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笨手笨脚的保姆
    重新回到包厢内。

    李平科把他儿子李一帆介绍给了林涛认识,随后犹豫了一下,对他儿子说:“快喊林叔。”

    “林叔?”

    李一帆愣了一下,满脸不高兴的说:“爸,林涛看上去跟我年龄差不多大,你让我喊他叔?”

    李平科没好气的斜睨了李一帆一眼,说:“他是你老爹的兄弟,你他娘的不喊叔喊说?”

    李一帆:“……”

    “李局,算了……”林涛苦笑着摆手,说:“就别难为一帆了,咱们各论各的。”

    “那不是乱套了吗!”李平科摇头道。

    李一帆马上接话茬,嚷嚷道:“本来就应该各论各的,我也可以跟林涛兄弟相称。”

    “你特么的……”李平科虎眼怒瞪,觉得自己儿子在占自己便宜,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

    “疼!”李一帆痛呼一声,捂着脑袋。

    林涛岔开话题,笑望着李一帆,说:“刚才还没谢谢你,替我隐瞒真相!”

    李一帆嘿嘿笑道:“我也是看你身手了得,才帮你隐瞒的,最佩服你这种高手了,你刚才那一脚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把他踹飞出去了,那可是个大胖子啊!”

    樊小军和乌鸦听了李一帆的话,默契的对视一眼,露出了满含深意的微笑。

    “你如果感兴趣的话我以后可以教你!”

    李平科苦笑的忙道:“林涛兄弟你可别,你知道这小子是怎么被学校开除的么?就是特么的打架闹事被开除的,都快把我给气死了!”

    一提及此事,李一帆就愤愤不平地辩解道:“又不是我的错,是那丫的先抢我女朋友,我只是把他打的生活不能自理而已,没把他打死就不错了。”

    李平科见自己儿子死不悔改,气的直翻白眼,弱不是林涛在,恨不得狠揍这小子一顿。

    “哎,罢了,我特么懒得跟你说那些没用的。”李平科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说:“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已经跟你说清楚了,你林叔……”

    “是林哥!”李一帆马上纠正道。

    “好好,林哥!”李平科摇摇头,继续说:“你林哥给了你两个工作的选择,一呢,是去长安食品集团工作,长安食品集团你应该知道吧,那是明星企业。这第二呢,就是去你林哥开的保安公司上班,你想去哪干?”

    李平科问完后目光希冀的看着李一帆,自然是希望李一帆选择长安食品公司。

    毕竟长安食品公司是整个陕西的明星企业,以后说出去也有面子。

    让李平科气节的是,他刚问完,李一帆想都没想,便道:“我当然是去林哥的公司啊!”

    李平科:“……”

    李平科十分无语,但是又不好斥责李一帆,让李一帆选择长安食品集团,便眯着眼睛朝他笑道:“你说说看,为什么要去保安公司呢?”

    李一帆根本就无视李平科威胁的眼神,大大咧咧地道:“好玩呗!”

    林涛笑着接话茬说:“在长安食品公司上班可是要比在保安公司上班轻松啊,你确定要选保安公司?”李一帆撇撇嘴,“我想要的工作不是轻松,而且有意义,有趣味性。”

    顿了顿,李一帆讪笑道:“不过工资也不能太低,否则连我自己都养不活,还谈什么有意义。”

    “如果你真选择保安公司,月薪是五到六千左右,不过也只是基本工资,如果当月出勤的次数多,任务多的话可能一万到两万也是有可能的。”

    “这么多?”

    李一帆脸色一喜,如果一个月真有一两万的工资,那不比他那些上四年大学再去社会上辛苦打拼一个月才几千块钱的收入要强的多吗。

    “我决定了,我要去保安公司!”李一帆很认真的说道。

    李平科在心里叹气,暗地里安慰自己,这小子去保安公司上班也好,总比在家游手好闲要来的强。

    “成吧,既然你选择了你林……林哥的公司,就好好在那里上班,别再捣蛋了!”

    李平科嘱咐完李一帆,又含笑的对林涛说:“林老弟,那我就把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交给你管了,他如果不好好做事你不用顾忌我的面子,好好教训他便是。”

    林涛含笑的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一顿饭持续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才结束。

    饭局结束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晚上十点多钟,李平科带着李一帆开车先走了。

    林涛以及樊小军、乌鸦走出酒店后,林涛对两人问道:“从羊城带来的那些兄弟最近没惹什么乱子吧?”

    乌鸦喝了不少酒,脸色通红,大大咧咧的摆手笑道:“涛哥,你放心好了,那些小子谁敢乱来我揍死丫的。”

    林涛点点头,说:“如今许可证已经办下来了,咱们保安公司也开始动工了,就建在长安食品加工厂旁边,预计一个月左右就能完工,到时候就正式开始营业。”

    “营业?”樊小军苦笑道:“怎么感觉听着这么别扭?”

    林涛没好气地道:“别人卖的是商品,咱们出租的是人,替那些有钱人,需要被保护的人提供保镖服务,当然也算是一种营业的方式。”

    顿了顿,林涛又把目光看向乌鸦,说:“最近这几天金三全可能已经替他母亲办完丧事后回西安了,我总觉得这个人不会这么轻易的打消对加工厂的觊觎,你派出几个精明能干的弟兄,随时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以防万一。”

    乌鸦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冷声道:“涛哥放心,这个事情我亲自去盯着,那老狗如果不死心,咱们大不了把他给办了,什么狗屁西安大佬,想灭照样把丫的给灭了。”

    樊小军白了乌鸦一眼,说:“人家在西安混了这么多年,你以为是白混的啊,哪有那么容易想灭就灭,这种人绝对是和西安高层的领导有来往的。”

    林涛听了樊小军的话,忍不住赞赏的看了樊小军一眼,点头说:“小军说的对,金三全既然能够成为西安的大佬之一,绝对是有过人的本事的,咱们初来乍到,不可冲动行事。”

    乌鸦嘿嘿干笑一声,说:“涛哥,我也就说说,干什么事情之前我都会提前跟你打招呼。”

    三人站在会所下面聊了一阵子,随即各自离开。

    林涛驱车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快十一点,整栋别墅的灯已经全部熄灭,看来是都睡下了。

    车子停好后,林涛刚把别墅的大门打开,就见餐厅方向的灯光猛的一下子熄灭了。

    “谁?”

    林涛沉声喝道,以为是前两天的黑衣人又来了。

    “林……林先生,是我!”

    餐厅的灯再次被打开,保姆姚红穿着一件花裙子睡衣,手里端着一盘晚上吃剩下的红烧鸡块,一脸尴尬的看着林涛,脸色露出难为情的笑意。

    “姚红?”林涛愣了一下,不解的说:“你这是做啥?”

    姚红尴尬的脸通红,讪讪的说:“有些饿了,所以……”

    林涛明白过来,好笑道:“晚上没吃饱?”

    姚红吃饭的时候故意装作饭量很小的样子,就只吃了平时三分之一的饭量,自然不可能吃的饱。

    此时被林涛问起,姚红不好意思说实情,只能讪讪的杵在哪。

    林涛苦笑道:“去厨房热一下再吃吧,以后肚子饿了就光明正大的吃,又没人会说你!”

    姚红悻悻的笑着说:“林先生,您人真好。”

    林涛道:“不用拍我马屁,如果你不好好干活,我依然还是会开除你!”

    “哦。”

    “晚上喝了不少酒,先去给我泡杯茶你再去热菜。”

    姚红答应一声,忙把手上的盘子放在了餐桌上,紧接着问林涛,“林先生想和那种茶?”

    “就喝西湖龙井吧。”

    林涛坐在沙发上正准备掏出手机给蓝艳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顺便安慰一下她,刚拿出手机,姚红的茶便端了过来,递到林涛跟前,说:“林先生,请用茶!”

    林涛伸手去接,手还没碰到茶杯,姚红就已经将茶杯给松开,在林涛惊诧的目光下,一杯茶水直接朝着林涛的裤裆泼了下去。

    “啊!”

    姚红见状惊呼一声,脸色瞬间变了。

    滚烫的茶水泼在了林涛敏感的位置,疼的林涛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张开骂道:“靠,你想烫死我?!”

    “对不起,对不起……林先生,真……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姚红受到了惊吓,不知道如何是好,下意识的就拿起了茶几上的餐巾纸去帮林涛擦拭裤裆上的茶叶水。

    “林先生,您没事吧?”

    姚红一边慌忙帮林涛擦拭水渍,一边紧张的询问道。

    林涛又疼又气,恨不得把这个粗心大意的女人直接给赶出别墅,再看她身手就往自己敏感位置‘摸去’,顿时就一脸无语。

    若是换作平时,有姚红这么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少妇主动朝他裆部摸,他肯定会有些心猿意马,不过现在裆部被烫的疼痛不已,他连一丁点想入非非的意思都没有,有的只是郁闷和气愤。

    “笨手笨脚的,我自己来!”

    林涛板着脸呵斥道。

    姚红依然没反应过来,继续帮林涛擦拭敏感位置,嘴里忙说:“林先生,真是对不起啊,还是我来吧。”

    林涛:“……”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