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在劫难逃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蒋省长派你们来的?”

    林涛坐在车里,目光锐利的盯着为首的那名警察问道。

    “蒋省长?”

    那警察一时没反应过来,怔了两名,随后摇头道:“你想多了,蒋省长那种人物会管这种事情?”

    “那是什么人?”

    林涛知道,这些人突然将车队给包围了,一定是受到了蒋省长的指示,虽然不是蒋省长直接命令,但也绝对是间接的命令。

    “是什么人你不用管,现在马上下车,跟我们走!”

    为首的警察沉着脸喝道。

    开劳斯莱斯的司机扭头低声对林涛说:“林少,这车防弹,要不咱们……”

    林涛摆手道:“不必,即便现在逃走了,他们的人用不了多久还是会找到我们,我们是回来给柳老送终的,躲躲藏藏的还怎么为死去的人送终?”

    顿了顿,林涛看了那名警察一眼,说:“你等我打个电话。”

    说完,林涛翻出了羊城政法委书记李瑞明的电话拨了过去。

    自从林涛逃离羊城之后,一直没有再和李瑞明联系,而李瑞明也断绝了和林涛的来往,毕竟他已经站在了蒋省长那边,所以自然而然的要选择舍弃林涛。

    这会儿李瑞明正在办公室里办公,桌上的私人电话突然想了起来。

    他丢下钢笔,拿起电话看了一眼,见是林涛打来的,心中不由得一突,他觉得林涛打电话来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犹豫了片刻,李瑞明还是接通了。

    “喂,林涛?”

    林涛开门见山的说:“李书记,把蒋省长的电话告诉我,我有事情要跟他谈!”

    李瑞明诧异道:“你们能谈什么?”

    “我现在已经回羊城了,就在羊城机场,被他派去的人给包围了!”

    李瑞明不解道:“你好不容易逃出去,又跑回羊城做什么?”

    林涛叹气道:“柳元宗去世了!”

    李瑞明暗地里跟柳元宗的关系一直不错,柳元宗去世的消息他却并不知情。

    “柳老死了?”李瑞明惊诧不已,当年李瑞明能够顺风顺水多亏了柳元宗在暗中帮他运作,说起来李瑞明还欠柳元宗一个大人情未还。

    李瑞明也知道林涛是柳元宗的义子,也便能够理解林涛为什么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跑回来。

    “蒋省长的电话我不能随便传出去,不过……我可以帮你问一下他,看他愿不愿意跟你交涉。”

    “好,多谢!”

    挂断林涛的电话之后,李瑞明迅速拨通了蒋省长办公室里的专线电话。

    在得知林涛要跟自己交涉之后,蒋省长冷笑道:“他算个什么,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

    李瑞明叹气道:“蒋省长,林涛这个人性格挺怪的,是个顺毛驴,如果你拒绝跟他交涉,指不定他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万一……”

    蒋省长冷哼一声,打断了李瑞明的话,“没有什么万一,他现在已经被包围了,而且四面八方都已经安排了狙击手,一旦他敢乱动,我保证他的脑袋会多出一个血窟窿。”

    “这……蒋省长您怎么能这么做!”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他是个穷凶极恶的大匪徒,如果真要反抗,只能选择将他击毙。”

    “可是您并没有罪证证明他做过哪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您这么做是违规的啊!”

    “瑞明同志,我希望你搞清楚一点,你是一名党员,是人民公仆,不是林涛这种匪徒的代言人,能够除掉林涛这种大毒瘤,难道你不应该感到高兴吗?”

    “我……”

    嘟嘟嘟……

    李瑞明还没来得及开口,蒋省长已经将电话给挂断。

    “哎!”

    李瑞明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忍不住轻叹一声,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他知道林涛还在等着他的电话,不敢多耽误,忙又把电话打给了林涛。

    “怎么样,蒋省长怎么说的?”林涛接通后问道。

    李瑞明叹气道:“他拒绝与你交涉。”

    “呵呵,看来他是铁了心想弄死我啊!”

    李瑞明压低声音说:“林涛,我现在也帮不了你,给你提个醒,在你周围有不少狙击手,我劝你千万别冲动,他们已经下令了,一旦你有异动,狙击手可以随时开枪!”

    “呵呵,这个蒋省长还真是不择手段,李书记,我劝你一句,趁早离他远一些,这种人迟早要完蛋的!”

    李瑞明苦笑的叹气,“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林涛,如果你选择放弃抵抗他们还没有理由向你下毒手,如果你执意反抗,那么……”

    “我明白,但是柳老……”

    “你是个聪明人,总不能因为死去的人而搭上自己的性命吧?”

    李瑞明苦口婆心的劝解,随后又压低声音,道:“只要你一口否认他们按给你的罪名,短时间内,他们也拿你没办法,他们手里没有你的罪证,根本就没法对你进行判刑。”

    林涛惊讶道:“既然没有我的罪证,他们凭什么抓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林涛怒极反笑:“好他个蒋卫国,堂堂一省之长,竟然如此无耻,做出如此鼠辈之事,早知道他是这种人,当时我就该一刀结果了他!”

    “我已经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全都说了,林涛你好自为之吧,还是那句话,只有忍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跟李瑞明的通话结束之后,站在车外的警察冷眼看着林涛,说:“现在可以跟我们走了不?”

    林涛脸色淡然的努努嘴,道:“当然没问题,我知道你们在附近埋伏了狙击手,就巴不得我反抗吧?可惜老子不会让你们如愿!”

    说完,林涛见樊小军有异动,忙朝樊小军使了个眼色,暗示他待在车里不要乱动。

    他们只把目光注意在了林涛身上,却忽略了樊小军,这算是个意外之喜。

    如果逮到了樊小军,那么以樊小军在羊城做的那些事情,足够他把牢底坐穿了。

    临下车前,林涛嘱咐司机道:“去告诉影子,我不能替柳老送终了,一切都拜托他了!”

    “涛哥!”

    樊小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红着眼眶压低声音喊道。

    林涛微微皱眉,朝樊小军摇摇头,轻声提醒道:“去找常佳丽!”

    常太极死后,常佳丽成了常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而常氏集团又是羊城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其实力不可小觑,说不定常佳丽能有办法也没准。

    就这样,林涛刚下飞机就被羊城警方给带走了。

    同一时间,羊城这边的影子、常佳丽以及西安那边的沈曼丽、乌鸦等人全都知道了林涛被捕的消息。

    乌鸦叫嚣着要回羊城去救林涛,被沈曼丽给制止了。

    沈曼丽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她立卡放下手头的工作,带上自己的助理和集团的律师就朝羊城赶去。

    于此同时,常佳丽也在为林涛的事情而坐立不安。

    常氏集团的会议室内。

    樊小军一脸不安的朝常佳丽询问道:“常姐,您想到什么办法没?”

    常佳丽摇头道:“幕后黑手可是蒋省长,如此巨大的权力旋涡,咱们哪有抗衡的能力,硬来肯定是不行的,只能寄希望于法律途径,按照林涛所讲,他并没有什么罪证被警方掌握,那么咱们就可以让律师出面,看能否将林涛给保释出来。”

    樊小军摇头道:“应该行不通!”

    常佳丽疑惑道:“为什么行不通?”

    樊小军苦笑道:“涛哥跟这个蒋省长有很深的过节,要不然蒋省长也不会盯着涛哥不放,如果单单只是一个律师就能把涛哥给保释出来,那么蒋省长何必煞费苦心的将涛哥给抓起来,难道就是为了关几个小时么?”

    常佳丽叹气道:“像蒋省长这种级别的人,很难找出能够管制他的人,除非……”

    常佳丽突然想到了什么,俏脸一喜,忙说:“我爸在世的时候曾经和省委*书记关系还不错,也不知道找他帮忙能不能行得通。”

    樊小军惊喜道:“行的通,一定行的通,虽然我没读过什么书,但是书记比省长大我还是知道的。”

    常佳丽道:“官场上的事情远没有咱们肉眼看到的那般简单,就怕书记他年纪大了,不愿意出手啊!”

    “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强,拜托常姐您啦!”

    常佳丽从座椅上站了起来,道:“我现在立马回家一趟,去找一下我爸的电话本!”

    ……

    蒋省长的二号别墅内。

    局长王金民笔挺着身子坐在蒋省长旁边,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问蒋省长,说:“如今这个林涛已经被咱们拿下了,可是罪证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咱们该如何处置他呢?”

    蒋省长冷着脸道:“这是你们警方该去办的事情,你怎么好意思跑来问我?他林涛以前作为羊城的黑老大,我就不信他的屁股是干净的,给我查,就是将羊城查个底朝天也得把他的罪证给我查出来!这一次,我要林涛必须绳之以法!”

    王金民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嘴里连连称是。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