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霸气举枪
    李婉茹开着车子冲进市局之后,将车子停在了办公大楼门口,紧接着随手抓起了她的坤包背在了肩上,从甲壳虫中走了出去,脚步疾快的朝着办公大楼内走去。

    办公大楼大厅值班室的民警见李婉茹风风火火的就朝里面闯,忙放下手中正吃着的泡面,快速冲了出去拦住了李婉茹的去路,上下打量李婉茹几眼,皱眉问道:“同志,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往里面闯?”

    李婉茹本来就怒火中烧,听了民警略带质疑的问话,脸色阴沉的更加厉害了,冷声道:“这么着,这里是阎王殿不成?还不让人进了?!”

    “你怎么说话呢?”

    民警正要发火时,李婉茹冷着脸从包里掏出了证件,递到了民警的眼前。

    民警愣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证件,整张脸就跟变魔术似的,立马露出了讪笑,道:“原来是李主任呀,真是抱歉,刚才得罪了!”

    李婉茹没闲工夫跟着民警较真,瞥了他一眼后,问道:“今天下午抓来的林涛关在哪?”

    “啊?”

    民警表情怪异的看了李婉茹一眼,说:“您打听这个人做什么?咱们大队长交代了,任何人都不能探视他的!”

    李婉茹冷笑道:“他犯了什么罪了,凭什么不让探视?”

    “我说不让探视就是不让探视!”

    值班民警还没来得及解释,只听见从一楼楼梯口传来一个男人冷漠的声音。

    李婉茹朝声源方向望去,见一个差不多快五十的男人穿着便服朝这边走来。

    值班民警忙解释说:“李主任,这位就是咱们的大队长,闫一宽。”

    等到闫一宽走近了,民警又马上提醒似的对闫一宽说:“队长,这位是咱们省厅办公室副主任,李主任。”

    闫一宽一开始不知道李婉茹的身份,以为是林涛的老相好,想要来探视林涛,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如此年轻,还不到三十岁的女人竟然是省厅副主任,比自己这个在公安系统混了几十年的老警察职位还高,一想到自己辛苦拼搏几十年还不如一个年轻女人的职位高,闫一宽顿时就对李婉茹产生了羡慕嫉妒恨的心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李主任啊,刚才多有得罪了!”

    闫一宽皮笑肉不笑的朝李婉茹假惺惺的道歉。

    李婉茹道:“闫队长是吧?你现在马上带我去见林涛!”

    闫一宽脸上的笑意收敛,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摇头说:“李主任,我刚才说了,谁都不能探视林涛!”

    李婉茹沉着脸说:“为什么不行,给我个理由!”

    闫一宽撇嘴道:“林涛是有重大嫌疑的嫌疑犯,现在任何人都不能探视,以免被人串供。”

    “你是在说笑吗?”李婉茹冷笑道:“你说林涛是有重大嫌疑的嫌疑犯?”

    “是的!”闫一宽硬着头皮眯着眼睛笑道。

    李婉茹道:“他有什么嫌疑,或者说你能提供什么有关他嫌疑的证据出来?该不会真如网上所说,你们无凭无据的就把人给拿了吧?”

    闫一宽见李婉茹执意要见林涛,而且言辞都是向着林涛的,顿时就对李婉茹的举动产生了疑虑,暗想这李婉茹是受到了省厅高层领导的指示来提审林涛,还是她自己的意思?

    如果是她自己的意思,那么她跟林涛会是什么关系?

    如果是省厅领导的意思,那么省厅领导又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

    一个呼吸的功夫,闫一宽想了许多疑虑不解的地方。

    李婉茹见闫一宽不停的阻拦自己,顿时没了耐心,道:“我不想跟你废话,我去找你们局长去!”

    闫一宽本来就眼红李婉茹比他的官职高,此时又见李婉茹根本瞧不起他,顿时就怒了,喝道:“李主任,你不要太过分了,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市局,不是你们省厅!”

    李婉茹根本不听闫一宽的话,直接朝着楼梯口走去,闫一宽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想要拦住李婉茹。

    他刚冲到李婉茹跟前,还没来得及伸出手去阻拦时,就被李婉茹突然一个过肩摔给直接摔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不远处的值班民警看到李婉茹这一举动,直接傻眼愣在了那里。

    李婉茹可是正儿八经的学过六七年的格斗技巧,闫一宽虽然是老刑警,身手也还不错,但是没防备到李婉茹会突然出手打他个措手不及,所以才有了他被摔出去的场景发生。

    闫一宽被摔的浑身都快散架了,在地上低哼几声之后,眼眶通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咬牙就朝李婉茹冲了过去,刚冲到李婉茹跟前时,突然,李婉茹如同变魔术似的手中多出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接顶在了闫一宽的脑门上。

    “想死你就再动一下试试!”

    李婉茹面无表情的拿枪盯着闫一宽的额头。

    闫一宽吓的一哆嗦,不可置信的瞪着李婉茹,道:“李……李主任,你疯了?”

    李婉茹冷着脸道:“少废话,带我去见你们局长!”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闫一宽从开始的惊吓中渐渐淡定下来,料定李婉茹只是吓唬自己,顿时冷声质问李婉茹。

    李婉茹目光阴沉的盯着闫一宽,仿佛猜透了他的心思,冷声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开枪?”

    闫一宽喉咙哽咽了一下,硬着头皮反问道:“你敢吗?”

    “不信咱们试试看?”

    李婉茹手指压在了扳机上,食指渐渐的往里扣动,枪膛已经翘起一半,如果继续下去,这一枪就真放出去了。

    闫一宽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枪膛,喉咙不停的哽咽着,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浑身也不听使唤的轻微哆嗦起来。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到底带不带路?”

    “我……我先问你一句,你是警察吗?”闫一宽见李婉茹的行事作风完全不像个警察,便开始怀疑李婉茹的身份是不是伪造的。

    “现在还是,不过待会儿我这一枪开出去应该就不是了!”

    李婉茹的回到含蓄又直接,闫一宽自然也听的懂,恨恨的点头,道:“李主任,今天我闫一宽领教你的厉害了,咱们来日方长!”

    “少废话,赶紧带路!”

    李婉茹一把将闫一宽推到了前面,站在他身后用枪指着他。

    在闫一宽的带领下,两人朝着三楼局长王金民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王金民办公室门口,闫一宽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王金民此时正在办公室里抽着闷烟,想着如果事情败露了,如何从来在不牵连自己的情况下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

    敲门声打断了王金民的思路,他坐直了身子,眯着眼睛朝门口喊道:“进!”

    闫一宽便从外面将门推开走了进去。

    王金民见闫一宽又折返了回来,便诧异道:“不是让你先回去休息么,怎么又来了?”

    他话音刚落,就见李婉茹举着手枪走了进来,顿时就瞪大眼睛傻眼了。

    “王局长,好久不见啊!”

    李婉茹冷笑的看着王金民,说道。

    王金民从惊诧中醒悟过来,随即有些恼怒的质问道:“李主任,你这是搞什么名堂?怎么能够拿枪指着自己的同志?”

    王金民去省厅开会的时候见过李婉茹,两人有过几次撞面,虽不算熟,但也算知道对方。

    王金民第一次见李婉茹的时候,得知李婉茹的身份后就有些惊讶,见李婉茹如此年轻就已经是省厅办公室副主任了,觉得李婉茹肯定是有后台的,于是暗地里打探了李婉茹的背景,这才知道,原来李婉茹的小姨跟现在的政法委书记李瑞明是一对……

    这李瑞明是省政法委书记,可以说是王金民的顶头上司了,所以王金民每次见到李婉茹的时候都是客客气气的,但此时李婉茹的所作所为让王金民没法再看李瑞明的面子了,直接就朝李婉茹呵斥了过去。

    “王局长,我听说你们抓了一个叫林涛的回来?”

    李婉茹不管王金民的呵斥,开门见山的问道。

    王金民惊讶道:“你问林涛做什么?”

    李婉茹毫不避嫌的说:“林涛是我朋友,我希望你马上放了他!”

    王金民怎么也没想到李婉茹一个公安系统的领导会跟一个黑老大是朋友,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顿时冷声道:“李主任,我希望你说话的时候能够三思,你说你跟林涛是朋友,你知道林涛真实的身份吗?”

    李婉茹自然知道林涛的一切,不过也没有当着王金民的面承认。如果承认了,不就等于间接的向王金民证明,林涛就是黑社会吗,她虽然有时候做事冲动,但不代表没脑子。

    只见李婉茹一脸淡然的朝王金民笑了笑,随后说:“王局长,您可真搞笑,我交什么朋友轮得到您管么?我爸妈都不说我,您有什么资格说?”

    王金民见李婉茹避开林涛的身份不谈,却顾左右而言他,顿时冷声道:“不要转移话题,我问你,你知道林涛的真实身份么?”

    李婉茹不耐烦了,皱起了柳眉,道:“王局长,你不觉得你这话问的很搞笑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说到真实身份,我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呢,你表面上是公安局局长,我怎么知道你暗地里的真实身份会不会是黑老大?那种表面当警察背地里干着见不得人勾当的黑警多了去!”

    王金民没想到李婉茹如此能诡辩,顿时被李婉茹呛的不轻,气愤的指着李婉茹直点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