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又现蛊毒!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蛊毒?!”

    当易向天听到蛊毒这个词时,他整个人一下子震惊在了当场,他从医几十年,只是在传闻中听说过有蛊毒这种邪恶的毒物存在,现实中从未遇到过,刚才猛然听林涛提到,一下子就惊愕住了。

    “是的,没错,就是蛊毒!”

    林涛一脸严肃的确认道。

    “这……这怎么可能,她怎么会跟蛊毒扯上关系?”

    易向天下意识的认为林涛诊断有误。

    林涛一直很好奇对方的身边,便压低声音问道:“这病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那个陈秘书又是谁?”

    易向天朝身后的陈秘书看了一眼,对林涛说:“病床上躺着的是咱们省常务副省长的夫人,胡永梅。那个陈秘书叫陈方舟,是常务副省长的秘书。”

    林涛知道病人的真实身份之后也是无比疑惑,堂堂一个副省长夫人,怎么会跟蛊毒这种东西扯上关系?

    “林涛,你为什么断定胡女士中的是蛊毒?”易向天再次向林涛询问道。

    林涛如实说:“就在几个月前,我朋友就是因为中了蛊毒而去世的,所以我对蛊毒很是了解。”

    易向天点点头,随后叹气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这是蛊毒这玩意太玄乎了,即便我信你,其他人也不会信你啊,陈秘书肯定会觉得你在妖言惑众。”

    “所以我才喊院长你到一旁,单独告诉你啊!”

    “那你的意思是?”易向天好奇的看向林涛。

    林涛说:“以前我对蛊毒不甚了解,不过自从我朋友因为蛊毒去世之后,我专门对蛊毒这一块做了研究,胡女士所中的蛊毒不算太厉害,我应该可以将她体内的蛊虫给清除。”

    “当真?”

    “骗你我能有什么好处?”林涛苦笑的看着易向天。

    易向天点点头,严肃的说:“你需要我替你做些什么?”

    “把围观的都清理出病房,然后给我准备银针和几味草药。”

    “需不需要我留下来帮你?”易向天忙问道。

    林涛摆摆手,说:“你帮不了忙。”

    易向天被林涛说的表情一滞,还是第一次有人将他当成一个无用之人,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而感到生气,因为既然林涛能够检查出对方中了蛊毒,那么就已经说明了其医术必定在自己之上,一个年仅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中医医术达到了如此境界,易向天又怎么能够不重视。

    “好,你马上把你需要的药草告诉我,我这就吩咐人去准备。”

    易向天片刻的**之后当机立断的答应下来,随后将在病房里围观的陈秘书和孙乾给带了出去。

    关上病房的门之后,陈秘书气急败坏的对易向天道:“易院长,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把我们给赶出来,让那个什么医师单独在里面?您应该知道胡夫人的身份,如果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怕是您也不好交代把?”

    “陈秘书,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易向天眉头一皱,看向陈秘书质问道。

    陈秘书道:“不是威胁,只是阐述事实。”

    易向天冷声道:“事实就是,胡女士选择了相信我们中医院,所以我们中医院的全体医师都会努力替她治病,而且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否则我会让医院的保安请你出去……”

    “好好好……”陈秘书气的连连点头,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之后朝着走道转角处走去。

    此时,正在省工业园开发区视察工作的常务副市长接到了他秘书陈方舟打来的电话,他让随行的人先往前走,他放慢脚步后离人群有些距离了这才接通电话,语气沉着的说:“喂,我是吴启达。”

    “吴省长,夫人那边恐怕……”

    吴启达听了脸色一变,惊讶道:“到底怎么回事?”

    陈方舟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一遍,吴启达听完后眉头深锁,随即气愤道:“刚去中医院的时候还只是腹痛,怎么才过了两天就病危了?”

    “这个……”陈方舟讪讪的说:“我一直都全夫人不要那么相信中医,可是她……哎……”

    “转院,立马转到市中心医院去,我这就联系院方……”

    “可是……”陈方舟扭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易向天,随后悻悻的对吴启达说:“中医院的院长不让转院啊!”

    吴启达火气一下子就冲了起来,怒声道:“他们中医院不作为,我们要求转院他们为什么不许转院?”

    陈方舟讪讪的说:“中医院的院长是个老顽固,一直觉得中医比西医强,这完全就是在拿夫人的命在开玩笑,如果吴省长您这会儿能抽出时间来,我希望您能亲自过来一趟,我……”

    “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以后还怎么用你?”

    吴启达恼火不已,朝陈方舟斥责道。

    陈方舟有些委屈的说:“吴省长,您不知道,这个老院长背景不简单啊,他……”

    “等等,你说什么中医院院长?”吴启达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眉道:“叫什么名字?”

    “易向天!”

    “易老?”

    吴启达惊咦一声,随后口中呢喃两句,接着沉声嘱咐说:“你在那等着,我马上过来!”

    病房前,副院长孙乾来回的踱着步子,低头走了两圈之后,目光看向易向天,叹气道:“易老啊,这年轻人是什么来路?你都搞不定的病症,让一个年轻人去治,能行吗?”

    易向天对于林涛的医术也有一定的质疑性,对林涛是将信将疑,不过现如今医院上下对于胡永梅的病情已经是束手无策了,只能寄希望于林涛做最后的一搏。

    按照林涛所说,如果胡永梅真的中了蛊毒,即便是转到市中心医院也照样没用,语气让胡永梅转去中心医院,还不如让林涛试试。

    易向天并没有意气用事的那胡永梅的生命开玩笑,他只是在紧咬关头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罢了。

    不过作为旁观者的陈方舟并不能理解易向天,只以为易向天意气用事,不服西医的技术,从而拿胡永梅的生命开玩笑。

    孙乾见易向天低头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更加着急了,继续追问道:“易老,您倒是说句话啊!”

    易向天抬起头来看了孙乾一眼,说:“他是我从中药材市场拉回来的,医术到底如何,我也不甚了解。”

    “啊?”

    孙乾睁大眼睛看着易向天,鬼使神差的急忙说道:“易老,您疯啦?怎么能随便就拉个人回来给胡女士看病?”

    见易向天瞥了自己一眼,孙乾知道自己说话口无遮拦了,便讪讪的补充道:“我这……这也是着急,易老您别怪我啊!”

    易向天道:“我有一种感觉,总觉得这个年轻人深藏不露,医术必定在你我之上。”

    “不会吧?您是如何断定的?”

    易向天看了一眼朝这边走来的陈方舟,低声说:“这事晚点再说。”

    ……

    半个小时后,吴启达赶到了中医院。

    陈方舟领着吴启达到了三楼豪华病房之后,在走道里看到了易向天,赶紧迎了上去,脸上含笑的说:“易老,你好,我是省政府的吴启达。”

    易向天不卑不亢的跟吴启达握了握手,笑道:“吴省长,你好。”

    吴启达看了一眼病房,犹豫了一下,问道:“易老,我夫人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易向天说:“你来的正好,有些事情我正想跟你说一下,并向你咨询一些事情。”

    “您请讲!”

    “老孙,你跟陈秘书先回避一下!”

    易向天看了孙乾一眼,吩咐道。

    孙乾一脸好奇,不过还是听从的点点头,随后领着同样好奇不已的陈方舟离开了走道。

    等到二人走了之后,易向天才严肃的说:“吴省长,你夫人中了蛊毒,你知道蛊毒是什么吗?”

    “蛊毒?”吴省长见多识广,蛊毒自然是听说过,只不过是在武侠小说里听说过,现实里面还真从未遇到过,猛然听易向天提到蛊毒他有些愣神,随后醒悟过来,诧异道:“我夫人怎么会中什么蛊毒?这不可能啊!”

    胡永梅住在省政府大院里,平时很少出门,也很少接触陌生人,更没有什么仇家,谁会下蛊毒害她?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易向天看向吴启达,说:“你夫人最近有没有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或者接触一些什么奇怪的人?”

    “让我想想……”

    吴启达低下头眉头紧锁的沉思起来,片刻后,摇头说:“应该没有,这些年,她为了我的事业几乎不与人交往,更没什么朋友,平时不会接触到什么陌生人,按理说不应该会被下蛊毒啊!”

    “那有没有可能是身边的人干的?”

    吴启达想都没想,直接摇头说:“这就更不可能了,家里平时除了我跟她以外就只有一个保姆,保姆还是我在乡下老家找的一个亲戚,她不可能下毒,也没理由下毒!”

    “那就奇怪了!”

    易向天嘀咕一句,随后对吴启达说:“里面正有一位医师在为你夫人救治,一切等救急过去了再说!”

    “好吧……里面是哪位中医在为我夫人救治?”

    “这个嘛……是一位年轻的医师!”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