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就是雅蠛蝶啊!
    三个小时的熬药时间对于林涛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他得一直输送内力到火中,来保持火阳草的药性发挥到极致,一开始林涛还能够轻松应对,当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到差不多坚持了快两个小时的时候林涛便有些坚持不下去了,额头上开始冒出豌豆般大的汗珠子,脸上也渐渐失去了血色,浑身开始出现颤抖。

    辛无敌一直守在林涛旁边,见林涛已经感觉很吃力了,便忙说:“我来给你输入内力!”

    “别……”

    林涛连忙阻止,说:“我再坚持一会儿,等到内力快要干枯的时候你再给我灌输,否则我怕到时候药还没熬制好,我们两都被耗干了!”

    “好……好吧!”

    辛无敌见林涛如此卖力的为女儿熬制火阳草的药物,心中开始对林涛有些愧疚了,一开始还觉得是林涛故意串通了柳元宗把他给骗到沙漠深处去,想让他葬身沙漠,为此辛无敌还曾暗自发誓,如果林涛真是这个用意,他一定会亲手杀了林涛,现在想想自己好像确实是错怪林涛了。

    他看了一眼表情显得有些痛苦的林涛,心中微微叹息一声,决定一定要想办法弥补林涛。

    毕竟无功不受禄,雨彤接受了林涛如此多的恩惠,这些恩惠自然得由他这个做爹的来偿还!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林涛浑身颤抖的越发的厉害,脸色也变的铁青,他紧紧的咬着牙关,一字一句艰难的说:“辛前辈,我……我扛不住了,快……快给我灌输内力!”

    林涛刚说完,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恰巧辛雨彤找到了厨房里来,正好看到了林涛吐血的一幕,吓的脸色一变,惊呼一声,忙跑了过去,“林涛,你没事吧?”

    “别碰他!”

    辛无敌赶紧喝止住了要去扶林涛的辛雨彤,紧接着双掌拍在林涛的后背,一股股雄厚的内力渡入到了林涛的体内,而此时林涛的内力已经达到了干枯的地步,有了辛无敌的灌输,就好像是来了新的水源,林涛顿时感觉压力小了很多,身体也轻松了一些。

    辛雨彤在一旁紧张的盯着两人,心里虽然很担心,却不敢开口说话。

    大概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林涛虚弱的开口提醒辛无敌说:“辛前辈,待会儿我喊‘收’的时候咱们一起收回内力!”

    辛无敌点头说:“知道了!”

    林涛见火阳草的物质全部融入到了药材之中,而且火候刚刚好,再继续熬下去就会适得其反,于是忙喝了一声,“收!”

    与此同时,两人同时收住了内功。

    也是在同一时间,药罐下面的火瞬间熄灭了。

    “终于……终于大功告成了,药在半个小时内得全部喝完,否则药性会差很多。”

    林涛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嘱咐道,随后话音刚落,眼皮就如同有千斤重一般,浑身一软,一下子朝着地上栽去。

    “呀,林涛!”

    林涛昏迷前感觉到了一个柔软的身体紧紧的抱住了自己,耳边传来担忧又软糯的呼唤声……

    ……

    “父亲,林涛这是怎么回事?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他不会有事吧?”

    林涛恢复意识的时候就模模糊糊的听到了耳边传来女人焦急的询问声。

    “应该没事吧,可能是内力消耗了太多,虚脱了,我已经给他输了些内力,用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

    对话的男女自然就是辛无敌和辛雨彤了。

    辛无敌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林涛,随后继续对辛雨彤说:“你留在这里照看他吧,我回羊城一趟!”

    辛雨彤听了辛无敌的话,表情显得有些复杂和担忧,“我跟您一起回去!”

    “不用了,你留下来照顾林涛,毕竟林涛时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你怎么好一走了之!”

    辛雨彤确实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林涛,只是他又非常担心辛无敌的安慰,便出声劝解说:“父亲,不能晚几天吗?”

    “不行!”

    辛无敌摇头说:“等这个机会我已经等了和你多年了,是时候去跟那个人做个了结了!”

    “可是……”

    辛无敌阻止了辛雨彤的话,朝辛雨彤温柔的笑了笑,轻声说:“林涛人不错,一开始是我看走了眼,而且他前途无量,即便以后我不在了,林涛也有能力把你照顾的更好,说不定还能找出彻底把你治愈的方法,你在林涛这里我很放心。”

    “父亲……”

    “就这么决定了!”辛无敌用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

    辛雨彤美眸渐渐红了起来,心里及其难过,她知道父亲是报了必死的心去跟仇家同归于尽,所以才有了刚才那番话。

    “咳咳……”

    就在两人都进入沉默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林涛突然距离咳嗽两声,从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中醒了过来。

    辛雨彤见林涛醒了过来,暂时也顾不上难过了,忙坐到床边,关切的询问道:“林涛,你醒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林涛脸色苍白的朝辛雨彤笑了笑,紧接着摇头说:“我没事,就是有些口渴和饿了。”

    “那你想吃什么?”

    林涛道:“可以给我熬些白米粥吗?多加水,要稀一点的白米粥。”

    “没问题,那你再躺一会儿,我这就去给你熬粥去!”

    辛雨彤从床上站了起来,看了辛无敌一眼,见辛无敌点头示意,她这才迈着步子走出了林涛的房间。

    “辛前辈,我想和你谈谈!”

    林涛见辛雨彤出了房门,便把目光看向辛无敌。

    辛无敌似乎看穿了一切,盯着林涛说:“你是故意把雨彤支开,想跟我说让我别去羊城是么?”

    林涛苦涩的笑了笑,点头道:“您都知道了吧?”

    “你觉得呢?”

    “您来西安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

    辛无敌脸色前所未有的低沉,道:“你刚救了我女儿的命,按理说你提出的什么要求我都应该答应,但是你却不能阻止我回羊城!”

    林涛听了默然无语。

    换位思考,如果当年自己是辛无敌,在遇到妻子被玷污之后上吊自杀,自己恐怕比辛无敌还要更加疯狂的去报复柳元宗。

    如果让辛无敌放弃报复,恐怕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就过不去。

    “我没有要阻止您回羊城!”

    林涛突然开口说道。

    辛无敌微微一愣,没想到林涛会这么说,正要开口询问是,就听见林涛继续说:“以前我答应过柳元宗,保他寿终正寝,如果可以的话,能留他一条性命吗?”

    “不行!”

    辛无敌坚决的摇头。

    林涛说:“他已经忏悔了很多年,也意识到了他做的那些事情不可饶恕,所以他说过,如果你要动手,他绝不还手!”

    辛无敌紧紧的咬着牙关,情绪无比激动愤怒。

    林涛叹了口气,继续说:“要报复一个人不一定非得让他去死,肉身的死亡只是一种最简单最直接的解脱方式,如果你杀了他,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解脱,你愿意让他这么轻易的就死掉?”

    辛无敌听了林涛的话,把目光盯向林涛,质问道:“你这是在反激将法吗?”

    “并没有,我说的都是事实,如果让他用残生去忏悔,一直活在悔恨里,对于你来说肯定是最好的报复方式。”

    “但是我只想杀了他!”

    辛无敌眼眶通红,咬牙切齿的说道。

    林涛又是一声轻叹,道:“他以前忏悔的时候给我提起过他闯下的弥天大祸,平心而论,即便你杀了他也一点都不为过,但是杀了他之后呢?又能怎么样?您妻子也不能复活了啊,还不如留着他的狗命,让他替您妻子积善行德,您妻子如果在天有灵,恐怕也乐于让你这么做!”

    听了林涛的话,辛无敌怔怔的看了林涛好一会儿,直到把林涛看的一阵忐忑,他这才重重的吁了口气,道:“不得不说你口才很好,说的我有一点动摇了,但是我杀柳元宗的心并没有减少多少,如果你想救他也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林涛见辛无敌松动了,心中一喜,面却不改色的问道:“什么条件?”

    “我要你用尽自己的全力,在雨彤这有限的一年时间里找出救雨彤的方法,把她的怪毛病彻底治愈。”

    “这个……”林涛直言不讳的摇头说:“我救不了,不仅我救不了,就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见辛无敌气愤的转身要走,林涛忙喊住他,“等等!”

    犹豫再三,林涛脸色难看的对辛无敌说:“这个世界上确实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救雨彤的命,而且是让她彻底康复。”

    “真的?”

    辛无敌原本还一脸的阴沉,在听了林涛的话后立马露出狂喜之色。

    林涛无奈的点头,说:“雨彤是至阴之体,只需要找到一个至阳之体的男人就能救她……”

    辛无敌知道辛雨彤的至阴之体有多么的世间罕见,再去找一个类似体质的男人出来,那无疑是比大海捞针还难,便有些颓废的说:“世界这么大,我上哪去找一个至阳之体的男人来啊!”

    林涛咳嗽一声,声音虚弱的说:“我话还没说完呢,其实至阳之体的男人不要出去找,我……我就是至阳体质!”

    “什么?!”

    辛无敌这次彻底震惊了,一双浑浊的眼珠子瞪的老大,一脸的不可思议。

    “既然你是至阳体质,那你早前为什么不说?”辛无敌惊醒过好,有些愤怒的质问道。

    林涛表情悻悻的说:“其实第一次见雨彤的时候,我就跟她提起过了,可是她不同意我给她治疗。”

    辛无敌诧异道:“她为什么不愿意?”

    林涛老脸红了一下,结结巴巴的说:“因为……因为如果要治好她的症状,就得进行阴阳调和,我只至阳她是至阴,只有我们两人……两人那啥了之后才行!”

    “啥?”

    辛无敌一时没反应过来,木讷又疑惑的看着林涛。

    林涛翻了个死白眼:“……”

    “就是啪啪啪,雅蠛蝶,巫山**……还不懂?就是……同房,同房懂了不?”

    林涛没好气的解释出一连串的新潮而又含蓄的词汇,见辛无敌还是不懂,就只能用‘同房’两字来形容那件事情了。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