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合伙坑人
    接下来的几天,林涛和樊小军、李一帆便等着灰色天堂的考察人员到来。

    樊小军继续替林涛训练安保人员,李一帆则坐在林涛的办公室,研究‘灰色世界’网站的一些规则。

    两天时间过去,‘灰色世界’的考核人员没有等来,却等来了姚红交通事故的当事人。

    这天下午,林涛正在中心医院探望乌鸦,刚跟乌鸦说话没多久,姚红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语气慌张的说:“林先生,李春刚才打来电话了,说是被撞的受害人让我过去谈索赔的事情。”

    林涛沉声说:“你先不慌,现在就坐车过去,到了交警支队之后别慌着进去,在门口等我,我现在就往那边赶。”

    “恩恩,知道了,林先生。”

    挂断姚红的电话之后,林涛苦笑的对乌鸦说:“你好好的养病,别多想,我给你的药膏如果用完了就让辉仔告诉我一声,我再给你熬制。”

    乌鸦感动的点点头,说:“涛哥,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如果是换作别的老大,遇到我这种断胳膊断腿的情况,恐怕最多是给我一些钱就不会在理我了,你却……”

    林涛举手阻止乌鸦继续说下去,“你全心全意的替我打江山,现在受了重伤,即便是花再多的钱,费再多的精力我也会把你治好的,你现在什么都别去想,只用安心养病便是了。”

    乌鸦红着眼眶连连点头,道:“涛哥,我听你的,好好养病。等胳膊腿恢复正常了就继续为你卖命!”

    林涛含笑的点头,随后出了病房,出了医院之后便驱车朝着交警支队赶去。

    路上,林涛原本打算把姚红肇事的事情告诉李一帆的父亲李平科一声,想让他帮忙想想办法,不过后来转念一想,如果对方索赔的数额不高,就赔些钱得了,免得去欠李平科的人情,毕竟姚红确实是无照驾驶撞了人,给受害人一些赔偿也是应该的。

    这么一想,念头就打断了动用关系的念头。

    车子很快就到了交警支队,将车子停在交警支队的院子里,林涛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交警支队办公楼门口不停徘徊的姚红。

    姚红听从了林涛的话,今天穿的不像以前那般性感了,一条藏青色的碎花连衣长裙齐小腿位置,露出两条白净的小腿和脚下的一双浅褐色的高跟鞋。

    只见她一脸焦急的朝院子大门口张望,见林涛的白色路虎开了进来,她脸色一喜,忙朝林涛迎了过去。

    “林先生,您总算来啦,李春都催我几次了!”

    林涛推开车门,道:“别理他,你先跟我说说当天你撞人的具体情况,我看看对方是否也有违规行为!”

    姚红讪讪的说:“李春说是我的全责,而且我无照驾驶呢。”

    “你全不全责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要讲求证据的,你废话少说,赶紧给我讲讲当时的路况,以及你怎么撞的对方!”

    姚红心虚的看了林涛一眼,低下头,轻声说:“我当时太慌张害怕了,所以……所以忘记细节了!”

    林涛:“……”

    林涛极为无语,不过突然想到别墅里的每一辆车子都安置了行车记录仪,便忙说:“那辆大众车子被扣押在这里吧?”

    姚红点头说:“就是被交警支队给扣押了。”

    “那就好办了,先去看看行车记录仪再说!”

    姚红答应一声,赶紧跟上了林涛的步伐,朝着办公大楼走去。

    ……

    此时,在李春的办公室里。

    一名胳膊上绑了绷带的中年男人穿着一声破旧的衣服,一脸赔笑的对李春说:“李队长,待会儿那车主来了,我就直接说让她赔钱么?”

    李春坐在办公桌,冷声道:“你就按照我昨天教你的说就行了,你不是胳膊摔断了吗,就……”

    “不是摔断了,是骨折了!”

    李春怒其不争的瞪向中年男子,道:“我说是断了就是断了,你不想让对方多赔你钱了是么?”

    “没有,没有的事情,嘿嘿,就按照您说的来,胳膊断了!”

    李春道:“胳膊断了的补偿,医疗费、精神损失费,务工费等等,昨天算的是多少来着?”

    “十万零八千!”

    中年男子满口回答道。

    李春点点头,“待会儿不用我再提醒你了吧?”

    “不用。不过,万一她不愿意赔那么多怎么办?”

    李春冷笑道:“她如果不赔,正好,我就先拘留了她,再让她赔!”

    咚咚咚……

    两人说话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李春朝门口望去,见一名年轻人站在门口,一脸淡漠的看着他,他正纳闷对方是什么人时,就见模样妩媚的姚红站在了年轻人旁边。

    “李队长吧?”

    站在姚红身边的年轻人自然就是林涛了,只见他含笑的朝李春走了过去,开口说:“之前我们通过电话的!”

    李春立马想起来那天拿姚红的电话跟自己说话的男人,于是立马将脸沉了下去,没有去厉害林涛,对姚红斥责的说道:“姚小姐,你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我们都很忙,让我们一直在这里等你,你觉得像话吗?”

    姚红被李春斥责的正要道歉时,林涛突然接过插话,似笑非笑的问李春,“李队长,我刚才站在门口的时候听说你要拘留人啊,你打算拘留谁?”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姚小姐什么人?”

    李春不悦的皱皱眉,瞪向林涛道。

    林涛随口道:“姚红是我远房的表姐,现在暂住在我家,她开的车子也是我家的车子,你觉得和我有关系么?”

    李春冷着脸点头,指着胳膊绑着绷带的男人,对林涛和姚红说:“被撞的受害人在这,他已经列出了一份赔偿明细,你们自己看吧。”

    中年男人会意李春的意思,将一张单子递给了林涛。

    林涛接了过去,看了看,皱眉说:“十万八?你胳膊断了?”

    “是的!”

    中年男人心虚的讪讪道。

    “我看看!”

    “不行!”中年男人往后退了两步,说:“刚接上的,你别再给我搞断了!”如果是以前,林涛不会说自己是医生,因为他没有行医执照,但是现在不同了,林涛被易向天院长受聘进了中医院,成为了中医院正式的主治医师,他看了心虚的中年男人一眼,似笑非笑的说:“我是医生,让我看看你的胳膊是不是断了,如果真断了,我立马赔你十万零八千!”

    李春见中年男人有些慌乱了,怕他露出马脚来,于是替他怼林涛,道:“你说你是医生,那就把你的医师证拿出来看看。”

    林涛冷笑的看着李春,问道:“你平时不上班的时候会随身带着证件么?”

    “别说其他的,我就问你现在拿不拿的出医师证?”

    林涛怒极反笑,点头道:“好,他的胳膊我暂时可以不看,我的车呢?”

    李春冷笑道:“被扣了!”

    林涛面无表情的说:“车里面有我的私人物品,我现在需要去拿!”

    “什么东西?”

    林涛没有说是要拿行车记录仪,因为他怕李春知道了车里有行车记录仪会找人在他拿到行车记录仪之前去做手脚。他此时已经看出来了,很明显这个李春在偏袒胳膊上绑了绷带的男人,胳膊断了的事情估摸着也是两人捏造出来的。

    “我的钱包落在了车里!”林涛说道。

    “我打电话让人拿给你!”李春拿起了办公桌上的座机。

    林涛忙说:“不用了,我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一般人找不到!”

    李春微微皱眉,“你到底想搞什么鬼?”

    林涛脸色一下子寒了起来,冷声道:“李队长,你虽然有权扣我的车子,但是没有权力不让我拿车里面我自己的东西吧?”

    李春被林涛呛的有些语塞,气愤的重重点头,“我就让你去拿,我看你去车里能拿出什么东西来,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是不可能躲避过去的。”

    李春自然不会傻到真认为林涛会是去车里拿钱包,肯定是跟撞车的事情有关的东西。

    “难道是,行车记录仪?”李春暗衬道,“不应该啊,当时我专门看了一眼车子的前挡风玻璃,没有行车记录仪啊!”

    他拿起电话给一个交警打去电话,说“王烁,待会儿那辆白色大众的车主要来去车里面的东西,你给他打开车门!”

    林涛听到李春打给的交警名字叫王烁,心中便一动,暗道:“李一帆的表哥不就是叫王烁吗,那天在沈曼丽新家喝了酒被李一帆的表哥王烁给拦住了,最后报了李平科的大名,王烁将林涛给偷偷放走了,几人前些日子还一起喝过酒,该不会真是他吧?”

    就在林涛暗自思索的时候,李春的声音响起,“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你赶紧去拿,别多浪费我时间!”

    林涛怕姚红留下来会被李春吓唬,便转身对身后的姚红说:“你跟我一起去!”

    姚红乖巧的哦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跟在了林涛身后。

    李春望着姚红妩媚的模样,心里痒痒难耐,心中更加气愤了,好不容易快要到嘴的肥肉,被一个突然蹦出来的小王八蛋给破坏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