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讨打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郊区的别墅。

    林涛刚把灯打开,客厅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将林涛给吓了一跳。

    他定睛望去,见保姆姚红正穿着一套性感的红色内衣,蹲着身子躲在沙发后面,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

    林涛见又是这个笨手笨脚的少妇保姆,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问道:“你属猫的?怎么总是喜欢大半夜里乱窜?”

    林涛还记得前些日子姚红半夜起来偷吃的,结果把滚烫的茶水潵到了他的胯间,致使他的小兄弟这么久了还不能恢复正常,这让他极为郁闷。

    姚红见进来的人是林涛,心中稍微松了口气,不过马上又紧张起来,一脸尴尬的看着林涛,解释说:“我……我出来起夜。”

    林涛恩了一声,明知故问地道:“你蹲在沙发后面做什么?”

    姚红讪笑道:“原本以为您最近不会回来,所以起夜的时候没有穿外衣呢。”

    林涛瞥了姚红一眼之后没有再说什么,朝着别墅二楼楼梯口走去。

    姚红见林涛上了楼梯,心里舒了口气,正要起身回保姆房时,就听见林涛的声音传进了她耳朵,“去穿上衣服,到我卧室里来!”

    “啊?”

    姚红惊讶一声,却见林涛已经进了二楼的卧室。

    “他……他想干什么?”

    姚红双臂抱胸,心中忐忑不已。

    回到卧房后,姚红在床前不停的徘徊,焦急的嘴里嘀咕道:“他该不会是刚才看自己穿成这样,所以见色起意,想要把自己给那啥了吧?”

    如果他真用强,自己是反抗还是不反抗?

    反抗肯定是反抗不过的,但是不反抗又显得不够矜持……

    “哎哟,我这是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姚红啐了自己一口,心道:“我就不信她敢光明正大的对我做些什么!”

    给自己打了打气,姚红迅速穿上了一条刚去市区买的咖啡色睡裙,然后硬着头皮去了林涛的卧室。

    咚咚咚……

    到了卧室门口,姚红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为了那上万块钱一个月的工资,这些风险是值得的。

    “进来!”

    里面传来林涛一副霸道总裁召唤小秘的口吻。

    姚红推开门走了进去,站在房门口,有些警惕的看着林涛,悻悻的问道:“林先生,您找我做什么?”

    林涛见姚红一副不信任自己的表情,顿时又气又好笑,骂道:“你脑子有病啊,你什么意思?觉得我会对你感兴趣?你也不瞅瞅你那德行!”

    “靠!”

    姚红忍不住在心里怒骂一声,暗道:“老娘什么德行了?老娘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有你说的这么差劲吗?”

    不过这些话姚红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只见她讪讪的笑了起来,朝林涛解释说:“林先生,您误会啦,我没有那个意思。”

    “过来坐!”

    林涛指着床边的小沙发,说道。

    “哦!”

    姚红答应一声,慢腾腾的走了过去,拉扯了一下睡裙的裙摆,缓缓的坐在了沙发上,却一副坐立不安的神情。

    林涛正要问姚红关于辛雨彤的事情时,还没来得及张嘴,姚红便率先开口问了一句让林涛极为尴尬的话。

    “林先生,上次不小心把茶水洒在了你……你身上,事后没事吧?”

    林涛:“……”

    原本林涛已经打算原谅姚红的过失了,却没想到姚红再次将此事说了出来,顿时脸色就沉了下去,冷哼一声,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姚红见林涛脸色突然就变了,顿时吓了一跳,忙解释说:“我就是……就是怕那啥,想着如果……如果有问题,就去医院检查一下。”

    “你觉得真烫坏了,去医院就有用么?”

    姚红听了林涛的话,脸红了起来,低着头不说话了。

    林涛见了就气不打一处来,皱眉道:“姚红,我告诉你,如果我……咳咳,那里好不了,你给我等着!”

    “啊?”

    姚红诧异的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林涛,露出比哭还难看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真出问题了?”

    林涛怒道:“我特么把开水泼你那里试试看。”

    刚说完,林涛意识到姚红是个女人,没那玩意,似乎泼在了那里也顶多就是身上疼疼而已。

    姚红这会儿心乱如麻,生怕林涛要她负责人,她原本只是来城里打工,别钱没赚到,还得倒赔一大笔钱那就惨了。

    “林先生,您真……真没开玩笑?”

    林涛没好气的说:“我一男的,有必要拿这事开玩笑?原本你不说我也就不打算提了……”

    姚红暗骂自己蠢蛋,恨不得把自己嘴巴狠狠的扇两巴掌,嘴咋就这么欠呢?

    “那现在该怎么办?”姚红带着哭腔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林涛也是烦闷,如果那玩意真的坏了,他身边那么多的红颜知己可咋办。

    “要不……明天我陪您去医院检查一下?”

    “算了,过段时间再说吧!”

    林涛郁闷的摆摆手,随后问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小姐在这里住的好吗?”

    “辛小姐?”

    姚红微微愣怔了一下,道:“您说的是辛雨彤小姐吗?”

    “是的。”

    姚红道:“您当天离开别墅,前脚走,她后脚就跟她父亲一起走了呀。您不知道?”

    “什么?”

    林涛心中一突,惊诧道:“她走了?”

    “是呀!”

    林涛恼怒道:“这事你为什么不通知我?”

    姚红一脸委屈的说:“我以为您知道辛小姐要走呢!”

    林涛越看姚红越不爽,不耐烦的道“出去!”

    姚红哦了一声,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忙迈着小碎步就朝着房间外面跑去,就好像林涛的卧室是老虎窝似的。

    林涛看的又是一肚子气。

    辛雨彤的不辞而别让林涛心里极其失落,他了解辛雨彤的性子,如果不是非常伤心,辛雨彤断然不会不告而别,可能是知道了自己跟柳元宗的关系,一时之间无法承受林涛的隐瞒和欺骗,才负气而去。

    “这一走,怕是很难有机会再见面了吧?”

    林涛轻轻叹了口气,整个人就像是丢了魂一般。

    ……

    接下来的好几天林涛都走不出辛雨彤不辞而别的阴影。

    做什么事情都没劲,吃什么都没胃口,期间去医院看了乌鸦一次,依然是深度昏迷状态。

    保安大楼继续建盖中,据说再过半月便可以封顶,接下来就得好好筹划保安公司的事业了。

    这天,林涛正陪着沈曼丽看房子,之前答应过沈曼丽给她买套房子,把她爸妈都接过来陪她一起住,两人刚看完一个高档小区的住宅楼,他的电话便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起电话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张主任’三个字,便一下子想起了泰平市办公室主任张俪来。

    “喂,张主任,有事吗?”

    趁着沈曼丽看另一套房子的空档,林涛接通了张俪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张俪清脆的声音,“林先生,那啥,扶贫的是事情您还继续做吗?”

    此时她正坐在办公室里硬着头皮给林涛打电话,原本她是不愿意给林涛打电话的,但是常市长见林涛一连几天没动静,就有些焦急了,勒令张俪主动打给林涛,咨询扶贫的事情。

    林涛知道张俪打电话来问的肯定是此事,便道:“扶贫又不是儿戏,当然会继续,只不过这几天事情比较多被绊住了。”

    “那……那您什么时候能过来?”

    林涛思考了一下,最近几天也没其他什么重要的事情,便说:“没有什么变故的话,大概明天吧。”

    “诶,好的!”张俪心中一喜,忙又问道:“那我是在市里等您,还是在安平镇等您?”

    “随你吧!”

    林涛对张俪并没有多少好感,虽然她长的不错,但作为一个政府官员,被利欲熏心,为了升迁恐怕连自己的身体都能够出卖,这样的女人是林涛所不齿的。

    张俪见林涛对自己态度冷淡,也就不自找没趣,出声道:“那好,明天我再联系您吧!”

    说完,不等林涛开口,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靠,这娘们!”

    林涛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脸的无语。

    “又在骂谁呢?”

    这时,沈曼丽看完了另一套房子,走到走廊上,听见林涛正骂骂咧咧,便妩媚的白了林涛一眼,问道。

    林涛讪笑道:“一个可恶的女人!”

    沈曼丽一脸吃味的看着林涛,成熟妩媚的俏脸露出不悦的神情说:“又认识新的女人了?”

    林涛见状,忙赔笑道:“什么新的女人啊,一个政府的官员,老巫婆罢了,老婆,刚才看的那套房子满意吗?”

    林涛故意将话题转开。

    沈曼丽没有继续追着林涛不放,点点头,道:“满意是满意,就是价格有些偏高了!”

    林涛苦笑道:“这边的房价已经很便宜了,再说你作为长安食品集团的总经理,计较这点小钱做什么!”

    沈曼丽娇媚的乜了林涛一眼,道:“以前花钱喜欢大手大脚是因为不需要自己去挣钱,现在自己开始挣钱了,才知道挣钱有多难,小钱怎么啦,小钱就不是钱啦。”

    林涛笑道:“可是咱们的钱一辈子都用不完了啊!”

    “切,那是你的钱!”沈曼丽哼声哼气的说:“指不定哪天你看我看腻了,就一脚把我给踹开了,我不攒钱养老,到时候不得活活饿死呀!”

    “靠,沈曼丽,你讨打!”

    林涛听了沈曼丽的话,气的伸手就朝她挺巧丰满的臀部上狠狠的拍了下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