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借宿涌泉村
    又闲聊了一阵子,在林涛的要求下,老村长带着林涛和张俪去了村里的耕种区。

    涌泉村的村民们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所以虽然是住在大山里面,却也开垦出了不少良田来。

    老村长首先带着林涛和张俪去了他的茶叶种植地,林涛见这边土壤肥沃,土质极好,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心中感觉确定了自己即将要实施的计划。

    林涛弯腰嗅了嗅带着清香的茶叶,朝老村长含笑的说:“村长我有一个为村里谋福利的买卖,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

    老村长和张俪皆疑惑的看向林涛。

    林涛笑了笑,解释说:“我开了一家护肤品公司,而我研制的护肤品全都是以中药为基础的,对人体肌肤有着保护和修复作用的好产品,只不过其中有一味药材的成本太大,导致利润不大,所以……”

    林涛话还没说完,张俪便一脸惊讶的抢着说:“你该不会是要在这里种植中药吧?”

    “是有这个想法。”

    张俪连连摆头,道:“这不现实,你也看到了涌泉村的山路太难,即便种植成功了,你如何把庞大的中药材给运输下去?”

    “所以我才说要跟涌泉村合作嘛!”

    林涛似笑非笑的看着张俪,道:“现在明白我刚才为什么要询问你缆车的事情了吧?”

    张俪经过林涛这么一提点,一下子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在涌泉村建一个缆车,直通山下,然后如果以后在涌泉村种植中药材,这样也方便运输?”

    “脑袋不笨嘛!”

    两人的对话让思想和反应有些迟钝的老村长一阵云里雾里,张俪又耐着性子给老村长仔细的讲了一遍。

    老村长听完后神情显得有些犹豫,朝林涛问道:“林先生,你想把我们村里的地全都租过去种植草药?”

    “是的。”

    “如果把地都租给你了,我们村民吃什么啊?”

    林涛笑着解释说:“我租你们的地会给你们租金啊,世面上一亩地一年的租金在八百到一千之间,我给你们出三倍的价格,再然后我也可以雇佣村民们给我种植草药,务工费绝对不会少。”

    “可是山路难走,我们即便有钱也无处可话啊!”

    林涛苦笑道:“这就回到刚才的问题上了,如果你们肯租地给我,我会给你们涌泉村建一条缆车,缆车直通山上山下,这样一来,以后村民们出入方便了,想去城里购物也不再需要艰难的爬山了。”

    见老村长有些动心,不过依然犹豫,林涛继续说道:“我初步的算了一下,按照每户村民十亩地来算,再加上务工费,每家每年的收入都在十万以上!”

    “十万?”老村长惊的瞪大了眼睛,他攒了一辈子的钱都没攒到十万,而如果答应了林涛的条件,一年就有十万的受益?

    “真有这么多?”

    林涛笑道:“我可以给您打包票,只要村民们不偷懒,谁家一年没有赚到十万,我直接补足十万!”

    张俪在一旁听了配合的露出羡慕的神情,娇笑道:“十万亏钱呀,可以抵我两年的工资啦,害得我都不想在政府办公室干了,想来种田!”

    老村长没有听进去张俪的话,不过心里已经非常动心了,他们老一辈的虽然隔绝与大山之中,但是年轻一辈的村民还在外面吃苦呢,如果真有这么好的机会,将年轻的村民都叫回来,这样村里再次热闹起来,村民们也赚到了大钱,何乐而不为呢?

    “林先生,您说话算数?”

    林涛见有戏,忙道:“当然,到时候咱们可以签一个合同,合同是有法律效益的,张主任可以做咱们的见证人,你大可放心!”

    老村长听了林涛的话后放心下来,重重的点头,道:“中,我们租给你!”

    林涛疑虑道:“那些村民……”

    老村长大大咧咧的说:“放心好了,我在这个村里说一不二,村民的工作我去做!”

    三人在耕种区转了一大圈后,天色已经擦黑,原本想着今天去今天返回的计划落空了,晚上山路难走,只能在涌泉村过夜。

    吃晚饭的时候,老村长心情大好,让自家老婆子杀了一只母鸡,炖了鸡汤,然后又把自己藏着舍不得喝的白酒拿了出来跟林涛小酌了几杯。

    等到吃过晚饭之后,老村长把林涛和张俪安排在了隔壁的茅草屋。

    张俪见要跟林涛同睡一间屋,顿时尴尬的问老村长,道:“村长,能不能给我另外再安排一个住处?”

    老村长苦笑道:“我这间屋子是给我孙子住的,他奶奶经常收拾,还算干净,去别家村民家里住的话,咳咳……他们不讲究的,挺脏!”

    张俪忙说道:“没关系的,只要能够给我单独找个住处就行了!”

    开玩笑,她宁愿住的环境差点也不愿意跟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同床共枕啊!

    老村长无奈的点头,然后让自家老婆子领着张俪去村民家借宿,老村长则带着林涛去了他孙子的泥土屋。

    村里没接电,老村长手里拿着电筒,将泥土屋给打开后,找出蜡烛点上,随后笑着对林涛说:“林先生,您就放心的睡,被子和床单都是干净的。”

    林涛笑着点头说:“叨扰村长啦,我当兵出身,没那么多讲究。”

    “那就好,那就好……”

    村长又跟林涛寒暄几句,这才醉醺醺的离开了泥土屋。

    林涛坐在床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手机没信号,只能又将手机给放了回去,起身去将房门关上后脱了衣服后吹灭了蜡烛,钻进了被窝。

    一天的爬山和逛田地,再加上晚上喝了些劣质酒,林涛躺上床没过多久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林涛潜意识的感觉身边有人,惊的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出声质问道:“谁?”

    张俪原本坐在凳子上,睡意十足,被林涛这么一喝,她一下子睡意全无,尴尬的讪讪道:“林先生,是……是我!”

    “张主任?”

    林涛这才放松下来,好奇的看着黑暗中的张俪,问道:“你不是去村民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提到此事,张俪郁闷不已,唉声叹气道:“跟老村长说的一样,村民家实在是太不讲究了,那床单和被子都快染成黑色了,床上的气味难闻到刺鼻……”

    “张主任,你太夸张了吧?”林涛失笑的摇头。

    张俪郁闷道:“不信你自己去看。”

    林涛摸出枕头下面的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凌晨一点多钟,他睡下的时候还是九点多,这都已经睡了差不多四个小时了,就问张俪,“你回来多久了?”

    张俪哈欠连天的说:“去了没多久就过来了,见你睡的沉,就没打扰你。”

    “那你岂不是在那坐了有三个小时?”

    “恩!”张俪坐在那冻得瑟瑟发抖,此时虽然还是九月份,温度不低,但是大山里面实在是太冷了,她上山的时候穿着薄牛仔裤和短袖,这会儿冻的身体都快僵硬了。

    “张主任,要不我给你腾个位置,咱们凑合一晚上?”

    张俪直接回绝道:“不用了,你睡吧。”

    林涛没有要把床让给张俪的意思,毕竟张俪又不是自己的女人,自己凭啥对她那么好,于是点点头,重新躺了下去,将被子紧紧的裹在自己身上。

    张俪见林涛没有一点绅士风度的睡了下去,顿时就有些生气,暗中腹诽道:“这家伙也太厚脸皮了吧?再怎么着我也是个女人,难道不该让让我吗?再说了,我可是为了帮他扶贫才来这种鬼地方,他怎么能够自己霸占着床,让我坐一夜!”

    自己坐在这里被冻,那家伙倒好,美滋滋的躺在被窝里睡大觉,漫漫长夜,时间还长的很,自己这么坐一夜还不得被冻死啊!越想越生气,张俪忍不住喊道:“林涛,你起来!”

    林涛侧过身子看了张俪一眼,明知故问地道:“干什么?”

    “我们换着睡会!”

    “不换!”林涛翻了个白眼。

    张俪气急,娇怒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好歹我也是为了帮你才来的涌泉村,你好意思一个人霸占着床?”

    “我没有要一个人霸占床啊,我说了给你腾出一个位置,你自己不愿意,怪的着谁?”

    “你……”张俪一阵语塞,更加生气了,“你无耻!”

    “哈哈,随你怎么说,无耻总比装绅士挨冻要强,你愿意睡就睡,不愿意睡拉倒,想让我坐那挨一晚上的冻,门都没有!”

    张俪:“……”

    半个小时过去,房间安静的只能够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张俪坐在凳子上盯了林涛半个小时,冷飕飕的空气让张俪实在是扛不住了,手脚都快冻僵硬了。

    她内心纠结挣扎一番后,暗自咬牙,自我安慰道:“反正也是合着衣服睡觉,应该没事!”

    “太冷了,不管了不管了,再扛下去非得冻死不可!”

    张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哆嗦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摸黑的走到床边,脱了板鞋便慌忙钻进了被子。

    “呀!”

    她刚钻进被子便娇呼一声,嘴里愤怒的质问道:“林涛,你给我起来,你睡觉就睡觉,脱什么衣服啊!”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