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推测
    西安火车站。

    此时已经是日暮降临,天色昏暗。

    随着大学生开学的日期来临,西安火车站人流量比以往要多出许多。

    林涛等三人开着车子赶到火车站的时候,辛雨彤和她父亲辛无敌已经在火车站等了好一会儿了。

    辛雨彤站在出站口旁边的护栏旁边,一双漂亮的眼眸四处张望,秀气的鼻尖上已经溢出了一丝丝细小的汗珠子,因为身体弱的缘故,她多站一会儿就感觉身体吃力的紧。

    辛无敌见女儿脸色不太好看,便关切的询问说:“雨彤,是不是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辛雨彤挤出一丝笑意,摇头说:“父亲,不碍事的!”

    辛无敌朝人流中看了一眼,冷哼一声,语气带着责备地道:“这个林涛太不是个东西了,明明知道我们要来,竟然让我们等这么久!”

    辛雨彤无奈的看了辛无敌一眼,轻声提醒说:“父亲,这种话当着林涛的面就不要说了,毕竟别人是好心帮我治病,如果我们还有怨言的话显得有些忘恩负义了。”

    辛无敌脸色有些阴沉的说:“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能够把你的病给治好,说不定就是另有目的!”

    “另有目的?”辛雨彤不解的看着辛无敌,脸色露出询问的神情。

    辛无敌不打算把自己心中的猜测告诉辛雨彤,便摇头道:“没事,希望是我多想了!”

    辛雨彤抿嘴笑了笑,说:“他可从来没说能把我的病给治好,只是说得到‘火阳草’之后可以续命一年半载。”

    辛无敌道:“能够续个一年半载也好啊,至少还有时间去帮你寻访真正的神医,我就不信了,华夏几千年的底蕴,找不出个医术超群的神医来!”

    辛雨彤脑海中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跟林涛见面的时候,林涛说过的一种治疗方法,可以彻底治愈自己的病症,可是如果想要彻底治愈,就得和他做那种事情……

    辛雨彤出生在武学世家,思想观念保守,在没结婚的情况下是万万不愿意跟男人有什么过于亲密的接触,更何况还是献出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一想到林涛没羞没臊说的那些话,辛雨彤的俏脸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辛无敌发现自己女儿目光有些呆滞,脸色发烫,紧张的问道:“女儿,是不是病情发作了?”

    辛雨彤醒悟过来,像个偷东西的小毛贼,心虚又尴尬的讪讪道:“没……没有发作,可能是天气有些闷热,暂时适应不了这边的气候。”

    “哼,林涛这个家伙谱也摆的太大了,他是个皇帝还是咋了,竟然让我们一直在这里干等着!”

    辛无敌正抱怨的时候,林涛的身影出现在了辛雨彤的视线之中。

    “来啦!”

    辛雨彤见到林涛,俏脸上立马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

    “雨彤!”

    林涛也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中,亭亭玉立的辛雨彤,便忙笑着朝辛雨彤招手,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

    到了跟前,林涛显示跟辛雨彤点头示意,之后才含笑的跟辛无敌打招呼,道:“辛老前辈,一路上辛苦了!”辛无敌不约的冷哼一声,说:“坐火车有什么辛苦的,就是在这里站了半天辛苦的很!”

    林涛哪里会听不出辛无敌话里话外的意思,顿时尴尬的摸了摸鼻尖,讪笑道:“真是对不住,你们联系我的时候,我正从一个偏远的小镇往回赶,路上有些耽误了!”

    “父亲!”

    辛雨彤有些责备的看了辛无敌一眼,随即俏脸微红的说:“没事的,林涛,我父亲性子直,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林涛笑道:“确实是我的不对,让你们等了这么久,辛苦了,咱们也别站在这里了,先上车再说!”

    说着他示意樊小军和乌鸦去帮辛雨彤及辛无敌拿行李。

    到了车边,将两人的行李放进了后备箱。

    樊小军负责开车,乌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辛雨彤率先上了后排座椅坐在了中间的位置,林涛又请辛无敌上车,辛无敌坐在了左侧的位置,林涛原本想绕过车尾,坐在右边,挨着辛雨彤坐,可以跟辛雨彤亲近亲近,却不想仿佛是被辛无敌看穿了心思一般,刚打算帮辛无敌把车门关上时,辛无敌突然用手挡住了车门,沉着脸说:“你坐在我旁边。”

    然后又扭头对辛雨彤说:“雨彤,你往旁边坐些!”

    辛雨彤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辛无敌的用意,顿时尴尬的红了脸。

    林涛讪讪的笑了笑, 灰溜溜的钻进了车子,坐在了辛无敌旁边。

    车子启动后,车内异常安静,气氛一时之间显得有些沉闷。

    林涛见状主动找话题聊道:“辛前辈,听说‘火阳草’你已经找到了?”

    “找到了!”

    辛无敌目光直视前方,不咸不淡的说道。

    林涛觉得辛无敌临走前和回来之后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有些纳闷,不过也没多想,继续说:“在什么地方,可以拿出来让我瞧瞧吗?”

    辛无敌表情冷漠的说:“在雨彤的行李箱用锦盒装着。”

    顿了顿,他目光突然极为锐利的看向林涛,带着质问的口吻道:“你确定‘火阳草’可以治疗我女儿的病,没有哄骗于我?”

    林涛一开始没多想,笑道:“当然没骗你啊!”

    不过见辛无敌的脸色阴沉的厉害,他突然微微一怔,随后心中一突,暗自揣摩,难道辛无敌已经察觉到了自己与柳元宗的关系了?

    如果他真发觉了自己是柳元宗的义子,那么怀疑自己的动机也属正常反应。

    如果察觉了,那是怎么察觉的呢?

    难道是柳元宗暴露行踪了。

    他无意间看了辛雨彤一眼,突然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被自己给忽略掉了,是了,一定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

    林涛心里不由得幽幽叹了口气,暗叹,想自己聪明一世竟然却糊涂一时,自己让柳元宗给辛雨彤灌输内力明显就是一个大的疏忽。

    辛无敌回来之后第一件事肯定就是检查辛雨彤的身体,而他检查辛雨彤的身体时,自然而然的能够检查出除了自己的内力以外还有另一股内力的存在。

    当年柳元宗跟辛无敌是同门师兄弟,辛无敌肯定是熟悉柳元宗的内功的,所以……

    这么一推算下来,林涛身上渐渐开始冒冷汗了,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乌鸦突然扭头看了林涛一眼,见林涛额头和鼻尖上冒汗,就关切的问:“涛哥,你怎么冒了这么多汗?是不是热啊,要开空调吗?”

    林涛还没开口说话,辛无敌却瞥了林涛一眼,不阴不阳的说:“怕是心虚的吧?”

    林涛讪讪的笑了笑,随后恶狠狠的瞪了乌鸦一眼,怪乌鸦多管闲事。

    乌鸦原本也只是出于好心,却没想到被林涛给责怪了,心里很是委屈的将他给扭了回去。

    “林涛,我希望你没有骗我,否则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

    辛无敌突然又阴沉沉的说道。

    “辛前辈,放心好了,绝对不骗你!”

    正认真开着车子的樊小军听了辛无敌不可一世的话,微微蹙了一下眉头,随后从反光镜里看了辛无敌一眼,哪知道辛无敌目光极为敏锐,一下子就捕捉到了樊小军偷偷看向他的目光,吓的樊小军赶紧将目光给收了回去,心里纳闷,这个老头是什么人啊,眼神这么凌厉,连涛哥都得对他礼让三分。

    辛雨彤不是很满意自己父亲对林涛的态度,便偷偷从下面拉了一下他父亲的一角。

    辛无敌看向辛雨彤。

    辛雨彤则偷偷皱眉摇头,暗示辛无敌不要再为难林涛。

    辛无敌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表情显示惊讶了一下子,随后归于平静,心道:“难道雨彤喜欢上这小子了?”

    ……

    车子大概开了半个钟头,便到了林涛居住的别墅。

    在林涛的安排下,吴妈已经提前做好了晚饭,等着林涛他们回来。

    车子停稳后,樊小军和乌鸦主动提出离开。

    有辛雨彤和辛无敌在,林涛也不好留两人吃饭,便让他们开了一辆别墅的代步车先回市区。

    “林先生回来了!”

    吴妈见林涛带着辛雨彤和辛无敌进了大厅,便含笑的打招呼。

    林涛笑着点头,随后把辛雨彤和辛无敌介绍给了吴妈。

    吴妈温声说:“林先生,饭菜已经做好了,先请客人入座吧?”

    “辛前辈,先吃饭如何?”

    林涛把目光看向一路板着脸的辛无敌。

    辛无敌不阴不阳的恩了一声。

    林涛讪笑道:“吴妈,去地窖拿一瓶好酒来,我陪辛前辈喝两杯。”

    辛无敌生平爱好不多,喝酒算是一个爱好,听了林涛说拿好酒出来,他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些。

    吴妈去地窖拿酒的时候,林涛就先去给辛雨彤和辛无敌安排了房间。

    之后,辛雨彤和辛无敌先下了一楼,林涛则去了自己的卧室叫沈曼丽下去吃饭。

    沈曼丽脸上的伤痕还没恢复原样,不愿意下楼见人,林涛无奈的只能随了她的意,想着待会儿让吴妈把饭菜给她送上来。

    就在几人准备吃饭的时候,别墅外,一道黑影如同鬼魅般悄声无息的潜入进了林涛的别墅中。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