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愤怒的反击
    林涛正在享受张俪张大主任那白嫩小手带来的刺激按摩时,枕头边放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林涛身子动了动,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对正在为他按摩的张俪说:“去,把我手机拿来。”

    张俪见林涛拿自己当使唤丫鬟来用,顿时又是一阵恼怒,不过摩都给他按了,如果不忍着火气,那么刚才不就白按了吗。

    想到这些,她压住火气,从林涛背后狠狠的瞪了林涛一眼,这才双膝跪在床上,身子向前倾斜的将手伸到枕头边把林涛的手机给拿了起来,随意的瞥了一眼,说:“是个陌生号码。”

    “陌生号码?”

    林涛犹豫了一下,道:“你来接!”

    “啊?”

    林涛重复道:“我让你来接!”

    张俪一脸无语的将电话接通,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就传来急切带着哭腔的声音,“涛哥,乌鸦哥出事了!”

    张俪愣怔了一下,随后捂着电话道:“好像是找你的,说什么乌鸦……乌鸦哥出事了?”

    林涛正闭着眼睛笑眯眯的享受着张俪臀部坐在自己腰身上带来的柔软叹息,突然听到张俪说乌鸦出事了,他笑意一下子收敛,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一下子将坐在他腰身上的张俪给掀翻在了床上,吓的张俪娇呼出声来。

    林涛一把夺过了张俪手里的手机,对着电话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电话那头的人带着哭腔重复道:“乌鸦哥,恐怕……恐怕不行了!”

    林涛脑袋嗡了一响,脸色变的极为难看,语气低沉的问道:“你是谁?”

    “我……我是辉仔手下的小弟。”

    “辉仔,就是乌鸦的手下?”

    “是是是……”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字不漏的讲给我听!”

    五六分钟后,电话那头的小弟将事情的经过讲清楚之后,林涛冷声道:“打断了一条腿和一只胳膊?”

    “不仅如此,乌鸦哥还被那个老头从高空给踹下去,摔成了重伤,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欺人太甚!”

    林涛咬牙切齿的挂断了电话,从床上走了下去,拿起衬衣穿好后正要出门时,身后的张俪讪讪的问道:“你……你干什么去?”

    “杀人!”

    林涛房门拉开了一半,没有回头,语气冰冷的说道,说完后直接出了客房,留下一脸懵逼的张俪,喃喃自语道:“这家伙真是个商人么?”

    ……

    离开招待所,由樊小军驾车,两人直接朝着高速路口狂奔而去,路上,林涛拨通了影子的电话,语气冰冷的问道:“现在羊城咱们手底下有多少人?”

    影子简单的回复道:“柳爷在的时候遣散了一部分,大概能聚集七八十人吧。”

    “好,把所有人都带上,现在立马就动身去西安!”

    影子没有问原因,答应一身后挂断了电话便开始召集人。

    随后没多久,十辆商务车如一条长龙般的驶上了开往西安的高速路口……

    差不多过了六个小时,凌晨一点多钟的时候林涛跟樊小军出现在了西安人名医院大门口。

    大门口有小弟等着林涛,见林涛从路虎车中下来,便忙迎了上去,眼眶湿润地道:“涛哥,您可算回来了……”

    “带我去乌鸦的病房!”

    小弟连连点头,带着林涛和樊小军朝着重病症监护室走去。

    医院三楼的重症监护室外,走廊内站了七八名负了伤的小弟,见到林涛赶来,一个个全都围了上去,情绪激动不已。

    “涛哥,您一定要为乌鸦哥报仇啊!”

    “实在是太恶毒了,乌鸦哥到现在还没度过危险期。”

    一名小弟哽咽的走到林涛身边,递出手机给林涛,道:“涛哥,这是我当时偷偷拍下的视频!”

    林涛看了一眼监护室内戴着氧气中的乌鸦,随后阴沉着脸接过手机打开了视屏。

    当他看到别墅内神秘老头对付乌鸦的招式时,低声自语道:“又是一个内功高手!”

    樊小军眼眶通红的咬牙切齿道:“这个老家伙手段太歹毒了,狗日的!”

    “辉仔呢?”

    林涛扫视一圈,问众小弟。

    其中一名额头受伤的小弟站出来说:“在工地上受了重伤,这会儿也在住院。”

    林涛道:“你们谁还记得怎么去金三全的别墅?”

    额头受伤了的小弟忙道:“涛哥,我知道!”

    “好,你负责给我带路。”

    说完,林涛把目光看向樊小军说:“你留在这里等影子他们过来。”看了看手表,林涛继续说:“你跟影子分成两组人,天亮之前砸掉金三全的所有场子,然后直接撤出西安,返回羊城!”

    樊小军诧异道:“你打算一个人去别墅?”

    “有什么问题?”

    樊小军担忧道:“那个老头好像不简单啊!”

    林涛冷笑道:“就他?”

    ……

    林涛离开医院后没多久,影子便带着七八十人浩浩荡荡的赶了过来,与樊小军汇合之后,两人商量了一番,分成两组,迅速对金三全的产业展开了打砸。

    金三全的‘宙斯’夜总会和往常一样生意火爆,门口停着不少豪车,时不时的有帅哥靓女进进出出,这家‘宙斯’夜总会看场子的领头是‘老三’的手下,在道上也算是金牌打手,曾经连续两届都是全国的散打冠军,一身的腱子肉看上去充满了爆发力。

    跟往常一样,到了凌晨两点多钟时,客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开夜总会,就在这时,四两商务车突然停在了‘宙斯’夜总会门口,瞬间从车中下来三十多个壮汉手持铁棍,站在他们前面的男人面色阴冷如冰,真是‘影子’本人。

    ‘宙斯’门口守门的两名保安见情况不对,立马打开了对讲机,跟老三的手下王铁生汇报此事。

    王铁生得知此事后,立马召集了夜总会内的差不多二十多个打手迅速的冲了出来,跟影子形成对立之势。

    王铁生眯着眼睛望着影子众人,冷声道:“兄弟,你们这是混哪的?带这么多人来我的场子是几个意思?”

    “这是金三全的场子么?”影子面无表情的问道。

    王铁生嗤笑道:“知道是我们金老大的场子还敢来撒野,不想活了吧?”

    “砸的就是他的场子!”影子冷哼一声,直接朝王铁生冲了过去。

    影子在林涛当初内功没有晋升之前虽然还是比林涛弱了一些,但是已经能够算是内功高手了,对付王铁生这种毫无内功基础的散打高手简直就是石头与鸡蛋之间的较量。

    王铁生打了无数次架,基本就没怎么输过,所以养成了狂妄自大的毛病,见影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顿时就小觑了影子,见影子主动冲了上来,便咧嘴冷声道:“找死!”

    说着,他握起砂锅般的拳头,直接朝影子的面门砸了过去。

    影子一个身侧轻松的躲了过去,紧接着一招‘四两拨千斤’的招式握住他的手腕,一个过肩摔直接将王铁生这个一百八十多斤的大汉给摔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地面上,王铁生闷哼一声,挣扎的正要起身,影子身轻如燕的飞身而起,一脚踢向王铁生的腰侧,再次将王铁生踢出七八米远,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王铁生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就被彻底打趴了。

    王铁生的手下原本还叫嚷着喊打喊杀,不过当看见影子的手段之后,众人一下子全都熄火了。开玩笑,连王铁生这种散打冠军都在别人手里走不过一个回合,他们又不傻,赚点生活费至于把命搭进去?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下子全都有了退意。

    影子冷冷的扫视众人一圈,道:“谁敢上前一步谁就死!”

    说着,带着自己手下的三十多人,当着王铁生手下的面直接冲进了‘宙斯’夜总会,开始了疯狂的打砸。

    另一边樊小军带着剩下的兄弟对金三全其他产业也同时进行了打砸。

    此时已经是接近凌晨三点钟,金三全搂着自己小老婆齐柏梅睡的正香,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在安静的房间显得异常刺耳,一下子就将齐柏梅给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见旁边的金三全睡的像死猪一般,鼾声如雷,她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伸手摇晃了一下金三全肥硕的身子,出声说道:“三全,电话响了!”

    “干什么,睡觉呢……”

    金三全闭着眼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齐柏梅无奈的凑过去,将电话拿了起来,见是金三全的小弟打来的,便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小弟急切的说道:“大哥,突然来了一股子势力对咱们的夜总会和酒吧ktv进行了打砸,他们人太多了,我们抵挡着不住啊,现在该怎么办!”

    齐柏梅听了脸色一变,忙用力摇醒金三全,大声道:“三全,出大事了!”

    金三全坐了起来,结果电话,得知详情后脸色一下子阴沉下去,咬牙切齿道:“谁特么敢在我的地盘闹事?”

    一旁的齐柏梅猜测道:“会不会是傍晚的那伙人?”

    金三全直接把小弟的电话给挂断了,然后对齐柏梅说:“应该不会,那会儿他们的人几乎全到齐了,被咱们给收拾掉了,哪还有人去砸我的场子?”

    说着他开始打电话召集自己的小弟,一时间凌晨安静的夜晚成了两股势力较量的开始。

    而就在金三全打电话召集手下的时候,林涛的车子安静的停在了金三全别墅大门口的正前方。

    停车,熄火。

    林涛侧过身子望着副驾驶座位上带路的小弟,一脸冷漠笑意的吩咐说:“坐在车里,准备录视频!”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