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跑路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金民从蒋省长的办公室离开之后没有按照蒋省长的意思,主动去纪委自首,也没有回办公室,开着车子在羊城的大街小巷乱窜,边开车边思考,是按照蒋省长的意思自首,还是拼一把,逃离羊城!

    如果自首,等到王金民的至少是二十年的有期徒刑,如今他已经快五十的人了,再去牢里待个二十年,恐怕很难从牢里活着走出去,一想到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王金民便一咬牙,决定拼一把。

    叮叮叮……

    突然,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传进了王金民的耳朵,王金民心虚的猛的踩了一脚刹车,将车子停靠在路边后,拿起手机见是他的姘头打来的,于是忙接通。

    王金民的姘头陈翠芳在民政局上班,不久前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她跟王金民的暧昧视频在网络上曝光,顿时吓的六神无主,脸一下子变成了惨白色,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就直接把电话打到了王金民这边。

    “金民,出……出事了!”

    陈翠芳在电话那头带着哭腔的说道。

    王金民语气压抑的说:“我已经知道了!”

    “现在咋办,我老公用不了多久肯定也会发现,让他知道了我一定会被他打死的!”

    说着,陈翠芳低声抽噎了起来。

    王金民心烦意乱,呵斥道:“哭什么哭,现在是哭的时候吗?”语气顿了一下,他继续说:“这样,你现在也别上班了,马上回我们的出租屋,等见面了再谈!”

    “哦,好……好吧!”

    陈翠芳这会儿心乱如麻,根本没有任何注意,听了王金民的话她直接答应下来,等到挂断王金民的电话之后,她偷偷摸摸的迅速收好东西,悄无声息的流出了办公室。

    出租屋内。

    王金民先一步回到了出租屋,等到陈翠芳赶回来的时候,就见王金民紧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抽烟。

    “金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陈翠芳红着眼眶问道。

    王金民将烟蒂狠狠的塞进了烟灰缸,沉声说:“你去看看床垫底下!”

    陈翠芳不明所以的走进了卧室,掀开床垫,见床垫下面的现金全都不翼而飞,顿时脸色惊变,疾步跑了出去,问道:“怎么回事,那些钱你转走了?”

    “我转个屁!”

    王金民咬牙切齿地骂道:“你定是那个偷拍的王八蛋把钱转移了,他心里很清楚我不敢因为这个事情报警,所以……”

    “到底是谁想整你?”陈翠芳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身子无力的瘫软在了沙发上。

    王金民思索片刻说:“应该是那个小子……”

    “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王金民深深的吸了口气,咬牙切齿地道:“真是好手段啊,没想到这么快就报复上来了!”

    王金民此时肠子都快悔青了,早知道就不跟林涛为敌了,搞的他现在无比狼狈,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跟我走吧!”

    王金民看向陈翠芳,突然开口说道。陈翠芳啊了一声,眼眶带着泪水的问道:“去哪?”

    “先离开羊城,然后找机会出国!”

    “不行啊!”陈翠芳忙拒绝,说:“我儿子还在家呢,如果我走了,我儿子怎么办?”

    王金民沉声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些,你老公不是还在吗!如今你如果被警方给抓住最少也得判个八到十年,你自己考虑清楚,是跟我走,还是等坐坐牢然后你老公跟你离婚,你照样得不到你儿子!”

    陈翠芳被王金民说的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王金民语气软了些,轻叹一声,说:“翠芳,现在时局到了这一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离开是你唯一的选择,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先离开一阵子,都到以后风平浪静了再回来。”

    “真的就没别的选择了,我舍不得我儿子!”

    “没有!”王金民很严肃的摇头。

    陈翠芳心中无比纠结,盯着王金民好一阵看,越想越觉得不值得,委屈的泪水源源不断的从眼中溢出来,说是跟着王金民有好日子过,这才多久,王金民就出事了,自己还得跟着一起背黑锅,冤不冤枉啊!

    “别犹豫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王金民看了一眼手表,催促道。

    陈翠芳重重的吁了口气,抹着眼泪哽咽说:“我跟你走也行,但是你以后得对我好!”

    “那是肯定的!”

    王金民忙道:“赶紧随便收拾几件衣服,咱们马上就走!”

    陈翠芳点头答应下来,去卧室收了两件换洗的衣服,之后走出卧室,问王金民说:“那些钱都被转移了,咱们以后没钱怎么过日子?”

    王金民脸色怪异的说:“这个不用你操心,我有钱!”

    “好……好吧!”

    两人急急忙忙的出了下去,王金民没有再去开他自己的车子,而是选择了坐出租车,两人一起朝着长途客车站逃去。

    这会儿坐飞机和坐火车离开羊城都不安全,必须检查身份证,但是长途客车就不一样,说走就走,还可以避免检查身份证,等到先掏出羊城之后,在从别的城市转机去外国就安全多了。

    王金民千算万算,并未算到他跟陈翠芳偷偷离开小区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给暗中跟踪了。

    就在王金民坐的出租车朝着长途客车站驶去时,一辆黑色的大众车子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车中带着黑墨镜的男子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对方接通后,他笑道:“果然不出你所料,王金民那老小子想跑路。”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交代了什么,墨镜男子忙嗯了两声,挂断电话之后紧紧的跟上了出租车。

    ……

    长途汽车站。

    王金民拎着包裹牵着陈翠芳的手疾步朝着售票大厅走去,边走边四周环顾,见没有可疑的人,这才松了口气,跑进售票厅买了两张还有一刻钟就要开往金皖市的车票,对陈翠芳笑道:“只要顺利的离开羊城咱们就安全了,到时候立马飞往国外,只要有钱,在哪都能过舒坦的日子。”陈翠芳朝王金民挤出笑意,不过心里总感到不安,觉得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

    就在王金民喜不胜收,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突然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像一阵风一般朝他冲了过去,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记手刀猛的砍在王金民的脖间,一下子就将王金民给砍晕了过去。

    一旁的陈翠芳被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的大惊失色,扯着嗓子便惊叫起来,一下子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墨镜男子冷着脸对陈翠芳说道:“我的目标是他,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闭嘴!”

    陈翠芳吓的立马捂住了嘴边,眼神充满恐惧的望着墨迹男子扛着王金民离开,情绪一下子崩溃的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

    市纪委大院门口。

    一辆黑色大众突然急停,然后将一个大号的麻袋一脚从副驾驶位置踹了下去,紧接着迅速开车离开。

    大院门口的门卫见状忙跑了出去,先是看了一眼黑色大众车子,见黑子早已经消失的没了踪影,这才朝大号的麻布袋望去,轻轻用脚踢了一下,见里面好像是个人,顿时吓的忙退了两步,旋即转身朝着门卫室跑去,打电话向上级汇报。

    没过多久,纪委办公室的副主任匆忙赶了过来,让两名手下将麻袋打开,当看到麻袋里面昏睡的人是王金民时,他一下子变的震惊起来,结结巴巴地道:“这……这不是市局的王金民局长吗!”

    一名手下提醒道:“主任,刚才副书记不是说过吗,让咱们把王金民带回来调查?”

    副主任想起这茬来,道:“是啊,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好像还是被人绑了丢在这里的?”

    那名看上去挺聪明的下属猜测道:“会不会是王金民想逃跑,被谁给发现了,所以……”

    “不管怎么样,先把王金民带回去再说!”

    ……

    黑色大众车停在郊区一个偏僻的地方之后,墨镜男子取下了墨镜,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对方接通后,墨镜男子哈哈大笑起来,说:“涛哥,你简直是料事如神啊!这老小子还真想跑路,如果不是你安排我事先去盯梢,这次恐怕真就被这老小子给逃脱了!”

    此墨镜男子便是樊小军。

    林涛在电话那头笑道:“我也不敢确定他会跑路,只是以防万一,才让你去继续蹲点,没想到还歪打正着了!”

    “嘿嘿,看这老小子这次还不死翘翘,敢跟涛哥你作对,叫他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林涛笑道:“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会拍马屁了啊!”

    樊小军咧嘴一笑,道:“我说的是事实啊”顿了顿,他看着那辆黑色车子,问道:“这车子怎么处理?”

    林涛毫不犹豫的说:“烧掉!”

    “啊,烧掉多可惜啊!”

    林涛没好气的说:“可惜总比被人发现证据要好,别舍不得,马上烧掉,然后赶紧回来!”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