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保姆的小心思
    “林先生,等等……”

    姚红娇呼一声,刚开口时,林涛已经推开了她的房门走了进去。

    紧接着映入林涛眼帘的是一幕极为香艳的场景,只见保姆房的小床上安静的躺着好几件极为性感的蕾丝内衣,其夸张程度可以用情趣内衣来形容。

    “呃……”

    林涛表情错愕的看了看床上的内衣,随即露出尴尬的神情。

    姚红这时候冲进了卧室,俏脸滚烫的赶紧将床上的内衣一股脑的全给抓了起来,塞进了她的衣柜中。

    “林先生,你……”

    林涛尴尬的咳嗽一声,抢着说道:“我什么都没看见,赶紧开始按摩吧。”

    “哦!”

    姚红郁闷的答应一声,随后从床边的柜台上拿起一瓶刚买的精油,说:“你把上衣脱掉吧!”

    林涛也不怯场,直接将上衣给脱了下去,露出精壮的身子,然后趴在了姚红的小床上。

    姚红看的一阵脸红心跳,暗中感叹,“没想到这小子身材还挺壮实的呢。”

    她见林涛毫不客气的趴在了她床上,于是装着胆子脱掉了高跟鞋,爬上床后直接跨开双腿坐在了林涛的腰身上,见林涛被自己给坐在了屁股下面,姚红心里一阵得意,在林涛身后一阵扮鬼脸,心里冷哼哼道:“你小子平时不是挺嚣张吗?哼哼,这会儿不照样被老娘给坐在屁股下面了?”

    扑哧!

    姚红情不自禁的幻想起了虐待林涛的场景,想的高兴了竟然一时没忍住,乐出了声。

    林涛趴在床上,见姚红一直没动静,还发出笑声,顿时不高兴的低声斥责道:“等什么呢?还不赶紧给我按!”

    姚红回过神来,吓了一条,忙倒出一些精油涂抹于双掌之间,然后有模有样的朝着林涛后背按了下去。

    “林先生,这力道怎么样?”

    姚红边卖力的按摩边试探的问道。

    林涛闭着眼睛恩了一声,说:“可以。”

    姚红答应一声,沉默下来,专心的按摩。

    过了一阵子,林涛被按的全身酥麻,尤其是姚红那臀部不停的在他腰身扭动,柔软的弹性让林涛一直想入非非。

    林涛心中暗恼不已,暗骂自己怎么能对这么一个笨手笨脚的女保姆有其他心思?

    于是故意找话题跟姚红说,来转移注意力,“姚红,你这按摩的手艺不错啊,以前学过吗?”

    姚红十指极为灵活的在林涛后背游走,得到林涛的夸赞,她得意的抿了抿嘴,说:“没学过呢,不过以前没事的时候在电视上看见过按摩的教程。”

    “恩,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吗。”

    姚红心道:“你才知道老娘聪明啊!以后再敢说老娘笨手笨脚,老娘就不给你小子按摩了,哼!”

    “这瓶精油多少钱?”

    林涛再次开口问道。

    姚红大大咧咧的说:“没多少钱呢。”

    林涛微微皱眉,“没多少钱是多少?”

    “额……三百多吧!”

    “知道了,这三百多块钱从菜钱里面报销吧。”

    顿了顿,林涛扭头看了姚红一眼,继续说:“你有驾照吗?”

    姚红愣了一下,摇头道:“没有呢。”

    “最近抽时间去学一下,这边离菜市场远,等你学会开车之后就开家里的那辆大众车子,每天去菜市场买新鲜菜,别一次买太多,放着冰箱里不够新鲜。”

    姚红听了林涛的话已经自己听错了,心中惊喜万分的怯怯问道:“林先生,您是说让我去考驾照,然后把那辆大众车子给我开?”

    “恩,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我一定尽快学会!”

    姚红高兴的都快叫出声来了,她一直都羡慕城里的阔太太们能够穿金戴银,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到处逛街逛商城,她没想到她自己来城里没多久,也快要有自己的代步车了,她又怎么能够不喜出望外。

    姚红心中大乐,给林涛按起摩来就更加的卖力了,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的去取悦林涛。

    “今天就到这里吧!”

    就在姚红涂了红色指甲油的双手不小心触碰到林涛敏感位置的时候,林涛突然叫停了。

    “啊?”姚红惊慌失措道:“林先生,我是不是按疼你了?”

    “没有,我困了,今天就这样吧!”

    “哦!”姚红这才松了口气,爬下床之后将林涛的拖鞋摆放整齐。

    林涛穿上鞋,看了姚红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以后每按一次摩就给你五百块钱的小费,从我给你的那三万块钱里面扣除!”

    姚红心里喜滋滋的,嘴上却故意客套说:“林先生不用了吧?您给我的工资已经够高了,我怎么还好意思要您的小费。”

    “别虚伪了!”

    林涛似乎看穿了姚红的心思一般,瞥了一眼姚红后迈着步子走出了她的保姆房。

    “你才虚伪呢!”

    等到林涛出去之后,姚红朝着门口低声嚷嚷一句,哼声哼气的说:“喜欢我按摩的技术就直说,装什么装!”

    姚红一想到自己在别墅不再是一无是处,心情愉快的情不自禁就哼起了小曲。

    ……

    次日一大早。

    林涛还在睡梦中时,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安静的早餐,手机铃声在卧室里显得极为刺耳,林涛皱眉半眯着眼睛将手机给拿了起来,见是中医院院长易向天打来的电话,于是郁闷的接通,有些不悦的说:“易院长,您老也不看看现在才几点,打电话给我做啥呀?”

    易向天在电话那头发出爽朗的小声说:“吵到你休息了?”

    “您说呢?”

    易向天笑道:“是这样的,胡永梅的病情基本上已经快要完全康复了,刚才不久前她提出想见见你这个救命恩人,你有空来一趟么?”

    林涛原本就打算今天去医院询问胡永梅关于蛊毒的事情,既然胡永梅主动要求见自己,林涛何乐而不为,立马就答应下来,说:“我这就过去!”

    见林涛要挂电话,易向天忙说:“你等一下。”

    “还有事?”

    易向天笑眯眯的说:“我要的内功心法你默写好了没?”

    林涛微微一愣怔,最近事情太多,竟然把这事给忘记了。

    易向天见林涛在电话那头不说话,便气愤道:“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林涛醒悟过来,心虚的忙说:“怎么可能,我只是……只是最近太忙了,还没默写完罢了,你再多给我几天时间。”

    “只要你能给我内功心法,我就是多等些时日也不要紧!”

    “院长您就放心好了,我林涛说一不二!”

    挂断易向天的电话之后,林涛赶紧起床洗漱一番,然后驱车朝着中医院赶去。

    到了中医院,林涛刚把车子停好,就见易向天正站在住院部大楼门口朝自己招手。

    林涛快走进步上前去,笑呵呵的说:“院长,等我呢?”

    易向天恩了一声,不咸不淡的说:“知道我等你做什么吗?”

    “做什么?”

    “我问你啊,你内功心法默写多少了?”

    “嗬,您老怎么又提起这茬了?”

    易向天没好气的说:“你们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实在是太懒了,我再不催你,恐怕等我身子进了黄土都看不到内功心法!”

    林涛歉意的笑了笑,说:“您老放心,再给我三天时间,我保证把内功心法交到你手里!”

    “三天完不成怎么办?”易向天追问道。

    林涛想了想,说:“如果完不成那……那我就不用你珍藏室的药草了!”

    “想的美!”易向天冷哼一声,说:“如果完不成,你非得不能用我珍藏室的草药,我还得让你十倍赔偿我那些被你拿走的药草!”

    林涛:“……”

    “院长,不用这么黑吧?”

    易向天似笑非笑道:“不给你压力你就没有动力,你也体谅体谅我这个老家伙吧,我都多大年纪了,还有几天好活?你就不能快点把内功心法交到我手里吗!”

    “放心好了院长,说了三天肯定三天给你,现在先不说这个了,赶紧带我去见胡永梅行么?”

    易向天点了点头,这才放过林涛,领着林涛朝三楼豪华病房走去,边走边交代说:“胡永梅毕竟是常务副市长的夫人,你说话的时候还是需要谨言慎行些,我知道你肯定想问她关于蛊毒的事情,她如果愿意说就说,如果不愿意说你也别追问!”

    林涛诧异的看向易向天,问道:“您怎么会觉得她不愿意说呢?”

    易向天满含深意的说道:“难道你没发现,那天常务副省长吴启达提到家里的事情时显得有些不耐烦吗,他不愿意让外人过多的过问他家里的事情,所以我猜测胡永梅也不会多说什么!”

    林涛听了易向天的分析,心中不由得暗叹姜还是老的辣,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

    两人到了胡永梅的病房前后,易向天敲响了胡永梅病房的门,提醒说:“胡夫人,替你治病的主治医师林涛来了。”

    胡永梅有些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麻烦易院长您请林先生进来一下。”

    易向天压低声音对林涛嘱咐说:“你自己进去吧,我刚才说的话你别忘记了,如果她不愿意多说你也别逼问,小心恩人变仇人!”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