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追求者
    在没有接到比武大会通知之前,林涛从来没听说过华北省还有一个以武力来划分地盘的规矩。

    初来羊城时,他潜伏在老乌手下,以当时老乌的实力,根本无法接触到三大家族,老乌自己的地盘还得靠柳元宗‘施舍’,所以导致林涛消息闭塞,不知道比武划分地盘这种重大的事情。

    至于柳元宗为什么到死都没有告诉林涛这些事情,一来是林涛很少跟柳元宗接触,二来恐怕柳元宗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死的突然,来不及跟林涛多做交代。而影子虽然知道这事,不过柳元宗死后,影子一直帮林涛管理羊城的所有地盘,估计也忽略了此事。

    此时,在柳元宗的四合院内,影子把比武请帖送到林涛手里,并解释了比武划分地盘的来龙去脉之后,林涛才彻底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传统的比武划分地盘的事情存在。

    不过让林涛好奇的是,离六年一次的比武还有一年时间,为什么这次提前了一年来比武划分地盘,他有心疑惑的向影子询问道。

    影子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是猜测的说道:“这件事情来的蹊跷,恐怕还最近行为猖獗的洪门有关!”

    林涛眉头一皱,说:“你觉得是洪门策划了这次的事情?”

    “只有这件事情解释的通,华北最近很多年都没有哪个帮派敢于咱们相抗衡,所以这些年的比武大会成了一种走过场的仪式,但是这次既然提前了一年,很显然有些人迫不及待了。整个华北,除了洪门的人,还有谁敢跟咱们争地盘?!”

    “按照你之前的解释,除非三大家族都同意,才能提前召开比武大会,华北的三大家族为什么要同意洪门无理的要求?”

    “很显然,他们要么拿了足够的好处,要么就是被威逼利诱。”顿了顿,影子皱了一下眉头,嘴里嘀咕道:“只是搞不懂,李家一直跟柳爷关系亲密,为什么会同意提前比武?!”

    “提前就提前吧!”

    林涛无所谓的将请帖丢在了石桌上,端起石桌上的紫砂壶喝了口茶水,从石墩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石亭的台阶上,一脸笃定的神情说:“我是不会让洪门的人得逞的,至于三大家族,现在既然站到了洪门那边,就是咱们‘飞狐门’的敌人,以后也不用再给他们抽成,比武大会,过了今年的这一届之后,咱们就不再认账,也不参与!”

    影子点点头,随后又有些担忧的说:“三大家族实力远不如从前,不足为虑,只是这洪门,这次似乎确实来了一位高手,否则他们也不至于如此有信心的提前召开比武大会。”

    林涛朝影子安慰的笑了笑, 随后说:“从我记事开始,除了一个人我打不过以外,剩下的,只要是我遇到过的高手,我从未有败绩,这次也不会失败!”

    影子倒是挺好奇林涛败在过谁手里,便问道:“那个您打不过的人是谁?”

    “收养我,从小教我医术和功夫的老头子。”

    “能把你教的如此出色,这位老人家一定是个世外高人吧?”

    “确实!”林涛深以为然的点头,苦笑的说:“他的武学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境界,连我都看不出来,绝对可以用高深莫测来形容。”

    “何不请他出山帮忙?”

    林涛摇头说:“他已经二十年没有下过山了,也不会再下山……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到了他必须下山的时候!”

    影子就又好奇了,“什么事情是他必须要下山的?”

    “比如……我快死的时候!”

    林涛笑了起来,笑容显得很古怪。

    顿了顿,林涛继续说:“比武大会在三天后吧?”

    “是的!”影子安静的回答道。

    林涛刚帮常佳丽打通任督二脉,因此耗费了不少内力,他得在这三头内将内力重新修炼到充盈状态,也幸亏他手头上还有些补充内力的药物,足以让他在三天内恢复功力。

    “吩咐下去,这三天,除了给我送饭以外,其他时间都不要打扰我,我功力最近有所损耗,必须在三天后的比武大会前修炼到充盈状态。”

    林涛的修为还未达到辟谷阶段,即便入定修炼还是得按时吃饭,否则,抗一天没事,抗两天三天就有些吃不消了。

    ……

    西安。

    长安食品集团总部,总经理办公室内。

    沈曼丽穿着一套职业套裙,正直挺着身子坐在老板椅上批示文件,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敲响。

    “进!”

    沈曼丽没有抬头,开口应了一声。

    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沈曼丽的闺蜜兼助理的韦梦玲手里捧着一大束红玫瑰走了进来,苦笑的说:“今天又是一大束玫瑰花!”

    “扔了!”

    沈曼丽依然没有抬头,手中的钢笔不停的在文件上批示着。

    韦梦玲嗅了嗅玫瑰花的清香,感叹道:“这都已经几天了?那个燕京来的裴公子可真够锲而不舍的,每天准时往公司里送这么一大束玫瑰花。你说你如果一直不肯见他,他会一直送下去吗?”

    沈曼丽放下了钢笔,抬起头用美眸斜了韦梦玲一眼,说:“我又不是什么小女生,会被玫瑰花感动?而且送玫瑰的手段早已经落的俗套了,亏他还是什么燕京来的富少呢!”

    “嘻嘻,是呀,论哄你开心的手段,谁有林涛厉害啊!”

    韦梦玲撇撇嘴,调侃的笑道。

    沈曼丽抿嘴笑了笑,毫不掩饰的挑眉说:“你还真说对了,我就吃林涛的那一套!”

    “啧啧。这恩爱秀的,我牙都快酸掉了!”

    韦梦玲将手里的玫瑰花放在了会客的沙发上,随后走到沈曼丽办公桌前,似笑非笑的说:“林涛和裴鸿飞比起来,我还真没看出他的优势在哪里,除了给你买的那套房子展现了他有一点小钱以外,他与燕京裴家的富兴集团比,简直就像是大海里的一根针,丢进去找都找不到。你为什么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林涛?”

    沈曼丽满含深意的看了韦梦玲一眼,说:“有些事情不是用钱能够衡量的,再说了,林涛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弱!”

    韦梦玲努努嘴,一脸不以为然的说:“是是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你眼里林涛什么都好,行了吧!”

    沈曼丽有些生闷气,感觉韦梦玲这两天似乎一直在含蓄的当裴鸿飞的说客,难道是暗地里收取裴鸿飞什么好处了?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沈曼丽脑海中一闪而过,出于对朋友的信任,她觉得韦梦玲之所以向着裴鸿飞说话,是觉得裴鸿飞条件更好,闺蜜之间帮忙选择条件好的男人也是在所难免,也就将心里的火给压了下去,朝韦梦玲乜了一眼,说:“就你多事,赶紧出去干活去,否则我扣你薪水啊!”

    韦梦玲笑眯眯的打趣说:“知道了大老板,小的这就出去替您卖命去!”

    韦梦玲走出沈曼丽的办公室之后,随后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然后到了茶水间门口,见茶水间里没人,便走了进去,装作泡咖啡的样子,翻出一个没有存名字的号码拨了过去。

    对方很快接通后,韦梦玲警惕的扭头朝门口看了一眼,见没人来,这才压低声音说:“裴少,曼丽还是没有收下花!”

    韦梦玲打出去的电话正是裴鸿飞本人的电话。

    裴鸿飞此时正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双腿随意的搁在办公桌上,一脸轻松笑意的说道:“已经猜到了,不过不要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等到坚持的久了,迟早有一天曼丽会答应我的!”

    “呵呵,裴少说的是!”

    裴鸿飞饶有兴致的说道:“韦小姐,你也放心,我答应你的条件肯定会兑现,无论成功与否!”

    韦梦玲面露喜色,压低声音娇声道:“那就先谢过裴少了。”

    “不用谢,咱们这不都是互帮互助吗!”

    韦梦玲笑意又渐渐的收敛,道:“我这么做是出卖了曼丽,她这么信任我,而我却……”

    “韦小姐不能这么说啊,你这么做虽然有自己的小私心在里面,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希望你的闺蜜能够幸福吗,是不是?”

    韦梦玲听裴鸿飞这么说,心里倒是自欺欺人的好过了些,连连点头说:“是是,我就是觉得您比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强太多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也不知道曼丽是中了他的什么邪了!”

    裴鸿飞在电话那头沉默两秒后,出声说道:“昨天倒是忘记问你了,他喜欢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林涛!”

    “具体是做什么的?”

    “这个嘛……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好像有些小钱!”

    “有些小钱?!”裴鸿飞讥笑起来,随后道:“我知道了,韦小姐请继续帮我多多劝劝曼丽,一切就拜托你了!”

    “裴少放心,我会努力劝说曼丽的!”

    挂断韦梦玲的电话之后,裴鸿飞皱着眉头将手机扔在了办公桌上,脸色阴沉的低声说道:“沈曼丽,我裴鸿飞想要得到的女人就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你也不例外!”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