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你行你上啊!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林涛站在省中医院大门口时才知道什么叫做想象与现实之间的差别。

    那破旧的铁大门,老式筒子楼般的办公大楼,以及破败不堪的住院部,一切的一切都让林涛觉得太不可思议,这里好歹也是省中医医院,怎么就如此的不堪。

    比起市中心医院的豪华规模,这里简直连市中心医院的茅厕都不如。

    见林涛站在大门口发愣,易向天尴尬的笑了笑,说:“是不是挺失望的?”

    林涛回过神来,苦笑道:“院长,您确定这里是省中医医院吗?”

    易向天道:“你头顶上的红色大字看不见么?”

    林涛抬头望去,便看见了‘省中医医院’五个红彤彤的大字挂在铁门之上。

    “咱们这里好歹也是省中医院吧,怎么连一般的县医院都不如?”林涛惊讶过后,十分好奇的问道。

    易向天指了指周围的环境,说:“你看看周围。”

    林涛向中医医院四周望去,问道:“怎么了?”

    “你看到院子里面停了多少车子?”

    林涛一眼扫去,“五辆车子。”

    “你在回想一起平时市中心医院的停车场停了多少车子!”

    林涛微微蹙眉,说:“想在市中心医院里面停车很困难,根本找不到停车位。”

    “所以,这就是咱们和别人之间的区别。”易向天有些落寞的叹了口气,说:“咱们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就这么被西医给取代了,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相信中医,所以咱们还能够有这么一个中医医院作为立锥之地就已经很不错了。”

    听易向天这么解释,林涛一下子就释然了。

    是啊,如今中医确实没落的厉害,尤其是社会上出现了不少打着中医幌子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更是损害了中医的名声。

    许多的普通老百姓听到中医就会联想到骗子,这就是中医的可悲之处。

    “林涛,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易向天看向林涛说道。

    林涛摇摇头,说:“我来挂职并不是为了工资和或者医院的门头有多高大豪华,只是想用自己的医术多救些人罢了。”

    易向天钻研了一辈子的中医,所以思想比较简单,林涛怎么说,他便怎么相信。见林涛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易向天被林涛所感染,重重的拍了拍林涛的肩膀,感慨的说:“林涛,你好样子的,绝对是当世最热血热心肠的好青年,我没有看错你!”

    林涛被易向天夸的老脸一红,刚才自己只不过是装了个不大不小的逼,却没想到易向天还当真了?!

    “院长您严重了,热血青年算不上,只不过如果有人需要救治,而我正好又有这个能力的话,我肯定会义不容辞的去救。”

    “很好!”

    易向天再次拍了拍林涛的肩膀,含笑的说:“走,跟我一起去看看那位病人。”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住院部,在易向天的带领下,来到了三楼的豪华病房。

    所谓的豪华病房也不过就是普通的单间而已。

    此时有几名男子正站在三楼的走道山来回徘徊着,争执这些什么。

    “陈秘书,再等等嘛,院长出去办些事情,马上就回来了。”

    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苦口婆心的正在跟一名差不多有四十岁,被称作陈秘书的男子说着话。

    陈秘书冷哼一声,一脸不悦的说:“你们中医根本就不行,如果真这么厉害,那位转到你们中医院已经两天了,为什么一点起色都没有,反而病情还加重了!”

    跟陈秘书说话的是中医院的副院长兼专家医师的孙乾,他见陈秘书咄咄逼人的口气,顿时就有些面子上挂不住了,沉着脸正要跟陈秘书辩驳的时候,易向天脸色淡然的朝他们走了过去,说道:“老孙,你们再聊什么呢?”

    孙乾见易向天回来,如释重负的轻轻吁了口气,看了陈秘书一眼,说:“院长您可算回来了,这陈秘书一直嚷嚷着要将里面那位给转到市中心医院去。”

    “是吗?”

    易向天把目光看向陈秘书。

    陈秘书见到易向天,态度立马改变了,赔笑的说:“易院长,您老人家莫怪啊,您也知道里面那位的身份,如果出了什么状况,我实在是担不起责任啊!”

    易向天听了陈秘书的话,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说:“里面那位是自己要求来我们中医院的,即便出了什么事情也怪不到你头上来,你操的哪门子的心?再说了,我也不会让她有事情!”

    “是是是……”陈秘书连连点头,一脸恭敬的说:“那……易院长,您看现在是不是可以抓紧时间对里面的那位进行治疗?”

    “易院长,我可以进去看看病人的状况么?”

    林涛知道易向天没有多大的把握治疗里面的病人,又怕易向天在陈秘书面前下不来台,所以抢着说道。

    陈秘书见一个年龄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要进去看里面那位,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是?”

    “我是中医院新聘请的中医医师,我叫林涛。”

    林涛态度挺好的向陈秘书自我介绍。

    谁知道陈秘书一点面子都不给林涛,语气严肃又冷漠的说:“胡闹,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敢大言不惭的说进去替那位看病?你知道如果误诊了你会是什么后果吗?”

    “陈秘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在质疑我亲自挑选的医师么?我们中医院如何治疗里面的那位,又派谁去做她的主治医师,这些都是我们中医医院的事情,与你无关吧?”

    易向天表情一下子沉了下去,继续说:“如果你再敢干扰我们治疗,我一定会将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如实的告诉你的领导!”

    陈秘书听了易向天的话,脸色憋的通红,又不敢反驳易向天的话,只能一脸阴沉的低着头,心里不停的怒骂易向天倚老卖老。

    “林涛,你跟我进来!”

    易向天见陈秘书低头不说话了,这才把目光看向林涛,说道。

    林涛点点头,跟着易向天朝病房里面走去。

    孙乾和陈秘书见状也赶紧跟了进去。

    病房内,一名五十多岁的妇人双眼紧闭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无血色,看上去仿佛像个已经死了的人一般。

    林涛见了妇人的症状,微微皱了皱眉,心中有些惊疑不定。

    易向天将林涛的表情看在眼里,低声问道:“林涛,你是不是看出些什么门道来了?”

    林涛点点头,说:“我可以先替这位夫人把把脉吗?”

    “去吧!”

    易向天朝林涛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林涛便走到床边,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把脉,陈秘书的声音便穿来过来,“你小心些,她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林涛已经忍这个陈秘书半天了,此时他见陈秘书又想阻扰,便带着怒意的说:“要不你来替这位夫人治病?”

    “小子,你说什么呢?”陈秘书虽然不敢得罪易向天,但不代表他不敢得罪一个什么狗屁中医医师,他堂堂一个常务副省长的秘书,可谓是位高权重,权力极大,想要整治谁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破小孩。这下他仿佛找到了出气筒,对着林涛便呵斥了起来。

    林涛可不会管这个陈秘书是哪位重要人物的秘书,别人不给他面子,他就绝对不会给别人好脸色看,当初即便是蒋省长想要对付林涛,林涛也敢正面对峙,更何况一个什么破秘书。

    林涛朝陈秘书冷笑一声,鄙夷道:“你是聋子么?我再说两遍也还是那句话,有本事你就来治,没那个本事的话就请你闭嘴!”

    “你……”

    陈秘书气急,指着林涛颤抖的说不出话来,自从他当了常务副市长的秘书之后,几乎再也没听到过对他不敬的话,没想到今天却被一个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蔑视,这让他感觉到尊严受到了侮辱,一下子就将林涛列为了杀父仇人般的大仇行列中去。

    “陈秘书,你不要再闹了,让林医生先为夫人把脉!”

    易向天再次出口制止陈秘书。

    陈秘书紧咬牙关,硬生生的将心中的怒火给压制下去,心里牢牢的记住了林涛的样子,暗自发毒誓,一有机会一定要整死丫的。

    林涛不再理会陈秘书,将右手搭在了妇人的脉搏上,紧接着将一丝内力渡入妇人体内,让内力在妇人身体里游走一圈,当那一丝内力重新跟林涛感应上时,林涛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心中惊浪滔天的道:“靠,竟然又是那玩意!”

    易向天一直在仔细的观察林涛的表情,当他看到林涛露出极为震惊的表情时,心中一紧,忙上前两步,紧张的问道:“是不是检查出什么状况来了?”

    林涛表情严肃的看着易向天,点了点头后,说:“院长这个事情非同小可,我得单独先跟你汇报。”

    易向天忙说:“好,咱们去一旁说!”

    陈秘书见了两人的举动,不悦的向旁边的孙乾抱怨说:“他们搞什么鬼呢,治个病还搞的神秘兮兮的,还能不能行了!”

    孙乾对于陈秘书的抱怨直接选择了无视,甚至连看都懒得多看陈秘书一样。

    陈秘书又一次吃瘪,心中那个气啊,恨不得要吐血三升!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