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真正的高手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身穿灰色长袍的人乘着夜色,轻松避过了大门口的保安门卫,潜入到了林涛别墅的花园里。

    他在黑暗中就像个幽灵一般,脚步轻盈到几乎没有任何动静。

    别墅中虽然有淡淡的光线,但是灰色长袍上的帽子完完全全遮住了他的面相,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只见他站在一棵大树下,目光朝四周扫视一眼,然后迅速朝着别墅旁边的一栋堆放杂物的小木屋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若是有人看到会发现他似乎只迈出了三步,却已经达到了二十多米开完的小木屋。

    小木屋是吴妈专门用来堆放杂物的,也不知道像幽灵一样的神秘人盯上了小木屋的什么东西,需要大晚上的如同做贼般潜入别墅里来。

    别墅大厅的餐桌上。

    酒菜上齐。

    林涛开了一坛黄兆武生前珍藏多年的原浆美酒,笑眯眯的对辛无敌说:“辛前辈,这酒您看还行么?”

    闻着陈年老酒散发的酒香,辛无敌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酒坛,喉咙不自觉的哽咽了一下。

    他这辈子最爱过两样东西,一样是武学,而另一样则是美酒。

    在他老婆没死前,武学排第一,美酒排第二。自从他老婆死后,他借酒消愁,渐渐的美酒取代了武学在他心中的首要位置,弱不是喝酒误事,以他当年的天赋异禀,现在早已经是绝顶高级高手了,想要收拾林涛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你……你想贿赂我?!”

    辛无敌不舍的又看了酒坛一眼,随后瞪向林涛恶狠狠的质问道。

    林涛见辛无敌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也不生气,乐呵呵的说:“您猜对了,我就是要贿赂您,那您接受我的贿赂么?”

    “不……不可能!”

    辛无敌怎么可能拉的下来脸服软。

    林涛眼中露出一丝狡黠,道:“那既然如此,辛前辈请用餐吧。”

    说着,他走到了辛无敌座位旁边,故意摇晃了一下酒坛里的原浆美酒,那美酒在酒坛中一阵荡漾,酒香飘散的更加浓烈了,迎面朝辛无敌扑来。

    辛无敌忍不住偷偷的深深吸了一下酒的香气,随后心里怒骂道:“这个小王八蛋可真不是个东西,明明知道老子嗜酒如命,还故意拿美酒勾引老子,这不是明摆着让老子主动提出和解么。”

    刚才态度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林涛,如果这会儿再去主动跟林涛合上,他这个武林大宗师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林涛不理会辛无敌渴望的眼神,笑眯眯的对辛雨彤说:“雨彤姐,来点原浆美酒如何?”

    辛雨彤抿嘴笑道:“我酒量很差的,怕喝醉了!”

    “不碍事,这酒对你体内的极寒之气有一定的化解作用,说起来喝这种就对你有利而无害。”

    听林涛这么说,辛雨彤不好再托辞,便主动将酒杯给端了起来,极有礼貌的将杯子双手呈给林涛,语气温柔的说:“那就少喝一点,有劳你了。”

    “这才对嘛,小喝可以活血血管,有利于血液的循环,这样一来就可以减少你体内极寒之气发作的次数。”

    一杯美酒倒入辛雨彤的酒杯中,清澈的水冶被辛无敌看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快尝尝这酒的味道怎么样!”

    林涛有意无意的看了辛无敌一眼,然后对辛雨彤问道。

    辛雨彤端起了酒杯,很优雅的用浅薄性感的嘴唇抿了一小口酒液,随后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抹浅笑,说:“虽然我不懂酒,但是也能够感觉出来这是上等的美酒呢。”

    辛无敌听辛雨彤这么说,顿时忍不住了,忙问道:“什么问道,快给为父说说看。”

    “父亲,我也尝不出味道来啊,这个得你亲自来试。”

    辛雨彤学着林涛刚才的样子,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哼,我才不稀罕了!”

    说着,辛无敌端起饭碗,恶狠狠的扒拉了两口饭菜,好像跟饭菜有仇似的,使劲的嚼着。

    林涛将自己酒杯的原浆酒液斟满,然后有意无意的跟辛无敌说了句,“辛前辈你随便吃啊,别客气。”接着端起酒杯跟辛雨彤推杯换盏,边聊天边喝了起来。

    很快,酒坛的酒只剩下一半了,辛雨彤俏丽的脸皮上已经朦胧了一层醉酒的陀红色,原本就漂亮的脸蛋再微微泛红就显得更加漂亮动人了。

    林涛看着辛雨彤醉眼迷离的俏模样,心中一阵狂跳。

    “来咱们继续!”

    林涛正要拿起酒坛继续给辛雨彤倒酒的时候,忙跑下座椅,一把夺过了酒,见酒坛中只剩下一半不到,心里那个心疼啊,嘴里故意装作怕辛雨彤喝醉的模样,斥责道:“继续个屁,雨彤酒量不好,你想把她灌醉不成?!”

    “没事,雨彤不能喝我自己喝!”

    林涛又从辛无敌手中把酒坛接了回去,自顾自的倒了起来。

    辛无敌憋红了老脸,故意板着脸道:“你也别喝了,喝成烂醉鬼了谁给我女儿治病?”

    “既然辛前辈不信任我,我还给辛雨彤治个什么病?要不您另请高明吧!”

    辛雨彤醉呼呼的听了林涛的话先是一愣,随后朝林涛看了过去,见林涛并没有责怪的意思,顿时便知道了林涛的用意,他是在用激将法。

    “小子,你想反悔!”

    果不其然,辛无敌听了林涛的话,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眯着眼睛盯着林涛质问道。

    林涛努努嘴,无奈的说:“不是我要反悔,而是您不信任我,我怎么去给您女儿看吧?”

    “我……我说过不信任你呢?”

    辛无敌冷哼一声,说道。

    林涛见辛无敌慢慢松动了,心中一喜,乘胜追击的说:“辛前辈既然没有不信任我,那就不能再怀疑我,安心的在这里住下,我肯定会给辛大姐延续至少一年的性命!”

    “好,如果你真能办到,就算我辛无敌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林涛见事情暂时化解,面露喜色的笑道:“辛前辈,这些可以跟我喝酒了吧?”

    辛无敌心里求之不得,嘴里却哼了一声,翻着白眼道:“少废话,倒酒!”

    一杯原浆美酒入喉下肚,辛无敌只感觉浑身仿佛所以毛孔都张开了一般,浑身轻飘飘的,说不出的舒坦,微眯着眼睛,嘴里不自觉的感叹道:“好酒,真是好酒啊!已经好多年没有喝过这么香醇的美酒了。”

    “辛前辈如果觉得好喝就多喝点!”

    辛无敌抱着酒坛道:“我当然得多喝点,这么好的酒给你们这些不懂酒的人喝简直是暴殄天物,啧啧,一半美酒都被你们浪费了,想想都心疼啊!”

    林涛和辛雨彤听了辛无敌的话,默契的相互对视了一眼,留个彼此一个笑意,一切皆在不严重。

    吧嗒!

    一个轻微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声音慢悠悠的从小木屋那边传了过来。

    “等一会儿!”

    林涛突然伸手阻止了两人继续说话,耳朵竖了起来听着外面的动静。

    “辛前辈,你听见了没有?”

    林涛把目光看向辛无敌。

    辛无敌疑惑道:“听见什么?”

    “好像有人潜入别墅了!”

    “你小子做贼心虚惯了吧?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觉得别人要谋害你,你以为你是谁啊!”

    林涛苦笑不已,疑虑地道:“难道真是我幻听了?”

    “别疑神疑鬼的,现在这繁华的大都市哪里还有什么真正的武学高手,外面一有风吹草动我肯定第一个发觉!”

    “可能真是我听错……”

    吱呀!

    又是一声轻微的声音传来,林涛这次聚精会神的听着,所以听的很清楚,明明就是别墅附近一个小木屋开门时,木门发出的摩擦声。

    “没错,我听的没错,一定是有人闯入了!”

    林涛这次专门静听了外面的动静,伴随着第二声异响响起,他这次听了个真真切切,可以断定外面有人潜入了,于是放心杯筷,急速朝着大门口冲了出去。

    “父亲,您也跟上去看看啊!”

    辛雨彤怕林涛一个人追上去危险,于是想让她父亲去支援林涛。

    只见辛无敌优哉游哉的为自己倒上酒,小小的抿了口酒后,满含深意的说:“放心好了,他没事,他的内力现在比我都还深厚,如果连他都对付不了那个人,那我即便去了也是白搭!”

    冲出别墅大厅,林涛一眼就看到了从小黑屋中闪出一道速度极快的身影子。

    其速度之快甚至于超过了林涛腿上的轻功。

    “什么人!”

    林涛对着在黑夜中潜伏着的神秘人,暴喝了一声。

    一秒,两秒,三秒,五秒……

    当差不多有十秒的时间时,一个极为诡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出声问道:“你就是林涛?”

    林涛用念力去查,竟然没有查出神秘人的具体方位,顿时心中一惊,恐怕此人的修为不在自己之下啊!

    “如假包换,不过你这大半夜的装神弄鬼的潜入到我的别墅来有什么贵干啊?”

    神秘人直接明目张胆的说:“来拿一样东西的!”

    “什么东西?”林涛又问道。

    神秘人这次没有再说话,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见确实没动静了,林涛这才发觉别人早已经没有了踪迹,只能轻轻叹了口气,望着黑暗的夜空,道:“看来真正的高手慢慢都要浮出水面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