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隐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技师走到林涛身边,一只手轻轻的搭在林涛肩膀上,接着紧挨林涛身边坐下,坐下是紧身短裙往上牵扯,显得更加性感了。

    林涛笑了笑,摇头说:“不用选什么服务了,只用泡泡澡,按按摩就行了。”

    “啊?”

    女技师惊讶的看了林涛一眼,诧异的说:“您看了vip房间只是为了泡澡按摩呀?”

    “有问题么?”

    “那倒没问题,只是……普通的房间也能泡澡呀,比vip房间消费的会少很多。”

    “没事儿,反正不用我掏钱!”林涛大大咧咧的摆手。

    女技师便抿嘴笑了起来,随后点头道:“好吧,那就随您开心,我先去给您放水。”

    说着,她走到浴缸旁边,开始调试水温。

    林涛走了过去,看了浴缸一眼,疑虑的问道:“这浴缸有没有消过毒?”

    女技师含笑的说:“当然消过毒啦,普通的房间都会消毒,更何况是vip房间呢。”

    林涛这才放心下来,正要转身重新坐回去时,却发现女技师已经开始解白色衬衣上的扣子了。

    “你这是?”

    “泡澡呀!”女技师看向林涛说:“您没发现这是双人浴缸?专门泡鸳鸯浴用的。”

    见林涛表情怪异,女技师好笑道:“您不会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林涛苦笑的点头,“还真是第一次,这样吧美女,我自己泡泡澡就得了,不用你陪。”

    “那可不行啊,如果让经理知道了会扣我工资的。”

    林涛道:“我不说出去就是了。”

    “可是……”女技师犹豫了一下,随后叹气无奈的笑道:“您这种客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呢,其他客人巴不得在我身上多占些便宜,您倒好,直接就嫌弃我了。”

    “我可不是嫌弃,只是想一个人泡澡而已。”

    “好吧,您是顾客,顾客就是上帝,我听您的安排。”她见浴缸里面的水放的差不多了,就继续对林涛说:“那您先泡着,我在旁边等您,您想搓澡了就叫我。”

    林涛点点头,等到女技师走出去之后,他拉上了玻璃门,快速脱了衣服进了浴缸。

    ……

    西安那边。

    金三全被林涛给砍了双腿之后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废人,而他的所有产业也都被林涛派去的人给砸了,如今的他已经完全没有能力再跟林涛斗争下去,这还不是让他最气愤的,最气愤的是他的小老婆齐柏梅竟然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私吞了他一大笔钱,跟他的老同学兼军师的白齐国一起私奔了。

    一想到这些,金三全气的都快吐血身亡了。

    此时,失去双腿的他住在西安中心医院,孤零零一个人,回想起这些年的发家史离不开他的原配老婆王瑛,但是自从有了齐柏梅之后便渐渐疏远了王瑛,导致王瑛要远赴海外去跟他儿子一起居住,一想到这些,他就觉得太对不起这个原配老婆了,想要打给王瑛,却又没脸去打。

    就在他躺在床上唉声叹气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了病房门口,看到失去了双腿的金三全时,她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不过依然强忍着,露出冷漠的表情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金三全听到是王瑛的声音,激动的想要从床上坐起来,却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疼的他惨叫一声又躺了回去。

    “瑛子,你……你怎么回来了?”

    金三全疼的龇牙咧嘴的问道。

    王瑛道:“回来看看你惨成什么样子了。”

    金三全露出一丝苦笑,道:“我都成这样了,你还要落井下石?”

    王瑛面无表情地道:“这些都是你自找到,当初林涛找到老家的时候,我是怎么跟你说的?我让你别去惹他,而且也跟他谈过了,他也愿意大家和睦相处,可你倒好,我走了才几天,你就去砸别人的地方,我该说你什么好?”

    “哎……我是真没想到,林涛他……他的手段如此之厉害,就连咱们家的老供奉都被他给打残了!”

    王瑛并没有多少惊讶,只是轻叹了一声,随后问道:“老供奉人呢?”

    金三全阴测测的说:“他老人家纵横天下一辈子,这次却被林涛给打断了腿,简直是比杀了他还让他不能忍受,又怎么可能轻易饶了林涛,所以……”

    王瑛睁大了眼睛,问道:“他回师门了?”

    “是的,打算请他师兄出山帮忙!”

    王瑛叹了口气,摇头道:“如此一来,日子永远太平不下去了,我真后悔,当初不该将老供奉找来帮忙,如果没有老供奉的到来,也就没有你今时今日的地位,没有你今时今日的地位,你也就不会嚣张跋扈到目中无人,也就不会被林涛打断双腿……”

    金三全叹气道:“如果不是你父亲去世的太早,有他和老供奉相助,今天躺在这里的就是林涛了!”

    “说这些有什么用!”王瑛道:“我这次回来是儿子的意思,他希望你能够舍弃国内的一切,跟我们去国外定居。”

    “我的腿被林涛打断了,难道就这么算了?”金三全一脸愤怒的低声咆哮道。

    王瑛叹气道:“看来你还是没长记性,你根本不可能是林涛的对手,如今你失去了双腿,更加不可能对付的了林涛,如果你还认你儿子的话,就跟我走!”

    “我儿子我当然认,可是……”

    “齐柏梅呢?”王瑛突然打断了金三全的话,皱眉问道。

    金三全憋红了老脸,道:“我出事之后她就没了踪影。”

    王瑛冷声道:“卷跑了你不少钱吧?”

    “是的!”

    “哼,当初我就该下狠心,让人杀了这个贱女人!”王瑛终于露出了怒容,道:“卷了你多少钱走?”

    金三全痛心疾首的说:“差不多三千万!”

    “你太信任这个贱女人了!”

    金三全默然无语。

    王瑛道:“现在账面上还剩多少钱?”

    金三全思索片刻,说道:“如果把国内的产业全都便卖掉,应该还能有上亿。”

    王瑛点点头,说:“足够在国外安居乐业了,跟我走吧!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的儿子了。”

    金三全心中非常不甘心,可是如今他自己的处境他心里也清楚,想要找林涛报仇是肯定不现实的,走了还能留下一条命度过余生,不走的话,可能真如王瑛所说,把命得交代在这里。

    “好吧!”金三全迅速思考之后,咬牙道:“我跟你走!”

    王瑛心中轻轻松了口气,眼眶泛着泪水的笑了起来。

    ……

    金公主会所内。

    林涛泡了一阵子热水澡之后,感觉浑身酸软,身上的酒精也挥发的差不多了。

    这时候,玻璃门被女技师从外面轻轻敲响,“先生,您泡好了没?”

    林涛朝玻璃门瞥了一眼,道:“差不多了。”

    “那我进来啦?”

    “等会儿!”

    林涛赶紧从浴缸里站了起来,随后拿起旁边的浴袍给裹上,这才开口道:“进来吧。”

    女技师推开玻璃门,见林涛已经裹上了浴袍,先是一个愣怔,随后失笑道:“我来给您搓澡呢,您裹的这么严严实实做什么?”

    林涛无奈道:“你们这里没有泳裤吗?”

    “没有准备呢。”女技师解释说:“来的客人们巴不得脱的干干净净,跟女技师玩暧昧,您怎么却刚刚相反,难道是害羞呀?”

    女技师说着便咯咯的娇笑了起来。

    林涛笑而不语,如果是没去羊城之前,林涛看到女技师这种身材和相貌的女人可能会动心,但是如今的他对于女人已经有了非常高的要求,女技师连他家保姆姚红都不如,又怎么可能入的了他的法眼,也就自然而然的不会对女技师有什么兴趣。

    女技师见林涛站在那里不动,便劝说道:“您别害羞,只是搓澡嘛,又不干其他什么事情,搓澡很舒服的,搓完之后感觉浑身轻松呢。”

    林涛犹豫了一下,觉得女技师说的也有道理,虽然把身体暴露在了女技师面前,不过自己是个大老爷们,又不会吃亏,何必扭扭捏捏,于是便当着女技师的面脱掉了浴袍又重新进了浴缸。

    女技师朝林涛健美的身子上看了两眼,笑嘻嘻的说:“这么好的身材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我还以为您……”

    “以为什么?”林涛躺在浴缸里问道。

    女技师道:“我说了您可不许责怪我。”

    “说吧。”

    女技师抿嘴笑了笑,有意无意的朝林涛下身看了一眼,说:“我还以为您身体有什么缺陷,所以才不好意思脱衣服呢。”

    林涛刚才泡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澡,其间他也试过了,下面的玩意依然没什么反应,这让他很是郁闷,这会儿被女技师提到,他又是一阵郁闷,如果再这样下去,还真就成了女技师嘴中的身体有缺陷的男人了。

    ……

    林涛跟李向峰走出金公主会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两人站在金公主会所门口拦车,李向峰一脸满足的朝林涛笑道:“今天终于把憋了好一段时间的精华给释放出去了。”

    林涛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李向峰嘿嘿笑着继续说:“兄弟,这事千万别跟张俪提及,明天她如果醒了问到你,你就说咱们去了ktv喝酒。如果让她知道了,我非得被她整死不可。”

    林涛失笑的看向李向峰,“张主任有这么恐怖?”

    “比喻,这是比喻嘛!”李向峰讪笑起来。

    “放心好了,我不会说出去的。”

    “那就好!”

    说话的时候,一辆出租车朝他们驶了过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