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美艳董事长
    常佳丽跟樊小军商量完对策之后,回她父亲的别墅区找她父亲生前留下来的电话簿,上面记着省委*书记的联络方式。

    如果能够找省委*书记出面,对蒋省长施压,林涛应该是可以被解救出来的。

    常佳丽离开常氏集团之后立刻驾车回了别墅区,然后在她父亲的书房翻找一阵子,终于在书柜下面的抽屉里找到了电话簿。

    在电话簿的最后一页,常佳丽看到了常太极用红色字体标注着‘陈书记’三个字,后面写着一串数字,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陈书记的电话号码。

    常佳丽赶紧掏出了手机,正要给陈书记打电话的时候,马上又停止了下来,她觉得应该先想好了措词再给陈书记打过去比较妥当,毕竟像陈书记这种大人物时间太过宝贵,自己必须说的简短明了。

    来书房来回踱步一阵子,常佳丽想好说词之后,咬咬牙,心情忐忑的将电话打到了陈书记那边。

    嘟嘟嘟……

    电话响了好几声之后被一个男人给接通,常佳丽听对方的声音判断年龄约莫在四十出头,而陈书记已经快六十的人了,这人必然不是陈书记,难道电话号码记错了?

    “喂,你是?”

    电话那头,那男人见常佳丽没有反应,便出声询问道。

    常佳丽忙啊了一声,随即说:“这不是陈书记的电话吧?我可能打错电话了!”

    那人道:“这就是陈书记的电话,我是他的秘书,复杂帮他接听而已。”

    “啊,原来是这样啊!”常佳丽尴尬的讪讪道:“麻烦您可以让陈书记接听一下电话吗?”

    陈书记的秘书贾世贵今年四十五岁,在整个省委大院可谓是响当当的人物,凭借着陈书记手中的权威,贾世贵的身价一路水涨船高,在这羊城几乎没有几个敢不给贾世贵面子的,绝对是陈书记身边一号大红人,这些年他跟着陈书记虽然享受到了无限的风光,可是在陈书记身边做事他依然得谨小慎微,不敢有一丝马虎,做秘书的,一旦马虎出了错,那么很容易在领导面前失宠,到时候可能就会被下放到一个没有权利的部分坐冷板凳。

    常佳丽说要陈书记接电话的时候,贾世贵第一反应不是讽刺常佳丽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跟陈书记直接通话,这种冲动轻浮的话他早已经不屑于去讲,他说任何话之前都会斟酌一番。他觉得这个女人既然有陈书记的私人电话号码,肯定是认识陈书记的,便没有什么轻视常佳丽的心思,语气温和的试探道:“陈书记这会儿在办公,不是什么急事的话不好打扰他,你能说说你是……”

    常佳丽忙自我介绍说:“秘书长,您好,我是常氏集团的常佳丽,陈书记跟我父亲是老友,我有些急事想请陈书记帮你,还望秘书长先生能够帮忙传达一下。”

    贾世贵苦笑道:“我可不是什么秘书长,只是书记身边的一个小秘书罢了。你说你父亲认识陈书记?你刚才说你是啥来着,常氏集团?”

    顿了顿,贾世贵诧异道:“是咱们羊城常氏房地产集团吗?”

    “对的,您就跟陈书记说,常太极的女儿想求他帮个忙!”

    “啊!”贾世贵突然低叫一声,压低声音说:“原来是常董事长的女儿,你怎么不早点说清楚,我也是认识常董事长的呢,你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办公室里把电话给书记!”

    “成,麻烦您了!”

    很快,常佳丽在电话那头便听到了房门被推开,以及贾世贵轻声向陈书记介绍常佳丽来历的声音。

    当陈书记得知是常太极女儿打来的电话,忙说:“快把电话拿来。”

    贾世贵答应一声,把捂着听筒的电话递了过去。

    陈书记接过电话后哈哈笑了两声,中气十足的说:“常家小妮子,怎么突然想起给我这个老头子打电话了?”

    “陈书记,真是抱歉,打扰你工作了。但是有个事情除了您能帮忙,我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陈书记听了常佳丽的话,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他也知道常佳丽不是什么普通人,如果常佳丽不能搞定的事情,求到了自己,那么事情一定不会小,他低头沉思片刻,对常佳丽说:“这样吧,电话里面说起来也不方便,要不你直接到我办公室来谈吧。”

    “不会打扰您吗?”

    “不会,我这老头子作为人民公仆,责任和使命不就是为人民服务嘛。”陈书记笑了两声,随即说:“省委办公大楼你应该知道吧?快到的时候你给我秘书打电话,我秘书会在大门口接你上来。”

    常佳丽又跟陈书记寒暄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之后开着车子匆匆忙忙的朝着省委赶去。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市公安局内。

    一个多小时前,将林涛从机场给带回市局的大队长闫一宽把林涛给扣押在审讯室之后,立马就跑到了市局局长王金民那里去邀功请赏,王金民给闫一宽做了一些口头的保证之后,叮嘱说:“无论用什么方式,只要能让林涛认罪,我就给你记一大功,到时候副局长的位置跑不了你的。”

    闫一宽听了王金民的‘保证’,兴奋的如同吃了亢奋剂一般,信誓旦旦的跟王金民立下军令状,说一夜的时间绝对让林涛认罪。

    二十年前,在华夏公安体系还不完善的时候,闫一宽便已经进入了公安队伍,那个时候的警察对犯人严刑逼供是常家常便饭,所以也就练就了闫一宽如同特务一般的审讯手段,就差使用满清十大酷刑了。

    闫一宽这个人官瘾极大,如果能有升迁的机会,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方设法往上爬。

    从王金民的办公室出去之后,闫一宽直接去了关押林涛的审讯室。

    审讯室内。

    林涛被手铐给铐在了座椅上不能动弹,闫一宽让门口守着的警察把里面的摄像头给关掉之后,脸上带着阴沉笑意的推开门走了进去,随后将房门关上,顺带着从里面把门给反锁上了。

    林涛看了闫一宽的举动便猜测出来了他想干什么,脸色不由得沉了下去。

    “小子,我劝你识时务点,免得受皮肉之苦!”

    林涛冷笑地道:“这就是你们警察的执法手段?”

    “是有如何?”闫一宽眯着眼睛盯着林涛,阴测测的笑道:“你知道我以前有一个外号叫什么吗?”

    林涛打量闫一宽两眼,笑了起来,“看你长的这么像狗,外号该不会是癞皮狗吧?”

    “找死!”

    闫一宽见林涛竟敢讽刺他,面露凶色的怒骂一句,随后双全直接朝林涛身上招呼了过去。

    ……

    省委办公大楼门口。

    常佳丽车子开到门口时,陈书记的秘书贾世贵已经等在了那里,有贾世贵带路,常佳丽顺利的将车子开了省委办公大楼。

    常佳丽还是第一次来这种羊城最高长官的办公地点,望着鲜红的红旗高高的挂在旗杆上,常佳丽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心中也变的沉甸甸起来。

    在贾世贵的带领下,常佳丽来到了陈书记八楼的办公地点,然后让常佳丽在办公室外面的会客厅等着,说是陈书记还有一个重要的文件需要批示。

    贾世贵没想到常家的大小姐竟然会生的如此艳丽,年龄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一般,其实本来的年龄已经接近四十。

    他偷偷的朝坐在沙发上的常佳丽瞥了一眼,随后笑眯眯的说:“常小姐,我给你倒点茶吧?”

    要见省委*书记这种一省的最高官员,常佳丽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她挤出笑的搓了搓双手心的冷汗,点头说:“那就麻烦贾秘书了。”

    “不麻烦,我这个秘书啊,干的不就是伺候人的活吗!”

    他跟常佳丽搭腔的时候目光一下子落在了常佳丽穿着白色直筒裙的肉丝美腿上,见那修长性感的美腿上包裹着超薄的肉色丝袜,心中不由得一热。

    常佳丽此时本来就敏感,贾世贵的眼神虽然比较收敛,但是依然被常佳丽发现了他的窥视,心中不由得有些烦闷,对于贾世贵的映象也是无比的差劲。

    贾世贵自诩是情场老手,露出自认为很有魅力的微笑,将茶水端到常佳丽跟前,放在了前面的茶几上,随后笑着说:“常小姐没想到年纪轻轻就掌管了整个常氏集团,不简单啊!”

    常佳丽双手捧着茶杯,成熟妩媚的俏脸上挤出一丝笑意,说:“没办法,父亲去世的突然,我这也是赶鸭子上架来管理整个公司。”

    “不会吧,我可是听说你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管理整个常氏集团了?”

    “那只是传言,真正掌舵的还是我父亲。”

    贾世贵一副不经意的样子坐在了常佳丽身边,刚坐下就闻到了常佳丽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香,再看常佳丽那种迷人的妩媚脸蛋,顿时就觉得如果这种女人不能被自己占有,那自己这辈子算是白来世上一遭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