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酬劳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半个小时过去,病房的门依然紧闭着,吴启达等的有些焦虑,便向旁边的易向天询问道:“易老,那名年轻的医师真没问题吗?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易向天心里也没什么谱,不过却装作一副淡定的模样,语气平静的说:“吴省长不要忧虑,一切等里面的治疗结束之后再说。”

    易向天这么说,吴启达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耐着性子点头,随后拿出烟盒,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来,随手递给易向天。

    易向天摆摆手说:“不抽。”

    吴启达就给自己点上了,猛吸一口烟后,说:“易老,您刚才说我夫人是中了蛊毒,这事可以确定吗?”

    “这个嘛……”

    易向天犹豫了一下,随后看向吴启达说:“是我们医院新聘请的医师诊断出来的,我对蛊毒不甚了解,所以没法给你一个确定的答案。”

    “对方是什么来路,医术很高明吗?”

    见吴启达追问,易向天正为难要不要把林涛的底细说出来时,病房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林涛鼻尖露出汗珠,神情有些疲惫的从病房内走了出来。

    易向天和吴启达忙迎了上去。

    “林涛,怎么样了?”易向天忙问道。

    吴启达也是紧张的盯着林涛。

    林涛没有急着回答易向天,而是看向吴启达,问道:“这位是?”

    “哦,忘记介绍了,这位是胡女士的丈夫,常务副省长吴启达。”

    “原来是吴省长,吴省长你好!”林涛不卑不亢的主动与吴启达握手。

    吴启达挤出笑跟林涛握手之后,接着易向天刚才的话问道:“小同志,我夫人到底怎么样了?”

    “吴省长放心好了,暂时度过危险期了。”

    “啊,真的吗?”

    吴启达脸上露出喜色,忙问道:“我现在能进去看看吗?”

    “暂时不行!”林涛解释说:“我刚替你夫人将体内的蛊虫给逼出来,她现在身体极为虚弱,一旦与外界接触受到了细菌感染,恐怕将会有生命安全,所以为了保险起见,等两个小时之后再进去。”

    易向天听了林涛的话,满含深意的看了林涛一眼,心中暗喜自己捡到宝了,这林涛的中医医术果然比自己高明太多。

    瞬间走神之后,易向天看了看林涛和吴启达,说:“既然胡女士暂时没有危险了,那咱们去会议室聊聊吧?”

    吴启达知道易向天想要谈什么,不假思索的就点头答应下来。

    中医院会议室内。

    此时,会议室内只有林涛、易向天以及吴启达。

    三人坐定后,易向天主动开口问林涛,道:“林涛,胡女士中蛊毒这事可以确定吗?”

    林涛苦笑道:“我刚把她的蛊虫从体内给逼出来,您说确不确定?”

    易向天就把目光看向吴启达,说:“吴省长,既然你夫人中蛊毒的事情可以确定,那么你就得仔细回忆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陌生人主动接近过你夫人,如果这件事情不搞清楚,即便这次将你夫人救过来了,但避免不了对方再次下毒!”

    吴启达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平时忙于政务,很少关注胡永梅和家里的事情,所以易向天问他的时候,他竟然对自己老婆的事情一无所知。

    “我……我也不太清楚她有没有接触过什么陌生人,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对方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下蛊毒呢?”

    吴启达问完后,易向天将目光看向了林涛,等着林涛的解答。

    林涛解释说:“一般的蛊毒都是从口入的,也就是说你的夫人可能是喝了有蛊虫的茶或者食物才会中蛊毒……”

    “不会吧?”

    吴启达一脸震惊,“她几乎不到外面去吃饭,谁会有机会向她下毒?”

    易向天提醒说:“你家不是有个保姆吗。”

    “不可能是保姆!”吴启达直摇头,解释说:“家里的保姆是我夫人远方的一个表妹,她不可能回去害我夫人。”

    “她们平时相处的如何?”林涛问道。

    吴启达沉吟片刻,说:“还算不错,我可以肯定,下毒的绝对不会是保姆!”

    林涛好奇的看了吴启达一眼,不明白为什么吴启达如此维护这个保姆,即便是胡永梅远房的一个表妹,也不至于他这么去维护吧?直接断定对方没有嫌疑?

    林涛并没有将心中的疑惑给问出来,毕竟这些可能涉及到别人的**,他不会莽撞的去瞎问。

    “吴省长,既然有人向你夫人下毒,那么必定是有什么目的得,你仔细想想,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吴启达摇了摇头,说:“除了平时有些政见不和的同事之外,谈不上得罪什么人吧。”

    林涛若有所思的点头,随后讪笑一下,说:“吴省长,为了安全起见,我可以去一下你跟你夫人的住所吗?”

    吴启达听了林涛的话有些犹豫,他住在省政府大院里,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他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夫人得了什么蛊毒,这样一来,他常务副省长的脸面何存!

    “小同志,这个要求我恐怕无法满足你!”

    吴启达朝林涛笑了笑,说:“不过我会感谢你,多谢你救了我夫人,你的医术很好,好样的!”

    打官腔的话林涛听的多了,知道吴启达肯定是想将此事就此打住,不想再深究下去,免得影响了他的仕途,既然对方不愿意,林涛也不好勉强,不过让林涛感兴趣的是,胡永梅中蛊毒的方式和当初黄兆武中蛊毒的方式相同,不同的是胡永梅中的蛊毒稍微弱一些,所以才避免了一死。这次蛊毒再次出现让林涛想起了消失已久的胡媚儿,那个妩媚漂亮且又充满危险神秘的女人!

    自打胡媚儿在尼姑庵忏悔下蛊毒害死黄兆武之后,林涛便没有再和她见过面,直到她彻底失去了踪影,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今天的蛊毒让林涛隐隐有种感觉,胡永梅中蛊毒的事情会不会牵扯到胡媚儿?

    难道她又开始干老本行了?

    当初黄兆武死的时候胡媚儿可谓是痛彻心扉,差一点就为此而出家做尼姑,林涛相信胡媚儿应该不会再去下蛊毒害人。

    但是这种如出一辙的下蛊毒的方式又会是何人而为?

    就在林涛走神时,吴启达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我夫人度过危险期了,那就拜托你们多多照顾,我那边还有些紧急事务等着处理,就先走了!”

    林涛见吴启达站了起来,便也跟着起身,吴启达先跟易向天握过手,又跟林涛握了握手,再次口头上感谢林涛之后,这才风风火火的离开中医院。

    两人将吴启达送到大门口,看着吴启达上了一辆挂着省政府牌照的奥迪a6l之后,林涛扭头看了易向天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院长,您有没有一种感觉?”

    “什么?”易向天好奇的看向林涛。

    林涛坏笑道:“这个副省长不简单呀!”

    “你是指哪方面?”

    “你猜!”

    易向天:“……”

    “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妄下定论。”易向天斜了林涛一眼,随后又乐呵呵起来,说:“林涛,我果然没看走眼,你确实是中医学的天才啊!小小年纪竟然已经有如此医术,简直是我中医之幸事啊!”

    “我有个请求不知道你能否答应?”

    林涛看向易向天,警惕的问道:“什么事?”

    易向天笑眯眯的看着林涛,说:“你在咱们中医院开个补习班如何?专门给大家讲讲中医知识,提高一下咱们中医院的医术综合水平。”

    林涛不假思索的婉拒道:“院长,我恐怕没时间。”

    易向天忙说:“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一个星期……哦不,一个月上个几次课就行了。”

    林涛想了想,一个月抽出几天时间应该问题不大,便点头答应下来,说:“成吧,不过我替咱们中医院做了这么多好事,你能给我什么报酬?”

    “我给你开工资啊!”

    “我不在乎那点钱。”

    “那你想要什么?”易向天好奇的问道。

    林涛嘿嘿笑了起来,舔着脸说:“要不你任命我一个副院长当当?”

    易向天:“……”

    “你以为副院长是街上的烂白菜啊,随便就能给的?”顿了顿,易向天苦笑道:“虽然你医术确实高超,但是实在太年轻了,而且刚来咱们中医院就做副院长实在是说不过去也很难服众,我能给你的顶多就是一个专家称号。”

    “砖家?”林涛切了一声,说:“什么砖家不砖家的,就是个毫无实权的名头罢了,能不能来点实际的?”

    “那你自己说吧,你想要什么实际的?”

    林涛搓了搓手,笑呵呵的挑眉说:“咱们中医院有没有收藏什么珍贵的药材?”

    易向天嘴角抽搐了一下,警惕的看着林涛,问道:“你想要那种类型的?”

    “有没有能够提升内力的草药!”

    易向天惊诧的说:“你还会内功?”

    林涛无奈道:“您才发现么?如果我不会内功如何替胡永梅逼出蛊毒?”

    “天哪!”

    易向天惊叹一声,再看向林涛的时候,一双浑浊的眼睛仿佛能够放出光彩,就像是穷人看到了闪闪发光的金币一般。

    ……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