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兔死狗烹
    次日一大早。

    林涛被手机铃声给惊醒,迷迷糊糊的从床头柜摸起自己的电话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樊小军亢奋的声音,“涛哥,王金民和那女人都走了,现在是最好时机,咱们去王金民情妇家里把摄像机和几百万的现金全给弄走!”

    林涛听了樊小军的话睡意全无,看了一眼旁边睡的正香的成熟俏佳人,动作轻缓的坐在了床头,压低声音说:“你先别急,我现在马上让影子派人过去帮你,那现金有些多,估摸着需要两辆车子去装,小区里的保安措施怎么样,不会搞出太大动静吧?”

    樊小军嘿嘿笑道:“这边小区基本上没什么保安措施,估计王金民就是看中了这小区偏僻,也巧合适合咱们蹲点了。”

    “好,你在那边等着,我马上让人过去跟你汇合!”

    挂断樊小军的电话之后,林涛马上又把电话打到了影子那边。

    等事情安排妥当之后,林涛发现常佳丽已经睁开了眼睛,侧着身子望着林涛怔怔出神。

    林涛歉意地道:“把你吵醒了吧?”

    “没有!”常佳丽摇摇头,随后疑惑的说:“刚才睡的迷迷糊糊听见你说有什么很多现金?什么现金呀?”

    林涛不动声色的笑道:“你幻听了吧?都这么有钱了,怎么还这么财迷?动不动就钱啊钱的,俗不俗!”

    常佳丽妩媚的白了林涛一眼,随后瞥了林涛下面一眼,满含深意的说:“万一好不了了,以后不就成太监了?”

    林涛听得极为尴尬,这已经是他在第二个女人面前为了这种事情而丢脸了。

    他心里越发的烦厌那个笨手笨脚的保姆姚红。

    昨天晚上,林涛替常佳丽按摩之后,常佳丽浑身舒坦,好不容易主动一次想要‘服侍’林涛,谁曾想林涛的小兄弟如此不给力,愣是好半天都没一点反应,最后实在无奈,两人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就这么睡下了。

    “放心好了,我医术好着呢,用不了多久就能康复!”林涛表面平静,内心却无比心虚。其实他比谁都着急,毕竟如果那玩意真废了,他身边那么多红颜岂不是……

    一想到这些,林涛变得有些烦闷起来,得抓紧办法治疗才行啊!

    林涛觉得这种情况可能跟身体无关,而是心理受到了惊吓,才导致了小兄弟不给力。

    ……

    快到中午的时候,常佳丽去了公司,而林涛则去跟樊小军汇合。

    柳元宗的别苑内。

    柳元宗生前的别苑如今成了林涛私人的产业,樊小军带着人把现金直接拖到了别苑去,现金堆在院子里都快成一座小山了。

    “这么多现金,该怎么处理?”

    樊小军咧嘴笑着望向赶过来的林涛问道。

    林涛想了想,说:“如果拿这么大一笔现金去开户,肯定会引起银行工作人员的怀疑,从而报警,这笔钱我看还是转进我护肤品公司的账户上,然后再从护肤品公司的账上转走,专款专用的拿去抚平。”

    樊小军点头道:“那这拍摄的影像怎么来处理?”

    林涛满含深意的笑着说:“当然是做个好市民,把u盘送到市纪委去,让纪委的同志们去查他!”

    顿了顿,林涛不忘提醒说:“别忘了备份,市纪委敢不敢查还是个问题,咱们得留有后手!”

    “好的,我这就去办!”

    樊小军离开别苑之后,林涛看了一眼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影子,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影子表情淡漠的说:“听从您的安排!”

    林涛道:“羊城这边少不了人,我希望你能继续留在羊城,做羊城的老大,替我看住羊城,不能再让毒品流入羊城,如何?”

    影子显得有些为难,道:“林少,如果让我帮你做事还可以,但这老大……我性格有缺陷,怕做不好!”

    林涛觉得影子说的有道理,以他冷冰冰的性子,恐怕很难管理好羊城的黑道势力。低头沉思片刻,林涛说道:“我把樊小军留下来帮你,他这个人虽然有时候有些木讷,但是办起事情来还是很靠谱的,跟了我大半年也算是有一定的领导力了,你们两个人相互配合应该没什么问题。有这么重大问题就直接打电话告诉我!”

    影子这就没有再犹豫,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我尽力而为!”

    ……

    正如林涛所料,樊小军把录像带偷偷送到市纪委去之后,过了两天时间,那边没有丝毫动静,估摸着肯定是内部消化掉了。

    林涛其实早已经想好了后招,见纪委那边没有什么盼头了,于是将自己化妆打扮一番后,又戴了一顶鸭舌帽在市区一家网吧开了一台电脑,当然了,电脑没有用他本人的身份证。

    开机后,林涛迅速将u盘插在了电脑上,然后将已经处理过敏感位置的视频发布到了网络上去,标题写着某某市局局长王金民与情妇激情‘船戏’。

    发布成功之后,林涛迅速拔掉u盘离开了网吧,从进入网吧到离开,前后不到十分钟,而且林涛反侦察能力极强,根本不会让任何人看到他的相貌。

    到时候警方想要通过周边的摄像头来辨认发布录像的始作俑者是不可能成功的。

    王金民最近几日过的挺舒坦的,虽然林涛那件事情搞砸了,但是有倒霉蛋替他背了黑锅,他老婆回了娘家,所以这几天他天天跟他年轻的情妇腻歪在一起,这种日子让他仿佛感觉回到了年轻时代,日子过的轻松舒坦了,所以工作起来也就惬意。

    这会儿他正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面玩着电脑自带的扫雷,突然办公室的座机响了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刺耳的电话铃声让王金民心中一慌,这个电话铃声他听过无数次,却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过,心里一阵慌神,内心总感觉到不安。

    他看了一眼座机的来电提醒,见是蒋省长打来的,便不敢多耽误,忙接通,赔笑道:“蒋省长,您有什么指示吗?”

    “指示个屁!”

    蒋省长开口便怒声斥责道:“王金民,你搞什么搞,你现在立刻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说完,不等王金民开口,直接粗鲁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王金民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脸的茫然。

    出什么状况了?!

    难的是……

    想起两天前有人举报他的事情,他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王金民对于那个举报根本就没有放在心里,因为以前这种没有实名举报的举报信多了去,王金民早已经习惯被无名氏给举报,所以习惯成自然,也就没去多管他,即便纪委那边严肃的提醒过,王金民依然没有放在心里,毕竟他的后台是蒋省长,只要蒋省长还在羊城,谁能整倒他?!

    他不敢继续想下去,忙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急匆匆的就朝着省委蒋省长的办公室赶去。

    等到了蒋省长办公室门口,他看到了蒋省长的秘书李建民,于是忙赔笑的说道:“李秘书长,蒋省长这么风风火火的把我叫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李建民眼神有些怪异的看向王金民,说:“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金民见李建明的表情,心中更加惊慌起来,忙道:“我哪里知道啊,烦请李秘书长告知一二。”

    李建民叹气摇头的拍了拍王金民的肩膀,说:“王局,这次你只怕是躲不过去了……”

    “啊?”

    王金民脸色苍白,浑身全都汗湿,一瞬间的功夫想到了很多,脑海中已经产生了他锒铛入狱的场景了。

    “王局,快进去吧,蒋省长还等着你呢!”

    李建民见王金民失魂落魄的傻站在门口,心中叹息一声后忍不住提醒道。

    “哦哦,好……好的!”

    王金民喉咙哽咽了一下,伸手肥胖的大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这才硬着头皮敲响了蒋省长办公室的门。

    “进!”

    里面传来蒋省长严肃又低沉的声音。

    王金民整颗心七上八下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当他第一眼看见蒋省长的时候,蒋省长正用极其锐利的眼神看着他。

    蒋省长的那眼神犹如尖刀一般,狠狠的插到了王金民的胸口,让他心中一阵慌疼。

    “蒋……蒋省长,您叫我来有什么指示?”

    王金民浑身有些哆嗦的站在蒋省长的对面,声音带着颤抖的问道。

    蒋省长在王金民没来之前已经摔了两个杯子,此时已经心平气和没了刚才的怒火,目光平静的看着王金民,语气淡然的说:“前两天有人举报了你,视频我让纪委的给压了下去,当时我提醒过你,让你赶紧把寄视频的人给找出来,你不听,现在倒好,那人把视频发布到了网上,这一次即便我想救你也不可能救的下来了!”

    “什么?!”

    王金民听了蒋省长的话,整个身子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一脸震惊,语气颤抖地道:“被……被公布到网上去了?”

    蒋省长点点头,恨铁不成钢的说:“我问你,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去落实一下?”

    王金民带着哭腔说:“蒋省长,我已经拍心腹调查过了,可是对方狡猾的很,根本没有留下一丝蛛丝马迹,所以……”

    “好了,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蒋省长闭上眼睛,轻轻揉了揉太阳穴,之后又缓缓睁开眼睛,皱眉说:“用不了多久市纪委就会成立专案组对你进行调查,到时候你应该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吧?”

    王金民哪里会不明白蒋省长的意思,顿时有种兔死狗烹的感觉,瘫软在地上无力的点头,道:“蒋省长放心,我知道该怎么说!”

    “好,你去吧……”

    蒋省长摆摆手,算是送客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