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扶贫之路
    “什么地方?”

    “咱们省的泰平市知道么?”

    蒋省长再次端起茶杯,小嘬了口普洱茶,含笑的望着林涛。

    林涛点头说:“知道,但是没去过。”

    蒋省长放下茶杯,说:“是咱们省的一个县级市,在他们管辖范围内有一个叫做‘涌泉村’的地方,现在还是特困农村,村里大多都是一些孤寡老人和一些留守儿童,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清苦日子。如果你真有心扶贫,那就去‘涌泉村’吧。”

    林涛皱眉说:“镇上的领导怎么也不想办法帮他们脱贫?”

    蒋省长苦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村里都是些老人和小孩,没有生产力,怎么脱贫?虽然镇上给他们申请了低保,但是由于地理环境的因素,他们手里即便有些钱也不大容易买到东西?”

    “啊?”

    林涛诧异的问道:“很偏僻吗?”

    “倒也不是很偏僻,离镇上大概有几十里路的样子,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住在深山里面,山上唯一的一条路又是在悬崖峭壁旁边,所以……哎!”

    “原来是这样啊!”

    林涛有些犯难,道:“我倒是有心帮他们,可是如果买了物资该怎么给他们弄进村里呢?车肯定是没法开的。”

    “开玩笑呢,人往上爬都艰难,别说开车了!”

    蒋省长道:“如果不是地理环境的原因,以咱们国家如今的经济发展速度,怎么可能存在什么特困村,只是他们那里的生活环境确实太艰难了。”

    林涛听了蒋省长的话,思考片刻,随后说:“我先去实地考察一下吧。”

    只是一直听蒋省长说那边环境恶劣,自己不亲身去体验一下,根本无法想象环境到底如何。

    “好啊,林先生如果你想去,我可以买一个政府人员陪同你。”

    “不用了!”林涛摆摆手,道:“我只是单纯的想去扶贫,为贫困的老百姓做些事情,政府工作人员就别参与了。”

    蒋省长笑道:“林先生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有个政府工作人员陪着你也好让你更好的开展扶贫工作嘛!”

    林涛婉拒了蒋省长的好意,道:“我手里有不少人,就不麻烦蒋省长再重新安排了。”

    “也好,那就随你吧。”顿了顿,蒋省长继续说:“你到了泰平市之后,如果遇到什么困难或者麻烦,都可以去找泰平市的市长,我会在你去之前打好招呼。”

    说完,蒋省长抬起胳膊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笑道:“那就这样吧?下午我还有一个会议。”

    “好的!”

    林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蒋省长主动伸出手来,笑着说:“那咱们后会有期。林先生你能做好事扶贫我打心眼里高兴!”

    林涛笑道:“以后如果我的生意做到了羊城来,还希望蒋省长能够多给一些优惠政策!”

    蒋省长哈哈笑道:“一定!”

    ……

    与蒋省长分开之后,林涛驱车回了别苑。

    别苑的石亭前,樊小军和影子站在石亭下,两人一个废话不断,一个默不作声,乍一看过去倒是挺和谐的。

    林涛好笑的走了过去,朝樊小军问道:“小军,咋咋呼呼的,说什么呢?”

    樊小军见林涛回来,嘿嘿干笑一声,坏笑道:“我正在问影子哥有没有……咳咳,那啥过?”

    “他回答你了没有?”林涛瞥了一眼如同雕塑般站在旁边的影子,笑着问道。

    樊小军努努嘴,说:“你看他那样子,不用他说我就知道肯定是个童子鸡!”

    “噗!”

    林涛一下子笑出了声,联想到影子冷冰冰的模样,再想想樊小军说他是只童子鸡,林涛总觉得无比滑稽。

    “若不是看在林少的面子上,我一定宰了你!”

    影子目光冷冷的盯着樊小军,冷声道。

    樊小军倒是有些忌惮影子,因为影子跟林涛一样属于练气者,内功修为虽然没有林涛那么高深,但是却也不低,对方樊小军这种外家功夫的人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所以每次当影子要发怒的时候,樊小军都会主动别让。

    “好了,别闹了!”

    林涛笑着摆摆手,随即正色的说:“我刚才已经见过蒋省长了。跟我猜测的一样,他有心与我求和!”

    “和个屁!”

    提及此事,樊小军便怒火中烧的开口骂道:“特么的,主动招惹咱们的是他,现在主动求和的也是他,他算个球啊!”

    林涛苦笑道:“人家还真就算个球,作为一省之长,权力之大你无法想象!”

    樊小军睁大眼睛道:“这么说涛哥你同意和解了?”

    “为什么不呢?”

    林涛撇撇嘴,说:“至少以后咱们在羊城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了,这次的争斗,咱们各自损失了一些代价,和解对大家都有利,而且因为是他主动提出和解的,他还亲口给了我一个承诺,有省长一个承诺这意味着什么知道么?”

    樊小军木楞的摇头,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林涛。

    林涛朝樊小军笑道:“不告诉你!”

    樊小军:“……”

    林涛又把目光转向影子,说:“影子,蒋省长建议我到泰平市下面的涌泉村去扶贫,你知道这个村子吗?”

    影子露出一丝诧异的神情,随即点头说:“知道,不过那里的山路太难走了,曾经还掉下去过几个村民,率先山后连尸体都没找到!蒋省长竟然让你去那种地方?他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故意什么?故意想害死我?”林涛苦笑道:“你想多了吧,他如果真想我死,也就不会主动提出和解了,再说了,那村子里肯定也有村民经常走那条险峻的小路,既然有人走过,就没多大的问题。”

    影子还是有些不放心,道:“万一林少您真要去那边扶贫,那就带上我吧!”

    林涛摇头道:“你还是留在家里看守吧,柳老爷子刚走,很多后续的事情你还得去处理,我这次带上小军就可以了,先去实地考察一番,然后再看给他们置办一些什么物资。”

    ……

    次日一大早,林涛便和樊小军驱车朝着泰平市的方向驶去。

    快到中午时,林涛接到了常佳丽打来的电话,说:“下午公司跟蓝艳签代言合同的事情,你不打算来么?”

    林涛笑道:“我现在人不在羊城,所有的事宜都交给你了,你办事我放心!”

    “去你的!”常佳丽带着佯怒的语气道:“你小子整天做甩手掌柜,公司的什么事情都不操心,有你这么当老板的吗?”

    林涛陪笑道:“这不是有我精明能干的常大姐在吗,哪还用得着我操心啊!”

    “少给我灌**汤,你去哪了?”

    “泰平市!”

    “啊,你怎么跑去泰平市了?”常佳丽在电话那头诧异的问道。

    “扶贫啊!”

    常佳丽笑了起来,“你没开玩笑吧?你扶贫?”

    林涛没好气地道:“我扶贫很奇怪吗?”

    “没法想象!”

    “靠,常大姐,你什么意思啊?搞的我好像一直很差劲似的。”

    “没有啊!”常佳丽在电话那头娇笑道:“只是没想到你的思想觉悟这么高,挺好的,既然是干正事,那我就原谅你了!”

    “嘿嘿,估摸着快到了,等我回羊城了再说,常大姐先这样吧!”

    挂断了常佳丽的电话之后,林涛对正开车的樊小军问道:“到哪了?”

    樊小军说:“已经还有十公里就下高速,然后就是泰平市的地界了!”

    “还真是够远的,从早上跑到中午才到!”

    樊小军笑道:“大概五六个小时的车程吧,其实不算太远。涛哥咱们到了泰平市之后要不要先……”

    铃铃铃……

    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断了樊小军的话。

    林涛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阵子后接通喂了一声。

    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笑眯眯的声音,问道:“请问您是林先生吗?”

    林涛一愣,“我是!”

    “哎呀,林先生,我是泰平市的市长常友贤,请问您什么时候到我们市里来考察?”

    “到你们市里考察?”林涛微微皱眉,心说这泰平市的市长一定是接到了蒋省长的命令了吧?

    常友贤啊了一声,带着歉意说:“抱歉啊,说错话了,您是要去涌泉村考察吧,不过蒋省长交代过了,说您在泰平市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来找我们市政府帮忙。林先生,您来之前可否提前通知一声,到时候我亲自去接您!”

    林涛没想到堂堂一个市长对自己说话客气到了这种地步,不过再仔细一想,他只不过是一个县级市的市长,蒋省长亲自打电话让他去接待自己,他常友贤自然不敢马虎。

    今天蒋省长亲自把电话打到了常友贤那里,这让常友贤兴奋了好一阵子,因为他在体制里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接到过像蒋省长那种大官的电话。

    如果能够把蒋省长交代的任务办的漂漂亮亮,说不定能够搭上蒋省长那条线也没个准,如果搭上蒋省长那条线,以后飞黄腾达,可就是指日可待了。一想到自己政治生涯有了新的契机,常友贤怎么能够不激动!

    “我现在已经在泰平市的地界了!”

    林涛对电话那头的常友贤说道。

    “啊?!”

    常友贤惊讶一声,随即忙说:“您能否来一下市政府,好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常市长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看就不必了吧?”

    “要的要的!”常友贤见林涛有些不愿意去市政府,于是有些着急,忙说:“林先生,您即便要去涌泉村,也得找一个熟悉的向导不是?您先来市政府一趟,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个不错的向导,她原本就是咱们泰平市扶贫组的组长,对涌泉村的情况很是了解,您带上她一定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哦?”

    听常友贤这么说,林涛还真是有些动心了,毕竟他到了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没有一个当地人做向导确实挺麻烦的,于是犹豫片刻后含笑的答应下来,说:“那就给常市长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林先生那咱们就待会儿见啦!”

    常友贤挂断林涛的电话之后,激动的来回在办公室里踱步,随后想起什么,立马疾步朝着办公桌走去,然后迅速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随手拨了个号码。

    对方接通后,常友贤语气暧昧的笑道:“张主任,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一个美差事交给你!”

    片刻,常友贤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常友贤喊了声请进,随即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穿着职业套裙,长腿上套着超薄肉色丝袜的美艳少妇从外面走了进去……

    ……

    ps:这几天有捧场纵横币得双倍月票的活动,请大家有条件的捧捧场,投点月票噢,感谢了!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