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报复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中,林涛疾步前行,冲到金三全别墅大门口时停下了脚步,紧接着运足内力踢出一脚,带着内劲的脚力直接将别墅的大门给踢的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铁门轰然间落地,整个大门瞬间没了阻碍。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瞬间闪到了林涛跟前不远处,穿着黑色劲装的老者双手负背,看了一眼林涛的杰作后表情微微诧异了一下,随后又平静如常的问道:“你跟白天的人是一伙的?”

    林涛目光冰冷的盯着老者,道:“是!”

    “来寻仇?”

    “是!”

    老者笑了起来,“虽然你身手不错,比白天那小子强多了,但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劝你速速离去,否则下场跟那小子一样!”

    林涛怒极反笑,冷声道:“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

    老者冷哼一声,道:“不信你就过来试试,规矩还是一样,上前一步打断一条腿,再上前一步打断一只胳膊……”

    “恐怕今天断胳膊断腿的是你吧!”

    说完,林涛也不敢阴毒的老者废话,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与此同时,‘太极十八式’的招式运用起来,一个‘转身搬拦捶’直接朝着老者面门砸了过去。

    老者冷哼一声,“雕虫小技!”

    紧接着身形一闪,速度极快的闪到了林涛身后,由掌变拳的朝林涛的腰侧砸了下去。

    林涛的‘太极十八式’本就是从太极拳延伸出去的高级拳法,要比普通的太极拳更高深千倍万倍,其精髓便是,‘运劲如抽丝,劲断意不断。’就是一招打出去之后无间隙的链接上下一招,做到可攻可守,快慢自如。

    老者砸向林涛腰身的一拳林涛一个侧身轻轻松松的就躲了过去,紧接着运足了双拳的内劲,以一招‘双峰贯耳’直接向老者的胸口锤了过去。

    这招式看上去很慢,实则速度极快,老者忽略了林涛的真实实力,等到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一招‘双峰贯耳’他已经躲无可躲,只能凭借自己的内力双臂护着胸口去阻挡。

    嘭!

    一听见一声闷响,老者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这还没完,就在老者身子飞出去的一瞬间,林涛如天神一般弹跳而起,与此同时嘴里喝道:“断腿!”

    咔嚓!

    “啊!”

    老者清楚的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疼的他惨叫一声,事情并没有因为他的一声惨叫而结束。

    他刚叫完,耳边再次传来林涛阴测测的声音,宛如地狱的魔鬼,“断臂!”

    “小子,尔敢!”

    咔嚓!

    老者又惊又怒,惊斥的话音刚落,就再次听到自己身体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他整条胳膊直接被林涛给扭断,失去生机的锤了下去。

    嘭!

    终于,几秒钟后老者身体落地,腿和胳膊皆断。

    “这就是你的自信?”

    林涛盯着半死不活的老者,心中没有一丝怜悯之心,他既然能够如此歹毒的对待乌鸦,就得知道什么叫做自食其果!“你……”

    老者身体疼痛的差点晕死过去,如果不是用内力强行镇压身体的疼痛,恐怕他早已经昏死过去了,他目光惊诧的盯着林涛,一脸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道:“这……这怎么可能?”

    林涛冷笑而不语。

    老者继续道:“你才二十出头的年龄,即便是天才,内力也需要时间的积累,你怎么……怎么可能比我内功高出如此之多!”

    “天下之大,比你内功高深的多了去,你以为就你的这些能力就可以横扫华夏了?今天你对我兄弟做了歹毒之事,所以我必须还之,你这条老命我暂时就不要了,如果……”

    说道这里,林涛苦笑一声,嗤笑道:“你也没有能力再去为非作歹了!”

    说完,在老者阴毒的目光下,林涛直接朝着别墅内走去。

    在二楼卧室窗户边看到林涛跟老者对决的金三全得知老者落败后吓的脸色苍白,他一直以为家里的守护神是无人能敌的,却没想到如此轻松的就被林涛给打败了?

    “这……这不可能!”

    金三全浑身发抖的喃喃自语起来。

    他小老婆齐柏梅也有些吓傻了,双手紧紧的握着金三全的胳膊,带着哭腔道:“金三,怎么办?他已经上来了!”

    金三全醒悟过来,吓的忙道:“跑,赶紧跑!”

    话音刚落,只听见砰的一声响,房门直接被林涛从外面给踹开了。

    林涛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金三全的卧室,看着金三全目光冰冷地道:“当初你母亲失去的时候,看来你死去的母亲面色我不为难你,而且你老婆也说了井水不犯河水,你也答应了,为什么没过多久就反悔!”

    “我……林先生,我错了,对不起,我现在已经知道你的厉害了,以后……以后再也不会了!”

    林涛面无表情的看着如丧家之犬的金三全,道:“没有以后了,当初我给过你机会,我也说过,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但是你若是犯了我,我必十倍还之!”

    “林涛,哦不,林爷!”

    扑通一声,金三全吓的直接跪在了地上,乞求道:“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现在真的已经知道错了,你……你就原谅我这次吧,我保证……保证以后见到你就绕着走!”

    金三全刚才已经看到了视为保护神的老者被林涛完虐的场景,他已经吓的胆寒了,生怕林涛用刚才的方式对付他。

    “原谅你?”林涛冷笑着说:“我原谅你,我那个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兄弟能好起来么?”

    “我……我赔钱,您说多少钱我都赔!”

    “我不缺钱!”

    见林涛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金三全吓的身子瘫软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突然想到了一个东西,忙说道:“林涛先生,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如果你不……不杀我,我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哦?”

    林涛饶有兴致的停下了脚步,问道:“什么秘密?”

    金三全道:“除非你保证不杀我,我就告诉你。”

    林涛嗤笑道:“如果是我感兴趣的秘密,我可以不杀你!”

    金三全见有了生机,忙说:“我从别人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说是长安食品集团加工厂的厂房下面有一片极大的矿产。”

    “恩?”林涛来了些兴趣。

    金三全又道:“如果能够把矿挖出来,一定可以让你赚的盆满钵满。”

    “是什么矿?”林涛皱眉问道。

    金三全道:“具体是什么矿还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下面有值钱的东西。”

    林涛若有所思的冷笑道:“这就是你想霸占加工厂的真实目的吧?”

    金三全悻悻地道:“我也是猪油蒙了心,林先生只要你肯定放了我,以后我觉得再也不打您的注意了。”

    “好,我这个人是很讲道理的,说不杀你,就绝不杀你!”

    说完,林涛一记劲掌直接砍断了金三全的双腿。

    化掌如刀,掌刀锋利,直接将金三全的两条小腿从大腿上分离开来,瞬间房屋内血腥味浓重。

    一旁的齐柏梅见此恐怖场景,吓的惨叫一声,直接晕死过去了。

    而金三全也是惨叫两声后,疼的直接晕死了过去。

    “虽然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饶,从此以后,西安再无金三全,也再无人敢与我为敌!”

    林涛目光冰冷的看了地上躺着的两人,迅速消失在了金三全的别墅。

    他不担心金三全会报警,因为金三全以前做过的事情够他死无数次了,除非他想死,才会去报警。

    离开别墅,做进别墅外的路虎车中,林涛看了一眼有些发愣的小弟,问道:“刚才拍清楚了没?”

    小弟回过神来,如同看神仙般的看着林涛,结结巴巴地道:“看……看清楚了,涛哥,您真是神了!”

    他白天的时候看那老者打乌鸦的时候,乌鸦毫无还手之力,晚上老者就步了乌鸦的后尘,被林涛给打的那叫一个惨。

    ……

    重新回到医院的时候,乌鸦依然没有醒过来,林涛咨询了一下乌鸦的主治医师,主治医师说乌鸦生命无忧,不过腿和胳膊怕是废了。

    林涛稍稍松了口气,只要没有没死,林涛就还有机会能够替乌鸦接骨,说不定能够恢复如常,不过林涛不知道乌鸦骨头断裂的到底有多厉害,所以暂时也没把握能否让乌鸦重新站立起来走路。

    没过多久,樊小军和影子双双传来捷报,说是将金三全所以的产业全都给砸了个便,今天金三全的损失之大,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金三全都缓不过就来,再加上金三全以及被林涛切去了双腿,已经不足为虑了。

    事情结束,林涛吩咐樊小军和影子迅速撤离西安,回羊城去守好大本营。

    所以的事情都结束之后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林涛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开车回了郊外的别墅。

    此时他并不知道,柳元宗去世,他赶回羊城时,辛雨彤因为知道了他跟柳元宗的关系,而负气离开了别墅,跟她父亲辛无敌一起消失在了林涛的世界里。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