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贼心不死
    沈曼丽走后,林涛也没了睡意,于是起床先去别墅的花园晨练一番,和往常一样,他先打了一套‘太极十八式’,然后围着别墅慢跑两圈,一直到吴妈喊吃饭了,这才结束晨练。

    林涛回到别墅大厅的时候,见辛无敌似乎刚起床,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辛无敌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你笑什么?”

    林涛止住笑,说:“原以为像辛前辈这种武林高手会很早起来练功,却没想到……”

    “却没想到我这么懒?”

    辛无敌接住林涛的话茬,冷哼一声,说:“我现在年龄大了,哪还有那么多精力,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比你早起好几个时辰开始练功,你在我一个老头子面前有什么可得意的?”

    林涛很委屈,道:“我没有得意啊!”

    “少废话,你准备好替雨彤治疗了没?”

    “我随时都可以,只是‘火阳草’是不是可以交给我了?”林涛搓了搓手,嘿嘿笑了起来,想看一看传说中的火阳草长什么样子。

    “等着!”

    辛无敌瞪了林涛一眼,转身折返回了二楼。

    等他再次下楼的时候,手中多出一个锦盒来,紧接着极为庄重的将锦盒递给林涛,威胁说:“东西交给你了,如果治不好我女儿的症状,看我怎么收拾你!”

    “辛前辈放心好了,如果不能续雨彤一年半载的性命,不用您说,我自绝于掌下!”

    林涛接过了锦盒,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锦盒的盖子打开,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株火红色的植物,林涛曾在老头子的医术上看过这火阳草的模样,确实跟锦盒中的无二样,这火阳草的作用就在于可以抵御辛雨彤身体的极寒之气。

    “既然火阳草已经到手,那我就开始熬制吧。”林涛看了辛无敌一眼,说:“辛前辈,还得你从中协助从来完成熬药。”

    辛无敌道:“没问题,只要能救我女儿,我什么都可以做,你说我该怎么做吧!”

    林涛含笑道:“这熬制火阳草需要催动内力,以内力为火心,以火阳草为药引,一直得等到火阳草熬制成汤药之后才能收功。”说到这里,林涛尴尬的笑了笑,继续说:“因为我内力有限,怕到了关键的时候功亏一篑,所以需要辛前辈你在旁边守着,一旦我内力不足时,你得赶紧给我输入内力,以确保药物熬制成功。”

    辛无敌听了林涛的话,道:“你说的我听明白了,这事很简单,你把药配好,然后我用我的内力来熬制,一旦我内力不足了你来给我输入内力。”

    林涛知道辛无敌是不想让自己因为他女儿而耗干了内力,所以才主动要求他自己亲自输出内力,但是这个办法却行不通。

    “辛前辈,还是让我来吧。要将这火阳草的药性发挥到极致,就必须用至阳之内力,而我的内力恰好是至阳内力,所以我来熬制这火阳草再合适不过了,你只需要在最后时刻帮我一把便可。”

    辛无敌见林涛这么说,就不再坚持,点头道:“好吧,你专心熬药,我会在一旁盯着的。”

    两人一起去了别墅后院的厨房,林涛将提前准备好的辅助药材放进了药罐中,紧接着把火阳草铺在了最上面,然后盖上了盖子,表情严肃的催动了内力,手指朝木柴上轻轻一点,木柴噗呲一声便燃烧了起来,冒出紫红色的火焰来。

    “这个药要熬多长时间?”

    辛无敌深深的看了林涛一眼,问道。

    林涛苦涩的笑着说:“差不多三个小时吧!”

    辛无敌:“……”

    “如果真能为我女儿续命,你这个恩情我一定还你!”

    ……

    就在林涛为辛雨彤熬制中药的时候,西安的大佬之一金三全办完他老娘的丧事,从老家的小镇上回到了市里,几十个人,七八辆车子浩浩荡荡的朝着他居住的地方开去。

    金三全住的是一个有些老旧的筒子楼,不过这栋筒子楼被他一个人居住着,以他如今的地位和财力,完全可以搬进豪华别墅中去,可是他却偏偏中意于这个快要被拆的筒子楼,至于他为什么要住在筒子楼中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筒子楼里里外外有不少他的手下巡逻站岗,筒子楼的二楼被他住着,至于一楼和三楼则住着他的亲信手下。

    这次他的老同学兼多年的朋友白齐国跟着他一起过来,就被他安排在了筒子楼的三楼居住。

    他们达到目的地之后,金三全将心腹手下老三和白齐国叫到了二楼专门的办公室议事。

    “老大,你是不是心里还惦记着长安食品集团的那块地?”

    老三似乎看穿了金三全的心思,主动开口询问道。

    金三全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他深深吸了一口,吐出弄弄的白烟来,眯着眼睛看着老三,说:“不信么?”

    老三讪讪的说:“可是大嫂……”

    说到这里,他尴尬的看了金三全旁边的齐柏梅一眼,旋即干笑的继续说:“大嫂说不要再惦记那块地啊!”

    金三全满不在乎的摆手,大大咧咧的说:“她年龄大了,不喜欢冒险, 思想比较保守,不用理会她的看法!”

    说完,他把目光转向白齐国,说:“老白,你怎么看?”

    白齐国即便再蠢也能看出来金三全有打那块地皮的注意,便附和的说:“他们只不过是一些散兵游勇,即便其中有几个再厉害,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咱们人多势众,何必惧怕他们?”

    “哈哈哈……”

    金三全听了白齐国的话开心的大笑了起来,道:“咱们果然是好兄弟,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他们只不过是一些丧家之犬,咱们在西安的势力根深蒂固,何必惧怕他们!”

    “老三,你特么现在是越混越孬了,被人给揍了一顿就吓破胆了?”

    老三叹气地道:“老大,不是我吓破胆,您是没见到当时的场面,他们就三个人愣是把在场的一百多号人给镇住了!”

    金三全鄙夷的看了老三一眼,说:“那一百多号都是特么村民,只要有一个被打狠了,其他的就全怂了,他们被镇住太正常了,你说如果在场的是咱们一百多号兄弟,能被他们几个镇住?”

    “那倒也是!”老三想了想,随即嘿嘿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说:“那咋办,继续弄那块地?”

    “必须弄!”金三全面色阴沉的说:“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但是这个消息只能咱们屋里的四个人知道,谁特么敢传出去谁就去死!”

    他扫视了白齐国、齐柏梅和老三一眼,见三人面露紧张之色,这才悠悠的说道:“我也是听了可靠人士的消息才知道,长安食品加工厂那块地下面有矿产,如果能够得到那块地,咱们就能偷偷把矿产给挖了,到时候无论是什么矿,那都是至少以亿为单位的进账,之后国家征收那块地还得补偿,你说这块肥肉咱们能不拿下来吗?”

    原本老三心里还有些犹豫,见识过林涛的厉害之后他确实是不想与林涛为敌,但是听金三全说加工厂下面有矿产之后,他马上就改变了注意,那可是以亿计算的金额的,即便是冒着性命危险也可以搏一把的好买卖。

    而白齐国和齐柏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两个人张大了嘴边,一脸的不可思议,以亿计算的收入,这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如果这个买卖真干成了,那以后钱恐怕多的花都花不完。

    齐柏梅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之后,先是一声惊呼,旋即举双手赞成的说:“老公,这么赚钱的买卖,咱们一定得干呀!”

    “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咱们最近的任务就是拿下那块地!”

    金三全对老三吩咐道:“你现在就派人去把林涛以及他手下,还有他们与长安食品集团是什么关系都给打听清楚,我要详细的资料,打听清楚之后咱们在计划下一步的行动!”

    “好,我这就去办!”

    老三答应一声,兴冲冲的出了门去。

    屋里只剩下他们三人,金三全朝白齐国笑道:“老白,以后你就跟着我好好干,我决定亏待不了你,你以前上学的时候就聪明,以后你在我这里就扮演军师的角色,好好的为我谋划事业!”

    “没问题,我一定会经我所能!”

    白齐国堆笑的满口答应下来,他见金三全盯着他看,没有了下文,就知道金三全这是下逐客令了,于是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说:“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屋里去整理房间去了。”

    “恩,去吧。晚上的时候我来叫你,咱们给你接风洗尘,办个欢迎仪式!”

    白齐国没有推辞,笑着说了一声好,目光故作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齐柏梅,随后迈步朝着门外走去。

    等到白齐国也出去之后,房间里只剩下金三全和衣着性感的齐柏梅。

    金三全看了齐柏梅一眼,又盯着她性感短裙和美腿上套着的黑色丝袜看了看,喉咙里咽了口唾液,迫不及待的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烟蒂给塞进了烟灰缸,旋即粗怒的一把将齐柏梅给按在了办公桌上,让她上半身趴在了桌面上,臀部高高的撅了起来。

    “啊,老公,你干嘛呀?”齐柏梅没想到金三全这么猴急,一时没反应过来,吓了一大跳。

    “嘿嘿,你说干什么?这些天把老子给憋的,今天非得把你个小浪蹄子弄翻天不可!”

    “啊,别在这里……”

    “嘿嘿,这里多刺激……我……我忍不住了!”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