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清算旧账
    “李婉茹,你实在是太放肆了?”

    王金民怒气冲天,指着李婉茹喝道:“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肆无忌惮?”

    “我哪敢跟你们比啊?”李婉茹将枪收了回去,冷笑道:“比起你们来,我可是大巫见小巫了。”

    “你什么意思?”

    王金民烦闷的皱眉质问道。

    李婉茹撇嘴道:“你们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私自扣押了林涛,而且竟然还派出了狙击手,似乎下了命令,如果林涛敢挣扎就直接击毙。大庭广众之下,你们敢对一个没有证据证明对方是重刑犯的情况下就私自下这种命令,是谁给的你们胆子,让你们这么肆无忌惮?!”

    李婉茹学着王金民刚才的话反质问道。

    这一质问顿时把王金民给问傻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私自下的命令都被李婉茹给知道了。

    如果连李婉茹都知道了这个命令,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有更多的人也知道了?

    一旦自己私自下的这个命令被曝光出去,别说推脱责任了,恐怕直接就得丢掉乌纱帽。

    就在他心情复杂之际,他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的王金民心中一突。

    他恶狠狠的朝李婉茹瞪了一眼之后,见是蒋省长打来的,正想接听的时候,想起李婉茹和闫一宽还在办公室,便不耐烦的说:“你们先到外面等着,我接个电话。”

    李婉茹自然不会听王金民的,冷声道:“王局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还得避着我的?”

    “你……”

    王金民气脸都红了,也不敢一直耗着不接蒋省长的电话,就直接把电话接通了,但是没有喊蒋省长,免得把蒋省长给暴露出去,只是喂了一声。

    蒋省长何等的老辣,一听王金民的语气不对,便问道:“旁边有人?”

    王金民挤出笑意,说:“没事,有什么指示您尽管吩咐。”

    蒋省长重重的吁了口气,很是无力的说:“把人放了吧!”

    “啊?”

    王金民没想到蒋省长会主动提出要放了林涛,顿时极为不解的惊讶出声来。

    蒋省长没有多说,只是提醒道:“刚才上面给我打过电话了,还把我斥责了一番,让我消除影响,立刻放人。”

    “可是……”

    王金民想说,可是林涛已经被用过了重刑,此时如果放出去,恐怕麻烦也不小,他话还没说出来,便被蒋省长打断,低沉地道:“没有什么可是,马上放人,这是上面亲自下的指示,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

    蒋省长把话说完之后直接挂断了王金民的电话。

    王金民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暗骂,“这特么叫什么事啊?原本是你让抓人的,现在倒好,搞的好像是我的错似的!”

    他突然回想起了不久前他对闫一宽所说的话,可不是么,下级不就是用来给上级背锅的吗!

    自己替蒋省长背锅,而自己的锅也可以甩给闫一宽,这么想来最倒霉的应该就是闫一宽了。

    想清楚这些之后,王金民稍微轻松了一下,忍不住看了一眼倒霉蛋闫一宽,然后对李婉茹说:“我可以放了林涛,不过你得先出去一会儿,我有话要对闫队长交代。”

    李婉茹见王金民肯放林涛,也就没在意两人会说什么,便退让一步,点头道:“好吧,但是别让我等太久!”

    说完,李婉茹迈着步子出了办公室。

    等到李婉茹出去之后,王金民示意闫一宽将门给关上,这才叹气的说:“最坏的结果还是来了。”

    此话一次,闫一宽脸色就变了,原本心里还抱着侥幸的心理,现在看来自己真的成了一个替领导背锅的牺牲品。

    闫一宽心中无比的不甘心,问道:“没有别的办法了?”

    王金民叹气的摇头,道:“你刚才也看到了,蒋省长亲自打来电话,勒令我放人。”

    “可是……”闫一宽不解的压低剩下问道:“不是蒋省长让抓人的吗,怎么现在又让放人了?”

    王金民朝门口看了一眼,低声说:“他也没办法,网上帖子传的太厉害了,燕京那边亲自打来了电话,命令蒋省长立即放人!”

    “啊?!”

    闫一宽震惊的失声道:“到惊动燕京那边了?”

    “你以为呢?否则蒋省长怎么可能亲自打电话来让咱们放人!”

    顿了顿,王金民安慰道:“闫队长,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这个责任不会让你白担的,我和蒋省长会记着你为我们做的一切,只要这件事情的风波一过去,我马上给你复原叙职,在停职的这段时间里,我私人会给你一笔钱作为补偿。”

    “只是停职,不会坐牢吧?”

    闫一宽咬咬牙,问道。

    王金民忙说:“不用,有蒋省长在后面顶着,怎么可能让你坐牢!”

    “好吧!”

    闫一宽重重的点头,“王局长,我信你!”

    王金民含笑的点头,随后嘱咐说:“待会儿李婉茹看到林涛,肯定会追问林涛身上的伤,你应该知道怎么回答吧?”

    “知道,都是我自己干的!”

    “很好!”王金民点头道:“去吧……”

    闫一宽出了王金民的办公室之后,整个人颓废了一大截子,他看了一眼等在门口的李婉茹,面无表情的说:“走吧,我带你去领林涛。”

    两人一前一后的到了审讯室门口。

    闫一宽将审讯室的门推开,李婉茹率先冲了进去,当她看到被手铐铐在椅子上的林涛浑身是伤,惨目忍睹的样子时,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林涛,我来晚了,你……你没事吧?”

    李婉茹声音颤抖的走到林涛跟前,蹲下了身子,轻轻摸着林涛的脸颊,带着哭腔的问道。

    林涛缓缓抬起头,见是李婉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有气无力的摇头道:“没……没事。”

    “谁干的!”

    李婉茹突然站了起来,眼神愤怒的瞪着闫一宽质问道。

    闫一宽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出声道:“我干的!”

    “王八蛋,找死!”

    李婉茹怒火冲天,发疯了似的从包里拿出了手枪,双手举着枪就要对闫一宽开枪,千钧一发之际,林涛使出全身力气喝道:“婉茹,别开枪!”

    李婉茹身体一震,醒悟过来,似乎扭头对林涛说:“他把你伤成这样,我……”

    “杀了他,你也就完了!”林涛喘气的说:“我可不想你因为一个人渣而锒铛入狱。”

    “他把你折磨的这么惨,竟然还在你身上烙印……”李婉茹越看越触目惊心,浑身嘚瑟的厉害,恨不得不管不顾的直接杀掉眼前这个畜生王八蛋。

    闫一宽此时也是吓的脸色苍白,很明显如果刚才不是林涛喝止住李婉茹,李婉茹还真就开枪了。

    真特么是个疯狂的娘们!

    “没……没事,我还抗的住!”

    林涛弱弱的笑着安慰李婉茹。

    李婉茹偷偷擦拭了一下眼角,埋怨道:“你都成这样了,还替这种人渣求情?!”

    林涛笑而不语。

    李婉茹用枪指着闫一宽,喝道:“你,给林涛解开手铐!”

    闫一宽暗自吞了口口水,忙走了过去用钥匙打开了林涛手上的手铐,正要起身时,就听见林涛阴冷的声音传进了自己耳朵里,“你叫闫一宽吧?记住我说的话,你如果不弄死我,我就会让你生不如死!”

    闫一宽被这冷漠到极点的声音给吓的一哆嗦,不过还是不肯低头的迎着林涛尖锐的目光,说:“我等着你!”

    林涛低声笑了起来,伸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丝,一脸玩味的说:“希望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你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跟我说话!”

    李婉茹见林涛被虐待的如此惨,气愤难忍,提醒说:“林涛,咱们可以告他们市局,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让这个王八蛋把牢底坐穿。”

    “扶我一把!”林涛朝李婉茹说道。

    李婉茹忙上前去小心翼翼的避开林涛身上的伤口,双手扶在了林涛的腰侧。

    林涛艰难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闫一宽,只把闫一宽看的心中发毛,这才摇摇头,一脸平静的笑着说:“不告,让他坐牢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这潜台词很明显,就是要让闫一宽比把牢底坐穿还要惨!

    李婉茹此时只是关心林涛身上的伤痕,却没有多想林涛说的话。

    不过闫一宽却听的明明白白,心中不免有些害怕,毕竟林涛曾经是羊城的黑老大,自己在没有大队长这个警*衔之后,林涛想要报复自己实在是太容易了。

    他心中暗自做了个决定,打算待会儿一离开警局之后立马就连夜坐火车去外地避避风头,等到王金民给他恢复职位之后再回来,到那时候,他又是刑警队大队长了,林涛敢奈他何!

    “是不是想过跑路啊?”

    林涛在李婉茹的搀扶下,经过闫一宽身边时轻笑道:“如果想到了跑路,那就赶紧跑吧,能跑出羊城算我输!”

    什么样的自信和能力让林涛能够说出这种话?!

    闫一宽不由得身子一震,表情惊恐的看向林涛。此时再看林涛的时候,虽然林涛正笑着,而且笑的很和蔼,但是却让他感觉到这笑容可怕的让他永生难忘!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