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比武大会
    羊城郊外,洪门的一处秘密基地内。

    此时,海外洪门分舵舵主雷天烈的属下钱洪磊将手下二十多名精英全都召集回了基地。

    基地会议室内,为首坐着的是洪门分舵舵主雷天烈的师弟,王虎。

    王虎年龄四十出头,身材魁梧,剃着小平头,看上去爆发力十足,却略显笨重。

    他扫视众人一眼后,把目光落在了钱洪磊身上,朝着钱洪磊打量两眼,眯着眼睛说:“钱洪磊,你不是说羊城这边有劲敌么?专门让我从海外赶过来,就是为了对付一群乌合之众?”

    钱洪磊被王虎盯的浑身不自找,忙赔笑的解释说:“王先生,您有所不知,他们这个‘飞狐门’虽然是最近才在羊城发展壮大起来的,但是却收编了羊城老牌势力柳元宗的队伍,确实不容小觑。再者,这‘飞狐门’的老大林涛身手极为了得,其修为恐怕已经达到了,第二层‘炼气化神’的后期,甚至……连第三层的‘炼神化虚’也是有可能的。”

    在武术界,将修为分为,第一层‘炼精化气’,而‘炼精化气’又分为三个小层次,分别是前中后期;第二层为‘炼气化神’,第三层为‘炼神化虚’,以及最高层的‘炼虚合道’,其中每个层次都有前期中期后期之分。

    至于‘炼虚合道’之后,便是传说中的‘地神’级别。

    至于这‘地神’是否真的存在,那就不得而知了。

    王虎得知在这羊城竟然有与自己实力旗鼓相当的人物,顿时皱起眉头质问钱洪磊,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林涛有‘炼神化虚’的境界?我也才刚到第三层‘炼神化虚’的前期,对方的实力难道比我还强?哼!”

    钱洪磊不知道王虎的心性,生怕多说话说错话,便小心翼翼的解释说:“王先生,我的修为现在是第二层‘炼气化神’的前期,可是我在他面前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就像跟站在您面前感受到的压力一般,所以我猜测他的实力恐怕即便弱于您,也不会弱太多了。”

    “能够达到我这个境界的,基本都是有名有姓的武学宗师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林涛这么一号人物?”

    “这个嘛……”

    钱洪磊也不知如何解释,林涛的出现对于他来说,确实像个异类,一个年仅二十多岁的宗师级别高手,不要说王虎不信了,怕是如果自己没有亲眼看见,也无法相信。

    王虎见钱洪磊吞吞吐吐的,便冷声斥责道:“说话,别吞吞吐吐的!”

    “诶,好的!”钱洪磊吓的一个激灵,忙道:“王先生,这个林涛年仅二十多岁,您不知道他的存在也属正常。”

    “二十多岁?”

    王虎忍不住笑了,鄙夷的说:“钱洪磊啊钱洪磊,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修为能够达到‘炼神化虚’?你知道我从十岁还是修炼,到达‘炼神化虚’用了多久吗?三十年!整整三十年时间啊!你现在告诉我,一个年仅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达到了‘炼神化虚’?你这是在那我寻开心么?”

    “真……真没有!”

    钱洪磊知道王虎的阴狠手段,一个不高兴就能让人脑袋搬家,他见王虎的表情越来越阴沉,顿时吓的有些哆嗦,语气带着颤音的说:“我不能确定他就一定到了‘炼神化虚’的境界,只是根据我的修为,来判断他的修为,也许是我修为太低,判断出错了,说不定他还是第二层的‘炼气化神’也不一定。”

    王虎冷哼一声,一脸笃定的说:“要说出现一个‘炼气化神’的年轻人倒是正常,二十多岁的‘炼神化虚’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除非是……”

    “除非什么?”

    钱洪磊见王虎欲言又止,便忍不住壮着胆子询问道。

    王虎瞥了钱洪磊一眼,表情严肃的说:“除非是有一名‘地神’级别的神人亲自培养,才能培养出二十多岁的‘炼神化虚’的年轻高手!”

    “地神啊!”钱洪磊忍不住感叹一声,随即感叹说:“地神是何等的存在,怎么会理会凡俗之事,而且,地神似乎只存在于传说中吧?”

    王虎若有所思的看了钱洪磊一眼,似笑非笑地道:“咱们洪门的老祖十年前闭关便已经是第四层‘炼虚合道’的巅峰状态了,只需要一个契机便是‘地神’,这十年时间,即便不是地神也快胜似地神了!”

    顿了顿,王虎看向一脸神往的钱洪磊,吩咐说:“这华北省不是有一个比武分地盘的传统习惯嘛,你马上去联络华北省几位主持大会的家族长老,让他们出来主持大局,这一次我要打的整个华北省都不敢冒头,羊城的地盘,我势在必得,哈哈哈……”

    钱洪磊讪讪的提醒说:“可是这比武分地盘的大会每六年才召开一次,离下一次召开比武大会还有一年时间呢!”

    “蠢货!”

    王虎一把拎起钱洪磊的衣领,阴测测的说:“让那几个家族的长老提前开会!”

    “如果他们不肯呢?!”钱洪磊胆战心惊的问道。

    “那就杀……杀一儆百,哪个家族反对的最厉害,就灭了哪个家族!”

    王虎从海外到华夏之前就已经查过华北省的情况,整个华北省总共有三大家族主持比武大会以及地盘的划分,三大家族虽然是华北省的老牌家族,但是早已经不复当年的实力,否则也不至于让羊城的一个柳元宗压制性的管理整个羊城黑道地盘长达几十年,这一次王虎的目标就是控制三大家族,管理羊城的所有地盘,为海外洪门重新回归华夏做准备。

    当然了,羊城只是洪门的一个入侵点,洪门还有其他分舵在同时争夺华夏其他省份的黑道地盘,一旦局面打开,洪门控制了整个华夏的黑道势力,恐怕到时候华夏将再次进入血雨腥风的混乱时期,届时杀戮与毒品将席卷华夏……

    ……

    次日,华北省三大家族的张家、王家以及李家同时受到了王虎的‘拜访’。

    在王虎强势的压制下,张家和王家无奈选择了妥协,而华北李家一直以来跟柳元宗关系甚好,虽然柳元宗死了,但是柳元宗的义子林涛继承了柳元宗的一切,他们李家自然希望林涛继续统领羊城黑道,以达到共赢的局面,便反对了王虎对于提前开比武大会的无理要求。

    谁知道王虎为人阴狠毒辣,一个不和就直接动手杀了几名李家的高手护卫,更是拿李家长孙的性命威胁李家长老就范。

    迫于李家长孙的性命安危,李家长老最终也只能答应王虎的要求。

    如此一来,三大家族长老全都同意提前召开比武大会,大会的日子就提前一年定了下来。

    李家深院内。

    李家长老李江北面色难看的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身边站着一名身负轻伤的老者。

    老者是李江北的近身侍卫李乾,实力达到‘炼气化神’的后期,在整个华北也算是顶尖高手了,可是今天跟王虎对了几招,一开始便落了下风,根本不是王虎的对手。

    “这个王虎自称是海外洪门的人,你跟他交过手,觉得他实力到底如何?”

    李乾无力的叹了口气,摇头道:“老爷,我跟他的实力差距太大,只怕他的实力至少也是‘炼神化虚’的前期了。”

    第二层后期与第三层前期虽然看上去只相差一个级别,但是实力却是有天壤之别。

    “炼神化虚啊!”

    李江北幽幽的说道:“当年如果不是吾儿练功走火入魔,现在恐怕也是‘炼神化虚’了吧!”

    一提起李江北的儿子,李乾也是无比唏嘘,叹气道:“当年大公子的天赋和实力在整个华北绝对是年轻一辈……不对,是整个华夏年轻一辈修为排名靠前的,谁知道天妒英才啊,如果不是因为那次……咱们李家也不知被海外回来的丧家之犬欺负成这样啊!”

    李江北轻轻的吁了口气,不愿意再多提以前的事情,转开话题说:“柳元宗去世前,把位子传给了一个叫林涛的年轻人,你跟他们‘飞狐门’打过交道,你觉得这个叫林涛的年轻人实力怎么样?”

    李乾苦笑道:“林涛本人我也没见过,每次跟我打交道的都是他的手下‘影子’。”

    “影子不是柳元宗的贴身侍卫吗?他这样的人物愿意继续为林涛这样的年轻人卖命?”

    “具体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影子死忠,受到了柳元宗临危前的托付也没个准!”

    “这次……哎!”李江北唉声叹气道:“这次咱们整个华北省恐怕要动乱了,王虎这人实力如此强悍,华北无人能与之抗衡啊!”

    “咳咳,张家和王家也是走了下坡路,再加上三大家族不和睦,被王虎乘虚而入是在所难免的。”李乾咳嗽两声,说道。

    李江北关切的看了李乾一眼,“你的伤势无碍吧?”

    “无碍,受了些轻伤,调理一些日子便可!”说完,他苦笑一声,随后继续说:“年龄大了,如果再年轻一些,也不至于这么不堪啊!”

    李江北落寞地道:“这些年如果没有你支撑,李家恐怕早就被另外两家吞并了。老乾,这次大会结束之后,咱们就彻底退出吧,希望能够全身而退,过些安稳的日子……”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