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飞机上的偶遇
    林涛从蓝艳那里离开之后,原本是打算去秦晓婷那边的,可是想到如今秦晓婷家里住了丁瑶瑶、曹岚以及茱莉娅,等四女,相处起来挺有压力的,便打消了去秦晓婷家里的念头,直接开车回了四合院。

    一夜无话。

    次日一大早,林涛正在睡梦中,突然接到了从西安那边打来的电话。

    电话是乌鸦的手下辉仔打来的,说是不久前乌鸦已经从重度昏迷中醒过来了。

    林涛听了之后睡意全无,脸上露出喜色道:“我现在人在羊城,马上就回去!”

    挂断辉仔的电话之后,林涛立马又把电话打给了樊小军和影子那边,让他们两人密切关注洪门钱洪磊的动向,时刻不能放松警惕。

    等到事情交代清楚之后,林涛原本打算驱车去西安的,可是想到开车既累在路上耽搁的时间也多,于是找常佳丽的私人秘书帮忙定了机票,之后朝着机场赶去。

    其间,常佳丽打去电话询问林涛突然急着回西安有什么事情,涌泉村那边的事情该如何办。

    林涛回答说:“涌泉村那边我已经联系妥当了,跟村民签约以及修建电缆车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公司来办了。”

    常佳丽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道:“你个臭小子,就知道做甩手掌柜,下次再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涛坐在候机室里,见四周无人,便嘿嘿笑了起来,压低声音打趣道:“在床上收拾我呀?”

    “滚!”

    常佳丽忍不住爆了句粗狂,随后不禁一笑,摇头道:“跟你接触的时间长了之后都被你给带坏了!”

    这个时候广播里提醒检票时间到了,林涛匆匆忙忙跟常佳丽敷衍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朝着检票区走起。

    上了飞机之后,林涛坐在商务舱内,靠着窗户表情呆滞的看着窗外,突然一个动听的声音在林涛耳边响起,“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服务吗?”

    “恩?声音听着有些耳熟?”林涛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扭头望去,就见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空姐制服的韩雪正俏脸含笑的盯着自己,脸上充满了惊喜之色。

    “小雪?”林涛惊讶道:“你不是在飞国际航班吗?”

    “我被调到国内飞行啦!”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都有快半年了,好嘛!”韩雪气呼呼的乜了林涛一眼,哼声哼气的说:“一点都不知道关心人,如果不是公共场合,我非得咬你不可!”

    “你想咬我?”

    林涛似笑非笑的看着韩雪。

    韩雪轻哼一声,道:“你给我等着!”

    林涛怪笑起来,“你把咬分开来念下听听。”

    “咬,口……”韩雪在嘴里轻声嘀咕一句,随后醒悟过来,俏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又羞又气的啐道:“呸,臭不要脸的,不理你了!”

    说着,她气呼呼的就朝着前面走去。

    “诶,别走啊!”

    “还有什么事?”韩雪扭头瞪向林涛。

    林涛笑道:“今天会留在西安吗?”

    韩雪红着脸说:“明天回羊城。”

    “那好,晚点我忙完了联系你……”

    “恩,知道了!”韩雪听了林涛的话,笑嘻嘻的答应一声,然后跑去照顾别的旅客去了。

    ……

    一个多小时之后,飞机顺利的达到了西安机场。

    林涛在机场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中心医院。

    到了重症监护室外,辉仔见林涛来了,忙迎了上去,语气恭敬的说:“涛哥,您来了,乌鸦哥已经等您半天了。”

    林涛点点头,说:“我进去看看!”

    说着,他把门给推开了,就见乌鸦躺靠在床边,目光显得有些呆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动静,他回过神来,见是林涛,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声音有些哽咽的说:“涛哥,我成了一个废人了,以后不能再帮你打天下了!”

    听了乌鸦的话,林涛情绪颇受影响,重重的叹了口气,挤出笑安慰道:“乌鸦,你放心养伤,我会想办法治疗你的腿和胳膊。”

    乌鸦一脸绝望的摇头,“骨头已经断了,医生说治不好了。”

    林涛知道乌鸦的情况很严重,他自己也没把握能够百分百的将乌鸦给治好,但是为了安慰乌鸦宽心,依然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说:“西医不行的东西不代表中医就不行,你跟了我这么久,应该清楚我中医的水平,别说只是把你骨头给打断了,就是把你整条套给切下来,我也照样有办法给你按回去。”

    “涛哥,你……你说的是真的?”

    乌鸦有些激动的看向林涛。

    林涛点头说:“你是我兄弟,放心好了,我会尽一切的可能去挽救你的胳膊和腿!”

    乌鸦重重点头,随后说:“涛哥,我听辉仔说你帮我报仇了,把金三全那家伙的腿和胳膊也跟弄断了?”

    “不止是他,包括打断你胳膊腿的那个老家伙,我也用同样的方式帮你报仇了!”

    乌鸦想起金三全家里的那个供奉就心有余悸,道:“那个老家伙实在是太强了,涛哥,你知道他是哪一路的吗?”

    林涛摇摇头,皱眉说:“不太清楚,不过可以看的出来,他使用的招式也属于古武学的范畴,说不定是哪个遁隐于世的武学门派。”

    乌鸦感慨道:“一个老家伙都这么厉害,万一来一群,咱们不就……”

    一想到这些,乌鸦下意识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涛道:“我也想到这一点了,所以打算等你伤好了之后,继续教你们更高深的武学,以便于日后有高手冒犯时咱们可以轻松应对。”

    顿了顿,林涛叹了口气,说:“这一年下来,咱们为了扩张,树立了太多敌对,所以不得不防着些。”

    “涛哥,如果我以后真能重新站起来,我一定更加勤奋的练功,替你排忧解难。”

    林涛轻轻拍了拍乌鸦的肩膀,道:“当务之急是你把自己的身体养好,等我治好你的腿后,就开始教你内功!”

    “好!”乌鸦咧嘴笑了起来,一脸的憧憬,能够学习内功这件事情他已经等了很久了,也期待了很久,这一天他只盼望早点到来。

    看完乌鸦之后,林涛走出医院时正好是中午,林涛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韩雪那边。

    韩雪接通电话后,在电话那头笑嘻嘻的问道:“林大忙人,终于想起我来啦?”

    林涛笑着说:“有个兄弟在中心医院住着,所以下飞机后就急急忙忙的赶过去了,这会儿空闲下来了,你在哪呢?我去找你!”

    “切,你现在想来找我,我还不想让你陪呢!”

    林涛听见韩雪那边周遭的声音很嘈杂,便好奇的问道:“你在哪呢?”

    韩雪语气轻快的说:“正和同事在小吃一条街呢,这边的羊肉泡馍可真好吃,嘻嘻,就是稍微有一点点油腻!”

    林涛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吃羊肉泡馍必须得配糖蒜才带劲!”

    “糖蒜?”韩雪讪讪的笑道:“还是算了吧,太恶心啦,我怕晚上把你给熏死,哈哈……”

    林涛听韩雪话里的意思似乎是晚上要来陪自己,于是心里窃喜起来,想起韩雪在飞机上穿的那套空姐制服,林涛便心潮澎湃起来,压低声音说:“晚上把空姐服给穿上,我……”

    “死去吧,臭流氓!”

    韩雪羞的啐骂一句,赶紧挂断了电话。

    等到韩雪挂断电话之后,坐在她旁边吃羊肉泡馍的女同事忍不住好奇的问韩雪道:“你男朋友?”

    韩雪犹豫了一下,想了想,似乎好像没有跟林涛确定过关系,虽然林涛以前说过自己是他女朋友,可那也只是他放在嘴边的玩笑话,并当不得真,便摇头说:“还不是。”

    “还不是?”女同事听出了韩雪话里的意思,便笑了起来,说:“打算往那方面发展吧?”

    韩雪不吭声的低头斯文的喝了口烫。

    女同事继续追问说:“韩雪,给我说说呗,打电话的那位是做什么的?”

    韩雪不想跟外人提太多关于林涛的事情,便敷衍道:“做小买卖的!”

    韩雪的女同事一张世俗的嘴脸露了出来,脸上露出一丝鄙夷的说:“韩雪,一个做小买卖的你也看的上?以你的样貌和身材,找个什么样的找不到?远的咱就不说了,就说近的吧,咱们航空公司高层的儿子追求你的时候你怎么就不答应呢。人家再不济也比你这个做小买卖的朋友强的多吧?”

    “不喜欢!”韩雪微微蹙了一下柳眉,有些不悦了,她原本是打算等林涛跟她联系的,因为受不了女同事的一直邀约,这才放弃了等林涛,陪着这位女同事出来逛街,却没想到这女同事嘴巴如此之碎,顿时连跟她坐在一起吃东西的情绪都没有了。

    “不喜欢你也别慌着拒绝啊,可以多相处相处嘛,说不定相处多了就有感觉了,你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别人,别人面子挂不住,可不就得整你嘛!你看看你,以前飞国际航班,多舒服,而且拿的绩效也多出很多,现在倒好,飞国内航班,工作劳累不说拿的绩效还少,你现在不觉得拒绝那位公子哥很后悔么?”

    韩雪实在是受不了了,一下子将手中的瓷勺子扔进了羊肉泡馍的碗里,愤然起身道:“我一点都不后悔,你自己在这里吃吧,我吃饱了,心里犯恶心,先走了!”

    说完,不等女同事开口,踩着高跟鞋就朝着外面走去。

    女同事慌忙起身,想要追出去,但是又舍不得那大半碗羊肉泡馍,便又重新坐了回去,不悦的撇嘴,翻白眼道:“装什么装,真以为自己是娇贵的公主不成?”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