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神秘人
    林涛重新回到别墅内时,辛无敌看了林涛一眼,说:“是不是没人?我都说了肯定是你……”

    “有人!”

    林涛脸色凝重的打断了辛无敌的话。

    辛无敌微感惊诧,“真有人?”

    “是的,而且还跟我说话了,这人太过神秘莫测,我连他的踪迹都没能发觉。”

    辛无敌这下彻底坐不住了,唰的一下子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惊讶的问:“你连他的踪影都没看到?”

    “只看见黑影一闪,就消失了!”

    “你不是说他跟你说话了吗?”

    “是的,虽然说话了,但是声源从四面八方传过来,根本没法判断他的位置。”林涛很无奈的解释道。

    辛无敌表情变的变幻莫测起来,心中暗叹,“看来沙漠中发现的秘密非虚啊!”

    他暂时还没法信任林涛,所以没有将心中的秘密给说出来,只是淡淡的看了林涛一眼,提醒说:“这人明显不是你我能够对付的,如果下次再碰上,尽量避免与他交手!”

    说完,抱着酒坛准备回他的房间,刚走了两步又转过身子,对林涛说道:“从明天开始为雨彤治疗。”

    林涛此时心情极为复杂,根本没听进去辛无敌在说什么。

    辛无敌见林涛心绪不宁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随后懒得管林涛,对辛雨彤说:“你也回房去吧!”

    辛雨彤目光有些担忧的看了林涛一眼,对辛无敌说:“可是林涛他……”

    “让他一个人待会儿!”

    辛无敌说完后直接回了房间。

    辛雨彤呆呆的看了林涛两眼,见林涛依然在想着心事,便没有出声打搅,脚步轻盈的去了二楼房间。

    林涛之所以突然心情变的复杂起来,是因为他突然联想到胡媚儿的失踪可能跟这个神秘人有关。

    这神秘人明显是熟悉别墅布局的,进了别墅之后便直接去了小木屋找东西,说不定就是从胡媚儿口中逼问出了他想要的东西。

    “会是什么东西呢?”

    林涛猛然惊醒,忙朝着小木屋冲了过去。

    打开木屋的灯光,里面摆放的全是些杂物,根本就没有什么贵重东西需要一个绝顶高手进来翻找的。

    “难道有暗格?”

    林涛又在小木屋的地板以及墙壁上敲了半天,并未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这个时候吴妈突然出现在了木屋门口,惊讶的看着林涛,问道:“林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林涛正蹲在地上敲地板,见吴妈好奇的看着自己,便尴尬的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问道:“吴妈,这里面除了堆放杂物还放了别的东西没?”

    “别的东西?”吴妈愣了一下,随即摇头道:“这个小木屋建起来自始至终都只放杂物啊,林先生为什么这么问?”

    林涛摇摇头,随后又说:“以前胡媚儿住在这里的时候来过小木屋没?”

    “这个啊……”吴妈想了想,点头说:“说来也怪,她以前好像倒是经常进小木屋,有一次原本我想去看看她在里面做什么,却被她给拦在了门外,事后我又专门进去看过,感觉里面也没多东西或者少东西。林先生,你怎么突然关心起小木屋了,难道媚儿小姐又回来过?”

    “哦,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没事了吴妈,天色不早了,你赶紧去休息吧。”

    吴妈踌躇的站在门口朝林涛笑了笑。

    林涛好奇道:“还有事?”

    吴妈笑道:“想跟你商量个事情。”

    林涛笑了起来,“吴妈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都说了别跟我这么客气,以后这里也是你的家。”

    吴妈尴尬的笑着说:“是这样的,你不是说要再请一个保姆吗?”

    见林涛点头,吴妈继续说:“我有一个远房亲戚想来省城找工作,然后联系上我了,问我有没有合适的工作介绍,我一想你正好不是需要找保姆吗,所以就想着把我这个亲戚推荐到这里来工作。”

    她怕林涛怪她自作主张,于是又接了一句,“如果林先生觉得不合适我就给她想别的办法。”

    林涛无奈的看了吴妈一眼,笑道:“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这么个小事你拿主意都行,吴妈我得再跟你说一次,以后在这个家里别把自己当佣人,也别活的那么谨小慎微,以后家里的事情你全权拿主意,你那个亲戚如果愿意做保姆这个工作就让她来吧。”

    吴妈含笑的点头,随后又说:“那给她开多少钱的工资?”

    林涛想了想,自己房子毕竟太大,对方又是吴妈的亲戚开少了肯定也不合适,不过开多了也会让吴妈感觉有压力,所以考虑了一个折中的价钱,说:“八千包吃住怎么样?”

    “啊,这么多?”

    吴妈惊讶了一声,随后讪讪道:“原本我想着给她开个两三千呢,这……八千会不会有些多了?”

    “不多,毕竟咱们房子大不是,以后重活都得您远房亲戚来做,所以八千不算多了。”

    听林涛这么说,吴妈笑着点头,道:“林先生,那我就替我那个表侄女谢过你了。”

    ……

    次日,伴随着一声惊呼,林涛从睡梦中惊醒,目光迷茫的看向旁边的沈曼丽。

    沈曼丽惊喜不已的说:“林涛,你快看我的脸!”

    “脸,脸怎么了?”

    沈曼丽激动的说:“我的脸好了,脸好啦!”

    林涛瞥了一眼沈曼丽脸上的伤痕,虽然还有一些非常浅的痕迹,不过已经快要恢复原貌了,最近几天只需要抹上淡淡的一层粉底就能遮住痕迹。

    “我就说了没问题,是你自己瞎操心了!”

    沈曼丽心情无比美丽,激动的捧着林涛的脸颊亲了好几口,见林涛直愣愣的看着自己,沈曼丽好奇道:“怎么啦?”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这几天你一直情绪低落,都冷落我了,现在要不要补偿一下我呀?”

    沈曼丽道:“怎么补偿?”

    林涛坏笑了起来,掀开了被子,望着自己雄赳赳的下腹位置,道:“给我吹个十面埋伏吧!”

    ……

    完事之后,沈曼丽在洗手间洗漱了一番,出来的时候见林涛得意洋洋的样子,便恨的牙痒痒,道:“你真是个混蛋!”

    “嘿嘿,给你补充一些蛋白质不好吗?”

    “恶心!”

    沈曼丽恶狠狠的瞪了林涛一眼,旋即把房门给拉开了。

    林涛忙问道:“你做什么去?”

    沈曼丽没好气的说:“都已经耽误几天时间了,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处理,我能干什么?还不是去忙着给你当牛做马啊!”

    林涛讪笑一声,说:“辛苦你啦,我亲爱的曼丽同志!”

    “滚蛋吧!”

    “晚上还过来么?”

    沈曼丽摇摇头,说:“不来了,我觉得我还是住酒店方便。”

    说到住酒店,林涛立马想起来承诺过给沈曼丽买房子,于是赶紧说:“曼丽,这几天你抽个时间,咱们一起去看房子。”

    沈曼丽知道林涛的心意,如果推辞就有些惺惺作态了,便点头说:“等我把这几天积压的工作处理完了就去看。哦,对了,你是不是要替那个叫辛雨彤的姑娘疗伤了?”

    “是啊,怎么了?”

    “她不会有事吧?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如果真那啥了就太可惜了。”

    林涛叹气道:“虽然他爸已经找到了可以替她缓解身体病症的药物,但是顶多也就能够维持个一年半载,时间过了之后恐怕她是必死无疑了。”

    “一年半载……”沈曼丽唏嘘不已,看了林涛一眼,轻声说:“你医术这么好,也没办法帮她痊愈?”

    “她的症状并非是普通的病症,也不是医术可以治愈的,哎……这个事情说起来就话长了,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跟你聊。”

    他自然不会告诉沈曼丽,唯一可以让辛雨彤痊愈的方法就是用自己的至阳之体跟辛雨彤的至阴之体结合,阴阳结合,这样才能促使辛雨彤的身体得到调和,从而恢复健康。

    其实林涛打小便是至阳之体,症状跟辛雨彤一样,只不过他比较幸运,遇到了老头子那个变态的神医,从小给他用药澡治疗,再加上各种珍贵的药物调理身体,以及内力的护体,才有了现在的健康,不过林涛的健康也只是基于不受内伤的情况下,如果受了比较重的内伤,林涛依然有被至阳之体侵蚀的可能性。

    所以老头子才会一再叮嘱林涛,千万不能受内伤。

    如果让老头子知道了辛雨彤是至阴之体,恐怕他得立马从深山老林蹦出来,强行摁也得摁着林涛和辛雨彤把那事给办了!

    毕竟至阳和至阴之体世间罕见,可遇不可求,同时遇到至阳至阳之体更是难于上青天。

    老头子做梦都想知道,至阳之体和至阴之体结合之后会产生怎么样的效果。

    其实林涛也挺希望能够与辛雨彤结合的,他不是贪恋辛雨彤的美色,只是如果两人结合了,对彼此来说都是一件庆事,只是辛雨彤太过保守,根本不愿意用这种方式来换取性命的延续。

    林涛在感叹的同时倍感惋惜!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