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大仇得报
    “我说了,我自己来!”

    林涛一脸的无语,这个女人是缺心眼还是怎么着,一直摸着别人那种地方,不觉得尴尬么?

    “林先生,真没事,我马上就给你擦干净!”

    林涛又气又尴尬。

    实在是忍不住了,提醒道:“姚红,你觉得你一直帮我擦这个位置合适么?”

    “啊?”

    姚红茫然的抬起头看了林涛一眼,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纸巾,以及擦拭的位置,顿时一张还算漂亮的脸一下子唰的变的通红。

    “对……对不起!”

    林涛此时是真没有心情去跟她计较,因为他感觉自己裆部里的那玩意已经被烫的疼痛难忍。

    正准备回楼上卧房检查一下小兄弟,看有没有事情,刚迈开步子就感觉小兄弟疼的厉害,把他疼的直龇牙咧嘴。

    “林……林先生,您没事吧?”

    姚红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不敢看林涛的眼睛,低声怯怯的问道。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没事么?”

    林涛瞪了姚红一眼,随后叹气的吩咐说:“扶我上楼。”

    “诶,好的!”

    姚红忙答应一声,上前两步去搀扶林涛。

    好不容易将林涛搀扶回了二楼的主卧房,林涛坐在床边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姚红。

    姚红讪讪的问:“还需要我做些什么?”

    林涛没好气的说:“我现在要检查一下……检查一下身体,你觉得你待在这里合适么?”

    “额……”

    姚红抹了一下鼻尖上冒出的冷汗,一脸心虚的表情说:“那林先生,我就在你门外等着,有什么需要你随时吩咐我。”

    “不用了,你该干嘛就干嘛去!”

    姚红生怕林涛因为这个事情把她给开出了,毕竟是八千块钱一个月的工资,这八千块钱可以相当于他们村子里一家子一年的收入了,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得保住这个公司。

    “林先生,我刚才真……真不是故意的。”

    “说完了没?”

    姚红眼眶泛红的看着林涛,露出委屈的神情。

    林涛感觉自己都快疯了,下面疼痛难忍,他很想马上检查一下,可是偏偏姚红如此的不开眼,赖着不肯走。

    “出去!”

    “林先生,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林涛此时只想让姚红赶紧从自己卧室滚出去,于是敷衍说:“行行行,你先出去吧,这事明天再说!”

    姚红见林涛丝毫有松动,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卧室。

    等到姚红将卧室的房门给关上之后,林涛疼的哇哇直叫唤,忙小心翼翼的把下面的裤子给脱了下去,就见‘小兄弟’萎靡不振的挂在双腿之间,上面红彤彤的一点反应都没有,“靠,不会被烫坏了吧?”

    一瞬间,林涛脑海里面想了许多不堪的后果,万一下面那玩意真被烫坏了,自己岂不是成了太监?

    “靠靠靠!”

    一想到如果发生这种可怕的事情,林涛连死的心都有了。他心里万分后悔,为什么要招这么一个笨手笨脚的保姆回别墅自讨苦吃。

    林涛不敢多耽误,忙从自己药箱中将他自己研制的烫伤膏给拿了出来,把瓶盖打开,将药膏轻轻的涂抹于小兄弟周身。

    过了片刻,小兄弟上传来了一丝丝清凉,疼痛感稍微减轻了一些,不过依然非常疼痛,就像是一只被开水烫过的老母鸡,不死也成半死了。

    即便林涛再怎么医术超群,但是下面那玩意是脆弱的,一旦受到了巨大的损伤,想要修复是很困难的。

    原本还想着给蓝艳打个电话安慰一下他,现在看来,最需要被人安慰的是他自己。

    ……

    此时,羊城,柳元宗的别苑外站着一名杀气冲天的老者。

    只见他站在别苑门口,目光直视别苑门口的两名守卫,随后对着别苑喝道:“柳元宗,索你性命的人来了!”

    声音虽然不大,却清晰的传入到了别苑内所有人的耳朵里。

    “柳老,咱们该怎么办?”

    别苑内,柳元宗的贴身护卫‘影子’,面色凝重的朝着别苑外面的方向看了一眼,对坐在书桌前的柳元宗问道。

    柳元宗正在写一副辛弃疾的诗词,只写到一半就停下了手中的毛笔,将毛笔放到一旁,叹气的说:“该来的躲不了,看来今天我的死期到了!”

    影子目光坚决的说:“柳老,就是拼了我这条性命我也会护您周全的!”

    柳元宗苦涩的笑了笑,摇头说:“没用的,辛无敌的实力我知道,根本不是你我能够对付的。”

    “咱们院子里还有十几名高手保镖啊!”

    柳元宗叹气道:“这些乌合之众在辛无敌严重视若无物。”

    “要不我先牵制他,您找机会离开?”

    “不用了,既然辛无敌找到了这里,说明这一切都是命,我年轻时候做了不可原谅的错事,是时候给偿还回去了,黑影,待会儿辛无敌如果向我出手你不用插手,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命令!”

    柳元宗用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随即嘱咐说:“如果……如果我死了,你就去西安找林涛吧,以后他就是你的主人了。”

    影子目光复杂的看向柳元宗,随后在心里重重的叹息一声,点头说:“是,柳老!”

    柳元宗释然的笑了笑,道:“走,陪我一起去会一会我这个三十年没见的大师兄!”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书房。

    别苑外。

    辛无敌时隔三十年后终于再次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师弟,柳元宗。

    “大师兄,我已经等你很多年了。”

    柳元宗迈着步伐走出了别苑,站在了离辛无敌五六米开外的地方。

    辛无敌目光锐利的想一把尖刀,死死的盯着柳元宗看了至少半分钟,随后咬牙切齿的说:“准备好受死了没?!”

    “早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柳元宗脸色露出一丝笑意,说:“我想见识见识大师兄这些年的武功长进了多少。”

    “这还不简单,现在就可以让你见识一下。”

    辛无敌暴喝一声,随后右脚朝地面狠狠的一跺,以辛无敌周边为界限的土地全部被这一脚给跺的皲裂开来,仿佛随时要塌陷一般,之后,辛无敌直接使出了辛家的大杀招,‘辛式无影拳’朝柳元宗冲了过去。

    此拳法极其霸道,杀伤力也是极强的,与金庸老爷子笔下的‘七伤拳’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柳元宗当年就是记恨他师父,也就是辛无敌的亲爹,只是教了辛无敌‘辛式无影拳’却没有教他,所以一怒之下,趁着他师父和辛无敌不在家的时候,上门将辛无敌的妻子给凌辱了,导致辛无敌的妻子不堪受辱,在一年之后生下辛雨彤便上吊自杀了。

    柳元宗站在那里没有动弹,望着辛无敌这一招所向霹雳的大杀招,脸上露出了一丝解脱的笑意。

    砰!

    噗嗤!

    辛无敌无数双拳头尽数落在了柳元宗的胸口。

    柳元宗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随后身子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身后的墙壁上,直接将别苑的墙都给砸出一个窟窿来。

    “柳老!”

    影子见状大呼一声,红着眼眶朝柳元宗冲了过去。

    噗!

    柳元宗倒在地上,再次连续吐出几口血块,表情虽然痛苦,脸上却带着笑意,“我……我没事!”他有气无力的对影子说道。

    辛无敌毫无表情的看着柳元宗,质问道:“为什么不还手?”

    “这是我欠你的!”

    柳元宗如实说道。

    辛无敌眼眶通红,就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随时要将柳元宗给咬死。

    “你以为你挨了我一拳就能还债了?柳元宗,你这辈子造的孽,永远都没法还清,死了也要下地狱!”

    “如果可以赎罪,那就让我下地狱吧!”

    柳元宗缓缓闭上了眼睛,说:“杀了我吧,我只求速死!”

    辛无敌听了柳元宗的话突然笑了起来,表情戏谑的说:“有个人曾经跟我说过,杀了你只能是让你解脱了,最好的报复方法就是让你活着,让你一直的活在痛苦和悔恨当中,当时无法理解,现在想来他说的挺有道理,杀你脏了我的手!”

    “大师兄,我对不起您,我真的好后悔!”

    柳元宗老泪纵横,大声哽咽了起来。

    辛无敌冷眼望着柳元宗,说:“别在我面前假惺惺了,放心好了,我答应过林涛,放你一条生路,所以你不用在我面前演戏。”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表情,道:“有意见事情原本你应该知道,但是我却不会告诉你,我要让你抱憾终身!”

    “什么事情?”柳元宗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的问道。

    “我说过,你永远别想知道,你这辈子注定了无儿无女,孤独终老,这都是你罪有应得!”

    说完,不等柳元宗开口,辛无敌毅然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大师兄,您要去哪?”

    柳元宗虚弱的喊道。

    辛无敌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经飘出了几十米开外,嘴里喃喃道:“我该去找我女儿了,而你,就在这里等死吧!”

    柳元宗望着辛无敌渐渐消失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悲惨的笑意。

    “这都是我罪有应得啊!”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