没来?”

    李乾也是一脸不解。

    李江北唉声叹气道:“他们该不会是直接吓的不敢来了吧?如果真是这样,老柳可真是所托非人啊!”

    李乾摇头说:“不会,以我对影子的了解,他一定回来。”

    他话音刚落,脸色寒冷如冰的影子便带着两名手下迈着步子朝着会场走来。

    众人一下子将目光全都聚集在了影子身上。

    王虎此时也注意到了影子,朝影子身上打量两眼后,稍微露出一丝惊讶,随后便朝王锦添问道:“这人该不会就是那个什么‘飞狐门’的老大林涛吧?”

    王锦添瞥了影子一眼,摇头说:“不是,这人是柳元宗的侍卫,身手也是极为了得的!”

    王虎不屑一顾的撇嘴,冷笑道:“虽然还行,但是依然无法成为我的对手,这个影子都出现了,那个叫林涛的小子为什么没来?”张世坤讥笑道:“肯定是听说了您的厉害,吓破胆了呗!”

    “哈哈哈,不会这么怂吧?”

    王虎放声大笑起来,大有不把会场里的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傲慢。

    影子走到李江北面前时,脚步停顿了一秒,随后朝着他们‘飞狐门’的地方走去。

    “影子!”

    李江北朝影子喊道。

    “李老,有事么?”

    影子寒着脸皱了皱眉。

    李江北叹气道:“你在责怪我同意提前一年召开比武大会吧?”

    影子面色沉着的说:“你跟柳爷生前也算是至交,何故柳爷刚去世,你们李家就落井下石的如此之快!”

    李乾在一旁插话解释说:“影子你误会我们老爷了,原本老爷是不同意的,而且坚决反对,可是那王虎太过霸道阴毒,一言不合就拿我们家小少爷的性命相要挟,为此我还跟他交了手,被他打伤,万般无赖之下,老爷才只好妥协,否则小少爷就有性命之忧啊!”

    “当真如此?”

    影子看向李江北。

    李江北惭愧的点头,“影子,我跟老柳相交多年,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肯定会站在你们这一边啊!”

    铛铛铛……

    这时候,比武大会开始的铃声响起。

    李江北忙问影子,“林涛人呢?”

    影子站在了李江北身边,低声说:“让我先来,前几日内功有所消耗,最近几天一直在闭关,不过我走之前他说顶多再过半个小时就会赶过来。”

    李江北忌惮的看了一眼对面的王虎,说:“恐怕就算他来了局势也没法逆转了,这王虎实在是太厉害了,即便是老柳在世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影子听了心中也是有些担忧,虽然他知道林涛身手比柳元宗还好,但是王虎的实力他看不透,就无法判断林涛是否能够打败王虎了。

    几人谈话的时候,擂台上率先上去一个肌肉结实的中年人,看样子充满了爆发力。

    李乾在旁边提醒说:“是太湖帮的金牌打手。”

    李江北看了直摇头,暗道:“都是些去送死的!”

    不久前被太湖帮老大称作‘老廖’的大哥亲自上阵,两人都是练家子,一上擂台之后便打的难解难分,不过他们的这些拳脚对于影子、李乾这种有内力的高手来说简直就是花拳绣腿。

    擂台下面,王虎实在是看的不耐烦了,大喝一声,右脚朝地面一蹬,一个纵身直接飞上擂台,一记扫荡腿,将两人给踢飞出擂台,重重的摔在离擂台七八米远的地方,口喷鲜血,半死不活。

    原本嘈杂的会场瞬间变的鸦雀无声,那些原本打着侥幸心理的待看了王虎的手段之后,全都打了退堂鼓。

    轻轻一脚就将人给踢飞出去,这种手段,谁敢上去送死?!

    “不要浪费时间了!”

    王虎双手负背,一双虎眼扫视全场,大声喝道:“‘飞狐门’的林涛何在,赶紧出来受死!”

    “你在找我吗?”

    王虎话音刚落,一个语气轻快的声音在人堆里响起。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