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科级的力量
    “常小姐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就直接找我,不用麻烦陈书记了,陈书记每天要忙的政务实在是太多了,精力有限呀!”

    贾世贵不显山不露水的就在常佳丽面前表现出了他的能力之强,权力之大,就是要让常佳丽这种极品女强人拜倒在他的权威之下。

    末了,贾世贵用添了一句,“陈书记能够办到的事情我基本上也能办到,所以常小姐以后如果真遇到什么麻烦,直接找贾哥就行了。”

    常佳丽并非是刚入社会,不韵世事的小姑娘。贾世贵的每一句所代表的什么含义常佳丽在清楚不过了,虽然贾世贵作为省委*书记的大秘,权力确实挺大的,但是常佳丽不是官场中人,也不爱追逐权力的游戏,所以对于贾世贵所暗示的那些东西,常佳丽丝毫不在意,甚至是在心里有些鄙视贾世贵的低劣行为。

    不过此时不好跟贾世贵翻脸,常佳丽就露出一脸淡然的笑意,说:“贾秘书,我想找陈书记帮的忙你恐怕好真帮不上!”

    “哦?”

    贾世贵玩味的笑了起来,觉得在这羊城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贾世贵办不到的,于是得意洋洋的问道:“那你说说看,什么事情我办不到?”

    “制衡蒋省长,你办得到么?”

    “什么?”

    贾世贵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常佳丽似笑非笑的说:“我都说了你办不到!”

    贾世贵脸色有些转冷,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有些不悦的说:“常小姐,你在那我开涮呢?”

    “没有,我找陈书记真为了这事。”

    “你口中所说的制衡蒋省长到底是什么意思?”

    贾世贵收起了坏心思,知道以常佳丽的身份说出这种话来肯定不是开玩笑的,于是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再开玩笑下去,他这个省委大秘那就是真脑袋进粪便了。

    对于贾世贵的询问,常佳丽没不打算多说,只是说跟蒋省长之间有些误会,需要陈书记站出来说和。

    贾世贵更加不解了,心道:“你一个做生意的,怎么会跟蒋省长牵扯上什么关系?再者说了,以蒋省长的身份和地位,也不至于跟你一个女人去斤斤计较啊,还用得着陈书记专门出来说和?”

    就在贾世贵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陈书记办公室的门口突然从里面被推开了,不用多想便是陈书记办完工出来了。

    贾世贵忙上前两步一脸温和笑意的跟陈书记打招呼说,“陈书记,常家大小姐我已经带过来了。”

    陈书记点了点头,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见已经是七点多钟了,于是先没去跟常佳丽打招呼,看着贾世贵说:“世贵,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贾世贵自然是不愿意这么早离开的,一来是想多和美女待待,二来嘛也是想知道常佳丽嘴中说的跟蒋省长的误会到底是什么误会。

    “陈书记,时间还早呢,要不我留下来陪您,给您泡泡茶什么的。”

    陈书记摆手道:“倒茶我自己没有手啊?你赶紧回去吧,已经好多天没有按时下班了,再这样下去,你老婆恐怕该不乐意了,到时候别来投诉我天天让你加班呢,呵呵。”

    陈书记都已经这么说了,如果贾世贵再继续执意要留下来,那就显得不会做人了。

    见陈书记确实不愿意让自己留下李,贾世贵只好无奈的偷偷看了常佳丽一眼之后,带着失望的心情离开了办公室。

    等到贾世贵走后,办公室的会客厅只剩下常佳丽和陈书记。

    陈书记虽然是常太极的老友,但常佳丽却还是第一次看她把这位老友的样子。

    陈书记年龄看上去大约不到六十岁,看上去比她父亲小了十几岁,虽然办了一天的公务,但是陈书记依然显得精神抖擞。

    只见他端起自己的保温杯咀了口茶,随后盖上茶盖,笑眯眯的望着常佳丽,说:“常家丫头,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知道你如果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是不会来找我的,我跟你父亲是多年的好友,如果能够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给你开个绿灯什么的,我还是可以帮忙的。”

    常佳丽见陈书记会意错自己的意思,以为自己是来伸手要工程的,于是忙摆手说:“陈书记,您误会了,我不是来找您要什么工程的。”

    “哦?”

    陈书记翘起了二郎腿,脸上露出充满兴致的表情问道:“那你找我是为了什么?”

    常佳丽悻悻的看了陈书记一眼,随后将手里捧着的茶杯端起来抿了口茶,定了一下心神,这才开始讲述林涛与蒋省长之间的矛盾。

    当然了,常佳丽自然不会傻到把之前林涛威胁蒋省长的事情也给抖露出来。

    陈书记在听完常佳丽的叙述之后,脸色变的异常凝重起来,问道:“你说那个年轻人叫什么来着?”

    “林涛!”

    “林涛?”陈书记微微蹙了一下眉,似乎记起来了,陈淼副厅长当时从部队调出来的一名特种兵不就是叫林涛么!

    如果的省公安厅厅长以及副厅长陈淼全被蒋省长给拿下了,这两个实权人物可谓是陈书记手中的两把利剑,被蒋省长夺去利剑之后,陈书记显得极为被动。而常佳丽来找他是为了什么,他也大致的清楚了。

    “常家丫头,你想让我出面将林涛从蒋省长手里保出来?”

    常佳丽目光希冀的看着陈书记,点头说:“可以么?”

    陈书记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不可以!”

    常佳丽俏脸瞬间变的惨白,身体有些颤抖的问:“为……为什么?”

    陈书记若有所思的看着常佳丽,语气温和的说:“常家丫头,我打一个很简单的比方。你是个商人,那么你会拿出整个常氏集团的所有资本,冒极大的风险去投资一个没有回报的项目么?”

    “可是……这两者不同啊!”

    陈书记笑望着常佳丽,问道:“有什么不同?”

    常佳丽壮着胆子说:“您是整个省的一把手,全省的干部都得听您的,你想把林涛救出来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并不会有多大的损失啊?”

    陈书记听了常佳丽的话,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说:“常家丫头,好歹你也跟着你父亲常太极经商了不少年,怎么想法还是这么稚嫩呢?如果我这个书记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那我们还设省委班子做什么?”

    “这……”常佳丽柳叶眉蹙了起来,表情失落的说:“您真的没办法?”

    陈书记叹气道:“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情,不过原本这件事情我是不该告诉你的,但是不说出来又怕你责怪陈伯伯不帮你的忙,所以为了让你明白陈伯伯的难处,陈伯伯决定说出来。”

    “就在不久前,我手下的省公安厅厅长以及副厅长全都被蒋省长给拿下了,蒋省长就是故意拿下他们,来除掉我的左膀右臂,你知道省厅的这一正一副两个厅长代表着什么样的权力么?我眼睁睁的看着蒋省长将他们给拿下,却无能为力,我连我的属下都保全不了,你觉得我还能把林涛从蒋省长手里夺过来么?”

    常佳丽听了陈书记的话,感到大为震惊和不解,“陈书记,您贵为一省的省委*书记,怎么会……”

    “怎么会被省长骑在头上?”陈书记接过常佳丽的话,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意,解释说:“你陈伯伯如今已经差不多六十岁了,再过几年就得内退了,而蒋省长正值壮年,才五十出头,还有大把政治权利可利用的时间,而我就不同了,如日薄西山的残阳,马上就落山了。如果你是省常委,或者下面的官员,你是选择站在蒋省长那边还是选择站在我这边?”

    陈书记解释的很透彻,常佳丽也完全听明白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政治竟然如此之复杂,复杂到有时候大小王都颠倒了。

    见常佳丽失望透顶,陈书记一脸淡然的笑着说:“常家丫头,不要这么丧气嘛,想要救林涛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意见?”

    常佳丽立马又精神起来,忙正襟危坐的说:“陈书记,您快说说看。”

    陈书记似笑非笑的说:“如今是互联网时代,科技发达,网络通信也发达,这网络通信发达了,人们的视野和思想觉悟也就开阔了,现在不是兴起了什么聊天软件,微博之类的平台嘛,民间有许多不平的事情都是被曝光到微博上,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就像瘟疫一样迅速蔓延,蔓延至整个国家,全国人民都看到了,那些施暴的人想不被绳之以法都不行,即便后面有再厉害的后台都不管用,所以林涛这个事情……”

    常佳丽听了陈书记的提点,猛的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仿佛脑海中灵光一现,一脸惊喜地道:“陈书记,您的意思是……”

    “嘘,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陈书记含笑的说:“按理说,我作为国家干部,不应该教唆你做这些事情,不过谁让你父亲是我的挚友呢,为了你父亲,我整个忙也得帮啊!”

    “陈伯伯,真的很感谢您!”

    常佳丽由衷的感谢道。

    “终于打心眼里叫我一声陈伯伯了?”陈书记玩味的笑了笑,说:“常家丫头,看你着急的样子,好像挺在意那个叫林涛的小子啊?”

    “唔……没……没有,我们只是……只是朋友关系呢!”

    常佳丽羞红了成熟妩媚的俏脸,强行尴尬的解释道。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