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罢手言和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羊城的第九天,林涛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对方开口后林涛才知道原来是蒋省长的秘书李建民。

    李建民开门见山的说蒋省长想要跟他见上一面,问他是否肯赴约。

    林涛思考了片刻,觉得见一面也无所谓,他还不信蒋省长能光天化日之下对他如何。

    林涛答应下来,李建民赶紧给林涛报了个地址,说是下午三点钟在省委附近的一个茶楼见面。

    与李建民通话结束之后,正坐在柳元宗别苑石亭内喝茶的林涛看了旁边站着的影子一眼,问道:“你觉得我应不应该跟蒋省长见面?”

    影子神情淡漠的说:“这种人太狡诈,我怕……”

    林涛伸出手,似笑非笑的摇头说:“没事,我是光脚的,他是穿鞋的,你说是他应该忌惮我,还是我应该忌惮他?!”

    影子沉默不语。

    林涛笑着继续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这次约我的目的肯定是想冰释前嫌,他已经尝到了苦头,作为一个老谋深算之人,他肯定不愿意一直跟我耗下去,毕竟以他的官职来说,他的年龄还不算太大,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说不定……”

    林涛指了指天,继续说:“他的目标是想登顶权力的核心位置!”

    影子继续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涛端起茶杯,从石墩上站了起来,走到石亭台阶处,仰头望天,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影子听,道:“我的目标又是什么呢?”

    林涛的眼神中充满了迷茫之色。

    如果说是为了钱,如今林涛不管是接管长安食品集团的几百亿,还是继承柳元宗的财力以及人力,都已经可以让他一辈子吃喝不愁,甚至可以随意挥霍都很难花完,但他心里似乎对这些并不是很在意。

    钱原本就是个‘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当挣到了一定的财富,钱就只是个数字了,每天看着账户的数额在增长,虽然很舒坦,但是没法满足林涛的内心。他所需要的,似乎并不是财富带来的兴奋感。

    “林少,人活着不都是为了权钱色吗?您难道就没有目标?”

    影子看着林涛的背影,犹豫了一下,问道。

    林涛转过身去,朝影子看了一眼,不答反问道:“影子,那你的目标是什么?”

    影子神情如常,语气平淡的说:“我没有目标,我活着就是帮衬您,完成您所向往的目标。”

    林涛轻叹一声,对于影子和柳元宗的关系实在是搞不懂。

    影子就像是古代皇亲贵胄里的忠诚仆人一样,默默的付出,不求回报。但如今并不是那个奴役人的年代了,如今社会和谐发展,影子又是因为什么而心甘情愿的替柳元宗卖命?甚至于柳元宗死了,还得替柳元宗的义子林涛卖命!

    “影子,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

    “林少,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跟柳爷之间的约定,您不用多虑!”

    林涛又一次轻叹,看了影子一眼,问道:“为什么?”

    影子知道林涛的这句‘为什么’包含了什么,只是摇摇头,脸色平静的说:“您就别问了,问了我也不会说。您只需要记住,我永远不会背叛您就行了!”

    “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林涛苦笑的摇头,不打算再追问下去,因为他了解影子的性格,即便继续追问,影子也不会说出来的。

    林涛换了个话题,问影子说:“你觉得那笔从王金民那弄来的不义之财捐给哪个基金会毕竟靠谱?”

    影子思考片刻,说:“如今的基金会很多都没法做到公开透明,咱们如果把这笔钱放进基金会,五百万说不定到那些贫困家庭手里的就只有三百万,甚至更少。”

    “那你说该怎么办好?”

    影子道:“如果涛哥不嫌麻烦,可以组织帮会里的兄弟,亲力亲为的去扶贫,这件事情做的既有意义又功德无量。”

    林涛被说的有些心动,考虑了一下,似乎最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办,便点头道:“这事靠谱。”

    顿了顿,他吩咐影子说:“你去查询一下,哪里有特困地区,咱们就去哪里扶贫!”

    影子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道:“我现在就去查询!”

    ……

    下午,林涛如约而至,到了省委附近的茶楼,然后拨通了李建民的手机。

    蒋省长的秘书李建民从茶楼里的包厢出来,见一个年轻人站在大厅内,便猜测是林涛,忙打招呼道:“是林先生吧?”

    “李秘书?”

    李建民含笑的点头,说:“蒋省长在包厢里等你,跟我来吧!”

    说着,李建民带着林涛朝着二楼包厢走去。

    到了二楼包厢门口,李建民轻轻敲响了包厢的门,然后推开门,道:“蒋省长,林涛来了!”

    里面传来蒋省长铿锵有力的声音:“进!”

    李建民朝林涛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林涛点头走了进去,李建民随手将门给关上,站在了包厢外面。

    “林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蒋省长见林涛进来,脸上带着温和笑意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林涛没想到蒋省长会亲自站起来迎接自己,倒是有些惊讶,心中更加确定了蒋省长想要求和的用意。

    “是啊,又见面了!”

    林涛满含深意的笑望着蒋省长,根本没有忌惮蒋省长的感觉。

    若是换作以前,林涛还是一名普通军人时,见到蒋省长这样的大人物,一定会紧张无比,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林涛对于大人物已经麻木了,说到大人物,自己在商界也是隐形的大人物,身价好几百亿,手里有一大票兄弟,虽然依然无法跟蒋省长相比,但不再他的管辖省份,也就不忌惮他了。

    “林先生请坐,泡了普洱茶,喝的习惯吗?”

    说话的时候,蒋省长拿起紫砂茶壶亲自给林涛倒了一杯。

    林涛含笑的坐在了蒋省长对面的沙发上,道:“普洱茶虽然苦涩,但喝习惯了却觉得滋味无穷,喝的是人生,其中的甘甜不爱普洱的人根本无法理解。”

    “哈哈哈……”

    蒋省长突然大笑了起来,道:“没想到林先生年纪轻轻,也是茶道高手啊!”

    林涛笑着摇头,“高手算不上,只不过是爱好喝茶罢了。”

    蒋省长笑而不语,随后若有所思的看了林涛一眼,说:“林先生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吧?”

    林涛道:“不太清楚。”

    “呵呵。”蒋省长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林涛,道:“有些事情说明了就没多大意思了,林先生,咱们化敌为友如何?”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蒋省长这话从何说起,我们什么时候是敌人了?再说了,我也不敢跟蒋省长为敌啊!”

    蒋省长知道林涛说的是讽刺的话,也不在乎,毕竟今天是他主动邀约的林涛,于是笑道:“我们确实不是敌人,我身在官场,而你呢继承了长安食品集团,已经是国内一流的大富豪,咱们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所以没有必须相互死磕,你说是吗?”

    说完,蒋省长目光灼灼的看着林涛。

    林涛虽然不怎么喜欢蒋省长这种阴险狡诈之人,但是多一个无法预料的劲敌实在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既然蒋省长主动言和,林涛没必要继续死磕,这一次的‘斗法’林涛受了皮外伤,但蒋省长却失去了得力助手,也算是各自吃了些亏,罢休也就罢休了。

    “可是蒋省长前些日子差点要了我的命啊!”

    林涛虽然打算跟蒋省长言和,但是不从中捞点好处就不是他林涛的作风了,于是将前些日子回羊城的时候差点被狙击手暗算的事情重新抖露出来。

    蒋省长没有否认这件事情,点头说:“那件事情我确实处理的太草率,是我的问题,我应该检讨。”

    林涛满含深意的笑道:“检讨起不来任何作用,而且对我而言也无任何用处。”

    蒋省长端起杯子抿了口茶,随即不紧不慢的将茶杯放在茶几上,翘起二郎腿看着林涛,笑道:“那林先生想如何?”

    林涛道:“蒋省长差点要了我的命,我提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理所应当!”

    林涛便道:“暂时还没想好,就当蒋省长欠我一个人情,如何?”

    蒋省长嘴角抽搐了两下,随后盯着林涛看了两眼,最终苦笑的点头,“好吧,在我能力范围内,不违反纪律的情况下,以后林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林涛心中一喜,有了蒋省长这个保证,至少以后不用再躲躲藏藏,可以光明正大的在羊城生活,甚至于得到了蒋省长的一道护身符。

    “好,蒋省长,那咱们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

    顿了顿,林涛继续说:“蒋省长,咱们省有什么特困的农村吗?”

    蒋省长微微一愣,“怎么了?”

    林涛笑容怪异地道:“我这里有五百万闲钱,想去扶贫一下。”

    蒋省长难得的露出了欣慰的笑意,道:“这是好事啊,你可以直接把钱捐给基金会,再让基金会去帮忙扶贫。”

    林涛摇头道:“基金会我信不过,想亲力亲为的去扶贫。”

    蒋省长含笑的点头,说:“真没想到林先生思想觉悟这么高,扶贫是大好事,说起咱们省的贫困村,还真有一个地方……”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