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奔丧
    正如林涛所料,即便是下面那玩意抹过了烫伤圣药之后,依然死气沉沉的,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勃勃。

    林涛坐在床边,双腿张的老开,生怕双腿触碰到‘小兄弟’,就这么静静的坐了一阵子,林涛试图想要唤醒沉睡的小兄弟,可惜事与愿违。

    咚咚咚……

    就在林涛心烦意乱的时候,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门外传来姚红怯怯的询问声:“林先生,您……您谁了吗?”

    林涛憋住火气,语气僵硬的说:“没有!”

    姚红听到林涛的回话,从外面将门给推开,一脸尴尬的站在门口,见林涛双腿张开,直挺挺的坐在床边,便小声问道:“您没什么大碍吧?”

    “你是不是盼着我有什么大碍?”

    林涛烦闷的瞪着姚红质问道。

    姚红忙摆手说:“我怎么会这么想,只是……我做错了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弥补,林先生如果真……真有问题,咱们赶紧去医院吧!”

    姚红并非是未经人事的少女,那方面的事情还是了解的,知道男人那个地方最为脆弱,自己用那般滚烫的茶水烫了林涛的裆部,想想都觉得疼,林涛下面那玩意又不是钢铁做成的,怎么可能没事。

    姚红出了林涛的卧室之后在客厅里踌躇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再来询问一次,如果林涛真被自己给烫残了,别说失去工作了,恐怕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他。

    “去什么医院,这种事情去医院不嫌丢人?”林涛没好气的瞪了姚红一眼,不耐烦的说:“有没有事得看明天,我要休息了,你先出去吧。”

    姚红哦了一声,悻悻的看了林涛两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随后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卧室。

    ……

    次日一大早,胯下一阵剧烈的疼痛感将林涛从睡梦中惊醒。

    昨天夜里林涛一直张着双腿仰躺在床上,过了很久才睡着,不知不觉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双腿不经意的触碰到了‘小兄弟’剧烈的疼痛感让他疼的冷汗淋漓。

    “操啊!”

    林涛忍不住骂了一句,也不知想要骂谁,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窗外天蒙蒙亮,估摸着自己也就睡了两三个小时的样子,“难道真废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双腿之间,心里别提有多郁闷。

    就这么静坐了两个小时,等到吴妈喊吃早餐的时候,他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林涛,你醒了吗?”

    屋外传来辛雨彤软软糯糯的询问声。

    林涛听到辛雨彤的声音,叹气道:“辛大姐进来吧。”

    辛雨彤便将门给推开,见林涛坐在床上,双眼有着浓重的很眼圈,便问道:“昨晚上没休息好?”

    林涛悲叹一声,说:“几乎一夜没怎么睡。”

    “啊,为什么不睡呀?”

    “我总得睡得着啊!”林涛简直是有苦难言,总不能跟辛雨彤说,被保姆姚红将小兄弟给烫伤了吧?

    “接下来的几天我可能得一直躺在床上了。”

    辛雨彤诧异道:“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林涛随口编了个谎话,说:“练功练的有些气息紊乱了,不过没关系,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辛雨彤以为林涛是因为想要尽快回复内力才变成这样,心下无比愧疚的说:“都是为了救我你才急于求成的想要回复内力,林涛……一直以来我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是抱歉……”

    “辛大姐,这些话你都说多少次了?”

    “可是……”

    “好啦,救你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用自责,我也不是因为你的事情而变的气息紊乱,现在你赶紧下去吃早餐,然后给我带些吃的上来,ok?”

    辛雨彤轻叹一声,点头说:“好吧,我这就下去给你拿早餐!”

    等到辛雨彤出了卧室之后,林涛重重的吁了口气,忙把被子给掀开,如今他的小兄弟连内裤都不能穿,稍微触碰一下就疼的想立刻去死。

    ……

    快到中午的时候,林涛接到了柳元宗打来的电话。

    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柳元宗的贴身护卫‘影子’打来的电话。

    电话中,‘影子’语气低沉的说:“林少,柳老……柳老他走了!”

    “什么?!”

    林涛一声惊呼,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忘记胯下的伤痛,他这一激动,直接使得下身疼的惨叫一声。

    “林少,您没事吧?”

    影子在电话那头听到林涛的惨叫声,好奇的询问道。

    林涛没有回到影子,忍着痛问道:“是辛无敌杀了柳老?”

    影子轻叹了一声,道:“是也不是。”

    “直说!”

    影子就把昨天夜里辛无敌去找柳元宗,并把柳元宗打成重伤的事情给详细的说了一遍,之后叹气道:“柳老虽然中了辛无敌的‘辛式无影拳’成重伤,但是并没有伤及到性命,是柳老他自己……自断了经脉……”

    说到这里的时候,影子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些哽咽了。

    影子跟着柳元宗差不多快二十年,从十几岁就跟在柳元宗身边,可以说视柳元宗为父亲一般,柳元宗的去世让影子极为难过。

    “柳老生前立下了遗嘱,林少,您是他唯一的继承人,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尽快回羊城来……”

    这个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林涛有些措手不及。

    他只是考虑到了让辛无敌手下留情,却为考虑到柳元宗一心求死,怕是谁都拦不住。

    “林先生?”

    见电话那头没有回音,影子喊了林涛一声。

    林涛苦涩的笑了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双腿之间,咬咬牙,说:“我马上赶回羊城,曾经答应过给柳老送终,就一定会做到!”

    林涛挂完电话之后,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从他的药箱中找出止疼药喝了一些,休息片刻后下面的疼痛感消失许多,这才穿上衣服出了卧房。

    他刚出卧房,下到一楼别墅的大厅,就见辛无敌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跟辛雨彤叙旧。

    林涛看到辛无敌后第一句话便是:“柳元宗死了!”

    辛无敌正和辛雨彤说笑,听了林涛的话,他微微一怔,随后面无表情的说:“他死不死与我无关,对你的承诺我做到了,他并非死在我手里。”

    “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辛前辈,你们之间的恩怨是不是该画上一个句号了?”

    辛雨彤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一脸的茫然,随后惊讶的问林涛,“你认识柳元宗?”

    林涛觉得没有再瞒辛雨彤的意义,便满含深意的看了辛雨彤一眼,说:“我是柳元宗的义子!”

    辛雨彤脸色瞬间变的苍白起来,一个呼吸的功夫她联想到了很多,换作任何寻常之人都会觉得,之前林涛对她这么好只是想换来他义父的平安。

    “那么之前……”

    辛雨彤眼眶微红,声音有些哽咽的看着林涛,问道:“之前都是为了柳元宗才救我?”

    林涛此时根本没有心情过多的解释,点头说:“我承认,一开始确实是为了保柳元宗才救你,不过……之后即便有没有柳元宗我都是心甘情愿的帮你治病,不管你信不信。”

    顿了顿,林涛继续说:“我得马上回羊城一趟,你们……如果还愿意的话,就先住在这里!”

    说完,不等辛雨彤开口,林涛疾步出了别墅大厅。

    一出大厅,林涛立马拨通了樊小军的电话。

    “立刻准备一下,跟我一起回羊城!”

    樊小军惊诧道:“回羊城?涛哥,咱们才从羊城逃出来啊,现在回去不是自投罗网么?”

    林涛苦叹道:“柳元宗死了,我必须回去!”

    樊小军立马会意过来,忙说:“我给乌鸦打电话。”

    “不用了,让他继续盯着金三全那一伙人,我们两个回羊城就行了!”

    “好的,那咱们机场碰头!”

    ……

    就在林涛坐在西安赶往羊城的飞机上时,远在羊城的蒋省长收到了线报,说是林涛正坐航班往羊城赶来。

    蒋省长听完汇报后脸色渐渐变冷,冷声道:“我说过让他永远别踏足羊城,没想到他还真把我的话不当回事,那好啊,既然回来了就别想再走!”

    挂断线人的电话之后,蒋省长立马把电话打到了羊城市公安局局长王金民那边。

    “林涛回来了,这次别再让他安然无恙的离开羊城!”

    王金民刚接通电话,蒋省长便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这句话,随后不等王金民开口,蒋省长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王金民愣了一会儿,随后立马醒悟过来,忙命令下属查询林涛的行踪。

    一个多小时的航空飞行,下午四点五十的时候,西安飞往羊城的航班安全的落地。

    林涛跟樊小军迅速离开机场,坐上了影子派来的接机车队。

    林涛和樊小军刚坐进一辆劳斯莱斯车中,便有两名穿着便服的警察敲响了车窗,掏出了警察*证件,脸色冷峻的对坐在后排座椅的林涛说:“林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林涛在回羊城的飞机上就已经想到过蒋省长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脸色露出冷笑道:“跟你们走一趟,凭什么?”

    “林先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反抗的好!”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