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乌鸦嘴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涛,你可真够讨厌的,人家梦玲也是好心好意的为了我着想才用了那种办法,你这么小心眼干嘛呀!”

    沈曼丽见韦梦玲不停的在洗手间里干呕便忍不住向林涛抱怨起来。

    林涛撇了撇嘴,说:“自作聪明的女人就应该受到惩罚。”

    沈曼丽轻哼了一声,说:“你就是心虚!”

    “嘿嘿,你别说我,待会儿等韦梦玲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沈曼丽美眸一瞪,“你敢!”

    这时厕所传来韦梦玲的声音,“曼丽,我跟你男人势不两立!哇……吐死我了!”

    沈曼丽又瞪了林涛一眼,这才急匆匆的跑进了洗手间去照顾韦梦玲。

    等着沈曼丽将韦梦玲扶出洗手间的时候,林涛见韦梦玲脸色惨白,一副吐虚脱了的模样,顿时一边吃菜一边优哉游哉的继续喝酒。

    “林涛,你是不是个男人,连女人都欺负!”

    韦梦玲见林涛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顿时就生气不已。

    林涛笑眯眯的抿了口酒,砸吧着嘴说:“谁欺负你了,是你自己要跟我喝酒来着,能怪我么?”

    韦梦玲说不过林涛,气的直跺脚,朝沈曼丽抱怨说:“曼丽,你瞧瞧你男人,也不管管!”

    沈曼丽抿嘴笑道:“我哪管的住他呀!”

    韦梦玲突然露出一丝奸诈的笑意,说:“我有办法惩罚他!”

    “什么办法?”沈曼丽疑惑的看着韦梦玲。

    韦梦玲笑了起来,不怀好意的看了林涛一眼,随后说:“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跟你睡!”

    沈曼丽听了韦梦玲的话,微微一愣怔,随后醒悟过来,俏脸变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林涛也是跟着嘴角抽搐了两下,心说这个女人也太厚脸皮了吧,当电灯泡还当上隐了?信不信老子一怒之下把你一起给睡了!

    脑海中,这个邪恶的念头一闪而过,林涛自己都被他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大跳,不过仔细观察两人,沈曼丽属于成熟妩媚型,而韦梦玲则属于娇小可爱型的少妇,两种气质截然不同的女人一起大被同眠,那滋味一定是极为美妙的吧。

    韦梦玲见林涛目光直勾勾的在她和沈曼丽身上飘来飘去,便冷哼一声,娇声道:“看什么看臭流氓,没看过美女啊!”

    林涛醒悟过来,尴尬的忙把目光移开,故意装作正经的表情说:“那你就在这睡呗,我跟曼丽还是纯洁的男女关系,所以我不会留下来过夜。”

    “装,接着装!”

    林涛笑道:“我骗你做什么,不信你问曼丽!”

    沈曼丽翻了个白眼,“你们两无不无聊呀?”

    “嘻嘻,曼丽,说好了,今天晚上跟你睡!咱们两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就联系少了,如今重新取得了联系,怎么也得好好的培养一下感情不是。”

    沈曼丽无奈的笑着说:“是是是,让你在这过夜还不行吗。”

    韦梦玲便朝林涛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林涛笑而不语,抬手看了一下时间,说:“时间不早了,我也酒足饭饱,该回去了。”

    “你喝酒了,要不今晚就别走了?”顿了顿,沈曼丽又加了一句,“晚上就睡在客房吧。”

    林涛心里有些生闷气,说:“我还是走吧,不打扰你们闺蜜联络感情了。”“林涛,你要酒驾呀?!”韦梦玲突然娇声说道。

    “几杯红酒而已。”

    “那也是酒驾啊,小心被交警抓住,嘻嘻。”

    “乌鸦嘴!”林涛恶狠狠的瞪了韦梦玲一眼,随后朝着屋门口走去。

    “我送送你!”沈曼丽追上了林涛。

    两人走出房门,沈曼丽笑眯眯的问道:“生气了?”

    林涛苦笑道:“就算生气我也是生韦梦玲的气。”

    “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她上学那会儿就是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没多少心眼,人也没坏心思,就是有些喜欢瞎闹。”

    “我知道。”林涛笑了笑,说:“这种娘们我才不会跟她生气了,否则会被气死。”

    沈曼丽听了不仅莞尔一笑。

    林涛看了沈曼丽妩媚的模样,浑身便痒痒的,于是压低声音说:“今天晚上算你躲过一劫,等我有时间了再来收拾你!”

    “赶紧走吧你!”沈曼丽乜了林涛一眼,随后嘱咐说:“路上小心些!”

    ……

    离开沈曼丽家之后,林涛驱车回别墅,在路过一个红绿灯右转的地方时遇到了一排警车停靠在路边,林涛见了心中一突,嘴里嘀咕道:“不会这么寸吧?难道还真被韦梦玲那乌鸦嘴给说中了?”

    车子已经右转过去,此时想掉头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两边站着不少交警,手里拿着测试酒精的仪器给过往车辆的司机测试酒精度。

    轮到林涛的时候,交警敲了敲林涛的玻璃窗,说:“查酒驾!”

    林涛心中有些焦急,在西安他不认识交管部门的领导,如果被查出来喝了酒可是要被拘留的!

    那年轻的交警见林涛迟迟不肯摇下车窗,敲玻璃的劲变的越来越大,嘴里沉声说道:“先生,请你配合检查!”

    情急之下,林涛猛然想起一个人来,上次保安公司办理许可证的时候,林涛拉拢了市局局长的助理李平科,虽然一直让樊小军和乌鸦在打电话李平科,但是林涛跟李平科喝过一次酒,而且留下过李平科的联系方式。

    见年轻的交警砸车窗的声音越来越大,林涛拿出手机后边翻看电话号码边将车窗给摇了下去。

    “熄火下车,接受检查!”

    年轻交警语气十分不悦的朝林涛喝道。

    林涛皱了皱眉,继续翻找李平科的电话号码,嘴里说道:“交警同志别急,我先打个电话!”

    年轻交警冷笑道:“你打谁的电话都没有,赶紧熄火下车!”

    “我认识你们市局局长的助理李平科,李平科你应该知道吧?”

    林涛翻了一阵子,见没找到李平科的电话号码,便直接报了李平科的名字。

    “李平科?”对方微微一愣,朝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跟李平科是什么关系?”

    “我叫林涛,跟他是好朋友,这会儿找不出他的电话号码了,不信的话你现在可以给他打个电话证实一下。”

    “林涛是吧?”年轻交警见周围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便压低声音再次确认的问道:“你真认识李平科?”

    “我骗你做什么,不认识又怎么叫的出他的名字来!”

    年轻交警点点头,说:“我记下你的车牌号了,如果你敢骗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林涛见这年轻的交警挺懂得变通,心中暗喜,辛苦遇到的不是一个讲原则的交警,否则今天恐怕真就得被拘留了。

    “交警同志,你认识李平科么?”

    “他是我姑父!”

    年轻的交警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涛,说道。

    林涛恍然大悟,随后连连点头,说:“兄弟,我这会儿先走了,晚点等你有空我让你姑父约你出来,咱们聚聚!”

    “好说,赶紧走吧!”

    林涛答应一声,踩着油门就开溜了。

    虚惊一场,林涛浑身都快下出冷汗了,他倒不是怕被拘留一些日子,只是如今外面的状况变幻莫测,他如果被拘留进去了,就没法时时刻刻把握时局了,他心中有很强烈的预感,用不了多久,古洪门的高手就会感到羊城,来霸占羊城的地下市场。

    林涛得随时保持自由身,才能够应付后面洪门的各种来犯。

    ……

    回到别墅,林涛没有急着下车,又重新翻找了一遍李平科的电话号码,这次终于给找了出来,然后将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对方给接通,声音有些惊讶的说:“哟,是林涛吧?”

    林涛笑道:“李局,你记性可真好,还记得我呢?”

    “老弟,你这么说可就打老哥我的脸了,咱们上次喝酒到现在也没多少日子,我又没得健忘症,怎么会忘记。不过话说回来,你那保安公司筹建的怎么样了?”

    林涛知道李平科询问保安公司的原因,因为他曾在酒桌上答应过把李平科,把李平科的儿子给招进保安公司去上班,最近一直没联系李平科,恐怕李平科都有些焦急了。

    林涛歉意的说:“李局,真是抱歉啊,最近太忙了,还没跟你说这个事情了,保安公司快要建完了,再过大概半个月吧,我就通知贵公子去我那上班。”

    “老弟,跟我说话这么客气做啥,咱们都是自己人,别什么贵公子贵公子的叫,听着别扭。就叫那小子的名字就行了,当初你给他介绍到长安食品集团去上班,放着那么好的集团不去,要去当保安,你说这小子……”李平科说漏了嘴,忙又解释说:“老弟,我也没说你公司不好啊,只是那小子太野了,我怕他去了保安公司之后会更加放肆。”

    林涛含笑的说:“李局你就放心好了,等他进了公司之后还会进行一次专业化的指导培训,会比军训更为严格,到时候会把他的性格给打磨平,不会惹是生非的。”

    “那就好,那就好……”

    林涛想起打电话给李平科的真实目的,于是忙说:“李局,你是不是有个侄子在交通局上班?刚才我喝了些酒,正好碰上你侄子……”

    林涛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一遍。

    李平科听完后唏嘘道:“老弟,你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如今酒驾管的非常严格,好在碰到了自己人,否则……”

    “可不是吗,今天多亏了你侄子,否则我真就得被关进去了。我想着哪天你帮忙把你侄子给约出来,咱们一起聚聚,顺便感谢一下你侄子网开一面!”

    李平科乐呵呵的说:“好说好说,都是自己人说感谢就没意思了,不过出来聚聚还是可以的,到时候我来约,你等我电话就行了!”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