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叫嚣的代价
    宁衷曲见林涛笑了起来,便好奇的问:“林先生,你笑什么啊?你闯下大麻烦了啊!”

    “我有没有麻烦不劳你操心,你要操心的是想想待会儿我该怎么收拾你!”

    宁衷曲脸色一变,求饶道:“林先生,你就放过我吧,这事我真的是没办法啊!”

    林涛忽然想起起来一件事,问道:“对方叫什么来着?”

    “您说谁啊?”

    “你们的男一号!”

    “啊,他叫吴凡凡!”

    “吴凡凡?”林涛一怔,貌似今天下午跟辛雨彤逛商城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个叫吴凡凡的,而且好像也是什么影星来着,不会这么巧吧?

    “那家伙也来西安了吧?”

    宁衷曲点头说:“是呀,现在就在西安。”他刚说完,便一愣,诧异的说:“林先生,您该不会是要……”

    林涛冷漠的笑了笑,说:“我可什么都没说过。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他的后台是谁?”

    宁衷曲表情凝重地道:“燕京那边的一个大人物,你我都惹不起,林先生,要不……要不这事就算了,我可以给你承诺,下一部戏一定让蓝艳当女主角,您看行么?”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你觉得行么?”

    宁衷曲这就闭口不言了,很明显,林涛态度很坚决。

    没过多久,就有几名身穿警服的警员来势汹汹的到了现场。

    对方来了五名警员,其中为首的一个警察约莫四十来岁,身穿魁梧,模样看上去有些彪悍,他到了现场之后扫视众人一圈,目光落在了陈姓科长身上,忙道:“陈科长,这谁啊,把你打这么狠?”

    陈姓科员愤愤的指着林涛,说:“老王,就是这个小王八蛋,差点没把我给打死,你现在就把他带回警局去,好好的审问一下他。”

    陈科长故意将‘审问’两字说的特别重,这个暗语明白人自然听的懂。

    末了,他又加了一句,“听说这小子又黑社会背景,你们可得好好的查一下这小子的底细,看看有没有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

    被称作老王的警察叫王守志,是附近派出所的所长,跟陈科长是老同学关系。

    “人是你打的吧?”

    王守志虎目怒瞪的盯着林涛,出声质问道。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我什么时候打他了,警察同志,你可不要听他冤枉好人!”

    说话的时候他故意饶有兴致的把目光看向唯一的目击者宁衷曲,眯着眼睛问宁衷曲说:“宁导,你说我打他了么?”

    “这个……”

    宁衷曲明显能够感觉到林涛话里威胁的意味,嘴边蠕动了一下,话到嘴边不知道如何开口,两边他都得罪不起,如果帮林涛隐瞒,势必会得罪陈科长。但是如果不帮林涛隐瞒,恐怕以林涛的手腕,还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自己呢。

    陈科长见宁衷曲支支吾吾,就知道宁衷曲忌惮林涛,不敢说真话,无意间看见了刚才那名看热闹的年轻人,于是忙指着那名年轻人说:“老王,刚才这名小哥也在场,你可以问他!”

    王守志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就见那小哥矢口否认道:“你可别胡说八道,我也是刚到场,只看见你撒泼打滚了,现在社会上碰瓷的多了去,你该不会就是那种碰瓷党吧?”

    “你……”

    陈科长气急,没想到事情会成这样,真是快将他气的吐血了。

    “陈科长你别急,就算他不承认也没关系,这楼道里有摄像头,肯定记录了一切,待会儿我让人去调看录像就知道真相了!”

    “对对对,老王,你这就让人去看录像,麻痹的,我还不信没王法了!”

    王守志正准备让手下的人去保安室看录像的时候,背景突然响起了一个质问的声音,“都围着做什么?”

    刚才林涛出去上厕所,上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回来,李平科便和樊小军以及乌鸦一起出来寻林涛,正好看到了双发对峙的一幕,脸色便沉了下来,朝王守志质问道。

    王守志心里还在犯嘀咕,谁特么官腔打的这么厉害,刚扭头看见李平科,目光一下子呆住了。

    “李……李局,您怎么在这?”

    王守志诧异的看向李平科,询问道。

    李平科刚才只想着替林涛解围,倒是把自己在这种高档私人会所吃饭的事情给忘记了,于是悻悻地找了个借口,“我刚才跟两个朋友路过这里,看到两辆警车停在下面,就过来看看情况,有什么问题么?”

    这个谎话太假了,一般人都不会信,但是王守志却不敢不信,忙摆手赔笑说:“没问题,没问题。”

    李平科冷哼了一声,指着林涛说:“这个是我朋友,他犯什么事了?”

    “啊?”

    王守志怪叫一声,别扭的看了林涛一眼,为难的说:“他是您朋友啊?”

    顿了顿,王守志轻轻在李平科耳边嘀咕几句。

    李平科不阴不阳的冷哼道:“你看见我朋友打人了?”

    “没有,不过有摄像……”

    王守志话还没说完,见李平科瞪来的目光,一下子就不敢出声了。

    “这里没有摄像头!”

    李平科很认真的对王守志说道。

    王守志也是聪明人,忙点头擦汗道:“没有,确实没有,我刚才搞错了!”

    “靠,老王,你什么情况啊,我被人给打了,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陈科长见形势发生了逆转,顿时怒急骂出了脏话,一些不该说的话也说了出来。

    此话一出,一下子就被李平科抓住了把柄,冷笑道:“这位同志,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哪一边的?你当警察是你报复谁的私人工具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诬陷好人?如今诬陷人也是要被拘留的。”

    “谁特么诬陷他了,你看不见吗?你看看我的脸,都被打肿了!”

    陈科长都快被气哭了。

    “哦。确实是肿了!”李平科看了看,冷笑道:“说不定你为了诬陷别人,故意打了自己,假戏真做呢!”

    陈科长:“……”

    “我特么有病啊,自己打自己,还打的这么狠?!你是哪个派出所的,我要投诉你!”

    李平科冷笑连连,道:“我是市局的李平科,欢迎你来投诉!”

    王守志知道,今天晚上他这个老同学的打多半是白挨了,忍不住好心提醒说:“这是我们市局的李局,主管刑侦的大领导。”

    陈科长听了对方的职位,瞬间有些歇火,毕竟对方可是处级干部,比他这个科级干部高出了两个级别,更何况对方还是主管刑侦的实权派,正想整治他太容易了。

    见陈科长有些熄火,李平科不再理会陈科长,暗中朝林涛使了个眼神,随即拍了拍王守志所长的肩膀,暗示性的说:“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都是自己人,别闹的太僵!”

    王守志哪里会不明白李平科的意思,很显然他想要把这件事情给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更何况李平科还管着下属派出所的人事,可以说是他的顶头上司,他哪里敢得罪,于是忙点头道:“李局您放心,我肯定把这事给处理好。”

    “好好好!”李平科连说三个好,笑道:“有时间一起聚聚。”

    王守志面露喜色,忙抓住这个机会,说:“李局,等您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我请您吃饭。”

    “这些都好说。”

    李平科正准备走的时候,无意间见到了人群中看热闹的年轻人,先是一愣,随后笑骂道:“你个小王八蛋来了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这个从头到尾一直围观的年轻人便是李平科的儿子,李一帆。

    李一帆讪笑道:“刚来刚来,这不您刚才正在耍威风,我哪敢打断您老啊!”

    “瞎贫什么,赶紧跟我走,待会儿我给你介绍几个我的朋友认识!”

    林涛离开前,若有所思的盯着宁衷曲,说:“宁导不要慌着离开西安,明天吧,明天咱们聊聊。”

    宁衷曲脸色极为难看的说:“林先生,咱们聊什么啊?”

    “明天你就知道了。我劝你不要自己偷偷溜掉,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

    宁衷曲现在哪里还有敢溜掉的想法,在羊城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过林涛的厉害了,如今在西安,没想到林涛竟然还跟西安市局的大领导称兄道弟,可想而知,林涛得有多大的能力。

    “好的,林先生,那我明天等您的消息。”

    宁衷曲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等到林涛他们都离开之后,陈科长气愤的说:“老王,这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王守志叹气道:“咱们都是老同学,我好心劝你一句,吃了这个哑巴亏算了,好在你也没受多大的伤。”

    陈科长原本就悲愤难消,听了王守志落井下石的话后更生气了,怒声道:“什么叫做没受多大的伤?你看看我的脸,你自己看,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

    王守志见陈科长不识抬举,便冷哼哼的说:“老陈,好歹你也在官场混了几十年,难道到现在还没混明白点?有些人能不惹就尽量别惹,否则有几个屁股是干净的?他想整你实在是太容易了!”

    此话一出,陈科长哑口无言。

    王守志说的话一下子正中他的下怀,虽然他官当的不大,但是送礼的人还是有不少的,如果李平科真想整他实在是太容易了,就看别人想不想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